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生离死别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2211字
  • 2022-07-31 20:16:40

三场雪后,春天就来了。

那些山花野草像集体出了一趟远门,这会全都先后返回山里。翠绿的还是那般翠绿,妖艳的还是那般妖艳,芳香的还是那般芳香,它们总是能准确找到各自的家,在日渐温暖的阳光和轻拂的微风下,你挨着我,我贴着你,摇摆、躬曲、交错,像是彼此在倾诉那离别时段里各自的际遇,又像是再酝酿着下一次出门的时间。

春天是如此的美好!

田一木、方小桐感受到了春天的美好,蹦蹦、灰灰、小黑、花花和小红它们也都感受到了,天空的云彩、林中的飞鸟、日夜不息的溪流、地底下的虫蛹以及菜地里的秧苗都感受到了。

刘山竹也感觉到了春天,她虽已卧床不起,却面色平静。

窗外是一片青绿底色,木香花的藤蔓调皮地缠上树干和岩壁,一夜之间花开无数。那一堆密集的白色花儿正对着她的窗前,就像一张张小天使的脸,在微风中向她频频点头示意,它们毫不吝啬的把阵阵郁香送到她的鼻子里,进入她的心肺,让她不由自主地凝神观望着窗外。

刘山竹扭头呆呆地看着那些花儿出神,她仿佛感受到了一种召唤……

田一木还是每天给刘山竹熬药,还加大了剂量。但后来,刘山竹连喝药都困难,喝了一半就再也喝不下去了,每餐只能吃小半碗粥,有时一口也咽不下。

方小桐用汤勺把碗里的山药玉米粥送到刘山竹的嘴边,轻声对她说:“山竹姐,你再吃点吧。多吃点就有力气,好得快。”

“好妹子,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天......照顾我......比我亲姐妹还要好。”刘山竹喘着气说,“我知道我这身子,不会再好了......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方小桐紧抿着嘴唇,转过身去,眼泪默默流出。

“妹子,别哭......”

刘山竹想抬起手摸一下方小桐,但举到一半又无力的掉了下去。

方小桐腾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刘山竹的那只手。

刘山竹两眼盯着屋顶,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早该死了,要......要不是遇到你和一木,我早就死了......妹子,我不怕......我罪孽深,佛祖要我......要我去赎罪!”

“山竹姐,你别说了......”

方小桐已是泣不成声。

四月末的一天清早,刘山竹忽然精神好了不少,她把田一木和方小桐都叫到跟前。

“一木,我觉得,今天精神要强些,想跟你和小桐说几句话。”

刘山竹看着他们俩人,原本空洞的眼神冒出一丝精光。

“嗯,你说吧,我们听着呢!”田一木回答道,心却沉了下去。

“你……你先把小桐的手牵着,我就说。”刘山竹指了指田一木说道。

田一木看了方小桐一眼,一时犹豫不决。方小桐却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刘山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就是这样的……不管今后如何,你一定要对小桐妹子好!一木,一切都不算啥,只要你是真心喜欢她,没有什么不能跨过的......唉!我没有资格去谈感情,但一个快死的人的话,都是发自肺腑的……”

刘山竹深吸了几口气,接着说道:“一木,我走了后,不要告诉我家里人......一定不要!西头那棵大银杏树,下面有一块平地,向阳,我之前去看过......挺好的,你就把我埋在那儿……”

田一木眼圈发红,点了点头。方小桐的眼泪已是夺眶而出。

刘山竹的眼神在田一木和方小桐两人的脸上游离着。

她仿佛有许多话要说,想整天不停地说话而不愿停下来,但她感觉到自己没有力气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拉着她走向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一个她不想面对的世界,她虽奋力拒绝,却没有任何作用。

恍惚中,她眼中的田一木变年轻了,变成了十七八岁的样子,而他身边的方小桐则变成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她就那样拉着田一木的手,就像当年那样手拉着手,穿过草地和树林,一起坐在河边,两人说着无边无际而又永不疲惫的话,看炊烟升起,看百鸟归林,看彼此那张纯真无比的笑脸......唉!那些日子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呢?!遥不可及又让人梦绕魂牵。

当日中午,刘山竹咽下最后一口气。

弥留之际,她空洞无神且深深下陷的眼睛一直盯着田一木,她努力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慢慢合上了眼睛,气如游丝,最后归于永恒的静止。

方小桐哭成泪人,边喊着“山竹姐”边摇着刘山竹的手臂。

两行眼泪从田一木深邃的眼睛里流出,穿过他黝黑的脸颊滴落在胸口上。

天色渐暗时,田一木和方小桐两人一起终于在那棵粗大的银杏树下筑好了坟茔——一个崭新的黄土堆,顶端上放着方小桐编的一圈花环。

刘山竹就埋在下面,这里以后就是她长眠之地了,她的尸体会慢慢腐烂,像掉落的树叶和花朵那样腐烂,直至完全溶入土壤,成为土壤的一部分,土壤里或又长出新的花朵,或是小草,它们在大山深处年复一年的枯荣,做着无数次的轮回。

田一木和方小桐在坟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

“一木哥,给山竹姐立个碑吧!”方小桐说道。

田一木想了想后说:“还是不立碑了......百年后,谁还知道谁?我以后要是死了,也不立什么碑。”

方小桐抬眼看着他,刚止住不久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天黑后,田一木又来到这里,按家乡的风俗,把刘山竹生前的衣物放在坟边上烧了。他静坐在一旁的草地上,茫然看着那堆烧得噼啪作响且带有焦糊味的火,直到成了灰烬后才缓步走了回去。

在刘山竹去世后一段时间里,田一木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他没有进山采集,也很少干活,有时候还独自去刘山竹的坟前坐一会。

方小桐看着很心疼,想着能帮他多做点事,她比平时起得早了,赶在田一木的前面去做早饭清理卫生。田一木不要她做那些,接过她手里的活,但她还是会帮着他一起做。

晚饭后,只要不下雨,她会拉上田一木在院子里散步,一手挽着他的胳膊一手牵着蹦蹦,来回走上大半个小时。有时两人都默不作声,有时会聊起很多话,大多都是方小桐主动说,田一木负责搭腔。只是晚上的时候,方小桐一个人在房间里睡觉有些害怕,她要田一木把铺盖搬进来打地铺睡,他答应了,两人又会聊天到深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