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桐树高,开白花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3378字
  • 2022-07-30 19:26:20

春暖花开,一片绿色起伏的山岭,这是一个令人陶醉的季节。

方小桐如挣脱羁绊的小鸟,在这个春天里尽情地放飞自我,整个山谷都回响着她的笑声和歌声,林中的飞鸟似乎也受到感染,用动听而繁杂的鸣叫声彼此呼应。

她每天早上起来跑步,然后洗衣晒被,打扫卫生,帮田一木种地,还尝试着炒菜——不过她总是担心鸡蛋煎不熟,直到把鸡蛋两面煎得黑乎乎的像巧克力饼干才罢手。

“我要跑步!我要锻炼!这大半年都长胖了。这穿的还是你的衣服,要是我自己的,肯定穿不了啦。”

在院子里慢跑的方小桐对田一木喊道,蹦蹦和小黑跟在她身后转着圈。

“胖点也挺好,这山里风大,瘦筋筋的会被风吹跑的。”正在干活的田一木回应道。

方小桐说:“切!你们男人永远不懂女人对瘦的渴望。”

田一木笑了笑,感觉和女人讨论胖瘦问题永远都不会占上风,于是喊道:“丫头,水应该开了,你泡茶去。”

“哎!和你说了好几遍了,不要再喊我丫头丫头的了,显得你多老似的。”方小桐停了下来撅着嘴说道。

“那喊你啥?大侄女?还是大妹子?”田一木笑着问道。

“讨厌啊你!不准喊大侄女,差着辈呢,你想当长辈呀?”方小桐被田一木逗笑了。

田一木说:“我大你十几岁,本来就可以当长辈。”

“大十几岁怎么啦?我有个同学大她弟弟十八岁呢,有什么稀奇的?年龄不是问题——再说了,我都喊你哥了,你当长辈那不乱套了。”方小桐不依不饶。

“都说了不让你喊哥的……”

田一木听到方小桐喊他哥就有点尴尬。

“我就要喊——一木哥一木哥一木哥!你不答应试试看?!”

方小桐哼了一声,扭身向厨房方向走了去。田一木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开春后,有母鸡开始孵窝了。田一木把那只母鸡单独放在一个窝里,放了二十来个鸡蛋让它孵。

他今年准备多养些鸡,这大半年来,他每月给方小桐炖一只鸡,现在小红的家族都有点缺员了。而且蹦蹦、小黑和灰灰它们越来越喜欢吃鸡蛋了,连煤球都爱吃,最不挑剔的还是花花,除了草和菜叶,别的什么都不吃。

“一木哥,小鸡崽多少天可以出来呀?”方小桐在一旁问道。

“二十多天吧。”

田一木把手伸到母鸡肚子下面试了一下温度,那只母鸡咯咯叫了几声,似乎是对他的这个举动很有些意见。

方小桐说:“吃了好多只鸡了,还真得感谢它们——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吃得上......”

“那不还有吗?放心吧,够你吃的。”田一木指着院子里的群鸡说。

方小桐低着头说:“人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以后......”

“哦!”

田一木听懂了她的意思,也没再说什么。

夏天越来越近了,田一木会在夏天送方小桐离开这里。

下午,菜地里。

田一木将一株株小辣椒苗培上土,方小桐提着半桶水给刚栽好的秧苗浇水。脸颊上挂着汗珠,她拿起毛巾擦拭了一下。

“《天仙配》里唱有‘我挑水来你浇园’,我这是我提水来我浇园了——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一个地道的村姑?”方小桐说完笑了起来。

“你还看过《天仙配》?很老的电影哦,我娘原来最喜欢看了。”田一木有点意外。

“这你就不懂了吧?有很多老电影挺好看的,我还喜欢看《刘三姐》呢——再说我妈她是个黄梅戏迷,《天仙配》是她的最爱。里面那段对唱很经典,小朋友都会,要不,我俩现在一起唱唱?嘻嘻!”方小桐笑着问道。

“不唱不唱!”

田一木连忙直摇头。那段对唱太有名了,谁都会唱几句,不过现在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和她一起唱的。

“真没劲!人家提水都提累了,想唱个歌歇会都不答应。”方小桐撅着嘴巴,“不唱那个也行,那你给我唱个别的吧,什么歌都可以。”

“我不会唱歌,再说都是些老掉牙的歌。不像你,唱的都是我没听过的。”田一木一脸无奈。

方小桐不答应:“不行!一定要唱,你看我都累得出汗啦,得犒劳我一下。”

“......那好吧。”

田一木被拗不过了,只得答应。想了一下说:“给你唱首小时的童谣吧,不过得用我们本地话唱,那样才有味道。”

“好呀!”

方小桐满脸期待地看着田一木。

田一木想了想词,然后似唱似念般哼道:

“桐树高,

开白花,

白花变毽子,

毽子变白粑。

我跟阿婆讨个恰,

阿婆骂我是馋嘴丫。

……”

方小桐听得有些懵,哈哈大笑起来:“哎呀——基本听不懂!”

田一木逐句解释道:“就是说有棵很高的泡桐树,上面开满白色的花,那些白花像毽子,又像白米粑,一个小丫头要她奶奶帮她摘一个吃——‘恰’就是‘吃’的意思,她奶奶就说小丫头太馋了。懂了吧?”

“我的天,这太有想象力了!”

方小桐回味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那桐树是不是我名字里的那个’桐’字呀?”

“嗯!”

“你再来一遍我听听。”

田一木又用原汁原味的家乡话哼了一遍,方小桐这次听得似懂非懂了。

这天中午,方小桐忽然心血来潮,她找出剪刀,拿在手里左看右试,说要给田一木理发。

田一木不同意,说她又不会剪,要是剪得跟狗啃一样,还不如不剪。

方小桐说:“你那头发比我的还长,天气暖和了,出了汗不难受呀?”

田一木说:“早习惯了。再说,你迟早要回去的,到时候我找谁剪?头发还会长这么长。”

方小桐沉默下来了,低头看着手里的剪刀。

田一木不知道他的话触动了这丫头哪根神经,只得连忙说道:“行行,剪吧!不过不给工钱的哦。”

方小桐轻哼一声:“没钱那就拿鸡蛋抵!”

田一木端坐在小板凳上。

方小桐用毛巾把他的脖子围好,拿起剪刀左瞄右瞧,不知从何下手,最后一咬牙,一大剪把田一木那个马尾咔擦几下剪了下来扔到地上。

田一木见后说道:“唉!我这长了多年的满头青丝啊,就被你当韭菜给割了。”

方小桐嘻嘻一笑,用手按着田一木的头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别动!小心剪刀。”然后就按着她的设计,东一剪西一剪的剪了起来。

剪到中途,方小桐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不剪了?”田一木问道。

方小桐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

“啥事情?”

方小桐站在田一木背后说:“我听说落水的人被救起后,一般都要给落水者做心肺复苏,就是人工呼吸——你去年救我上来后,给我做人工呼吸了没?”

她感到自己的脸红了起来,不过她更想知道结果。

田一木哪里想到正在给他剪头的方小桐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也是愣住了,脸也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没......没有哇,直接把你背回家的。”

方小桐走到田一木面前,盯着他看了看,接着说道:“你骗我!你懂医,肯定做了。”

“真......真没有。”

田一木突然有点紧张,想站起来,被方小桐一把按住肩膀。

“哼!没有你脸红干嘛?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老实坦白!”

方小桐拿着剪刀在田一木的眼前晃动着,还把那剪刀铰得咔嚓直响。

田一木心里一紧,冲口就说:“你当时脉象很弱,回到这里的路又远,怕有意外,情急之下就给你呼了几下......”

方小桐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心跳也加快起来,两人一下子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方小桐深吸一口气,说道:“没事,我就想知道而已,再说你也是在救我。来,我继续给你剪。”

她绕到田一木身后,操起剪刀又开始剪起来,不过有些心不在焉了。

过了一会儿,方小桐又问道:“那......你当时给我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呀?”

田一木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感觉就是心里很着急啊,想让你尽快多恢复一点心跳。”

“哼!又骗人吧?我这么一个大美女让你嘴对嘴的,你就一点别的感觉也没有吗?”方小桐说完后脸颊又是一热。

“当时情况很急,真没想那么多......”

事实上,当时方小桐的样子很吓人,几无生命迹象,脸上还有一道挺吓人的伤痕,田一木的确是没有别的感觉。但他不能把当时的情形详细说出来,不然的话她又得郁结了。

方小桐又问道:“你和别的女孩子接过吻吗?比如,你那个叫刘山竹的初恋。”

“你问这个干吗呀?”

田一木的头被方小桐按着不能动,还得回答对方的问话,让他感觉在受煎熬,但又不能不回答:“没有没有,从来没有。”说得他又是老脸一红。

当年和刘山竹是拉过手的,但还真没有吻过她。

方小桐慢悠悠地说道:“哦......那你可要记住哟,我们两个是互换了初吻的......”

“你——”

田一木一时哭笑不得。

断断续续个把钟头后,方小桐终于自我感觉是把田一木的头发理好了,她站在田一木的前面仔细打量着自己的手艺,忽然蹲在地上咯咯笑个不停。

看着方小桐笑得那样,田一木就知道情况不妙。他转身跑到屋里拿出小镜子一看,只见自己的头发被剪得长短不一,左右不齐,果然和狗啃的没两样,完全不像自己本人了。

“这叫我如何出去见人呀!”田一木吼了一声。

方小桐笑着跑了过来说:“不好意思,第一次给人理发,没经验。还好这山里没有外人,嘻嘻!”

“蹦蹦灰灰它们估计都不认得我了......”田一木苦着脸说道。

方小桐又让田一木坐下来再给他修弄一下,折腾半天后,还是不满意,最后只得放下剪刀说道:“大哥,我已经尽力啦,你就将就点吧——唉!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