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没空 (求推荐和收藏)
  • 机床小匠
  • 工业小兵
  • 2436字
  • 2020-12-14 17:25:19

04年秋,江城依旧有点炎热,因为恰逢国庆节,江城职业技术学院内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大个子在锻炼。

此人名叫赵小匠是04级数控技术的新生,听名字就知道是寄托了父辈传承手艺想法,爷爷是江北有名的钳工,传到赵小匠里已经是第四代了,小匠这个名字是他爷爷取的,原因就是赵小匠老爸从当学徒起就偷尖耍滑,后来当了工人后就想着怎么挣钱,所以赵小匠就成了爷爷手艺的传承人。

江城是一个沿海城市,经济发达,工业基础雄厚,是国内的金融中心,江城的汽车在国内也是相当有名,是改革开放第一个与外资合作生产轿车的地方,生产的桑塔纳在90年代那可是红极一时。

江城技术职业学院是江城的一所老牌的中专技校发展而来,建校已经有50多年了,一直是江城职业教育的标杆,学校在传统的机械电子专业有深厚的底蕴,与江城各个工厂也有紧密的合作。

赵小匠上面有个姐,下面还有个双胞胎的妹妹,赵小匠的出生让爷爷似乎又看到了手艺传承的希望,可是人生就是这样,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赵小匠几岁就跟着爷爷到厂里学钳工的手上功夫,可是直到赵小匠上高中,赵小匠明面上的手艺也就比他那个半罐水的老爸强一点。

这其实不是赵小匠不努力,多年的练习也让他有了一身的手艺,可是因为他一做精密零件就头昏,所以表面上的手艺也只能比一般的工人强一点。

平时赵小匠也有一个一起锻炼的同学,那就是赵小匠的室友秦明。

秦明老家是东江的,那里盛行做生意,所以从小耳濡目染的秦明骨子里有着生意人的精明,加上秦明家里都是做生意的,秦明包里闲钱非常多,不过他不仅不乱花钱,而且还在学校外面摆摊。

最近学校要举行运动会,身为体育委员的秦明也有压力,为了让班里出成绩,他盯上了给人的感觉是傻乎乎的赵小匠,赵小匠今年17岁,身高1.85米,长得是虎背熊腰,体重足有90公斤,长得也算是一身肌肉,力气特别大,又能跑。

在秦明计划中,赵小匠完全能在掷铅球和长跑项目上得名次,这样秦明就能完成老师安排的任务。

于是秦明就暗中观察赵小匠,加上两人又是室友很快秦明就在发现赵小匠一天的生活费也就4块钱,可是赵小匠的饭量秦明在军训的时候是见识过的,一个人能顶三个人。

于是秦明就起了用请吃饭的招数让赵小匠好好在校运会上好好发挥,夺得一两个奖,这样秦明就可以交差了。

其实赵小匠的生活费比秦明看到的还要多一点,一月也就300块钱,除了用来吃饭的钱外,把剩下的6块钱就存了起来,赵小匠存钱的习惯已经有近十年了,以前在江北的时候,虽然没有生活费,可是他从小力气大可以在码头上卸货,一年也能存个几百块,这十年来也存小万把块钱。

赵小匠存钱是因为他一直在做一个奇怪的梦,之所以奇怪是因为他在梦中所见更像是一个人的记忆片断,这些片断是按时间顺序排列,最远已经是几年后了,不过除了时间别的片断都是模糊的,不过赵小匠发现这些模糊的片断会随着自己的现金增多而清晰。

江城这样的发达沿海城市跟内陆不同,江城这里的学生大多不想外面跑,所以江城职业技术学院本地学生比较多,这一放小长假,要不跟家里人去旅游,要不就是回家过节去了,学校放假了食堂也就熄了灶。

学校放假后,赵小匠吃饭就成了问题,在学校外找一天4块钱能吃饱的地方了很难,学校附近不行就只能跑远一点,学校后面不远处有一个城中村,里面很多是来江城打工的,打工的就图个实惠,村里的店铺卖价格便宜,尤其一家机制馒头店,一块钱5个馒头,一想到馒头,赵小匠一激动把就跑了几圈的事给弄混了。

“同学早啊,我想请你帮个忙。”

就要这时,一个人拦住了赵小匠。

赵小匠抬头一看此人肥头大耳,虽然脸上堆着笑,可眼神中透出一股贪婪,这种人赵小匠以前在码头天天见到,基本都是一些小老板,这种人主动接近你,八成是惦记上了什么。

赵小匠可不傻,别人感觉他傻那里因为赵小匠赖得理会别人,对他而言一没外快,二没吃的,一切都无所谓,可是别人真的欺负上来了,赵小匠也是会几下拳脚的。

赵小匠还猜对了,这胖子惦记上了赵小匠这把子力气。

胖子见赵小匠警惕地盯着他,便说,“同学看到铁网边上那小货车了吧,今天跟我来卸货的工人临时有事没来,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想请你帮个忙。”

赵小匠看了看远处的小货车,因为是老校区,当年修学校的时候,没考虑到学校会发展得这么快,新修的操场都追到了实训车间边上了。

实训车间其实是就是一个厂,平时除了学生实习,也有生产任务,因为赵小匠是大一,又刚军训完不久,他还没到实训车间里去瞧瞧,不过见生到一些高年级的学生进进出出,听说是在里面干活,还是有报酬那种,赵小匠从小跟爷爷在江北机械厂长大,对这些机加车间有一种其名的熟悉,早就想去实训车间里见识一下了。

不过这些赵小匠自然是不会对眼前这个胖子说。

胖子的身分还真让赵小匠给猜中了,是个做机械加工小老板,这样的人居然叫刘忠,他自己没有厂,就一中间贩子,自己也是工人出身,技术不错,从别人那里接活,需要什么工序就找什么样的厂子,因为他在学校有关系,所以学校的实训车间就是他的大本营。

“帮忙?”赵小匠懒懒道。

“给你3块钱怎么样!”刘忠试探着问。

3块钱的开价让赵小匠有点不爽,要是平时你说他傻他无所谓,可是跟钱扯上关系,那就不行了。赵小匠一直就是想出去打零工,所以平时一直留意江城人工的价格,前几天他听室友秦明讲,今年江城的最低工资都570块了,赵小匠从小帮母亲卖菜,口算相当快,要是按1月22天来算,平均一天就是25.91块,一天按8个小时来算,平均一个小时3.24元。

赵小匠不仅知道刘忠工钱给的不实外,他从小在机械加工厂长大,又常年在码头搬东西,只是瞟了一眼刘忠车上的货物,是一车工件毛坯,从工件表面氧化层的颜色来看应该是从浇铸厂刚拉来的,每个至少有50来斤,数量不下50个,卸货的话至少要2个小时。

这样一算刘忠给的工钱只是最低工资的一半,赵小匠就更没兴趣了。

“我没有空,这钱你还是留着,现在是吃早饭的时间,要是你没吃,正好去学校门口那家拉面店叫碗三两的拉面,不够还可以加点汤!”

赵小匠可没少听室友秦明说那家拉面劲道,面汤是牛骨熬制,可是价格有点贵,赵小匠一次都没去吃过,今天正好拿拉面的事来当谈资,过过嘴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