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手里轻点,你娘是伤号唉!

现在的夏红月,卖相可就没之前那么潇洒了。

浑身道袍都是被乾坤伞碎片划破的破口,特别是小臂上。

估计当时抬了起来挡住面部,伤得最重,现在早就已经是鲜血淋漓...。

不过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口,只是道袍多了许多破口,露出些许白皙…。

看来这道袍虽然看起来样式不咋地,但是估计也是品阶不低的法器,防御力倒是不错...。

咳咳...,非礼勿视...。

………

嘭!

随着一声轻响,李道天接住夏红月后再次回到了院子里。

“李大哥,你没事吧!?”

才刚站稳,唐莹莹已经施展轻功赶了过来,紧张的问道。

额...。

你这妮子,是不是应该先关心关心你娘...?

“没事!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吗?只是你娘…。”

李道天说到这里,脸色有些尴尬…。

失手了,失手了…。

好像出手太重了,果然这还不能收放自如,完全掌控的技能,在细操上,比起武技还是差了许多,不能做到轻重由意…。

“哦,她是金丹期修士,这点小伤应该问题不大,而且还有丹药可以服用,没事!

倒是你,李大哥,刚才的道法有没有伤到你!?”

唐莹莹满脸心疼,抓着李道天周身检查。

而这时候夏红月正好悠悠的醒了过来,也正好听到自己女儿所说...。

只觉得心口仿佛被,一口闷气狠狠地干了一拳,热血涌上脑壳,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干脆又再昏迷了过去。

“你还是帮你娘包扎一下吧,我看这手臂的血,还是流了挺多的...。”

李道天让唐莹莹的关心弄得有些心慌,脸色微红。

还好他那小麦色的皮肤掩盖住了,要不然确实有点糗,只能借机转移话题,边说着边把夏红月交到了唐莹莹手上。

唐莹莹抱住夏红月后,却是没有立刻去包扎,反而是眉头微皱的问道:“李大哥,你真的希望我跟着我娘,回去那什么天玄宗修炼吗?”

她不想离开李道天...。

“莹莹,你觉得这个世界如何?安全吗?

作为一个武者,能够过上安稳的生活吗?

你仔细想想,再回答我。”

“不安全...。”

唐莹莹沉思了半响,想起了父亲,哥哥,族人,最后不得不说道。

“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李道天是地地道道的保守主义者,这是前世带来的根性!

他信奉的是有备无患,前世的他喜欢存钱。

这辈子世界不同,他信奉的,自然就变成了默默积累实力!

只有这样,当命运这条大河,起了波澜的时候,才能有足够的实力去应对一切!

因为李道天知道一句话:一切的不幸都是实力不足所导致的!

正如当家人生病需要医治之时,如果有足够的金钱医治,那就只是钱的问题罢了。

而当没足够的钱的时候,那就真的是一个家庭的灾难和不幸了!

这个世界其实也同理,这唐家就是实力不足!

要是实力足够,也不至于因为一只小小的邪祟,就几乎灭门...。

(PS:你以为个个都跟你一样,是挂B?)

.........

而唐莹莹已经完全说不出话,面泛红潮,双眸化水,定定的看着李道天。

满脑海只有几个字:长久的相聚,两情...长久..。

两情!?

李大哥这是承认两人的感情了吗!?

..........

看着唐莹莹的表情,李道天有些无语,这妮子,咋跟个花痴一样...?

“去吧,先把伯母安顿和治疗一下,这个丹药拿去,这是我在仙盟买的,止血疗伤效果不错,内服外用皆可。”

虽然心底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女孩子会犯花痴。

不过被人犯花痴的感觉,那倒是真的不赖,忍不住又摸了摸唐莹莹的头,轻轻的说道,眼神宠溺。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满眼都是你的女孩吗…?

“嗯嗯!好!”

唐莹莹哪能拒绝?

这会的李道天叫她干啥,她估计都是脑子懵懵的,只会答应吧?

有了李道天的再次吩咐,唐莹莹没有再耽误,单手拎住夏红月,接过李道天的丹药,就这样拎着夏红月前往卧室...。

………

李道天看着夏红月在唐莹莹手中,拎过来夹过去,好似没有重量一样,有点懵…。

你娘是伤号唉,轻点...。

这会他才想起,这妮子是后天第六重武者来着…。

拎个百八十斤,确实就跟玩似的。

不过,那好歹是你娘,手里轻点比较好吧…?

………

这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打断了李道天的思绪。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收回思绪,李道天转过了身,看着脸色怪异的赵擎月。

而月玲根本就不敢走在前面,缩在后面,看到李道天望了过来,脸色一白,迅速低下了头。

而岳诚?

被那位一直表现很淡定的大叔陆长安,拎在手里,这待遇,居然跟夏红月极为相似...。

“李公子,我代月玲和岳诚再次给你道歉了。”

赵擎月福了福身,没有为同伴受伤而生气,反而看着李道天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不知道这李家,要是知道李道天现在的实力,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一想到这里,赵擎月居然有股想看戏的冲动…。

李道天没有回答赵擎月,反而看向月玲,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那目光看得月玲阵阵胆寒,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对…对…不起!原…原…谅…我吧…。”

月玲越说越小声,害怕得说话都结巴了,差点没哭出来。

金丹期修士都被打成那样了。

她一小小的筑基期,那下场?看看岳诚也能够略知一二了。

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胆儿肥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人家...。

月玲就一阵胆颤!

虽然说了对不起,但是她还是一点心安都没有。

换成是她,要是有实力比她弱的人,这样得罪她,肯定往死里整!

没第二个可能性。

“看在任务的面子上,只此一次!”

一身尿骚味…。

看到月玲语气神情间的变化,李道天倒也没有继续追究。

一个刁蛮大小姐而已,罪不至死。

怕了,不会继续没事找抽就行。

当然,主要还是这任务,李道天真的不舍得放弃!

不过这岳诚…。

想到这里,李道天看向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看着自己的岳诚,眯了眯眼。

这个家伙在云客楼可是威胁过他的!

现在又被自己打断全身骨头,再次结了新仇…。

看来…。

李道天脸色沉了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