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这小邪修抓来干嘛?

剑崖之上,护山大阵内,演武场中。

池幼章背手而立,抬头看着远处,心中有些压抑,三天了,也不知道宗主怎么样了?

他能猜到李道天大概出去干嘛,极有可能去定幽城查看李家情况了。

不谈李家别人,就单单三小姐,就足以让李道天以身涉险!

现在只能希望,道天少爷不要太冲动了…。

这头池幼章背手而立,思绪万千。

而在他身后的南宫晴三人,倒是没那么多忧愁,得到李道天确认的三人,现在修炼的劲头直接爆表。

浑身汗水,就算肌肉酸疼也是拼命的修炼着武技。

白天修炼武技,晚上静修内力,每一天的修炼都是排得满满的,但是三人却是觉得很踏实!

………

此时,剑崖外。

虚空一阵震荡,李道天的身影从空间夹缝之中踏了出来。

魂袍之内,不断的传来阵阵爆响,而李道天只是皱了皱眉。

邪龙已经被他直接吞了,只剩下这周元伯,还在挣扎着。

“可恶啊!后辈,你别让我出去,我必然要…”

李道天没有接话,眯了眯眼,一道枯萎加灵魂烈焰,让周元伯再次闭嘴。

而在李道天神识中,背后数十里处,还有不少御邪印还在紧紧跟随…

果然,稀疏了不少。

李道天心中微动。

看来这御邪印,只要速度够快,它们就会跟不上,随后自然会因为能量耗尽,慢慢消散。

这毕竟是这邪煞教教主所凝聚的印记,实力弱的时候李道天自然得之欣喜若狂。

但是现在坐拥魔星,这魂力获得有了固定来源,自然也不太注重这些御邪印。

就连身上的御邪印没有消除掉,也是留了份小心思,想着看看能不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现在看来,这御邪印还是要不得,除非是自己凝聚的。

脑海中闪过,那邪煞教长老被周元伯灌入魂力和真元的模样。

既然能灌入,那反过来,是不是也能吸取?

停下心思,李道天看向宗门的护山大阵。

闪现!

………

演武场中,池幼章还在思春悲秋,突然眼前一闪,一道人影出现!

“谁…!少爷!哦不,拜见宗主!”

池幼章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心中一安,脸上露出了笑容,弯腰作揖。

“拜见宗主!”

南宫晴三人,也是停下了修炼,过来行礼道。

“嗯好,免礼,南宫晴你们三个继续修炼,老池跟我来。”

李道天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是!宗主!”

李道天点了点,御空而上,向着内殿飞去。

池幼章连忙跟上,看着李道天身边那鼓鼓的一大包,听着里面传来的爆响。

心中好奇不已,宗主这出去一趟,是抓了啥回来?

………

内殿之中,极剑生睁开了双眼。

“极老,劳烦一下,打开传送通道。”

李道天踏入内殿,皱了皱眉头,一道枯萎再次甩到周元伯身上,压制住他的挣扎。

“宗主,这小邪修是抓来干嘛…?”

极剑生有些疑惑。

“小邪修?”

李道天愣了愣,极老这口气…

反倒是刚刚踏入内殿的池幼章习以为常,这极老的实力深不可测,他是最清楚的。

剑崖这三年,不是有极老坐镇,根本坚持不到李道天出关。

“宗主,我刚才也想问,这抓的是啥?”

池幼章也是好奇不已。

“哦,也没啥,那什么邪煞教教主而已。

老池你不是说他拜了个什么老魔做师傅吗?我现在想知道,这邪煞教教主的师傅你了解多吗?”

李道天再次甩了道枯萎,向着池幼章问道。

“……。”

而池幼章则是瞪大着双眼,有些懵!

“宗主,你这抓的,是邪煞教教主!?”

池幼章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再次确定道。

“嗯,他师傅你了解多吗?”

李道天点了点头,现在立宗了,不像以前单干,有些东西还是要顾忌一下。

这修仙世界,许多手段都能够追踪到凶手,对于那些大能来说,因果一沾上,就已经能够找到你头上…

“宗主,你先放出来吧,太吵了。”

池幼章还没回答,极剑生倒是先不耐烦了。

在李道天魂袍里的周元伯已经快要气炸了,扛着枯萎的强大压迫力,不断的闹腾着。

“极老,你确定没问题?”

李道天抬了抬眉头,他还真没见过极剑生出手。

不过能够被父亲安排镇守此处,修为境界想来也低不到哪去。

毕竟,这传送通道,可以说是魔域在人族领域的一个偷渡口了。

这也是极剑生一直镇守此处,不敢轻易离开的主要原因。

而能够作为人族修士的主要敌人,魔灵族的实力可想而知。

以此反推,能够被父亲下令镇守此处,极剑生的实力自然不弱!

“宗主放心吧,一个连肉身都没了的小邪修罢了…”

极剑生脸色平淡。

既然极剑生这么说,李道天自然也是不再犹豫,直接放开魂袍。

只抓不杀,确实比,直接一个汲魂痛击,劈了一了百了的,吃力多了。

………

周元伯刚刚重见天日,残破的邪体四处坑坑洼洼,正要口吐芬芳。

“该歹…!咭~!”

极剑生抬起手,轻轻一握,顿时周元伯的邪体爆成缕缕烟雾,挤出一声咭响,瞬间就只剩下一个邪婴,浮在空中不能动弹。

“聒噪!”

这时候极剑生的声音,才缓缓的传了出来。

周元伯已经懵了…

这庞大的灵压,恐怖的气息,在他师傅身上都没有感受过…

而李道天则是抬了抬眉,背着双手,看着那周元伯邪体爆成的烟雾,也懒得抬手了,张口一吸。

汲魂痛击—吸星!

吸~!

道道烟雾还没飘散,就已经被李道天吸入口中。

做人就应该要,勤俭节约,浪费可耻!

池幼章在一旁看得眉头直跳,宗主抓这邪煞教教主回来…

细思极恐!

想到这里,池幼章微微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

而此时,极道武宗护山大阵外,道道御邪印极速飞来,撞在护山大阵上,碎成点点荧光,消散在空中。

而护山大阵升起的光罩,纹丝不动…

………

内殿之中,周元伯已经不敢出声了,小小的邪婴上,神情惊恐。

这到底是哪里!?

实力深不可测的老者就不说了,这邪脉吞噬邪力,不需要静坐下来,慢慢转化吗!?

“嗯?呵呵可怜的小家伙,居然还被人下了印记,怕是在养肥呢…”

极剑生淡淡一笑,看着周元伯的邪婴眼眸中闪过一缕金芒。

“不可能!我师傅怎…”

周元伯心中一紧,只是他自己争辩到一半,也说不下去了…

邪婴上的神色,复杂的变幻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