第10章 医者仁心(下)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259字
  • 2020-07-30 16:43:32

“这个”。

刘睿心想到底该如何跟张机解释呢?

总不能跟他说是神仙托梦吧!

虽说古人迷信,但这个借口还是太扯了,或可瞒过普通百姓,但却不一定能骗过张机。

要说什么借口呢?

有了。

刘睿突然想到,汉末有很多奇人异士喜欢隐居在山中。

传说张角就是在山中采药遇到南华老仙之后,得传三卷“太平要术”,其后张角便以此书为根本创立了太平道。

想到此,刘睿便开口回道:“我有一次在山中偶遇一碧眼童颜的老人。

“那人手执藜杖,仙风道骨,姿容飘逸,仿佛天上的谪仙下凡,他传了我一卷医书。”

并叮嘱我道:“如今天下疫病横行,我将这卷医书赠予你,这医书乃我对医道的感悟,希望你能将此书发扬光大,使黎民百姓免受疫病之苦。”

张机听到刘睿说他的的医术是由异人传受,便释然了。

自古便多有人厌倦世俗的纷扰,纷纷隐居山林,这其中便有很多能人异士,有的甚至影响了天下。

诸如东园公,夏黄公,绮里季,甪里先生,黄石公,严君平,之类更是载入史册,影响深远。

这里犹以黄石公和严君平的事迹更为传奇,相传留侯张良的“太公兵法”便是黄石公所传授的。

而严君平比起黄石公来更为奇特,他除了是扬雄的老师外,更厉害的是他竟然提前预测到“妖皇王莽于渐台处服诛”和“光武帝中兴大汉”的重要事件。

依着张机想来刘睿所得到的医书,想必是位对医道颇有研究的奇人的经验总结。

这等私人著作一般很少外传再加上那人隐居山林,很少与外界接触,是以他没读过也不奇怪。

眼见刘睿手上有自己没有读过的医书,而且上面记载的还是他从未听过的治疗方法,张机不免有些激动。

他上前一把将刘睿的胳膊抓住激动的说道:“刘公子,可否将医书借我一观。”

“这……这个”。

刘睿看见张机如此激动,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也不好意思拒绝,但医书又不可能拿出来,毕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医书,一切都是自己编的。

眼见张机如此激动的抓着刘睿,文聘生怕张机伤到他,便开口劝阻道:“这位先生,快快放手,莫要伤了侯……。”

文聘突然意思到现在还不宜暴露身份,于是他很快改口道:“莫要伤了我家公子。”

听到文聘的话,张机也意识到了自己有点失态了。

要知道书籍可是一件很珍贵的东西,这也是各大世家的立身根本。

在这个时代大部分的书籍都掌握在世家大族手里,一般的人连接触都很难,更别说拥有一部书籍。

一部优秀的著作是比黄金更珍贵的无价之宝,足以传家,影响几代人。

自从董仲舒提出天人感应学说之后,普通人便可通过书籍里面的学问,感受天地之间的奥秘,借天地之力增强己身。

更有甚者可以沟通七颗陨石,参透天地之间永恒的奥妙,达到神话传说中仙人的境界。

相传四世三公的袁家就有一部家传的经书典籍一《孟氏易》。

此经书包含儒道秘术,阴阳五行之术,阵法,是天底下不可多得的奇书。

甚至有人断言袁家能四代都出过三公,有如今这般显赫的地位,几可称得上天下最大的世家大族,跟“孟氏易”不无关系。

虽说医书比不上儒道经典,但也不是能随意借给他人的。

张机能接触到大量的医书,是因为他本身就出身于官僚家庭,父亲张宗汉又曾在朝廷做官。

虽说现如今家庭有所没落,但也为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再加上他又拜了南阳郡第一名医张伯祖为师。

要知道张伯祖不仅医术高超,对医术有着非凡的见解,更难得的是他拥有一颗医者仁心。

他非常喜欢张机,将张机当成儿子般对待,不仅将毕生行医的经验传授给张机,更将《素问》《灵枢》《难经》等医学奇书传授给他。

张机就是靠着张伯祖传授的医书开启了精神修行之路。

但是也因为他是以医入道的,所以他所有的秘术都是跟治疗有关的,也就是大家通常说的奶妈。

片刻后张机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张机暗道:“他和我只不过是萍水相逢,我又怎么能要求他将如此珍贵的东西借给我观看呢!”

这些年时有疫病发生,夺取了很多人的生命,就在前几年南阳郡就因为疫病爆发死了很多人,所以张机一听见有预防疫病的方法,难免有所激动。

虽说刘睿说的方法未经证实,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但万一成功了,可就能救无数人的性命。

张机虽然知道自己的本意是好的,可是也明白这也不能成为让别人将医书传给自己的借口,要不然他和那些地痞无赖又有什么区别,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所不妥之后,张机便对刘睿鞠躬施了一个大礼。

并饱含歉意的说道:“张机在这里给刘公子赔礼了,”

“我平时喜欢钻研医术,听到竟有如此神奇的医书,说不定就能挽救许多性命,一时间有所激动,”

“可没想到竟如此失仪,险些伤到刘公子,还请公子见谅。”

刘睿见张仲景竟给他行如此大礼,连忙将他扶起。

开玩笑,眼前这位可是中华医圣,得后世敬仰的人物,刘睿可当不起他这一拜。

他将张机扶起后用略显稚嫩的声音说道:“没关系,仲景先生不必行如此大礼,先生也是为了黎民苍生才如此激动,不过是一部书籍而已,别说借给先生,就是赠予先生也无妨,”

“只是医书我没有带在身上,落在洛阳城了,不过我对书上内容已熟读十之八九了,回去就将书上内容默写出来,到时再送予先生,”

“这部书在先生手上才有更大的价值,希望先生可以将它发扬光大。”

听见刘睿竟将如此珍贵的书籍赠送给自己,张机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感激涕零的对他说道:“我代天下苍生多谢公子,请公子受我一拜。”

当即张机就对着刘睿深深地鞠了一躬。

刘睿见此,赶紧将他给扶了起来,看着张机真诚的样子,他的心里颇为感触:“这才是真正的医生啊!为了能够医治病人竟然可以向一个年轻人虚心请教,一点架子也没有。”

仁医者,以病人安危为依归,张仲景这种一心为病人着想之人,方才当得上仁医之名。

对于以前的刘睿来说,张仲景只不过是历史书上的人物。

对于他刘睿更多的是敬畏。

可现在面对眼前这个有血有肉的张仲景,他是发自内心的崇拜,还有敬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