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到达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2517字
  • 2020-11-29 19:55:30

田一木昨晚的确没怎么睡好,主要是因为快到目的地而带来的激动所致。早上天刚蒙蒙亮他就醒了,看今天应该是个大晴天,他想早一点动身。洗漱后,他啃了几个昨晚留下的山李,还有一条未吃的鱼,到溪边喝了几口水。

“黑猴,走啰,今天我们要到啦!”

他收拾好行装,拄着一根树枝大步向前走去。

又是大半日的路程,已到中午,阳光格外毒辣,没有一丝风。这是一段长长的上坡路,溪水已变成飞流,沿着山坡一泻而下。田一木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他恨不能变成一条鱼,在水里游着前行。

他低头闷声地走着,耳边忽然传来轰隆哗啦的流水声。抬眼望去,前方是一处高耸的绝壁陡坡,溪流变成瀑布垂直落下。

他正琢磨着如何过去,猛然想起了什么,大喜过望,于是奋力向前走去。不一会,看到右侧果然豁然开朗,一片足有三十来亩的空旷之地出现在眼前。

“就是这里么?!”

田一木慢慢走到那空地中央,放下行李四处打量:这块平整的空地处于半山腰,地面是土质的,带有一点点砂砾,长满了低矮柔软的青草,夹杂着许多不知名的小花,黄的白的星星点点。三面被群山围绕,前面最近的就是那条溪流,远处是千山万壑,西面是一大片竹林,左右都是高矮参差的乔木,正北与溪流对向的山体上杂树横生,紧挨着地面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口清晰可见,洞口一侧有一股细流从上而落。

“到啦!到了!我们到啦!肯定是这里!”

田一木激动得跳了起来,黑猴也放开嗓子汪汪了几声以附和。

“哈哈哈…….终于到啦——啊——啊——”

最后他忍不住兴奋地大喊了几声,山谷中持续传来他的回音。

一斤师父说得没错,这里果然是个好地方,第一眼看到就给田一木的心里带来强烈的冲击,使他顿生不愿离开之感。此地不仅是环境优美,而更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放松和自由,这是从骨子里瞬间感受到的。

“黑猴,我们去那边看看。”

田一木提起行李往前面的洞口走去,临近洞口时,整个人突然僵住了:一匹狼从洞里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

田一木原来没有见过狼,但他相信自己不会认错,前面就是一匹巨狼,个头比两个黑猴还要大,深灰色的毛,微微张开的嘴巴露出锋利的牙,现在它正一动不动地站在洞口,让人感到刺心的眼睛直盯着田一木。

这可咋办?!

田一木飞快地想着对策。他将行李轻轻地放在地上,把别在后腰上的柴刀慢慢抽出紧紧握住,双手微微有些发抖。黑猴却好像无所畏惧,站在田一木的身边冲着那狼汪汪狂叫。

狼没有动,田一木也站在原地不动,两边就这么对峙着,只有黑猴斗志不减。

阳光炙烤着,汗水像蠕虫般在脸颊和脖子上流过,田一木忍着不去擦。他打定了主意,只要那狼不过来,他就站着不动。

大约相持了五六分钟后,狼忽然昂起头颅,冲着空中“嗷呜——”的一声长嚎,整个谷地立即传来悠长的回音,然后只见它掉转身子,从西侧小跑着离开了。

田一木感到有点意外。

他不确定狼是不是真的要离开,于是站在原地不动,直到看到那狼走进竹林里不见了踪影,这才大大松了口气,手心已是沁出汗来。

这里竟然有狼,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刚才着实吓了一跳。难道这个山洞是那狼的窝?它还会回来么?他拿不定主意,但还是提起行李,朝山洞口走了过去。

田一木在洞口前面站住了,他不敢冒然进去,担心里面还有狼或别的动物。他朝洞里仔细观察了一下,看不清洞的深度,借着光线,看到靠近洞口的地方很平坦干燥。洞口外左侧不远处有个小水潭,这是眼泉水,清澈见底,有大半人深,底下铺满了鹅卵石。

“哎——”

田一木朝洞里大声喊了一声,没有什么动静。他又捡起一个石块用力丢进洞里去,除了石块的落地声,没听到有别的响动。迟疑片刻后,他拿出手电筒,握紧柴刀,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洞有三米多宽,十多米长,略呈“7”字型,顶上和洞壁都是石头,地上是土渣和碎石,拐弯后不足一人高,底下有一块天然石板。整个山洞空荡荡的,在电筒的光线下一览无余,散发着一股野兽的尿骚味。

田一木对这个山洞相当满意,感觉是老天爷为他量身定做一般。这里风景如画,更无山外的吵杂,在这里住上几年,过过野人般的生活,与世隔绝,未尝不是一桩美事。

“反正回去咯路也熟悉了,至少可以在这里呆上一年半载吧,不然我费那么大力气过来干嘛!?”田一木暗暗想道。

他走出洞外,把尼龙袋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把被子和棉衣铺在草地上晒着,又去砍了些竹枝和茅草抱来放进洞里,一把点燃了,随即洞内浓烟滚滚——用烟火把洞里熏一熏,可以杀菌消毒祛除尿骚味。

吃饭问题是头等大事,得先解决。趁着天色尚早,田一木拿着斗笠和柴刀来到溪流边,想看看这段水里能否抓到鱼。

他发现眼前所见已不能称为溪流了,因为水从高处流下,在此冲积成了一个大水潭,有三四亩的水面,水清澈见底,还有几个光溜溜的圆石搁在水中央。

田一木脱掉鞋子,将裤子卷到膝盖,轻轻蹚入水里仔细查看。

如他所愿,这水潭里果然有鱼,而且还不少。他依旧用老办法捞起鱼来,半个多钟头的功夫便捞了六七条,有鲫鱼、鲶鱼,还捞起几只山螃蟹,因为太小,就又丢进水里了,还有些一指来长的楞子鱼三三两两地在水里穿梭。

就这水里的鱼够他以后吃的了。他赶忙剖好几条鱼,拿到洞里的火边烤着,心里却在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要尽量想周到些。

“对了,洞口!晚上睡觉得把洞口堵上,万一那狼又回来了呢?”

想到这里,田一木从外面找来几个石头放在火堆旁边,把那几条鱼搁在石头上慢慢烤着,随后拿起斧头走向林里。他打算去砍些树枝,晚上可以挡在洞口。

已是傍晚,一切都差不多做妥当了,想来想去没什么有遗漏。

田一木在水里洗了澡后就坐在洞前的石头上,和黑猴一起啃着大餐。他这才注意到这四周的林子里其实有很多鸟,日落时分,周围还有一片吵杂声。

微风拂来,白天的那种热感荡然无存。

明天要在这周围转转,看看周边的环境,最要紧的是发挥自己的特长,给这个他所住的洞穴做一个门,这样才万无一失。田一木想到这里,感觉信心满满了,这里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吃住不成问题。

“野人生活开始啦,看我能坚持多久!”他自言自语道。

他忽然又想起了一斤师父,不知道他现在哪里云游,他现在特想和一斤师父说说自己的感受。

将洞口用树木和枝条挡好后,田一木抱起被子摸索着来到山洞的最里端。

那块石板上已经被他铺上青草,再把被子铺到上面,脱掉裤子后就躺了下去,那把柴刀还是被他放在身边。黑猴在洞里转悠着,好像没有一点睡意。

“一点也不热,舒服得很呢!”这是田一木躺下后的第一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