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把名字刻在树上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3883字
  • 2022-07-29 20:12:07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太阳下山也开始慢了起来。

方小桐一个人时常呆呆地看着夕阳落入西边山坳。

有一天,她对田一木说:“一木哥,你找个时间,带我去你发现我的那个地方看看吧。”

田一木说:“有点远。真想去看看?”

“嗯。”方小桐点了点头。

两天后的早上,天气看着还不错。田一木提着干粮,拿了把柴刀,带着方小桐还有灰灰往后山方向走去。

一路上繁花似锦,春意盎然,方小桐像在春游踏青一般,流连着身边的每一处景色。她摘了一把大野花,还将一朵夹在耳朵上,问田一木好看不。

“美得很嘞,小仙女。”田一木回答道。

“你呀,嘴巴现在也是甜得很,刚开始没见你这么会说话的。”方小桐嘻嘻一笑,把手里的花伸到田一木面前说:“那就劳烦你帮我做顶花帽,让我更美一点吧。”

田一木接过花来,随手扯了几根带叶的细藤,围成圈状后打了个结,再把花朵插在藤缝间,一个漂亮的花环做好了。他把花环轻轻戴在方小桐的头上。

方小桐迫不及待的问:“咋样?好看不?”

“当然好看啊!”

田一木看着戴着花环的方小桐,感觉她真的很漂亮,一张灿烂千阳般的脸庞和花环交辉相应,光彩照人。

“是花环好看,还是人好看?”方小桐追问道。

田一木嘿嘿一笑说:“都好看,都好看!满意了吧?”

方小桐“哼”了一声,转身跑到不远处的溪边,弯着身子看自己水里的倒影。溪水是流动着的,根本看不清自己的样子,气得她跺了一下脚。

“走吧,还远着呢。”田一木招呼她说。

二人一路慢慢悠悠,大约走了三个来钟头后,才见到了那片油茶林。

“喏!过了那片林子就到了。”

田一木指了指前面,却见灰灰径直往那里小跑了过去。

方小桐停下脚步,顺着田一木所指的方向看去,神情开始凝重起来,心跳突然有些加快。

“要不?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田一木见方小桐的脸色不对,就问她道。

“不!要去!”

方小桐咬着嘴唇,田一木过来扶着她的胳膊,带着她往下面走去。

到了那条河边,田一木指着对岸一处说:“你看,那天就看见你倒在对岸那里......当时水位比现在高,还好水不深。”

方小桐往水边走近了几步,久久盯着对岸的那处地方,脑海里充斥那天她躺在水里的各种画面,她紧抿着嘴唇,身子有些颤抖,眼睛含满了泪水。

“丫头,你没事吧?”田一木挨近问道。

“呜——”

再也忍不住的方小桐转身扑在田一木身上,搂着他的肩膀放声大哭起来。

“小桐,一切都过去了,别哭......”

田一木轻拍着方小桐的手臂,不停地安慰她。

过了好一会,方小桐慢慢止住了哭泣,双臂离开了田一木的肩膀,擦了擦眼睛后说道:“一木哥,谢谢你!我没事了,哭一下舒服多了。”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周围打量了一番,接着说:“这里是我的落难之地,也是我的重生之地。今天来这里看看,就是把心里的那道坎填平。从今往后,不再会每想起这个事就让我害怕而做噩梦了。”

田一木点点头说:“这就对了嘛!”

方小桐看着田一木说:“最感谢的当然还是你!要是没有你,你看这深山老林的,我根本不会被人发现,即便有人救了,也不会恢复得那么好——我说的不仅是指身体,更重要的是心理。”

田一木嘿嘿笑了一下说:“这说明你吉人自有......”

“行啦!又来了。”方小桐打断了田一木那句口头禅,然后笑着对他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官人若不嫌弃,小女子以身相许如何?”

说完之后,她咯咯笑个不停。

田一木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听明白了,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你这丫头,说话没遮没拦——不早了,咱们回去。”说完转身就走。

方小桐在后追问道:“哎!行不行啊?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不——行!快跟上。”

走了个把钟头的路后,方小桐直喊肚子饿了。

田一木找到一处空草地,招呼方小桐过来坐下,把鸡蛋、土豆、腊鱼块和泡菜从提袋里拿了出来。看到不远处有棵树上挂满了黄澄澄的果子,他于是就过去摘了几个,拿到水边洗干净后放在方小桐的手里。

两人还未吃完,天色忽然阴暗起来,看样子马上要下雨了。两人便赶忙收拾离开,还没走多久,雨就下了起来。

“前面顶上有棵大树,我们去那里躲一下雨。”

田一木拉着方小桐,又招呼一声灰灰,快步往前走去。

到了那两棵合抱的麻栎树下,方小桐已是气喘吁吁,头发和衣服都打湿了,身子有点哆嗦。

雨下得有点大,从树叶的缝隙中直滴下来。田一木脱下外套披在方小桐的头上,自己就只穿了件背心。

“我不要紧,你还是穿上吧,别感冒了。”

方小桐要扯下衣服,被田一木止住了。

“你蹲着,尽量靠近树干。”田一木说道。

见方小桐蹲下后,田一木把身子靠在树干上,微微弯下腰,这样可以帮她遮挡一下雨。灰灰的身上也打湿了,不过它对此毫不在意。

一阵雷声滚滚而来,方小桐吓得一把抱住田一木的两腿。

田一木对她说:“别怕!这是别处在打雷,离这远着呢。”

其实他心里在担心着,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打炸雷,不然在树底下可不安全。

山里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没过多久,阳光穿透了云层,周围一下开朗起来。在他们之前去过的那片油茶林方向,竟然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方小桐最先看到的,她大叫着“哇!”了一声,嚷着让田一木快看。

彩虹如一道绚烂的彩桥横在山底的薄雾中,映衬着周围群山的翠绿,好似一副绝美的山水画。

“人间仙境啊......”方小桐喃声赞叹道。

“嗯!不过还真有点奇怪呢,我第一次看到那里有彩虹。”

田一木在这片后山进进出出不知道多少回了,之前还真没有发现过那里有彩虹出现。

方小桐一脸兴奋地说:“吉兆!吉兆!可惜不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值得纪念!今天要是我生日就好了。嘻嘻!”

田一木问道:“你生日是啥日子?”

方小桐说:“五月七号,公历。一木哥,你哪天生日?”

“我好像是九月十二吧,是农历,公历不知道哪天——现在像五月的天气,保不准就是七号呢。”田一木笑着说道。

方小桐说:“管他是不是呢,反正今天当生日过了,开心就行。你说是不是?”

“嗯嗯。”田一木连点了几下头,“那祝你生日快乐哦!晚上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一木哥!”

方小桐开心得很。

在他们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方小桐忽然上下打量起那两棵麻栎树来,眼神中露出惊讶。

“呀!原来这两棵树是缠在一起的,刚才躲雨还没注意到——这是什么树?”

田一木告诉她说:“我们当地人叫它栎树,长很高,还结果呢。”

“一木哥,你看,它们抱得像两个人一样的,真有意思。”

方小桐摸着树干,围着那两棵树走了一圈。

“嗯。”

田一木第一次见到这两棵树的时候,也是很惊讶。

方小桐说:“还真奇怪呢!这山包光秃秃的,单单又有这么大的两棵树。你看,它们抱得好紧呀,风风雨雨,应该有百把年了吧,却还这样枝繁叶茂。啧啧!真羡慕!”

“树的生命可比人长多了,雷都劈不死。”田一木回应了一句。

“不是生命长短的问题,而是那种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感觉,哪怕再短暂也是幸福的。一木哥,你说对不?”方小桐看着田一木问道。

田一木“嗯!”了一声。

他认同方小桐的话,也理解那种幸福的感觉,但对自己来说那是一种不可企及的奢望。

方小桐却似乎陷入某种情绪里去了,她接着说道:“也许,这两棵树就是两个人变成的呢,它们是在给每个有缘路过的人展现一种暗示,或是一种祝福?!”

“你呀,想象力可真丰富。我来过不知多少次了,从来没有看出是什么暗示和祝福。就是两棵树罢了,也许是因为某种阴差阳错而缠在一起,然后就一直这样缠着长了。”田一木不以为然地说。

“对!”方小桐一拍树干,“你说得太对了,就是因为阴差阳错!这阴差阳错就是一种缘分,要是没有阴差阳错,也许一辈子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有——一木哥,你说我们两人认识,是不是也是一种阴差阳错?”

田一木摇了摇头说:“我们哪是什么阴差阳错?!”

“那就是命中注定了?”方小桐又盯着他问道。

“都不是——你这丫头……怎么老是喜欢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方小桐最近的一些话让田一木有些难以招架。

“哼!什么都不懂,就会喊我丫头丫头的。”方小桐撅起了嘴巴。

田一木催促道:“赶紧回去吧,衣服还是湿的呢。”

“我有个提议,你得答应我。”

“说吧!”

田一木不知道她又要冒出什么想法了。

方小桐指着面前的两棵大树说:“你用刀,在这两棵树上刻下我俩的名字,一棵刻你的,一棵刻我的。”

“这......”

田一木愣住了。

“就刻两个名字嘛,这树那么大,应该不会受伤的,好不?”

方小桐满脸期待的样子。

田一木感觉有点头疼,他挠了挠后脑勺说:“要刻也行,就刻你的,不要刻我的了。”

方小桐不同意:“这可是两棵树呢。这棵刻了,让另一棵空着?那多没意思呀。把你的名字也刻上,就当给我的名字做个伴了,好不好嘛?!”

田一木摇了摇头说:“做啥伴呀?你还怕名字被狼叼走了?——刻你的就可以了,不刻我的......”

方小桐跺了一下脚,气呼呼地说:“你这个人真没劲!人家今天过生日,这就是个纪念嘛,你就不能依着我一下?!你刻不刻?不刻我不回去了。”

方小桐撅着嘴巴一屁股坐到地上了。

田一木一脸无可奈何:“你呀你呀,真拿你没办法,撒起泼来比蹦蹦还厉害——起来吧,答应你就是。”

方小桐一骨碌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一脸得意地走到田一木的身边说:“这是小萝莉对付大叔的一贯伎俩,非常管用哦。嘻嘻!”

田一木轻哼一声。

他走到树旁,先用柴刀削去一小块树皮,再把那处树干用刀刮平,然后用刀尖在上面刻起方小桐的名字来。

不一会儿,田一木就把方小桐的名字刻好了。

方小桐看了看,又摸了几下,满意地点起头来,说道:“你的名字让我来刻。”

田一木看了方小桐一眼,也没说什么,帮她将另一棵树上的一处树皮削掉刮平后,就把柴刀递给了过去。

方小桐双手抓着柴刀,竖起刀尖,吃力地在树上刻了起来。她时而屏住呼吸,时而嘴里“咿呀”有声,费了好大的劲才刻出了“田一木”三个弯弯扭扭的字。

“还好你名字笔画少——怎么样,还可以吧?嘻嘻!”

方小桐喘着气,却一脸开心。她把两棵树上的刻字反复地看了几遍,用手在两人的名字上轻轻摸了几下,喃喃的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这才随田一木返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