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蹦蹦和黑猴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2971字
  • 2022-07-30 19:25:46

返回山中路过一斤和尚那里,他竟然送给田一木一只小猴。

小猴子只有几个月大,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大眼睛,大耳朵,长尾,灰色的毛发稀稀疏疏,脖子上还套了根绳子,窝在一斤和尚的大手上轻微的发抖。

“从一个耍猴人手里讨来的。他起先不肯,我对他讲了很多因果轮回之道,劝诫他不要作孽过甚,这才勉强答应。我放在山下一户人家里养着有个把月了,昨天才去抱了回来。喏,你带它进山!”

一斤和尚把小猴放在田一木的手上。

小家伙一点也不认生,趴在田一木的手里一动不动,两爪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

“这......这个怎么养啊?!”田一木有点急了。

“怎么养都可以,把它养好就成。”一斤和尚说道,“你的鸡呀狗呀养得蛮好嘛,再养只猴子有什么?又不是你抢来偷来的,你不养它,它就会死,这也是功德啊。这点你比我强,我是坐不住的。呵呵!”

田一木想想也是,于是点了点头。

他原来很喜欢猴子,小时候看到有人耍猴,耍猴人拿鞭子抽打猴子,让猴子模仿人做各种动作。回家后告诉了母亲,母亲说那些猴子都是小孩被人偷去后穿了张猴皮,很造孽的。他听了有些害怕,再次见到耍猴后,他就紧盯着那些猴子看,想看清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小孩子被包裹在猴皮里面。

“有了这猴子,以后我那山谷可就热闹了。”

田一木说罢笑了起来,他想起黑猴的名字里有一个“猴”字,没想到这次有一只真猴了。

一旁的黑猴对田一木手里的小猴却显得并不友好,冲着它汪了几声,小家伙吓得缩紧了身子。

一斤和尚也笑着说:“你在山里安安稳稳的当唐僧,这猴子就做你的孙悟空了。呵呵!”

“嘿嘿,那哪个当八戒和沙和尚呢?”

“哈哈!”

一路上,田一木把小猴揣在怀里带回了山谷。

他事先在一斤和尚那里熬了米汤,加了点糖进去,灌在酒瓶子里,路上喂它的时候,小家伙吃得倒有滋有味。

听到了田一木的声音,正在鸡群里的煤球呼啦一声飞到他的肩膀上,翘动着尾巴“啾啾”欢叫个不停,而金毛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个响鸣,继续抬着它那高傲的头。

见到煤球和金毛它们都好好的,田一木顿时放下了心。

这么多年只有黑猴陪着他,每天忙来忙去,食宿无定,根本没有想过会养小动物,出山只带着黑猴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如今不同了,家里有了一群鸡和一只鸟,出门后就会担心它们会不会饿着,会不会有野兽来吃,现又多了一只猴子——这也是一种牵挂吧。

小猴在田一木细心照顾下慢慢长大。

没有牛奶米汤可喂,只能每天熬玉米糊,加一点糖,好在这猴子并不挑剔,它长得很快。

吃饱后的它喜欢趴在田一木的臂弯里睡觉,把它放在地上不一会,它又会蹒跚着走到身边来。就是去地里干活,它也要紧紧抱着田一木的脖子,晚上还要带着它在床上一起睡,完全就像带婴儿一般。

自从有了这只小猴子后,田一木放弃了很多的劳作,每天不能出门太远,大多时间都是在照顾它,对它的用心度超过了其它的小伙伴们。为此,其它那几位明显不感冒了。

黑猴老成持重些,只是偶尔对着小猴发出几声厚重的鼻响,以示它的老大地位。

金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眼神里露出的还是它那种永远的藐视。

煤球的反应最强烈,似乎感到自己已经失宠了,它会冷不丁地啄一下小猴的屁股。

然而,这是一只乖巧而又聪明的猴子,随着它一天天长大,基因里那强大的智商逐渐展露无余。

它趴在田一木身上的时间逐渐少了,开始懂得去讨好黑猴它们。

它会在草地上打着滚引起大家的注意,也会慢慢走近黑猴在它身上认真地找起虱子,还会拿着几颗果子放在煤球和金毛它们面前,它成天不知疲倦地蹦来跳去,一副搞怪而又逗人喜欢的表情。

谁能抵御它的乖萌呢?日子一久,黑猴和煤球它们也就接受了小猴的存在,每天能打成一片了。

田一木照例也给这只猴子起了个名字,是为“蹦蹦”。

蹦蹦是只公猴,长大后有一身铮亮的灰毛,背上竟然长出几根金毛来,没有像那些常见的同类般露出一个难看的红肉屁股。它四肢修长舒展,一根长尾巴扭动灵活,站起来的时候,倒也有一点玉树临风之态,不过也有出糗的时候,有一次它偷喝了果子酒,结果醉倒了,口角流涎四脚八撒地躺在地上,引来了煤球和金毛它们集体围观。

也许是因为蹦蹦的父母被耍猴人调教过的缘故,它能帮田一木做很多的事,比如拿个小工具、鞋子什么的,还会上树帮田一木摘果子,不过它先要在树上吃饱了后才会把果子扔下来。

最让田一木意外的是,在他看书的时候,蹦蹦也会拿起一本书,学着他的样子有模有样地翻着书页看起来,对图片看得最为全神贯注,让田一木都萌生了一股想教它看图识字的冲动。

“也许它想做一只有文化咯猴子。”田一木心里感慨道。

随着蹦蹦的长大,黑猴却在一天天的老去。

在蹦蹦来山谷的第四个年头,黑猴已是步履蹒跚,眼睛浑浊而无神,身上的毛开始大块的掉落,也不爱吃食了,长时间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田一木把黑猴最爱吃的鱼肉放在它嘴边,它闻都不闻一下,只睁着眼睛看了主人一眼。熬了些草药喂它,但是黑猴不愿意喝,他佯装虎着脸,逼它喝进去几口,但随即它似乎被呛着了,田一木只好放弃喂药,他知道黑猴的大限到了。

看着黑猴的样子,田一木心里很难受。

在这个山谷里,黑猴是陪他最久的,可以说是朝夕相处,每次进山出山,都会带着它。遇到危险的时候,瘦小的黑猴总是毫不惧怕,以它的无畏给主人以勇气,不论是最初住山洞里,还是外出采药,有黑猴在身边,让田一木安心不少。

他已把黑猴当着一个不可或缺的伙伴,也当成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忠心朋友。而且,很多时候,他会和黑猴“说话”,他对着黑猴,把他自己想说的话一股脑地说出来。黑猴要么歪着脑袋,要么趴在地上轻轻摆动着尾巴,安静地听着主人的倾诉。

十六年了,是一条狗寿命的极限,黑猴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静静等待着死神降临。

在最后的个把月时间里,只要见到田一木,躺在地上的黑猴都会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主人,眼珠随着主人的移动而缓慢转动。

田一木能看懂黑猴眼里流露出的哀伤和留恋,他走过去轻柔地摸着黑猴的头,黑猴会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主人最后的抚摸。很多时候,田一木会放下手里的活,坐在黑猴面前,静静地陪着它。

这年春天的一个清早,田一木打开门,见到黑猴一动不动的躺在院子里的那棵麻栎树下。

“黑猴!”

田一木喊了一声,黑猴没有任何反应。

他大步走了过去,发现黑猴已经闭上了眼睛,鼻子已无一丝呼吸——它死了!

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田一木的双眼还是湿润了。

他蹲下来,轻轻触抚黑猴的头,把它从头到脚仔细地看着,一种悲伤从心底涌出。

没过多久,煤球和蹦蹦它们都过来了。

煤球围着黑猴的躯体走着,“啾啾”叫了几声。

蹦蹦用前肢轻轻地推了推黑猴,随即又过去翻动黑猴的眼皮。

金毛它们也都围了上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黑猴,它们变得很安静。

虽然是不同的物种,但是它们对死亡似乎有着共同的感知,它们以自己的方式在向黑猴告别。

从生命的初始到终结,人和动物是极其相似的:孱弱的幼年,无所不能的壮年以及一个无能为力的老年,在同一天空下,人和动物共同经受着生命之旅。所不同的是,对身边的动物,我们人类不一定了解它们,但它们或许能了解我们。

在竹林边的空地上,田一木把黑猴埋在那里。

连续几天,他的心情不是很好,几次在半夜因似乎听到黑猴的叫声而惊醒。他会坐起来喊一声“黑猴!”,没有任何回应,只把睡在床边的蹦蹦吓了一跳。

第二天一大早,他会跑到竹林边去看一看,幻想着黑猴会从土里拱出来,然而那个埋着黑猴的土堆却完好无缺。

几个月过去了,没有黑猴在身边,或者说山谷里没有一条狗的话,让田一木很不适应。

黑猴死了,但他还想再养一条狗——看来又得要出门一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