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有故事的人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3419字
  • 2022-07-30 19:26:02

中午时分,又是给方小桐泡药的时间。

和昨天一样,田一木把药水弄好后,再把方小桐从床上抱下来放在木盆里。

也许是渐渐熟悉和有了心理准备的缘故,两人都没有昨天那么紧张了,各自的表情尽量显得自然些,不过明显加快的心跳声却无法掩饰。

方小桐这次没有闭上眼睛,不住地打量身上的伤势,看到自己手上和腿上都绑着竹板。

“怎么那么多地方都绑着了?我到底哪受伤了啊?”方小桐紧张的问了一声,心跳得更快了。

田一木说:“从你外部看,两个手臂和右小腿处应该是骨折了,其他地方有不同程度的划伤,所幸头部没事——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我浑身疼,不知道到底是哪疼......使不上劲,头晕……”

方小桐皱起了眉头,一听说那么多部位都受了伤,心里顿时焦急起来,眼泪又要流出来了。

“丫头,别担心!这都是外伤,很快就会好的,体内没什么问题就好,调理一下会慢慢恢复。我的药很有效的,你不要担心。”

田一木一边安慰着方小桐,一边用湿毛巾淋敷着她身上药水泡不到的伤口。

方小桐突然问道:“大叔,您是怎么发现了我的?”

“那天我带着灰灰还有花花去后山采药,灰灰的鼻子灵,是它先发现了你,我跟着它一路走过去,看到你躺在水里。”

“哦!那我还真得感谢灰灰——唉!我这是捡了条命,要不是遇到您......”

方小桐的脑海里猛然闪起那晚她从山坡上坠落的刹那,不禁打了个冷颤。

田一木说:“丫头,吉人自有天相。一斤师父也说过,集善之人,定有天佑。可见你肯定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命不该绝。”

“一斤师父?谁呀?”方小桐回过神来,好奇地问道。

“他呀,是一个和尚。”

田一木沉吟片刻,接着说道:“一个很奇怪的和尚,我也是偶然认识他的,已经好几年没见到他了。他好像无所不知,连我心里咋想的他都知道,这个地方也是他告诉我的——你看,他还送给我一颗佛珠,我一直戴着。”

田一木翻开上衣领子,拿出那颗他挂了二十来年的佛珠,佛珠已被蹭磨得更加光亮了。

方小桐看了看那颗佛珠,接着又问道:“大叔,我看您不像猎人,也不像护林人,您是干嘛的呀?怎么在这里住那么多年?”

“这个嘛……”田一木一时被卡着了,不知道从何说起,“我也没什么,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吧。”

方小桐看了田一木一眼说:“大叔,您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吧?”

“故事?你现在想听?当然有啊,我想想啊......”

田一木没有听懂方小桐话里的意思,于是开始搜肠刮肚地想给眼前的女孩讲个她爱听的故事。

看到方小桐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他,田一木说道:“书本上的故事估计你都知道,我给你讲个狼的故事吧——我在这山里怎么遇到狼的,还有灰灰怎么来的。”

方小桐笑了:“大叔,我是想听您讲自己的故事——比如,您干吗要住在这里?您有什么难忘经历等等,可以吗?”

田一木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很简单的一个人,没啥可说的。”

“我才不信呢。”方小桐带着不以为然的表情,“那行,您给我讲您和狼的故事吧!”

田一木就一五一十地从他来这里的第一天和那匹大狼对峙讲起,一直讲到每年大雪夜大狼的到访,直到灰灰的出现。他没有添油加醋,而是根据事实平铺直叙,能记住的细节都讲了出来。

听田一木讲完后,方小桐觉得不可思议,脑海里满是雪夜、狼、冒着黄光的眼睛还有嚎叫声。

她无限感慨地说:“这也太神奇了,简直不敢相信——那匹狼很神奇,大叔您也很神奇啊!”

田一木嘿嘿一笑没再说什么。这次泡得比昨天要长些,药水都有些凉了,便对方小桐说:“泡得差不多了,得抱你上床去了。”

方小桐“哦”了一声后,随即蹙起了眉头。

“大叔……”

“嗯?咋了?”

“湿衣服脱来脱去的,真麻烦……”

“哦!也是......”

田一木在心里琢磨着解决方法。方小桐红着脸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田一木说道:“要不,我把你抱出去晒太阳吧?那样衣服可以干得快些,但如果是雨天就没办法了。”

田一木往窗外看了看,正午的阳光格外耀眼,暗道一声昨天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估计是心里紧张的原因。

“好啊!”

方小桐觉得这个办法不错,立马赞成。

“你等会儿。”

田一木转身去走廊里将一把竹躺椅搬到院子里的树荫下。

这把椅子是他好多年前做的,椅背的角度可以调节,既可以坐,又能斜靠,平时在椅子上躺一会挺舒服的。

他过来小心抱起了方小桐,并对她说:“你先把眼睛闭上,外面的太阳光很强,你几天没出门了,会有点刺眼。”

方小桐起先不以为意,刚到门口,眼睛立即被外面的光线刺激得受不了,便连忙闭上了眼睛。

田一木把方小桐轻轻放在躺椅上,又在她脑后放了个小枕头。后脑勺不挨着硬邦邦的椅背,方小桐顿时感到舒服多了。

“眼睛可以睁开了吗?”过了一会,方小桐问道。

田一木笑了笑,说道:“可以啊。不过你那眼睛也太大了,容易招光,得慢慢地睁开。”

“你讨厌!”

方小桐有点娇嗔地笑着回应了一句,心里立马咯噔跳了几下——她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突然就以这种语气说起话来?而且还说得那么自然。不过她还是听从了田一木的意见,慢慢地睁开眼睛。

方小桐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湛蓝的天空,绵延青翠的群山,一片葱绿的院子像一张绿色大地毯,上面还开满各色的花。院内外栽有好多树,有的树上还挂着果子,小鸟在枝上鸣叫跳跃着,还隐约听到潺潺水流声。最吸引她的是那座她住了几天的木屋,在绿色的包裹下极雅致地嵌在这绿水青山中。

“天哪!这......这也太美了!这是我见到过的最漂亮、最有自然美的木屋了——大叔,这到底是哪啊?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吧?!”

方小桐看呆了,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晃动着脑袋四处打量,觉得每一处角落对她都充满了吸引力。

“嘿嘿!世外桃源可比不了,不过也应该差不多吧。这方圆百里就我一人,我把这个地方叫做‘野人谷’。”

只要来到这里的人,没人不喜欢这里的,田一木对此很自信。

“野——人——谷?”

方小桐自个念叨着,心里暗自一笑。

院子一侧的竹架上晒有衣服,田一木走过去取来一件已经晒干的汗衫,盖在方小桐的胸口上。

“树底下有点凉,盖着,别受凉了。”田一木说道。

方小桐被田一木这个举动又一次温暖了,看得出他是个很细心的人。

她说了声“谢谢!”,随即又兴奋说道:“那棵树上还有个鸟窝呢......”

“这院里的鸟窝有好几个,都被树叶挡着了,蹦蹦它们也不会搞破坏——你头顶的树上就有个鸟窝。”

田一木指了指上面。

方小桐动了一下脑袋往上看,但除了满眼枝叶外,并没有看到鸟窝,却看到蹦蹦吊着尾巴趴在树上。

“大叔,蹦蹦在树上呢!”

方小桐盯着蹦蹦看着,蹦蹦冲她做了个怪脸。

“嗯,它平时喜欢爬到树上睡觉。”田一木不以为意。

“还有灰灰和小黑它们呢?”

方小桐现在突然想看看灰灰。

“灰灰估计是出去找吃的了——咦?小黑呢?它应该在啊。”

田一木喊了一声“小黑!”,没听到小黑任何动静,倒是把蹦蹦吓得一弹而起,从树上下来了。

“估计是去哪晃悠了——你身体还虚弱,别说太多话了。衣服一下也干不了,你就这样躺着睡会吧,我就在边上这个吊床上躺会。”田一木说道。

微风袭来,浑身舒坦。刚才因为兴奋说了很多话,方小桐这会感觉有点疲倦,她答应了一声后,闭上眼睛开始睡起来。

等方小桐醒后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猛然发现眼前有一黑一灰既像狼又像狗的两个家伙正趴在地上。

方小桐顿时被吓得心跳加速,又不敢喊出声来。她屏住呼吸慢慢地扭头一瞧,发现田一木就躺在旁边的吊床上,这让她松了口气,于是壮着胆子轻咳了一下。

田一木并没有睡着,只是躺着养神,听到方小桐的轻咳声后,就从吊床上下来了。

“你醒了?大概睡了半个钟头。”田一木走到方小桐身边说道。

灰灰和小黑见到田一木过来后,双双来到他身边。灰灰一跃而起将一双前肢搭在田一木的胸口上,伸出舌头舔他的脸。

方小桐本来就害怕,见到灰灰这个架势更是吓得脸都红了。她知道前面这大家伙应该就是灰灰了,但她不敢盯着它看,想动又动不了,神情紧张。

田一木把灰灰放了下来,对方小桐说:“丫头,别怕!这是灰灰,这个是小黑。它们很通人性,绝不会伤害你的。”

方小桐“哦!”了一声,这才卯起胆子看了看灰灰,却发现灰灰那带有微微黄光的眼睛也正在盯着她看,吓得她赶紧收回了目光。

灰灰走了过来,在她的脚上闻了闻,还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她的脚丫。

方小桐皱眉撅嘴全身绷紧,想收回自己的脚却又动不了,心里害怕又不敢喊出声来。不过她相信田一木说的,这匹名叫灰灰的狼不会伤害她,她只是本能的一种对狼的害怕而已,因为从小到大,她只在动物园里见过狼,而且也没有这么近距离。

“没事没事,别怕!它是在向你示好呢。”田一木赶忙说道。

“我......我要回屋里去!”

方小桐现在还无法体会一匹狼向她示好的感觉,她只想离它远一点。

田一木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抱起方小桐往屋里走去。

灰灰和小黑不明就里,也跟着想进屋里去,被田一木止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