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临别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4288字
  • 2022-07-30 19:26:22

田一木穿起了短袖,夏天真正来了。

山谷里弥漫着一股离别的氛围。

田一木和方小桐之间的话似乎比平时多了一倍,为一点鸡毛蒜皮的琐事会说上半天。比如方小桐在洗碗的时候,田一木会站在一旁看着,还指点着她洗碗时要注意把碗底也一并洗了,这在以往是没有的。

“我会洗呢。再说这碗碟不是竹子就是木做的,好洗。”方小桐一边洗着一边说道。

田一木说:“那以后你洗瓷的就不好洗了。”

方小桐说:“嗯,原来帮妈妈洗碗,都摔破过好几只,后来我妈不让我洗了,说我是故意的。嘻嘻!”

“你现在做饭洗碗都会了,回去正好可以露一手。”

“我原来在家完全不会做菜,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就和弟弟叫外卖。这大半年时间,这两样都学得差不多了,不过还要提高。”

田一木之前听方小桐说过外卖,他觉得这个很有意思,还问她外卖的饭菜好吃不。

方小桐说不好吃,跟他的手艺比差远了。田一木嘿嘿一笑,觉得这还算合理。

两人就这样尽量找一些不太费脑筋的话题来说,从早到晚,他俩几乎说个没完,但说的都是眼前的琐碎,对以后的打算,两人彼此默契般绝口不提,仿佛说了后会打破眼下的气氛。

方小桐有时也会长时间的发呆。

她坐在溪水边的石头上,看着流水和游鱼发呆;她站在篱笆边,看着太阳西下发呆;她在月夜下的院子里,坐在椅子上看着月亮发呆。

每当这个时候,田一木就没有打扰她,他也不会去问方小桐在想什么,但他不知道,方小桐有时候其实什么都没想,她只是发呆而已。

一轮圆月挂在山顶,四周树影婆娑,一如既往般安静的夜。

蹦蹦和煤球都入睡了,只有灰灰和小黑像两个喝多了酒不想回家的哥们,挽肩搭臂而又不知疲倦地到处游走。

坐着院子里的方小桐问田一木:“一木哥,你知道月亮里有个叫吴刚的人吗?”

田一木抬眼看了一下月亮,回答道:“那不是神话传说嘛?小时候就听过。”

“我感觉你和他很像呢?”

“咋像了?”

“你看吧,都是一个人长期住在空旷孤寂的环境里,而且,你和他一样,都有一把大斧头,每天就知道劈材砍树。嘻嘻!你说像不?”

方小桐笑着看着田一木。

田一木也笑了:“人家那可是仙斧,我那把铁斧头可比不了。再说,那月亮里不是还有个嫦娥嘛,他也不寂寞啊!”

方小桐一拍下巴掌说:“对呀!问题就在这里。我没见书上说那吴刚和嫦娥最后在一起了,他们好像都各过各的——这吴刚也真笨,每天就知道傻傻地砍树,现成的仙女也不去追。”

田一木愣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那个吴刚和嫦娥到底是不是一对。

“既然是神话嘛,他俩在一起是神话,不在一起那也是神话。你说对不?”

方小桐哼了一声说:“对什么对呀?还一套一套的!女孩子是要追的,懂么?!你不追人家,人家怎么知道你喜欢她——我看你真的和他一样,一个人呆太久后,什么都麻木了。”

田一木干笑一声,没有说话。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

田一木把花花牵到院子中间,喊方小桐过来。

现在的花花体格健壮,毛色发亮,不停地扇动着它那对长耳朵。

“干嘛呀?”方小桐走过来问道。

“今天开始,要教你骑驴了,送你出山的时候,你就骑着花花。”田一木拍了拍花花的脊背说道。

方小桐盯着田一木说:“你好像很急着要把我送走呢!”

“嘿嘿!我不急你爸妈也急啊。你脸上的伤基本看不出来了,再过半个月左右我们就可以下山。”田一木说道。

方小桐摸了摸受伤的右脸说:“唉!要是能联系上我爸妈,我肯定不会这么早离开这里,我还没住够呢,你赶我我也不走。可惜这里没信号,不然和外面联系就方便多了——不过那样的话,好像也就没意思了,对吧一木哥?”

田一木点了点头说:“嗯。这里最大的好处是不用管外面的事,外面也管不到这里来。以后吧,我走得动的话,就会过段时间出去一趟。若哪天走不动了,我就不再出门,终老于此。”

方小桐看了田一木一眼,幽幽说道:“一木哥,这里虽然风景优美,但一个人还是太孤单了,两个人的地方才是世界。”

田一木说:“我不孤单呀,你看这狗啊鸡啊的一大群。”

“你还缺只猫呢——要不我留下来,你就把我当只猫养好了。”

方小桐脱口而出,两脸立马变红了。

田一木愣了一下,接着嘿嘿一笑说:“你这猫我可养不起,那水潭里的鱼不多了……”

“真讨厌!”

方小桐一拳打在田一木的肩膀上。

田一木把方小桐扶上花花的背,要她抓住绳子,夹紧两腿坐直腰,然后扶着她指挥着花花在院子里转。

花花是头很听话的驴,它迈开四腿哒哒地踏着地面,走得四平八稳。

方小桐刚开始还有点紧张,身体左右摇晃,走了几圈后就放松了,见到蹦蹦和小黑在边上围观,还招呼着蹦蹦让它也上来。

过了一会,方小桐问道:“可以了吧?别把花花累着了,我可沉呢!”

“没事,它壮得很。我放开手,你再走几圈。”田一木说着松开了手。

还没走一圈,就听到方小桐突然咯咯笑个不停。

田一木问道:“有啥好笑的?”

方小桐说:“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要是再穿件红色小褂,像不像电影里骑着毛驴的小媳妇呀?哈哈!”

田一木也笑了笑,没有回话。看得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方小桐完全从那场灾难中恢复过来了,这是他最开心的地方。

明天是出山的日子。

田一木这几日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路上吃的喝的用的都装在袋子里,还装了一大袋药材和山菌,路上让花花驮着就行。他准备带小黑一起出门,给蹦蹦留有足够的食物,煤球、灰灰和小红是不用管的,它们可以自己找吃的。

晚饭做得很丰盛,方小桐提议喝点酒。田一木担心她又喝得像上次“过年”那样,那明天早上肯定起不来了,就没有答应。方小桐只得作罢,哼哼了几声后,端起碗闷声不响地吃了起来。

天黑了下来,田一木在查看行装,看是否漏掉了什么。

这次出山不一样,因为带着方小桐,七八天的路程,他要仔细考虑周全,不能出什么差错。

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后,田一木这才端着油灯准备回屋里,却发现方小桐不在房里,喊了她一声,听到方小桐在院子里答应了。

田一木放下油灯走了过去,看到方小桐坐在树下的椅子上,蹦蹦、小黑和灰灰都在边上。

“你们几个咋都不睡?开会呐?”田一木问道。

“切!”方小桐扭头看了他一眼说:“你睡得着呀?!”

田一木说:“咋睡不着?明天开始要走七八天的山路呢,得养好精神。”

方小桐撇了一下嘴:“没心没肺,就知道睡......我今晚不准你睡,要你陪我说一晚上的话。你看,凳子都给你放好了,坐下吧。”

田一木这才看到边上有一个小板凳,于是坐了下来。

“都忙好啦?”方小桐问道。

田一木“嗯!”了一声说:“都妥了。明天,我们就要开始长途跋涉几天了,路上你可要坚持住哟!”

“没事,我又不是没走过山路。唉......”

方小桐长长地叹了口气。

田一木问:“又咋啦?”

“没什么......今天是初几吧?你看天上那小月牙。”方小桐指着天空上的一弯新月说道。

田一木抬头看了看。

星斗闪烁,一抹淡云缥缈穿过,那轮新月就像洁白的象牙,镶嵌在西天的夜空中。

方小桐说:“时间好快呀,转眼一年了。刚开始的时候,我恨不得一个月就能出去,现在吧,却真的是舍不得离开了。”

“这个正常呀。刚开始你没把我当作坏人就不错了,要不是身子动不了,早就自己跑了。现在和这狗啊猴啊都混熟了,自然就有点舍不得了。”田一木笑着说。

方小桐横了田一木一眼说:“我就单单舍不得蹦蹦它们了?这里的一切我都舍不得,也包括你!”

田一木干咳了一声:“舍不得也要舍得,你不属于这里。”

方小桐立马回应道:“谁说的?谁天生就属于这里?或者天生属于某个地方?肯定不是的。不是喜欢这里,你会在这里这么多年?我也喜欢这里,我也想留下来。”

“你看你,又瞎说!”田一木被方小桐的话吓了一跳。

方小桐说:“哼!看把你紧张的——放心吧,明天我肯定会跟你走的,但是以后的事谁说得清楚呢,你就不让我再回来看看你?”

田一木松了一口气:“这个,这个当然可以。”

这里离省城路途遥远,就只当她说的是一句孩子气的话了。

方小桐抬头看着夜空说:“一木哥,你知道吗?这一年里,是我长这么大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间。真的,不骗你!人长大后,要应付各种事情,烦心事多了起来,对一些明明不喜欢的人,还得陪着笑脸,明明有人在暗地里对我使坏,我还得装着不知道。按我的脾气早就爆发了,可生活使我学会了忍受,这是一种我很不情愿而且又毫无意义的忍受——这里真好,无忧无虑,不知年月,每天都是自己喜欢的日子,要是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这样的日子,那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了。”

田一木安静地听着,很多事情他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他理解方小桐的感受。

“快乐的生活方式有很多种,这里不是唯一。你还年轻的很,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看淡很多的。”

方小桐撇起嘴巴说:“切!你这个年纪,你有多老啊?!”

田一木说:“那也不年轻了吧?”

“年不年轻你说了不算,本小姐说了算!”方小桐说道,“你完全是在破坏人家的心情。”

田一木笑了笑说:“好吧,我年轻得很,你多开心点吧,免得最后还给你留个坏印象,那我可亏了。”

“这还差不多。”方小桐也笑了。沉默片刻,她接着问道:“你说,这里不通电话不通网络的,我回去后,要是想你了咋办?”

田一木无法准确理解方小桐所说的“想”的含义,也不想去理解,于是含含糊糊地回答说:“那能咋办呢?最好是不要想了。”

“我肯定会想你的!一木哥,你也会想我吗?”

方小桐的声音很轻软。

田一木的心里跳了几下,他还真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不过可以肯定,他不会忘记眼前这个女孩。

“应该……会吧!说实话,这一年来,你给我……给这个山谷带来了很多快乐,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所以,我还得谢谢你!”

“真的吗?”方小桐睁大眼睛看着田一木,一脸的欣喜,“一木哥,听你这么说,我真的好开心啊——不过,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要是没有你,我就算被别人救活了,也过不去心里那道坎的,何况根本不会有别人来救。”

田一木说:“我们都不要再互相感谢了——你以后好好的,就是我最大的宽慰!”

“嗯!一木哥,你也要好好的......”

方小桐的眼泪流了出来,怕田一木看到,转过脸去偷偷擦掉了。

过了一会,方小桐说:“好久没听你吹笛子了,今晚我想听听。行不?”

“好吧。你也知道我就会那几首,又吹得不好,不要笑就行。”

田一木站了起来,转身去屋里把笛子拿了过来,调弄好了笛膜。

“想听啥曲子?”

“就那首《月光下的凤尾竹》吧,听你吹过,挺好的——来,坐下吹。”方小桐把小板凳挪到自己的身边,拍了拍凳子说道。

田一木就会吹几首老歌,这首《月光下的凤尾竹》他很熟悉,也很喜欢,于是他坐直了腰,把笛子放在嘴边,徐徐吹了起来。

一时间,悠扬的笛声回响在山谷里。

夜色静谧,微风拂来,空气中夹杂着青草和露水的清香,月牙儿露出微笑的眼眉。

这是个一切都沉醉了的夜,月儿沉醉了,花草树木沉醉了,人亦沉醉了。

方小桐的头轻轻地靠在田一木的侧肩上,安静地聆听着,但是她的这个举动,却让田一木吹得有点跑调了。

一曲完毕,方小桐已是双眼湿润,只听得她喃喃念道:

“这次我离开你,

是风,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

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