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心病难医

唐莹莹因为李道天的话语,一时之间愣住了。

虽然站在那里脸色变换不停,但是眼里渐渐没有了刚才的死寂。

这让李道天心底松了口气。

人啊最怕钻牛角尖,有时候进去了就很难出来了。

要不然前世也不会那么多抑郁症,自闭症了。

心病,最是难医!

他也明白,要变强,不是你想变强就变强!

他前世想变亿万富翁,左拥右抱,现实却是工地搬砖,工棚,糟汉子,香港味…。

这辈子想修仙,没灵根!

练武?

如果不是带了挂,谈何变强!?

做梦!

但是,李道天看得出来,唐莹莹现在精神状态不对!

他讲不出大道理。

但是,很明显。

现在必须说个理由让唐莹莹走出思想的牛角来!

一个人,如果把自己定位到了,是自己害死全家,全族,这个位置上…

李道天不敢想象!

疯了的人,不是他想要疯。

旁人是无法想象,在那一刻,某种情景下,当思想钻入到某种极致的牛角尖的时候…。

会崩溃!

前世的李道天亲眼见过,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能说那是一场悲剧…

而唐莹莹,一位十九岁小姑娘,如果真的让她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全族人…?

李道天不敢想象,也于心不忍!

前世抑郁症自杀的新闻不要太多太多...

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须说点什么,尽那么一点力。

最少,他本心觉得,他最少应该在这个时刻,当唐莹莹的那一条救命稻草...

遇到崩溃到想跳楼的人,李道天不敢说自己是好人,但是他会尽力去劝说,而不是成为楼底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鼓动者!

………

“小子,想不到你的观点还挺对我胃口的!唐家,就是太弱了!唐元武他就是不听劝,总是把族人挂在嘴边,总是说要带着族人求生存,求生存,求生存!

那些叔伯早早在那场大难中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他一个武者,那点点能耐,怎么带着族人求生存!?

靠理想!?

靠责任!?

早就应该直接散伙,各自求生!为什么还是舍不下这些拖累!?

现在好了?

死了吧?

死了吧!?

死了吧!!!”

这时候一道声音,却是从上空中传了下来。

而且语气越说越烈,真气动荡,带动得空中的灵气都搅动起来,形成阵阵让人难受的灵压。

这突然而来的状况,让赵擎月三人吓了一跳!

而那位中年大叔,却都只是一脸平静的抬头看了上去。

只见空中一位女道士御剑凌空,容貌虽然不是绝美,但是却是女人味十足。

身上穿的是黑白色道袍,头上盘了道簪,虽然朴素无比,但是还是让人觉得美艳,特别是胸前的雄峰,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

这让赵擎月都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小山丘。

原本觉得唐莹莹已经够“凶”了,想不到这女道士更加雄伟。

果然是人外有人,峰外有峰啊…!

“莹莹,我从刚才你一进唐府我就发现了,你绝对是天纵之才,甚至极有可能和那小姑娘说的一样,具备唐家传承血脉!

走,跟我回天玄宗,我让掌门师兄给你亲自布测灵阵,把你的灵根和血脉测个一清二楚!

唐元武虽然死了,但是只要你还在,唐家就还有希望!唐家的血脉传承没有断!”

那女道士御剑而下,来到唐莹莹面前,眼眸里有惊喜,也有一丝悲伤,不过那丝悲伤她掩盖得很好,上前一步伸手就要去拉唐莹莹。

“你是谁!?”

而唐莹莹却是一脸严肃,往后退了几步,躲到了李道天身后,抓着李道天的手臂后。

有了些许安全感,这才探出个头谨慎的问道。

这个女道士,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一上来却是自言自语,不单止诋毁自己父亲,还要伸手拉自己,跟个疯婆子一样!

要不是看她御剑凌空,肯定是位仙师,不敢得罪,她都要破口开骂了!

“……。”

女道士脸上僵了僵,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

半响后,她才组织好语言,有些忐忑的开口道:“我叫夏红月,不知道你听过没?”

唐莹莹听到这个名字却是心中一紧,抓着李道天的手不自觉的用上了力。

“没听过!”

唐莹莹脸色有些发白。

“唐元武居然连我的名字都不跟你提起!?”

夏红月脸色恼怒,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说道。

唐莹莹没有回话,只是抓着李道天手臂的手愈加用力了,也没别的举动,就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夏红月,目光微闪。

“不对!孩子,你莫要骗我了!你肯定听过,你也知道我是你的母亲,只是你心里还怪我,所以不肯认!

对不对!?”

夏红月看到唐莹莹的表情,突然反应过来,有些惊喜的开口说道。

唐莹莹浑身一颤,脸色变幻,脑海一片空白,心中有些话想说,但是又不知如何说起。

短短的两天,她经历了人生的最低谷,父亲为了保护她而逝去,还有熟悉的族人也是横死在眼前。

甚至!

刚刚她知道邪祟,居然很可能是自己招引来的!

心底的压力,早已如山!

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了一个口口声声说是自己母亲,但是却没有尽过母亲职责的女人。

这一切一切,就算她练武多年,意志也不算薄弱,也是一时间难以承受。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样子?

唐莹莹,突然觉得有些倦了。

或许,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去陪父亲?

………

李道天感受着手臂上的力度,还有唐莹莹那颤抖的身躯。

心中一叹,轻轻的拍了拍唐莹莹抓在他手臂上的小手。

“别担心,你还有我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李道天低沉的声音,缓缓的传入了唐莹莹的耳中,大手再次摸了摸唐莹莹的头。

他倒不是喜欢摸唐莹莹的头,只是他知道摸头有时候能够快速的缓解一个人的情绪。

………

李道天这一句轻轻的话语,对于唐莹莹来说,却如同溺水之时正好一首渔船路过!

突然,唐莹莹的心中,慢慢的安定了下来。

是啊,还有李大哥呢。

唐莹莹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如果一开始只是想要利用李道天保护自己,但是这短短的时间接触下来,唐莹莹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李道天已经开始心动了。

强大,温柔,体贴。

这不就是自己梦想中的对象吗?

她想陪着他!

这种强烈的欲望,突然如同海啸一般狂涌在唐莹莹的心间!

她说不出为什么,如果说开始她还抱有一丝依赖李道天的心思,现在的她却是真的完全心动了!

这种感觉如此的强烈,从刚见面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浮现在唐莹莹的心头…

爹,女儿突然明白,为什么昨天晚上,就算明知会死。

你还是让女儿躲到了竹丛里,自己却直到生命的尽头还是站着…

爹,我好像不想下去陪你了,你会原谅女儿吗…?

泪眼朦胧中,唐莹莹仿佛又看到了唐元武的样子。

只见他笑着脸,摸了摸自己的头,随后转身,摆了摆手,渐渐远去。

背影,

如山!

唐莹莹仿佛一瞬间懂了许多许多…

………

“是又怎样?

既然当年你抛弃了父亲,哥哥和我,现在又何必回来说这些?”

擦干了眼泪。

脸色恢复了平静。

呼了口气,心中再也没有波澜。

唐莹莹直视着夏红月。

毕竟是练武之人,原本就不是什么柔弱女子,只是这两天家族剧变。

再加上李道天给她那强大的安全感,让她有种意乱神迷,心跳不已的依赖感。

所以才会在李道天面前,表现得有些柔弱。

但是,现在面对的可不是李道天,那又何必柔弱!?

“孩子,当年娘也是有苦衷的,你父亲太过倔强,非要带着叔伯那些小辈一起,而我们唐家又有…

为娘也是逼不得已,如果不外寻出路,唐家终究还是会迎来再一次的灾难。

只是娘也想不到,最终我们唐家灭门居然不是因为那些人寻来了,而是因为这小小的邪祟…”

夏红月说到这里,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想不到终究还是人算不如天算,一直防备着的,没有来。

反而一场邪祸,就让唐家几乎差点灭绝了。

所以,夏红月刚才才会突然有感而发,说认同李道天的说法!

终究就是因为太弱了!

如同一艘小木船,行驶在大海上,随便的一个巨浪就能让小船,船翻人仰。

“不用说了,我不管之前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离开我们。

但是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没你的生活,而且现在我还有…,还有李大哥,我是他的道童!

无论李大哥要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他,所以我是不会跟你去什么天玄宗的!”

唐莹莹一脸坚定。

这不是为了推脱她母亲的借口,而是此时此刻,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虽然她跟李道天刚刚认识不到两天,但是唐莹莹很清楚的明白。

她的心,已经深深的印上了李道天的影子,甩都甩不掉!

而一旁的李道天,听着唐莹莹的话语,却是有些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