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唐家太弱了!

“李大哥!”

李道天还没踏入厨房的门呢,唐莹莹却是一件先一步跑了出来,直接就扑到了李道天怀里,紧紧的抱住李道天。

额...。

这是什么个情况!?

唐莹莹的举动,让李道天也是愣了愣!

活了这么多年,妹子主动投怀送抱,对于李道天来说,确实是第一次!

这让李道天确实也是有点懵,想着低头拍拍唐莹莹的肩膀安慰一下,结果却是看到唐莹莹那因为紧抱而压得快要挤爆出来的白花花...

额...,这妮子,

皮肤...真大...

哦!不对!

真白!

李道天有些不好意思,抬起头看向别处。

“没事就好...。”

“刚才要不是李大哥送的法器项链的话...。”

唐莹莹说到这里,昨夜的记忆再次浮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又一次...。

李大哥又一次救了自己!

“这是我的疏忽,想不到盯上你们唐家的邪祟居然不止一只!这种情况确实少见...。”

李道天也是有些疑惑,这些年他接了这么多任务,清除了这么多邪祟,这种情况还真的第一次遇到。

邪祟虽然难缠,但是其实它的诞生条件还是很苛刻的,所以邪祟难缠归难缠,数量确实不多,而集中在某个区域的现象更是极少。

“确实,邪祟的诞生条件原本就极为苛刻,不单止需要特殊的阴寒聚灵之地,更是需要附近有数量不少的修士陨落,或者大量武者凡人惨死,这才会因为残留意念大量聚集,从而形成邪祟,所以邪祟其实并不多见。”

这时候赵擎月几人也走了过来,为首的赵擎月也是出口解释道。

而月玲和岳诚却是有些反常的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有些严肃的看着李道天。

其实赵擎月也是有些不解,她的任务之地会有这么多邪祟,是因为特殊原因。

但是这小小一个柳城里都排不上号的唐家,又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这些邪祟聚集的?

难道...?

赵擎月突然想到一个可能,看向唐莹莹的目光闪了闪。

“莹莹,你们唐家最近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吗?比如购买了什么奇异之物,或者去了什么特殊之地?”

李道天开口问道,这是他能想到的比较可能的原因。

有些物品或许因为出自阴寒之地,本身自带的气息,对游荡的邪祟有很大的吸引力。

或者,生人去了阴邪之地,沾染上了气息,让这些邪祟好似苍蝇闻到粪香一样…。

如果是某种特殊物品的话...。

李道天心思微微一动,能够不断招引邪祟的东西,对于别人来说很可能是不详之物。

对于他李道天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那不是等于邪祟刷新机?

躺在家里叠Q,再也不是梦?

“没有啊,府里开始闹邪祟也就一个月前的事,在这之前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不过一个月前,是我的十九岁生日。”

唐莹莹也是一脸迷惑,最近几个月以来,父亲忙于跟另外一个家族竞争几个商铺的经营权,根本没太多空闲功夫弄别的。

就连今年自己的生日,也过得比往年潦草了些。

“唐小姐,你是不是还没测试过灵根?”

赵擎月突然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母亲的原因,家父对修仙一事极为抗拒,所以从小我们兄妹都是练武,没有去参加过任何仙门的招收,自然也是没有测试过灵根了...。”

唐莹莹看着赵擎月,有些疑惑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没有测试过灵根。

“那我可能知道这唐府,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邪祟聚集了。”

赵擎月听完唐莹莹所说,心中有些确认,看着唐莹莹的目光有些变了,虽然只是猜测,但是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哦?那还请赵小姐解惑了!”

这下连李道天也被赵擎月所说吸引住了,开口问道。

“唐小姐很有可能灵根资质极佳,而且还拥有特殊血脉,这就导致她因为成年后,血脉开始慢慢显露,而吸引着这些邪祟。

要知道一位没有练气修炼的血脉拥有者,对于邪祟来说,就如同大补的天才地宝一般!”

赵擎月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她却觉得很可能这是最接近事实的。

不过随后赵擎月又有些疑惑的说道:“我比较疑惑的是,你怎么不去测一下灵根呢?就算你父亲不让你去参加各大仙门的大招,我记得仙盟每个分盟也能够给人测试灵根的啊。”

“赵小姐,仙盟测试灵根要五十块下品灵晶一次呢...。”

唐莹莹有些尴尬...,唐家在柳城来说,虽然也算家境不错,但是也就是在普通人间如此,跟高来高去的练气修士一比较,自然也是穷人罢了。

这一点,只要看看这一次唐元武,为了在仙盟发布邪祟清除任务,所消耗的唐家财物就知道了。

李道天点了点头,哪一个世界都是一样,实力越强,聚集越多财富。

别说什么不公平,这样才是公平!

要不然人为什么要努力奋斗?

不就是要过得比别人好?

所以,越强越富,换个角度来看的话,或许才是真正的公平!

就算那些命好,好似不需要努力的,也是父辈已经替他们努力了罢了。

“我的建议就是,唐小姐你最好去仙盟测一测灵根,然后拜入一个仙门修行,只要开始练气修行,内力转化成真气后,不单只能够掩盖血脉之气,更能不惧邪祟!

要不然的话,只要你一日还是武者,这邪祟就会不断的闻味而来!”

.........

赵擎月的话语刚说完,唐莹莹却是突然脸色一白!

因为她突然想到,如果按赵擎月的说法的话。

终究到底,自己其实就是族人遭祸的根源!?

这让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让唐莹莹心都揪了起来!

哥哥的惨状,父亲的死不瞑目,族人的哀嚎,再一次充满唐莹莹的脑海。

这一切让她,呼吸都觉得困难,整个心仿佛被箍紧了一般!

“这么说来,哥哥,父亲,族人,都是我害死的...?”

唐莹莹苍白着脸,抬起头看着李道天,缓缓的问道,目光里一片死寂...

“不是!”

李道天摸了摸她的头,很肯定的说道。

“不是?可是那些邪祟不是因为我才会聚集而来的吗?”

唐莹莹因为李道天的话,眼眸里,慢慢浮起一丝生气。

“害死你父亲和亲人的原因,是因为你们唐家太弱了!

你唯一的错误就是太弱!在邪祟来了的时候,不能灭杀!”

李道天对于赵擎月的观点还是比较赞同的,如果唐莹莹真的是这种情况,那么踏上修行之路,对于她来说,可以说是必走之路了。

“太弱?”

“是的,太弱!整个唐家太弱太弱了!

你试想想,要是你父亲,你哥哥,或者是你,有能力灭杀这些邪祟,那这一切惨剧还会发生吗?

而且这个说法也只是猜测,要是真的冲着你来的,为什么不先杀你,而是先向你那些亲人下手?”

“...。”

唐莹莹愣住了,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白的告诉她,整个唐家太弱小了!

很残酷,但是,仔细想想,唐莹莹不得不承认,李道天说得非常有道理!

而且确实按李大哥的说的,如果是冲着自己来的,那怎么不是先向自己出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