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救人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2100字
  • 2022-07-29 13:36:07

今年的夏天,已是田一木来到山谷第二十个年头了,算算年纪,他有四十岁了。他是秋天出生的,但自从来山里,从来也没有给自己过一次生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山里每天的日子。

驴犊子已经长大了,背上的毛灰黑色,肚子却是一片白,田一木叫它“花花”。

花花是他上次出门在镇里买的,还是师父帮的忙,花了一千多块钱。

王木匠对田一木买驴很是惊讶,不过听完解释后他也就理解了,还拉着卖主教田一木怎么训驴。

山里的青草多,花花长得很快,一年后就能跟随主人在野外驮东西了。

田一木做了两个竹筐挂在花花的背两侧,把采到的山货和药材装在框子里,这样省了他不少力气。花花虽然脾气还不错,没有朝他撅过蹄子,但田一木也舍不得让它驮得太多。

今天又是一个好晴天,在这样的晴天里,勤快的人在家里是坐不住的。

田一木就是个勤快人。

他现在每天的活基本固定,天气晴好的话,他上午就去山里采集,下午就去地里种菜弄庄稼,雨天就呆在家里看书或是做点木工活,每一天都过得忙忙碌碌,连感冒都不来打扰。

一大早,他招呼着花花和灰灰,准备去山里转转了。小黑也想出去,却被主人制止了,让它看着家。小黑极不情愿的哼了几声,趴在了门口。

田一木沿着熟悉的山路走着,这些地方已经不知被他走了多少遍了,有的路还是他踩出来的。

每次去来采集,总会有所收获,这片大山拥有无数宝藏,就看自己能不能发现了。但他并不贪心,需要的东西便按量采集回去,不需要的从不糟蹋,只有这样,这山里的一切才会生生不息。

来到那两条溪流分叉处,田一木本想往上坡走,却见灰灰已朝着下坡方向去了。他想正好也可以去看看那片油茶林的结果情况,于是跟在灰灰后面跟了过去。

沿路采摘草药和野果,个把多钟头后,他看到了那片油茶林。

林边的那条河涨了水,河面也宽了很多。

一直走在前面的灰灰忽然嗷嗷叫了起来,把鼻子贴近地面四处搜寻着,似乎发现了什么。

田一木没有打断灰灰,他朝周边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跟了过去。

灰灰一路搜索到水边,又沿着水边小跑了一段,不一会它停了下来,再次朝着河对面叫了起来。

田一木紧跟在后,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看。

突然,他发现在对面的河边似乎躺着一个人,下半身都泡在水里。

田一木吃了一惊。

他一边喝住灰灰,一边快速蹚水过河去了。

二十来米宽的水面并不是很深,最深处刚好到腰部,灰灰在水边试探了一下后,也跟着游过来了。

田一木到了跟前一看,发现是一个年轻女孩毫无知觉地躺在地上。

她脸上全无半点血色,脸颊和手臂都有划伤,有的伤口还很深,两眼紧闭,头发上沾着杂草,衣服都划破了,还沾有血迹,腕上的手表壳都破损了。

田一木打量一下四周,不见有任何动静。不知道眼前这女孩是从山上掉落下来还是从别处被水冲过来的,而且看她的样子,倒在这里应该有一段时间了。

他蹲了下来,将两个手指放在女孩的脖子上把脉——她全身冰凉,但尚有一丝微弱的脉动。

“救人!”

田一木将女孩抱离水面,将她侧翻过来腹部抵在他的膝盖上,按压她的后背。这个方法有效果,有一些水从女孩的口里排了出来,然后又将她平躺在地上。

女孩现在处于休克昏迷状态,心跳很弱,背她回去还得走两个多钟头的山路,后果难以预料。

“恐怕得先给她做人工呼吸,这样稳妥些。”田一木想道。

他从书里看到过如何给人做心肺复苏,这虽然有点难为情,但他也知道现在不能顾忌那么多。

田一木深吸一口气,掰开女孩的嘴,将自己的嘴巴贴近女孩的嘴唇,用力地呼了出去,再合拢双手按压她的胸口。

如此来回十余次后,他又对着女孩的两个耳朵向里面吹气,然后紧掐她的虎口和人中,用手掌快速摩擦她的脐中部位。这一套手法做完后,又摸了一下女孩的脉象,感觉她的脉动比之前要稍微有力了些了,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是因为天热还是紧张,田一木已是满头大汗,口干舌燥。

田一木将女孩背在背上,蹚过河面,一刻不歇地往回走去。回了住处后,将她放在地板的竹席上,人还是昏迷不醒。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女孩除了身上有划伤外,双臂和右小腿处都肿了,他猜想极有可能是骨折了。

找来被子将女孩盖住后,田一木用竹子做了几个光滑的短夹板,又找来一件旧汗衫撕成布条,准备将女孩的小腿和手臂上明显肿起的部位绑固定,还要给她受伤的部位敷上草药。他对这种救治之法并没有实践过,只能按自己所了解的去做了。

他突然又停下了,心里有些犹豫不决起来。因为要打绑带和敷药,女孩身上的衣服必须脱掉,这让他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蹦蹦进来了,盯着地上的陌生人左瞄右看,还伸出爪子去扯被子,又转头看了看田一木,一副好奇和不解的样子。

田一木一指门口,让蹦蹦出去,同时终于也下了决心,救人要紧,过多的顾虑实在没必要。

他轻轻揭开被子,先取下女孩腕上破损的手表,然后小心翼翼地解开了她的上衣和裤子,再轻轻地抬起她的身体里把衣服抽出来,只留一身内衣。做完了这些,已是让他大汗淋漓脸红心跳。

接下来,田一木先把女孩的手臂和小腿部位用竹板固定,再在夹板周边及伤口处敷上榆皮、续断等草药,用布带包上。女孩脸上那道口子不好包扎,只能将掺有蛋清的药水涂在上面。

看了看自己处置效果,田一木还比较满意。

他擦了擦汗,把女孩抱起来放在床上,拿来被子把她盖好。每隔一段时间,他就给她揉合谷,拍涌泉,掐人中——通过穴位刺激,也许能让她早点醒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