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直白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4212字
  • 2022-07-31 20:16:57

方小桐来山里已一月有余了,这天下午,她终于迫不及待地拿出带来的理发工具嚷着要给田一木理发。

田一木说他头发之前在镇里理过,现在还不是很长,过段时间再说。方小桐不依,硬是把他拉到院子里她早就放好的小板凳上坐着。

方小桐手里的理发工具是一个老式手推子,她之前在家时专门找人学的。现在城里的发屋用的都是电动剪,几乎没有人会用老式推子,但电动剪在山里根本没法用,她好不容易才在一个偏僻小店里找到一位老师傅会使用这个,于是就认认真真地跟着那老师傅学习了两个月。

方小桐右手拿着推子在田一木的头上推动着,左手夹着一把长条形的梳子按住他的头,紧抿着嘴巴,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田一木微微歪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地僵坐着,只感觉推子紧贴着脖子和头皮来回个不停,那种冰凉的感觉让人舒坦。

刘山竹靠在门口的立柱上,很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她先是满脸笑意,后来又心生感慨,缓步走到他们跟前说:“我给你们拍个照吧。”

“山竹姐,手机在我裤袋里,你要解锁的话,锁屏码是180817。”

方小桐头也没抬,一边搭腔一边手里忙活着。

刘山竹从方小桐的口袋里抽出手机,按着解屏码,忽然意识到了这串密码的含义,暗自笑了一下,也不再说什么,在不同的角度连拍了好几张。

半个小时的功夫,终于大功告成。

方小桐拿出毛刷清理完田一木脖子上的碎发后,绕着他走了一圈,再一次审视着她的手艺,自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拍了拍手说:“妥啦!你理发后还有点老来帅,估计还是我水平高的缘故,嘻嘻!”

“妹子,这你可就不知道了,一木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个小鲜肉——不过妹子你这手艺,可真是了不得!”刘山竹笑眯眯的把双方都夸了一遍。

“我才不稀罕他是什么小鲜肉呢,这刚健粗犷型的大叔才是偶像派哦!”方小桐笑着说道,又随手递给田一木一面四方镜子,“客官,请您自我欣赏一下,比起那镇里的大师傅,看看小女子的手艺如何?”

田一木被眼前的两人说得脸上发热,也不搭腔,干咳了两声接过镜子,仔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被剪成半寸长,钢丝般一根根有力地竖着,配着自己那副黝黑的脸庞,还真有那么一股的气概——他对自己的样子非常满意,也对方小桐的手艺非常满意。

傍晚时分,方小桐和刘山竹坐在院子里聊天。

这个把月来,她俩没事就在一起闲聊着。自从方小桐来山里后,刘山竹的话明显多了一些,不再那样一个人孤坐着不爱搭理人了。更多的是刘山竹问方小桐的情况,问她家人、工作等等,有的地方问得很细,都有点刨根问底了。方小桐也不嫌烦,都很耐心地予以回答。

她们聊起田一木来,刘山竹问方小桐对田一木的看法如何。

“他很好啊!勤快,老实,特体贴人,懂生活,也不古板,有时候还有点傻傻的还特可爱,能逗人开心,对新事物接受得快。总之吧,和他在一起让人开心。”

方小桐逐一数着田一木在她心里的优点。

刘山竹浅浅一笑说:“妹子,你对他还真是挺了解的,比我都了解他。”

方小桐也笑了笑说:“他这个人好让人了解,遇事不藏着掖着,没城府。山竹姐,我有时吧,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他就让着我了。嘻嘻!”

刘山竹说:“这段时间我也看出来了,他是很在意你的。”

“是吗?”方小桐满脸开心,“可是我有时觉得他有点笨,都不懂人的心思哎。”

方小桐感觉脸有些发烧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头。

刘山竹愣了一下,接着问道:“妹子,我一直想问你的——你这大老远的来这深山里,是不是真的喜欢一木呀?”

“嗯!”

方小桐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刘山竹有点意外方小桐的直白,沉吟片刻后说道:“妹子,一木这个人呢,是绝对忠诚老实的。可是他如今就是这么个情况,不论是年纪还是环境,都很难被人接受——他也不是不懂你的心思,他聪明得很的,我想他是不想让你和他一起吃苦吧。唉!我也希望你们有个好结局,但你得考虑妥当,不能头脑发热,不然对你对他都会有伤害。”

方小桐说:“山竹姐,我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头脑发热,我是认真的。年龄和环境都不是问题,我喜欢他,喜欢这里的一切,喜欢这样的生活。人在哪不是过一辈子?重要的是和谁一起过,过得开心不?我嘛,就是个小女人,没有什么大梦想,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着小日子,不管是偏僻乡野还是繁华闹市,只要他在哪,我就想跟着他一起。”

方小桐停了一下,接着说道:“人是最讲感情的,可最难得的也是感情。有一个人愿和我终生厮守,爱我疼我,这就是我的最大梦想,比任何其他的更有意义,我相信一木哥他能做到——唉!我也知道他是故意在回避我,不能指望他主动了。这个我懂,他是为我着想,我会给他时间的。”

刘山竹看着眼前这个表情有些激动的女孩,心里顿生起一股钦佩来,甚至还有一丝嫉妒。

方小桐既大胆又直白,感情丰富还极有见地,不是当年的她能可比的。如果当年她不顾一切和田一木走在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她无法去想象。

“妹子,你能这么想,还真不一般。是啊,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就看自己的选择了。选对了,幸福一生;要是选错了,痛苦一生。想当年,我就是不懂得珍惜,走错了路......”刘山竹不由得感慨起来。

方小桐说:“山竹姐,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心养好身体。一木哥说了,你身体可以慢慢恢复的。”

刘山竹叹了口气说:“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他那是在安慰我呢。不过妹子你放心,我看得开。”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方小桐在午睡。刘山竹把田一木叫到院子里说起事来,她告诉田一木前几天她和方小桐聊天的话,问他有什么打算。

“怎么可能呢?她就一小女伢,一时冲动罢了,这个不能当真咯——当真也不行!”田一木听了后急得嗓门有点大。

“你小点声!”刘山竹说:“人家也不小啦,别把她当成不懂事咯女伢崽,我看她有咯地方比你还懂事——她是城里人,家庭条件又好,这样咯女伢大多都有个性,敢说敢做咯。再说了,你救了人家,人家要报恩呢。”

“救了人家就要人家和我在一起?不行不行,你多劝劝她,让她不要有这个念头,我不会答应咯——再说我一个人生活惯了。”田一木连连摆头。

刘山竹横了田一木一眼说:“你傻呀!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候就是木了点。都说日久生情,你俩去年在这里一起过了一年,就算不是报恩,人家对你有了感情,这也很正常啊,不然她大老远咯又跑过来干啥?是个傻子都能想到这里面咯原由了,你真没看出来?你敢说你对她没一点感觉?”

田一木一时怔着了,没有说话。

“你说呀!”

刘山竹直盯着他,嗓门有点高。

田一木挠了挠头皮,皱着着眉头说:“小桐这丫头是不错,可我在心里也就把她当着个小妹了。再说,我是肯定要在这里过一辈子咯,人家还年轻,有前途,不能耽误了人家。”

刘山竹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耐心地说道:“你呀,不懂现在女孩子咯想法。在大城市里呆久了,不见得么事都好,这样咯世外桃源生活更能吸引人。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她喜欢你,如果不喜欢你,你就是给她住天宫她都不稀罕咯。”

刘山竹显得有些累,歇了一会她接着说道:“说句老实话,假如是当年,我不会选择和你一起住在山里,因为那时家里穷,我要去闯一下。但是现在,我还真喜欢上这个地方了,愿意在这里过一辈子。因为现在啥都不缺,就缺一个能互相爱着对方咯人——也许小桐她也是这么想咯。”

田一木说:“她咋想咯我不管,反正我没那么想——过几天我就送她回去。”

刘山竹白了他一眼:“一木,你别这样。小桐不想那么早回去,就让她多呆一下,时间久了更互相了解。这个事是你情我愿咯,一个人瞎折腾也没用。小桐她是个好女伢,对你也是真心实意,你不要一副拒人千里之外咯样子,你也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是为了她好,那样你会伤害了她。”

田一木低着头不说话。

“一木,我活不了多久了,现在把你当作我亲人一般,和你说句掏心窝子咯话,当年是我对不住你,你如今还是单身一人,这让我一直都很内疚。我现在最大咯心愿,就是在这山里能有个人陪着你一起。小桐妹子来了,这......这是佛祖显灵了吧!”

也许是因为话说得太多,刘山竹的呼吸有些急促,脸色也有些苍白了。

“山竹,你别说这个了......”田一木打断了刘山竹的话。

“不,你让我把话说完。”刘山竹睁着无神的双眼说道:“一木,你我现在都是孤身一人,这样咯日子没啥意思......我是没指望了,你还有机会,要要珍惜,错过后就再也没有了......我真心想你能和小桐在一起,你一定要听我咯,就当是我咯临终遗言吧。”

田一木听得鼻子一酸。

后山里,田一木带着方小桐挖草药,灰灰跟随在一起。

方小桐对草药几乎不懂,但是她兴趣浓厚,经常翻看田一木那些有关中草药的书,还时不时的向田一木讨教。听说玉竹可以美容,就要田一木给她弄。

田一木于是把晒干后的玉竹切成片,让她泡茶喝,她于是就爱上了这带有甜味的玉竹茶了。

这会,方小桐拿出手机,打开电源,拍起了田一木采药的照片来。

“一木哥,过来歇会吧,你都一身汗了。”方小桐坐在一处草地上喊道。

田一木答应了一声,放下竹楼,走了过来。

方小桐站了起来,拿起肩上披着的毛巾,走过去要帮他擦脸上的汗。

田一木把头一歪,说了声“我自己来”,也不接她手里的毛巾,直接拉上衣端把脸上的汗擦了擦。

方小桐说:“用毛巾擦舒服些呀。”

“没事,习惯了。”田一木一屁股坐了下来,“小桐,你来山里快两个月了,天气都开始转凉了,过两天我送你回去吧?”

“回去?”方小桐有点意外。

田一木说:“是啊!你妈妈那天说,是要你在这里只呆个把月的,这都超过了。”

“嘻嘻!你这么听我妈的话呀?”方小桐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可是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回去,还想再呆段时间。好不容易才来的,又走了那么远的山路,回去那么早干嘛?!”

田一木说:“不是怕你家里人担心嘛。”

“我一个大活人,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又不是像上次那样。”

方小桐撅着嘴巴,随即眉头一皱,提高了嗓门:“你是嫌我烦着你了?要赶我走是不是?”

“哪有啊,不是这个......”

田一木皱起眉头,开始有点头疼了。他和别人交流都能应付自如,唯独面对方小桐时经常词穷。

“那要不就是你想和山竹姐好,嫌我碍事了。哼!”

方小桐气呼呼的站了起来。

田一木哭笑不得:“你想哪去了,胡说一气!”

“那你干嘛要我回去——我就不回去!”方小桐鼓着嘴巴跺了跺脚嚷道。

田一木一见到方小桐生气后就毫无对策了:“我......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是怕你家人担心。再说,你还要工作,还有很多事可以去做,这山里的生活太枯燥了。”

方小桐说:“切!你说的这些理由都很无力,很苍白,都是你的借口。而且,你也说错了,我喜欢这里,哪都没有这里好。你不也是喜欢这里嘛,我和你一样的。”

“那你说,你打算啥时候回去嘛?”田一木软了下来。

“唔......让我想想啊......”方小桐抿着嘴巴做沉思状,然后说道:“现在还没想好,明年再说。”

田一木咕噜一声:“真拿你没办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