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李道天是差灵晶的人?

“看来李仙师不是很待见月玲呢,那月玲就长话短说。

月玲的一位朋友,方才也正好在仙盟分盟大厅,所以也正巧看到了李仙师金牌行者的身份,这也是月玲这次不请自来的原因。

月玲想请李仙师出一趟任务,当然,这报酬绝对会让李仙师满意!”

月玲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直接说明了来意,说完很有把握的看着李道天。

金牌行者而已,说是行者,其实就是为了灵晶奔波的散修,只要灵晶给得够,自然屁颠屁颠的接下任务了。

要不是在柳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区区一个金牌行者,她月玲还真的瞧不上!

“没兴趣~,还有,你打扰到我吃饭了!”

李道天停下了夹菜的筷子,看着对面的姑娘,眯了眯眼。

这妞,言语间似乎没啥大问题,但是这说话的神情和语气,咋那么讨人厌呢!?

我李道天是差灵晶的人!?

“你!”

月玲这时候也无法保持心态了,这么多年,她那里曾一而再的受过这等气!?

嘭!

还没等月玲说什么,那公子哥已经拍桌而起,看着李道天,一脸阴沉。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区区一个金牌行者,要不是柳城这穷乡僻野,你以为你算哪根葱!?”

“嗯嗯嗯~,你说得对~!我啥也不算,请你们别打扰我吃饭!”

李道天翻了翻白眼,也没继续跟他们杠,哪个世界都一样,总是不缺这种优越感爆表的人。

李道天活了这么多年,自然也不会跟这些人斤斤计较,浪费时间啊!

至于为什么不接受任务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不单止是不缺灵晶的问题。

这种私底下的任务,也没熟人介绍,没头没脑的,也没经过仙盟公证,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很好!”

那公子哥看着那软绵绵,虽然嘴上说着认同,却是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夹着菜的李道天身上,胸口仿佛堵了口气,但是却是吐不出来,郁闷得直想口吐芬芳。

“嗯嗯嗯,我当然很好啦,能吃能喝能睡,还有美女相伴,谢公子夸奖~!”

李道天微微一笑,夹起一片嫩滑的鱼肉,仔细拔掉肉里的鱼刺,轻轻的放到了唐莹莹的碗中。

而唐莹莹眼睛看着碗里那块肉片,耳朵里听着李道天称赞她是美女。

脑海里浮现着,昨夜自己绝望之时李道天给她的希望。

突然脸色红了红,心中的感觉很是复杂…

“给你点人生建议,人生路很长,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的!”

公子哥阴沉着脸,眯着眼看着李道天,缓缓的说道。

唐莹莹听得有些皱眉,突然有些担心,轻轻的扯了扯李道天的衣角。

李道天感受到衣角的扯动,看了一眼唐莹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微微一笑。

“公子言之有理,人生啊…,确实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呢…。”

李道天笑着脸,乐呵呵的看着眼前的公子哥,心中却是少有的起了些许杀意。

虽然笑着脸,可是李道天此刻的表情却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点和善。

作为穿越者,李道天还是带有前世的道德底线,这么多年以来确实没杀过人,遇事都是避开,免得沾上因果,杀了儿子来老子,杀了老子来老祖。

那还叠不叠Q了!?

万一来过修为高绝的修士,一巴掌把自己拍死了,找谁喊冤去!?

当然,这些都是关系不大的情况下,李道天的选择。

但是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也早已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平均每天见的死人没十个也有八个。

虽然自己为了低调发育,少沾是非,遇事都是疾跑加闪现,远远避开。

但是真的有必要的话,杀个把人,试验一下汲魂痛击的汲取效果,也不是不可以。

不喜欢找麻烦,不代表怕麻烦。

杀人不杀人在这个世界活了十八年,浪迹了这么久,其实也只是剩下一层窗户纸一样的,前世观念约束罢了。

让李道天一直不敢动手的最大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就是害怕当一开始后,如果杀人真的也能够叠加汲魂痛击。

那么,李道天不敢高估自己的自制能力。

而这个修仙的世界这么多老怪物,万一自己收不住手,成了那些卫道士喊打喊杀的对象,对于现在还弱小的实力来说。

实为不智!

说到底,不是杀伐果断不果断的问题,实在是实力还不足以,让李道天试探这个世界的规则的问题。

当然,乱杀人,因为有前世的潜意识枷锁,李道天还是有些抵触。

不过,不太想杀人,不代表不能杀人。

一念我成魔,一念我成仙!

这些都是李道天对自己自律的坚持罢了,而自律很多时候是为了某个时刻的释放而不断积累着…

大堂之中,随着李道天心态的转变,多年来击杀邪祟所累积的邪恶气息,却是突然停止了内敛,缓缓的苏醒了过来…。

整个云客楼大堂,突然温度仿佛下降了一两度,大部分食客都是武者,自然也感觉到了这股让人不舒服的阴冷气息,顿时都是停下了吃喝,左顾右盼起来。

而作为主要的目标对象,那位刚刚放出狠话的公子哥,却是发现眼前刚刚还人畜无害,吃着熏肉的李道天。

仿佛突然间化为了恐怖的邪物,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他胆寒战栗的邪恶气息!

“岳诚!算了,我们走吧。”

而这时候月玲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底的不安,平复了她原本还有些气愤的心情,忍不住出言阻止了,强撑面子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公子哥岳诚。

“好了,你们啊,总跟你们说,别老是眼睛长在头顶,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李公子,抱歉,我为我同伴言语间的得罪道歉。”

就在场面快要维持不住的时候,一直站着的帷帽女子突然开口了,而随着她的开口,月玲和岳诚顿时松了口气,微微躬身,离开了桌子旁边的椅子。

而帷帽女子,缓缓上前两步,来到方才月玲的位置,轻轻的摘下了帷帽,露出了内里那如仙般的容颜。

仙气,英气,侠气!

三种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让李道天都不得不为之眼前一亮!

“李公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小女子赵擎月,再次替我的同伴跟公子您道歉了。

请公子相信我们,绝对是没有恶意的,这次打扰确实有些唐突,不过也是实在无法之下的无奈之举,请问可以坐下来谈谈吗?”

赵擎月说完,微笑着脸,静静的看着李道天。

“哦?”

李道天神色不变,果然不露一手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永远逼逼不停的。

也没有什么好态度,李道天再次坐好,夹了块熏肉,嚼了几下,才伸手示意赵擎月坐下。

早干嘛去了?

现在出来收尾?

当你是谁!?

装什么大尾巴狼!?

这女人的行为举止,也是李道天不喜欢的种类之一。

这女人甚至比,那两个脑残还让李道天感到恶心。

不过对方身份不明,装腔作势可以,真的得罪死了也没必要,恩怨情仇太过耽误时间了,天天整这些,哪还有时间叠Q!?

所以,李道天最终还是收回了散发的气息。

只是突然间,李道天非常不耐烦,好像从决定安顿唐莹莹开始,怎么就这么事多!?

心底想着这些,李道天转头看了看唐莹莹,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目光让唐莹莹心中一颤,心底一紧,有些不好的预感。

而随着李道天这番举动,大堂里的阴冷气息,这才慢慢消散而去。

一时之间,虽然说这里是云客楼的一楼大堂,但是李道天却是仿佛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倒也不是李道天摆架子,既然人家这么喜欢装十三,那他也自然要摆摆架子,礼尚往来嘛!

再说了,既然要商谈合作,自然气势要摆足一点,这样对于接下来的商谈内容。

无论是报酬的多与少,还是合作上谁的的主动性大一点等等,还是能起点心理暗示作用,占点先机的。

说白了,就是他们给李道天下马威,让李道天有些不爽,现在反过来也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李道天胸襟比较狭隘,能当场报的就必须当场!

李道天的这番做派,自然又惹得月玲和岳诚两人心中不爽,只是以赵擎月的身份,既然已经主动洽谈了。

他们自然不好继续插嘴,只能脸色不善的看着李道天,心中暗自琢磨着一些龌蹉。

而赵擎月得到了李道天的许可,才缓缓的坐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