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方小桐又回来了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4105字
  • 2022-07-31 20:17:27

八月十六日的中午,田一木赶到了柴火铺镇。

卖掉草药和山菌后,先去理了个发,再去买了不少的生活用品,还给刘山竹买了些零食,然后去了师父家。

拿出孝敬师父的礼品后,他说明了来意,老两口感到有些意外。王木匠连忙把手机掏了出来给他,田一木摆了摆手,说和对方说好了的,要明天才能打电话。

第二天早餐后,田一木拿着师父的手机,却不知如何使用,在师父的指点下,按下了方小桐留给他的号码。随后,他将手机紧贴着耳朵,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悠扬婉转的音乐,那是他熟悉的《月光下的凤尾竹》。

片刻后,手机里传来方小桐激动的尖叫声。

田一木心里也是一阵激动。

他认真地回应着方小桐在电话里问这问那,扭头看到张婶站在一旁,一脸耐人寻味的笑意,顿时让他感觉脸上有点发烧。

“一木哥,你在那里等我,我今天就赶过去。”方小桐在电话里说。

“啊?你过来干嘛呀?”田一木吃了一惊。

“我和我爸妈说好啦,我要去你那里住一段时间,我今天就到,你等我!”

“啊?!这……”

这让田一木又吃了一惊,一时不知道如何答复她。

“喂!一木哥,咋不说话了?”

“那么远你来干嘛呀?再说你不用上班吗?”

“我不上班,有车送我过去,你放心好啦——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动身,一定要等我哦!我先挂啦。”

不等他再说话,方小桐挂掉了电话,田一木一脸茫然。

“一木,咋了?”张婶问道。

田一木皱着眉头说道:“那......那丫头说今天就要过来,要去山里住段时间。”

老两口对视了一眼,张婶笑意更浓:“这是天大咯好事啊,你咋还不乐意了?”

田一木感觉有点头疼。

他完全没想到方小桐会做这样的决定,但是他知道那丫头的脾气,他必须在这里等着她,不然她会自己找上山去的。

下午三点来钟,一辆越野车停在了王木匠的门口,方小桐和她妈妈郭慧琴以及闺蜜闵琪先后下了车。

见到田一木后,方小桐立马喊了他一声,喜滋滋地跑到他面前,左瞄右瞧一番后,说他晒黑了,然后拉着他的胳膊来到闵琪面前。

“一木哥,这大美女叫闵琪,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是专门来看你的。”方小桐给田一木介绍道。

田一木红着脸,分别朝郭慧琴和闵琪笑着点了点头。

郭慧琴本来想说几句感谢的话的,但又犹豫起来了。再次见到女儿的救命恩人,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招呼司机把带给王木匠老两口的礼物拿了出来。

王木匠老两口接过后千谢万谢了一番,张婶忙着给客人倒茶。

闵琪一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田一木,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穿着朴素的男人,在她们面前虽然有些脸红,但举止并不拘谨。

“你好!”闵琪大方地和田一木握了一下手,“小桐经常提起你。这次小桐去你那里,你可要把她照顾好哦。”

田一木点了点头说:“她好照顾,能吃能睡。”

闵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哎——我是猪啊?”

方小桐双目圆瞪,抬起手来想要打田一木一下,见妈妈在朝这边看,就忍住了。

田一木面带犹豫地问她:“你当真要去呀?能不能不去?”

“干嘛不让我去呀?我都大老远的过来了,当然要去。”

方小桐的小嘴巴又开始鼓起来了。

“你过来一下......”

田一木把方小桐拉到一边,低声说道:“这个......现在有点不方便......刘山竹在我那里。”

“什么?!她去你那里干嘛?你们——”

方小桐大叫了一声,一副即将爆发的表情。

郭慧琴和闵琪都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田一木只好将刘山竹的情况简要地说了一下,要方小桐保密。

方小桐听完后顿时释然了。她开始还担心是田一木和前女友旧情复燃,现在心里又开始涌起一股同情来。

她对田一木说:“一木哥,那我更得去了,正好可以帮你一起照顾她。”

“她的情况现在很糟......你也知道,那病有传染性的,我可不想让你冒险。”田一木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方小桐心里一热:“只要我们注意一点,不会有事的。现在社会上也有很多志愿者对这种病人实施帮助,就当我也是个志愿者吧。”

田一木对什么是志愿者不了解,但见方小桐那么坚决,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便和她一起走了过去。

郭慧琴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俩,问道:“你们在嘀咕什么呀?”

“嘻嘻!没啥,和一木哥说好了,明天就进山。”方小桐回答道。

郭慧琴暗自叹了口气,开始她还指望田一木能说动方小桐不去山里的,现在看来是改变不了了。

她对田一木说:“小田师傅,我和桐桐她爸是不同意她去山里的,可是这丫头性子倔,我们也没办法。上次是您救了她,我们全家人都要感谢您一辈子的,这次让她去您那里住个把月,到时候还得麻烦您把她完好无缺地送回来。”

“您......您放心,不会有事的。”

在郭慧琴面前,田一木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说话都有点结巴。

闵琪在一旁掩口笑了一下。方小桐横了她一眼,接着对郭慧琴说道:“妈,我可没说只住个把月啊,我要回去会给你电话的。”

郭慧琴看了方小桐一眼,没说什么。

郭慧琴和闵琪走了,她们要赶回省城。临行前,郭慧琴拉着方小桐的手又是反复叮嘱了半天。

第二天一大早,告别了王木匠老两口,田一木和方小桐开始了返回山里的行程。

返程的路是愉快的,方小桐像放飞了的小鸟,一路上和田一木有说有笑,用手机沿路拍照,还拉着田一木一起自拍。她这次带了野外帐篷和雨衣,在下雨天也很方便,比田一木自做的那个简易帐篷管用多了。

花花不仅驮着田一木在镇上买的东西,还有方小桐带来的两个大旅行袋,不过它对此好像并不在意,一路上都走得很稳健,何况还能时常休息吃草。

八天后下午,他们终于回到了山谷,方小桐兴奋地大声喊起灰灰、蹦蹦和煤球来。

刘山竹正躺在院子树下的竹椅上,见到田一木和一个漂亮女孩一起回来,她惊讶地站了起来。

田一木分别做了介绍后,方小桐和刘山竹两人就互相打量起对方来。

“山竹姐,你好!”方小桐伸出手说道。

刘山竹却没有把手伸过去,只是淡淡一笑说:“小桐妹子,你可真漂亮呀!”

方小桐也不觉得尴尬,顺手捋了一下头发说:“山竹姐,你也很漂亮啊!”

“哈哈!漂亮啥呀,都老太婆了。妹子你才是真俊俏,怪不得一木不辞辛劳要赶去给你打电话的。”刘山竹打趣道。

田一木老脸一红,也懒得管她俩互相夸赞,去把花花身上的袋子一个个卸了下来。

听见声音后的蹦蹦过来了,煤球在树枝上雀跃着,不见灰灰,应该是去捕食去了。

田一木看了看蹦蹦,感觉它似乎瘦了点,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蹦蹦一见到他,就抱着他的大腿不放。

方小桐过来摸了摸蹦蹦的脑袋,问它还记得她不。蹦蹦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朝她呲牙“笑”了一下,伸出一只爪子捏了捏她的手。

刘山竹在一旁说:“你这几个宝贝,这半个月里估计吃了点苦。那灰灰还好,饿了就自个去山里找吃咯,这猴子可惨了些,我没力气弄,有啥就给它吃啥,估计心里对我有意见呢,每天对我爱理不理咯。”

田一木捏了捏蹦蹦的爪子说:“没事,它贼得很,饿不着它咯,估计它是想小黑呢。”

“切!我看它是想你了吧,你看你一回来,它就像见了亲爹一样。”刘山竹没好气地说。

田一木笑了笑,不再说什么,扛起一袋子东西进屋去了。

方小桐拿出手机,对着木房和它周边的环境一阵猛拍起来,还同蹦蹦小黑和煤球来了张合影。手机在山里虽然没信号,但是拍照还是管用的,她这次带了两个大容量充电宝过来,打算多拍点照片带回去。

“山竹姐,我们来张合影吧?”方小桐问刘山竹。

“好啊!”

刘山竹整了一下头发。方小桐过来搂着她的肩膀,对着手机屏幕“咔嚓”按下。

晚餐,田一木做得很丰盛。不仅烧了鱼,还有鸡蛋炒西红柿、炒香菇等菜。他要刘山竹一起坐着吃,刘山竹没答应,拿了自己菜独自去院子里吃去了。

方小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道:“一木哥,这样有点不好吧?你看我俩吃这么多菜,山竹姐一个人在外面吃。”

田一木说:“她来山里就这样的,从来不和我同桌吃饭,怕传染人。”

方小桐说:“她那病一起吃饭不会传染的,可以用公筷,关键是要克服心里恐惧感。”

“随她吧,她又不吃荤,没有营养抵抗力会更差——我们吃吧。”

田一木夹起一块鱼肉放在方小桐的竹碗里。

方小桐早已饿了,也就毫不客气地大口吃起来,还夸赞田一木的厨艺见长了。

饭后,田一木和方小桐因为晚上睡觉问题意见不合。

方小桐自然是睡床的,她要田一木在她房间里打地铺睡,田一木不同意,说要去厅里睡,方小桐撅起嘴巴显得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刘山竹走了过来,对田一木说:“一木,你就在房里睡嘛,这里又没外人,怕啥?”

“就是嘛,我一个人睡觉害怕。原来他就在这房里打地铺睡过了的,现在又不好意思了。”方小桐撅着嘴巴对刘山竹说道。

田一木的脸顿时红了起来,说道:“那不是你受伤没好,晚上要人照顾嘛。现在我们都在这里,不要怕。”

刘山竹笑了:“都这么大人了,跟那孩子似咯。一木,你别不好意思了,晚上你就在这屋打地铺,别让小桐不开心,人家那么远过来,你得依着她点。”

田一木还在犹豫着,方小桐过来拉着他的手臂摇晃了几下。

“一木哥,都一年时间没见你了,人家有很多话和你说嘛,你在这里睡我们说话方便些。就一晚上行不?明天让你在外面睡。”

田一木拿她没办法,只好答应下来。方小桐喜滋滋地自个铺床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田一木低声问方小桐:“你应该不是因为害怕才让我在房里睡的吧?”

“那你说是什么原因呢?”方小桐反问道。

田一木说:“不知道。应该也不是想和我说话,一路上我们说得够多了。”

“怎么?你现在嫌我话多了是吧?”

“哪有啊?!主要是现在山竹在这里,怕她觉得不好。”

“有什么觉得不好的呀?你怕她吃醋?我还就想让她知道咱俩的关系呢!”

田一木瞪了她一眼:“乱说!咱俩有啥关系呀?”

方小桐轻哼了一声:“有没有关系你别管,反正山竹姐不是傻子,她自然看得出来。”

田一木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又说道:“小桐,路上我都跟你说了的,山竹现在的脾气非常不好,啥事你多让着她一点。”

方小桐说:“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她对我好像也不错,我们会相处得来的,你放心吧!只要你们两人不旧情复燃,我什么都依着她,行了吧?”

田一木哭笑不得:“你这个丫头......不是和你说过了嘛,我现在只想尽力帮她一下而已。”

“那我就放心了。一木哥,问你个问题,假如山竹姐没有染上这个病,你会和她在一起吗?”

田一木沉吟一下后说:“不会。在不在一起和她身体没关系,我也不是怨恨她,就是这么多年了,心里好像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了。”

“那你对谁心动呢?”方小桐又问道。

“我对谁也没心动——你今天不累啊?我可累了,早点睡!”

田一木不再理会方小桐了,过了一会,佯装打起鼾来。

方小桐趴在床上看着假睡的田一木,嘴角挂着笑意——真的是好啊,一回到这里,整个人又开心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