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家族的矛盾
  • 大时代之巅
  • 荒野悲歌
  • 3195字
  • 2021-09-10 17:42:01

“砰!”

一只粗糙又布满老茧的大手,狠狠地拍在了真皮沙发上。

那里,放着一张录取通知书。

通知书上有两行醒目的大字:“周不器同学,通过全国普通高等学校入学考试,你已被燕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录取,请于2004年8月29日至8月30日之间到学校报到。”

燕京科技大绝对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顶尖学府了,却引来了东北春城万潮集团的周家上下的强烈不满。

坐在书房沙发上大怒发作之人,正是周不器的爷爷,万潮集团董事长、周家家主周广山。

围着周广山的是四个男人。

大儿子周建国,以及他的儿子周不比。

二儿子周建军,以及他的儿子周不器。

周广山六十多岁了,是个老派的老顽固,严禁女人参与家族会议,认为女人会带来霉运。他指着周不器,怒吼道:“这些年对你的教导都白费了!”

一声怒喝,周建军的脸都吓白了,哆哆嗦嗦地站在儿子旁边,恨不能把儿子直接打死。不过在老爷子面前,他连一根小手指都不敢乱动。

周不器则不同,腰板挺得笔直,微微低头,脸色不见愧色,神色平常,眼角流露着掩饰不住的坚定。

对他来说,这是必须要闯的一关、必须要走的一步。

这是重生两个月以来,所能找出的跳出这个牢笼般的封建式家族的唯一方法!

没错,他是个富二代。

万潮集团资产接近两个亿,是春城知名的民营企业。爷爷周广山又极具手段,多年经营、广积人脉,让他在东北各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不过,周不器却知道,万潮集团现在的繁花似锦,只是烈火烹油,上演着最后的辉煌。

万潮集团经营的是外贸行业,主要是从山里收购些松茸、木耳、松子、蘑菇之类的野货,向韩日和欧美出口。因为收购价格压得很低,外国人开价够高,以及出口退税政策的补贴,毛利率超过80%,大赚特赚。

可辉煌是短暂的,随着周广山相交甚好的老领导调离,他没了最大靠山。再加上国家加入世贸后外贸产业越来越兴旺,竞争者越来越多,万潮集团每况愈下。

周广山年轻时受过重伤,肾脏被打坏了,身体一直不好。公司效益的急剧下滑,加速了他的死亡。

他有两个儿子,周建国和周建军。周建军很无能,四十多岁了还吃喝玩乐、游手好闲。万潮集团的大权,自然落在了大儿子周建国头上。

周建国是个狠人,打算独掌万潮集团,把周建军一家赶出去。

这样的家族里,没什么兄弟亲情,更何况由于时代的原因,兄弟二人十几岁了才第一次见面,哪有什么亲情可言?

就这样,周建国一点点地蚕食周建军在集团中的股份,就在即将把周建军彻底清除时,却发生了意外。

因为万潮集团的外贸生意每况愈下,周建国掌权后改变了集团的运营方向,瞄准了正热的房地产市场,利用老爷子留下来的人脉遗产,以较低的价格拍下了一块土地,打算建立一栋贸易大楼。前后累计贷款超过一个亿。

结果监管不力,施工过程中发生了火灾,烧毁了大量财物,还烧死了两个建筑工人,震惊全省!

巨大的负面口碑和经济损失,让老爷子留下的那点人脉都指不上了,万潮集团陷入破产。

这个时候,周建国想到了自己的亲弟弟周建军。

糊里糊涂地一纸合同签下来,周建军成了万潮集团的法人,成了唯一的股东。

破产清算,周建军背上了巨额外债。

当银行、法院和公安机关找上门来那一刻,周建军才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后的结果,周建军跳楼自杀。

可以说,上一世的周建军一家下场很惨,惨到周不器的母亲娄芳菲要跑回娘家摆地摊,才能维持生计。

好在周不器还算争气,随着年龄的增大,在社会上磨练多了,摸索出了一点经商的门道,渐渐地有了自己的事业。不过那个时候他的母亲娄芳菲已经肝癌晚期。

母亲的葬礼上,悲痛的周不器无休止地海饮,可酒精也难以麻醉他一生坎坷的痛苦。

直到醉死,直到重生。

周不器重生了,他绝不会让上一世的家族悲剧再度发生。

这两个月来,他努力学习,参加高考。

然后,他没有遵从家里人的意志报考本地的大学,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首都。

前世,他读的是吉大,毕业后回家“接班”,结果……当然,重活一世,即便周不器再读一次吉大,他也有信心能扭转万潮集团的未来。

可又能怎样呢?

这辈子就坐镇东北了吗?

投资不出山海关啊!

万潮集团在春城有点名气,放在全国,那就屁都不是,山货的外贸生意更是毫无前途。

而且,周家是个封建大家长式的家族,家主周广山管着一切,他的话就是周家的圣旨。而他又思想僵化、性格顽固、刚愎自用,一味地宠信、培养大儿子周建国。

想要改变这样一个老顽固,那真是难上加难。

有这样的时间、精力,周不器早就在外面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了,盘子不知道比万潮集团大多少倍。

借着上学的名义进京,是他逃离这个牢笼一般的家族的最佳选择!

至于万潮集团……周不器不稀罕!

周建国很满意周建军这唯唯诺诺的样子,可周不器的平淡冷静,却让他不太高兴。

老爷子发火,你小子一点认错态度都没有,干什么?想造反?

不过,他是接班人,在老爷子面前,总要表现出长辈的关切之意,就一脸痛惜,恨铁不成钢地说:“不器啊,大伯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家族!家族!家族最重要!你从小成绩就好,不像你大哥那样,高考才70来分……”

“爸,你说这个干啥?”周不比一下就不高兴了,“我分数是低,但我不是白眼狼,我吃家里的喝家里的,肯定把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上大学时候不就出来帮爷爷管理公司吗?”

周广山脸色稍霁,“不比做得不错。”

周不比顿时大喜,眼睛有意无意地瞟了周不器一眼,嘴角边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不屑和嘲弄。

学习好有个屁用?

在老爷子面前,你算哪根葱?

燕京科技大学?

笑死个人!

万潮集团里的大学生员工还少吗?清华北大的也有呢,不也一样要乖乖打工?有个好出身都不知道好好利用,还考什么科大?学习学得脑子傻掉了吧?

呆瓜一个!

周建国也为自己的儿子感到自豪,尤其跟周不器对比起来,那就太优秀了,心中欣慰,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厉喝一声:“滚一边去,有你说话的份吗?”

周不比马上乖乖地溜到一边站着去了。

周广山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一年中至少有三个月要住在医院里,也有点老糊涂了,就觉得周不比的恭顺模样很有家教、很有德行。

至于周不器……大概是随根儿了,跟他那个熊包老爸周建军一样,没什么出息了。

不过,到底是亲孙子,周广山也不忍就这么放弃。

长叹了口气,周广山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报考就报考了。我这张老脸还有点用,在省里能说上话,回头你直接去吉大报到吧,反正你也过了吉大的分数线。”

周建国心头微沉。

对他来说,周不器肯定是滚得越远越好。要是周不器真读了吉大,有周家的扶持,说不定还真让他玩出花来。

毕竟,周不比大学念的只是春城工程学院。

不过,周建国的表面功夫玩得极好,笑眯眯的说:“老爷子愿意出面,那肯定没问题。不器去吉大挺好,咱老周家也能出个重点大学生了,在各个场合提起来,脸上也有面儿。”

这个时候,周不器多么希望自己的父亲能站出来说一句话啊!

周家的规矩森严,没有大人的允许,小孩是不能乱说话的。

不过,看看周建军那副唯唯诺诺的熊包样,别说开口了,大概屁都不敢放一个,根本指望不上。

没办法,周不器只能奔赴第一线直面炮火了,大声道:“爷爷,我不读吉大!”

“嗯?”

周广山先是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这是被反驳了?

在周家,竟然有人敢反驳自己?

这是作死啊!

随即,他那双浑浊又饱经风霜的眼睛猛地一瞪,不怒自威:“你说什么?”

周不器深吸了一口气,道:“爷爷,我不读吉大,我要去读科技大。”

“你……”

周广山伸手指着周不器,对这个孽孙似乎要赶尽杀绝,怒吼了一声:“周建军!”

“啊?”

周建军茫然地抬头,有些错愕,“爹,你叫我?”

周广山差点没气死,直接把手边的老头乐扔了过去,砸在了周建军脑袋上,厉声道:“又在想哪个野女人呢?看看你生的好儿子!”

周建军额头火辣辣的疼,却不敢叫惨,小心的抬眼飞快的瞟了一眼老爷子,又赶快低下了,嘟囔道:“我……我……我当年就说过,别叫不器,别叫不器,这不就是越长越不成器吗?怎么样?应验了吧?”

周不器直接捂脸。

别人是坑爹,你这是坑儿子啊!

老爷子给了你说话的机会,你可倒好,不帮忙圆场也就罢了,还火上浇油。你不知道“周不比”、“周不器”这俩名字都是老爷子起的?

算了算了,靠人不如靠己。

还是我自己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