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诸多尴尬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4359字
  • 2020-06-02 01:35:08

一个新的难题又急切摆在田一木和方小桐的面前:如何让方小桐小解。

方小桐的脸急得通红。

她早就有尿意了,一直在憋着,刚才换被子一折腾,这会实在是憋不得了,总不能直接尿床上吧。

对这个新难题,田一木也是感到有些棘手。办法倒是有,但对方是女孩子家,有些话他不好说出口,怕人家误会他什么。

“丫头,你双手完全不能动吧?”田一木问道。

“嗯。动不了......腿也动不了,一动就疼得很......怎么办啊?”方小桐急得差点要哭出来。

田一木知道方小桐的伤势,能动与否都是问题,更别说扶她下床了。

然而问题终要解决。

他对方小桐说:“这个......俗话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丫头,办法是有,就怕你不愿意。”

“啥办法?”方小桐皱着眉头问道。

田一木磕磕巴巴地说:“这个......丫头你看啊,你估计也就二十来岁,我都四十了。嗯......这个按年龄来说,我是你长辈......”

“我二十五了。”方小桐细声说道。

她没想到这个看着有点邋遢的男人是四十岁,还以为他至少过五十了。

“哦......所以呢,为了让你尽快好起来,早日回到你爸妈身边,有些事情也不能太讲究,你说是不?你就当我是长辈,是医生,是照顾你的人......”田一木继续在那里不紧不慢的说。

“大......大叔,您快点说。我,我憋不住了......”

方小桐现在是一门心思想小便,听到田一木在那里磕巴半天,便忍不住打断了他,说完后,她的脸更红了。

“哦,是这样的。”田一木加快了语速,“简单地说,就是我拿个盆放进被子里,让你在床上躺着小便——医院里不能下床的病人都是这样的。不过,你的手动不了,恐怕......恐怕衣服还得我帮你脱下......”

田一木感觉到自己的脸都有点烫了,但他告诫自己这是个规范而又严肃的程序,他要表现得更平静些,起码心跳不能加快。

方小桐羞得满脸通红,紧抿着嘴唇不说话。她再次用力试了一下手臂和臀部,根本动不了,倒又是招来了一阵扎心的疼,气得重重地叹了口气。

空气有些凝固,两个人都不说话。

方小桐实在是憋不住了,呼吸急促起来,感觉再拖下去都要尿床上了。

“大叔,就......就这样,麻烦您......快一点。”方小桐声音细得跟蚊子一样。

田一木也就不再犹豫,弯腰从床底下拿出他用来洗脚的小木盆,然后把双手伸到被子里去,用两个指头分别捏着方小桐的贴裤边沿极轻极慢地往下拉。

“大叔,快点......”方小桐闭着眼睛再次急促道。

虽然在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紧张,但田一木还是憋得满脸通红,终于把手里的贴裤拉到了方小桐的膝盖处,又单手伸入她的腰下把她臀部慢慢撑了起来,最后把木盆轻轻地搁在她的臀部下面。

整个过程,田一木显得有些笨拙,既怕把方小桐弄疼了,又带有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尴尬。

手掌触碰着方小桐的皮肤,使得他的手有些哆嗦和迟疑,方小桐更是全身绷紧,大气也不敢出。

刚刚把小木盆放好,就听到被子里面传来“嘶哗——”一阵急促的尿液撞击木盆声。

田一木站在床前,心里慢慢恢复了平静。

本来他想回避一下的,但想想又觉得没有必要,以后这样的情况多得很,实在是没必要太过于讲究规矩,不然会耽误病人的康复。当年母亲住院不能下床,他也是这样照顾母亲大小便的。

他觉得照顾病人是一件必须严肃而又认真的事,不能马虎对待。虽然两个陌生人之间开始会彼此有些放不开手脚而尴尬,但多几次接触后就会自然的,重点是要彼此信任。对于眼前这个女孩,既然把她救了回来,就一定要尽全力让她康复,其他的事,无需多想。

方小桐的脸红得像秋天的柿子,整个过程都紧闭着双眼,不过她也能感觉出来,眼前这个男人没什么坏心思,从他微微发抖的手就能让人觉察到他也一样的紧张,这反倒让她安心了不少。

“好了?”听到被子里没动静了,田一木问道。

“嗯。”

方小桐回应了一声,她睁开了眼睛,感觉舒坦多了。

田一木再次把手伸进被子里,一只手轻轻抬起方小桐的臀部,另一只手把木盆轻轻地抽了出来。

接着又打算将她的贴裤提上去,只听见方小桐低声说道:“大叔,就……就这样的吧……不好脱......”

田一木“嗯!”了一声,把被子整理了一下,端着木盆走了出去,临出门前对方小桐说:“丫头,以后大小便就这样弄了。”

心理的羞怯加上身体的折腾,方小桐感觉很疲惫,心却还在怦怦跳个不停。

她知道,人家救了她,照顾她,还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得感谢人家才对,一些心理障碍要克服——她在刹那间好像想通了,便沉沉睡去。

晚餐还是玉米粥和鸡蛋,不过田一木端来的这碗玉米粥红黄绿相映,香气扑鼻。

方小桐被粥的香味勾得有点馋了,便好奇的问道:“大叔,这是什么粥呀?真香!”

“还是玉米粥。不过里面有当归,还有野枣,绿的是菜叶,补气养血,你多吃点。”

田一木用小木勺舀起粥放到方小桐的嘴边。

方小桐心里顿时涌起一阵感激。

若不是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相救,她早抛尸荒野了,这个人不仅救了她,还给予她细心的照顾,对她来说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在她的心里,对田一木的信任和依赖顿时倍增起来。

“谢谢大叔!”

方小桐不再矜持,张开嘴大口吃了起来。

这粥果然可口,不仅清香,还有点甜味。不一会,方小桐就将一碗粥吃完,随后也把鸡蛋吃了。

“吃饱了没?锅里还有。”田一木问道。

“唔......差不多了。真好吃,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粥。”

方小桐其实还想吃的,不过她突然想到一个更尴尬的问题,于是只好把自己的食欲压制起来了。

田一木接着说:“明天我去钓几条鱼,给你炖鱼汤喝。”

方小桐“嗯!”了一声,她现在对这个地方很好奇,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然而让她更好奇的是,这个大叔怎么会一个人住在这里。

这木房子里面干净又敞亮,物品摆放得整齐,桌上摆有不少书籍,窗台上有盆栽。

他是干嘛的?伐木工?看林人?

田一木不知道方小桐一下子在想那么多问题,接着说道:“丫头,还有个事要跟你说一下。”

“您说!”方小桐回过神来。

“等下要给你喝中药,有点苦的,再就是过两天等你精神好些后,要把你受伤的地方放在药水里泡,那样恢复得快。”

方小桐身上的伤比较严重,田一木打算按《佛方》上所记配草药,有的药让她内服,有的药用来泡伤口,这样能让她更好地恢复。

“啊?怎么泡?泡哪呀?”方小桐有点意外。

“你手臂和小腿都骨折了。虽然绑固定了,但是恢复得慢,我知道个方子,用药水泡泡效果更好。”

“大叔,我是不是伤得很重?我会不会残废啊?”

方小桐一急眼泪又流了出来。

田一木连忙安慰说:“不会的。按着我的治疗方法不会有事的。不过伤筋动骨得有个恢复过程,你安安心心就行,好吗?”

“大叔,您是医生?”

“嗯。我原先在镇里很有点名气的。”

为了安抚方小桐,田一木不得不撒了个谎,心里暗自一笑。

“也不知道我爸妈现在怎么样了,他们肯定急死了!”方小桐黯然说道。

“你没必要担心,也许你家人会找到这里呢。”

田一木去把汤药端来了。

药里有灵芝、马鞭草、延胡索、白芨、生地黄、土鳖等十几味药材,散发着浓浓的药味。他抱起方小桐的后肩让她把头抬起,把汤药慢慢喂到她嘴里。

方小桐顿时感觉一股苦味刺鼻穿喉,难以下咽,但她还是憋着嘴巴,把一碗药全喝了下去。

“不错!”田一木夸赞了一句。

“好苦啊......”方小桐憋着嘴巴说。

“山里草药很多,纯野生的,药效很好,我平时发烧感冒,喝点药就好了。”

这多年来,田一木对山里的药材已是相当清楚了。

晚上,方小桐发起烧来。她睡得很沉,额头四肢都很发烫,身子偶尔还抽搐几下。

田一木找来柴胡、荆芥,野山橘皮等草药煎水喂她喝下去,用热毛巾给她擦拭额头、腋下等部位,一直守在床前。

半夜时分,方小桐终于退烧了。她醒了过来,见田一木坐在床边给她擦汗,顿时又被感动得眼泪止不住地流,被田一木用毛巾连同脸颊上的汗一起轻轻擦掉。

两天后,方小桐的气色明显好转了不少,人也精神了许多。

中午时分,太阳当头,气温很高。

田一木在房里摆了一个大木盆,将用草药熬成的药水倒在盆里,足足有大半盆。

房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有些刺鼻,方小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她躺在床上好奇地看着田一木在那里忙来忙去,看到那一大盆药水,心里猜想估计是要把她往药水里泡了。

果然,不一会就见到田一木过来对她说:“丫头,从今天开始,要把你放在药水里泡泡了。”

“大叔,非要泡吗?”

方小桐感觉这可能又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

“最好是每天泡一下,要泡个十来天。你身上有的地方划伤了,难得愈合,光靠服药不行,得内外结合,不然会留有后遗症或疤痕的。”

田一木说完看了一眼方小桐的脸,她的脸颊上有一道明显的划痕,那个位置还不好敷药,只能每天用药水清洗,另外用煮熟的鸡蛋白敷贴在上面——女孩子是最在乎那张脸的,如果不能完好如初,那比杀了她还要难过。

方小桐还不知道她脸受了伤,不然她早万念俱灰了,现在听田一木说自己受伤后有可能会留下疤痕,心里一急,马上就同意了。

她知道自己只穿着贴衣,还得让田一木抱过去,这让她有些难为情,一张脸悄悄红了起来。但人家这几天对她的照顾,她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也让她对田一木越来越信任、感激和依赖。

田一木见方小桐答应了,心里也是一松,对她说道:“泡的时候会有点疼的,你忍忍。”

“嗯......”

方小桐答应一声后,就把眼睛紧闭上了。

田一木也不再说什么,他先把双手伸进被子里,将方小桐的NEI裤拉上,再轻轻拿开被子,俯身小心翼翼地把她抱了起来,缓步走到木盆边上,把她慢慢放进盆里半躺着,再在她的颈部放了个小竹枕头。

这整个过程,方小桐紧闭双眼咧着嘴巴一副难受的表情,估计是身体上的疼痛和心里的尴尬交织在一起所致。

方小桐的身材修长,不是很重,田一木却感觉似抱了千斤,不仅觉得分外吃力,而且面红心跳,手心冒汗。

他从来没有这样面对一个女孩,虽然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她,而且心无邪念,但一接触到方小桐那饱满而又充满弹性的身体,要完全做到自然而不紧张是非常难的。

在药水挨着身子的那一刻,方小桐低叫了一声,脑海里那种画面感让她羞得根本不敢睁开眼睛,一张脸红得像三月的桃花。

刚才被田一木抱起来的瞬间,她全身的肌肉突然紧缩起来,身体绷得很紧,一阵剧烈的眩晕和疼痛感袭来,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气氛,混合着草药味,让人有些昏眩。

两人都没有说话。

田一木捞起药水里浸泡过的毛巾,将方小桐的脸颊和四肢上的每处伤口轻轻地淋敷着,他的动作很轻,尽量不让药水打湿方小桐的胸罩。

药水温度刚刚好,但方小桐却感到有点冷。药水渗到伤口里后,疼痛感加剧,让她情不自禁的哼哼了起来,不过依旧咬紧牙关坚持着。

“咳......”田一木开口说道:“刚开始有点痛,泡几次就好了。”

他在心里倒有几分欣赏这女孩的坚强,这被抱上抱下和泡药都会引起疼痛的,她还忍得住。

约莫二十来分钟后,方小桐呼吸均匀,像睡着一般。

田一木觉得差不多了,就把她抱起来扶靠在床边上,把她身子擦干后,再把她抱回褥垫上,最后把被子轻轻给她盖好。

“那个……要不要帮你脱了?湿的,对身体不好……”田一木磕磕巴巴地问道。

刚才在泡药的时候,方小桐还寻思着田一木会不会提出来要解开她的贴衣,那样的话她该咋办?不过好在对方最终也没有那样做,这让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穿着湿衣服的确不舒服,方小桐红着脸,抿着嘴巴轻轻“嗯!”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