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邪修之道

魔星,时隔几日。

扎古拉凌空而立,在传送通道外空中无聊的晒着炎阳。

六个王座,都已经有古一到古六坐镇,扎古拉现在闲得发慌。

以前他几乎没有这种情绪,这几年跟随着李道天,让扎古拉越来越多类似人族的“情绪”。

只不过,扎古拉自己也没有发现…

突然,扎古拉感觉到空间一阵震动,阵法光罩内一阵异动传来!

唰!

扎古拉立马精神起来!

果然!

“主人!”

扎古拉心情激动,忍不住一声高呼!

刚刚踏出传送通道的李道天,抬了抬眉头,看向阵法外的扎古拉脸上也是挂上一丝笑容,随手抓住周元伯的邪婴。

闪现!

“主人!这是…!?”

李道天刚刚闪现出阵法外,扎古拉已经来到了他身前。

原本还一副兴高采烈模样,只是突然看到周元伯,顿时扎古拉的语气都变了!

“抓的,有点手尾,来魔星解决会安全点。”

李道天淡淡一笑,解释道。

这就是他赶着回来魔星的原因,这里说到底已经是在另外一个星球上了。

就算周元伯的师傅有多大能耐,李道天不相信能够超过自己父亲,能够这样穿过魔域边域,来到这里。

“什么!?这小小人族邪修,居然敢得罪主人你!?

交给我吧,主人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后悔!٩(๑`н´๑)۶”

扎古拉顿时怒了!

魔雾暴涨,魔威向着周元伯的邪婴疯狂的挤压过去!

这让原本已经扛着李道天枯萎的周元伯,邪婴上的眼睛直翻白眼!

“好了,你先一旁看着,我有些事要问他,然后再决定怎么处置,先进来吧。”

李道天淡淡一笑,阻止了扎古拉的举动。

“是!主人!”

扎古拉咧嘴一笑,顿时迫不及待的扑向了李道天!

吸~!

………

李道天感受着体内那猛地被抽了了抽的武元,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下…

空间震荡,抬步一踏!

虚闪!

嗡~!

再次出现,李道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原本古斯塔的王座边上。

“主人!”

古一感受着李道天的气息,立刻从王座之上下来,伏在地上,高声呼到。

“古一,做的不错,辛苦了,起来吧。”

李道天看着诞魔池外那又新增的数百魔胎,满意的点了点头。

“主人!应该!”

古一听到李道天的称赞,激动得魔雾直抖!

“好了,主人还有事,继续注入魔气去,懒货!别找机会就会偷懒!

在一旁看着就好,没事别乱说话!哼!”

李道天体内的扎古拉,看着古一这副模样,不知为何就是不大舒服,连武元都停下了吞噬,向着古一喝道。

“是!老!”

古一哪里敢跟扎古拉杠,立刻乖乖的撤到一边,坐回王座上,注入魔气,尊敬的看着李道天。

“透你娘的!记清楚了,叫我老大!不是老!要教多少次!”

扎古拉脸色一黑,还好他原本就是黑的。

“老大,我是你生的!”

王座上,古一这会倒是突然嘴巴溜得很…

“卧槽~!你闭嘴!”

扎古拉差点想从李道天身体内出来,把古一塞回诞魔池里去回炉!

只是想了想,还是勉强忍住了,舍不得离开李道天的身体啊…

李道天看着这一幕,倒是觉得没什么,看来扎古拉对古一的教导好像有点用了。

现在的古一不像之前的闷葫芦,木纳呆滞。

毕竟是吞噬李道天武元成长的,没有吞噬到人族记忆,这就导致古一很明显没有扎古拉那么有人味。

而一旁的周元伯,从开头到现在都一直是懵的……

我是谁?

我在哪?

这是特娘的是域外邪魔!!!?

这域外邪魔的气息…

周元伯感受着附身在李道天身上扎古拉的气息,周元伯怂了…

我好好的在自己教里养伤…

为什么会天降横祸?

周元伯:“……。”

………

“邪煞教教主?”

“前辈别介~,闹着玩的,闹着玩的…”

“名字?”

“周元伯。”

周元伯怕李道天不清楚到底是哪几个,还用真元在空中书写出来。

“三年前,定幽城一战,李家情况如何?”

“李家?李百生是吧?他倒是没事,至于其他李家小辈我就不清楚了…”

周元伯回答到这里,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是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

从刚才的大殿开始到现在,周元伯已经吓坏了…

“这两三年年可有一位女修士闯进定幽城,修为大概在化神期左右。”

既然外公没啥事,就足够了,李道天握了握拳,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化神期女修士!?闯进定幽城?没有!”

“你确定!?”

“确定!跟赵鸿那一战我受了点伤,这两年多都是在闭关吞噬邪物疗伤。

为了防止赵鸿打个回马枪,化神期长老全在为我护法,如果有这种高手,自然会惊动到我。”

李道天看着周元伯的邪婴,眯了眯眼,最终还是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心情又难免有点复杂…

老娘咧,你对儿子就这么放心!?

既然最主要的问题暂时得到了消息,那么就轮到御邪印和邪神诀的问题了。

这也是李道天,把周元伯抓回来的主要原因之一!

想到这里,李道天看着周元伯的邪婴,眯了眯眼,目光深邃…

而周元伯看着李道天这副模样,不知道为何,就算是已经没了肉体,转修邪道,还是忍不住浑身发颤,一股寒意从心底涌起…

………

三日后,炎阳下。

李道天盘膝而坐正在静修,一旁的周元伯被扎古拉抓在手里,一动不敢动…

已经是大魔境第六重实力的扎古拉,要压制没了邪体,只剩下邪婴的合体期第二重邪修,简直不要太容易!

呼~。

李道天呼了口气,睁开了双眼,把手中的玉简放进物品栏。

这个玉简,不单止记载着御邪印和邪神诀,还记载着邪修之道。

总的来说,自然滋生出来的邪物,最高也就邪煞境,相当于元婴期。

而邪修之道,就是元婴期修士在肉体受到致命伤势,无法恢复,又没有合适的夺舍对象。

或者不想夺舍的情况下,借鉴邪物诞生,修行之法,所行的最后选择。

而看完这些李道天也明白了,所谓的邪力,就是自己汲魂所汲取的魂力。

所谓的邪修,其实说到底,跟自己倒是有些相似,只是邪修对魂力的利用之法,跟狗头能力相比之下。

简直粗糙得上不了台面,云泥之别。

而所谓的邪体,甚至连自己灵魂焰火所凝聚的魂袍都有些比不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