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中秋之夜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3026字
  • 2022-07-31 20:16:51

中秋之夜,田一木弄了一桌好菜,三人围坐在桌前。

刘山竹开始是不愿意上桌一起吃的,拗不过田一木和方小桐的劝说,只好坐上来了,多拿了一双筷子夹菜。

方小桐嚷着要喝酒,田一木拿出了自酿的野葡萄酒,分别给她和自己倒上了一竹杯。刘山竹不能喝酒,就给她倒了白开水。

田一木端起酒杯说:“今天我们三人一起过中秋,挺高兴的。来,敬两位一杯,中秋快乐!”

方小桐说:“你当然应该高兴啊,有两个大美女陪你,今晚要一醉方休——是吧山竹姐?”

刘山竹笑了笑,浅抿了一口杯中水,方小桐则是喝了一大口。

田一木笑了笑说:“原来在山里过的是没有日子的日子,一个人也不在乎啥节了。现在有本大日历,翻开一看,几乎每月都有节日,隔不了几天就有这节那节的,反而觉得不适应了——还是原来没有日历的日子好,那样的日子只论天过,不论年过,把每一天过得踏踏实实,忘记了时间年月,倒也自在快活。”

“一木哥,你这话说得就很有哲理了,给你赞一个!”方小桐朝田一木竖起了大拇指,“那以后就不要日历了,我们想过什么节就过什么节,自己决定就行。”

“现在还不行,得挑个好日子把你送回去再说。”田一木慢悠悠地抿了一口酒说道。

方小桐朝他横了一眼。

刘山竹见状笑了笑说:“其实这过节吧,就是让人去想人的,无人可想未必是坏事,倒也清净。”

方小桐问道:“一木哥,那你现在想谁吗?”

刘山竹插话道:“最想的人就在眼前,他还去想哪个呀?”

“谁呀?你,还是我?嘻嘻!”方小桐笑着问刘山竹。

“你这丫头,明知故问吧?我这老太婆他有啥好想的?!”刘山竹没好气地说道。

“哦,真的?不过,我没感觉到他想我呀,还一门心思要送我回去呢。”方小桐故意嘟着嘴巴说道。

刘山竹说:“他嘴里要你回去,心里可舍不得呢!”

田一木被两个女人左一句右一句的弄得有点尴尬,咳了一声说:“你们让我说句行不?”

“你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方小桐坐直了身子,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田一木说:“要说想念的人,除了父母,我特想一斤师父,好多年没见到他了,不知道他还好不?”

方刘二人都没有说话,田一木接着说:“他虽是出家人,却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洒脱不拘而又洞察秋毫,已大彻大悟了。”

方小桐说:“那我提议,我们一起敬一斤师父吧?”

田一木和刘山竹点头称好,端起手中的杯子,三人轻碰一下后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后,气氛变得热烈起来了。

方小桐一个劲地讲她过去遇到的一些趣事,逗得另外两人哈哈直乐。见酒杯空了,她拿起来在桌子上敲了敲,示意田一木倒上。

田一木给她满上后,她非要和田一木干一杯。田一木劝她慢慢喝,她不肯,说这是红酒没事。刘山竹也让田一木喝,田一木拗不过,只得端起酒杯干了。

蜡烛燃尽,桌上也是一片狼藉,一壶新酿的野葡萄酒被喝掉了一大半。

窗户外恰好映着一轮明月,方小桐看到后顿时惊叫起来,要田一木他们快看,又嚷着要一起出去赏月去。

刘山竹站起身来,说自己吃饱了,外面冷,不想出去,让田一木陪方小桐去。

方小桐脸色通红,走路也有点趔趄。田一木说她喝多了让她早点去休息,她说自己没事,田一木只好跟着她去了院子里。

月亮如玉盘般镶嵌在空中,光华流溢,境幻旖旎,四周没有一丝云朵,整个群山都沐浴在它的光芒之下。微风轻拂,山影朦胧,时而一声鸟鸣,打破了夜的寂静。

方小桐坐在凳子上仰着脖子一动也不动地看着那轮明月。

田一木抬头看了看月亮,又看着方小桐那副认真赏月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看呆了?”

田一木晃了一下方小桐的胳膊,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还是山里的月亮好看呀,又大又圆,感觉离人很近。城里的月亮雾蒙蒙的,显得小家子气,有时还看不到。”

方小桐拿出手机拍了起来,随后又说道:“你说这月亮,其实就是个不毛之地,冷清荒凉,还到处坑坑洼洼,像人的脸上长满痘痘——怎么有了太阳的光照后,就变得如此靓丽了呢?”

田一木笑了起来,逗她道:“是啊,你说这是为啥呢?”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方小桐看到田一木一脸懵圈地看着自己,接着说道:“我觉得吧,这月亮就是一个不漂亮的女生,地球就是一个大帅哥,可是它们两个恋爱了,天天缠绕在一起,共同享受太阳那爱的光芒,于是,漂亮的地球更加漂亮,不漂亮的月亮也变得漂亮了——对吧?嘻嘻!”

不得不说,田一木对方小桐这个极富浪漫色彩的解读是很惊奇和欣赏的,自然界的造化亦何尝不在人世间以同样的内涵演绎着?

他点了点头说:“嗯!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地球现在也不是什么大帅哥了,要说脸上的痘痘,估计比月亮都多,还都是自己抠出来的。”

“讨厌!你都干扰我想象了......”

方小桐听了咯咯笑起来,轻轻地打了田一木一拳,顺手挽住了他的一只胳膊。

田一木想抽出手臂,但是方小桐挽很紧,又不忍心强行抽出,只得由她如此。

小黑和灰灰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安静地躺在前方的草地上。

方小桐扭头看着田一木,田一木把头歪过一边,假装看起了月亮。

方小桐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喃喃说道:“一木哥,我,喜欢你!”

田一木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身子有点发僵。

“去年回去后,我就觉得生活变了,一切都变了,我有点魂不守舍。开始我还以为是没适应过来,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我想你,想和你在一起,想天天看到你......”

田一木深吸了一口气,扭动肩膀,终于把手臂从方小桐的怀抱中抽了出来,感觉那只手臂都有点麻了。

方小桐双眼注视着田一木,月光映衬出她美丽的脸庞。

田一木站了起来:“小桐,你喝多了吧?别胡思乱想了,走,扶你回去睡。”

“我哪喝多了?清醒着呢!”方小桐撅起了嘴巴。

田一木挠了挠脑袋说:“那我喝多了,晕乎乎的,想睡了。”

“哼!你就装吧你!这好的气氛又被你给破坏了。坏人!”

方小桐气呼呼地站了起来。

“走吧!”田一木挪开了步子,扭头催促道。

“去睡觉也可以,你得亲我一下,不然我就在这里坐一晚上。”

方小桐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田一木感到头疼,对方小桐的一贯的耍赖做法他真的毫无办法,可是她现在提出的这个要求太让他为难了。

见田一木没动静,方小桐说:“你去睡吧,别管我了!”

田一木叹了口气,咬了咬牙问道:“那亲......亲哪啊?”

看着田一木的窘态,方小桐的嘴角露出笑意来:“就亲一下额头啊,有那么难吗?今天过节,你让我开心一下,好不?”

田一木走到方小桐的面前,看着她。

方小桐站了起来,闭上了眼睛,微微地仰起头,不过能明显感觉到她呼吸加重了。

看着方小桐那张俊俏而又活力十足的脸,田一木的心砰砰跳个不停。这种感觉让他极不适应,他想尽快结束这个状态,于是毅然低下头去,将嘴唇在方小桐白皙的额头上轻轻挨了一下,霎时便闻到一股她身上特有的香味。

方小桐伸出双臂将田一木紧紧抱住,将头紧贴在他胸口上。安静的空间,听得见两人充满活力的心跳声。

田一木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他想拉开方小桐的手,但对方却抱得更紧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根木头般立在地上,只是这木头好像瞬间长出了根须,向着脚下的土壤四散着伸展、交织。

两人一时都不说话,只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

几声夜虫的鸣声响起,片刻后,整个院子都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虫鸣声,这让夜晚显得更加静谧。

两个人都一动不动,生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打破眼前的氛围。平日里好动的灰灰和小黑,这会也安静地趴在地上,连尾巴也不摇摆一下,只看着眼前那两个重叠不动的身影。

许久,田一木终于将方小桐推离胸口,低咳了一声后说道:“不......不早了,我们回屋吧。”

方小桐轻声嗯了一声,挽起了田一木手臂朝木屋里走去。

柔和的月光洒满地上,树叶上的露水晶莹闪亮。

这个中秋之夜,田一木彻底失眠了。他在地铺上翻来覆去,酒精和其他一些难以名状的东西在他躯体里翻江倒海,既充满新奇,又有着不安,还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烦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