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煤球和金毛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2366字
  • 2022-07-30 19:25:37

田一木和黑猴回到山谷里,那群小鸡已经长大了不少。地上的玉米渣还没吃完,见到田一木后,都躲到角落里挤成一团了。

黑猴有点显老态了,这次出山来回一趟,竟然有些走不动。这让田一木看着有点心疼,所以一路上尽量让黑猴多休息一下。

这次回来路上,田一木捡了一只鸟仔。

在路过村落边的一个小树林时,只见黑猴跑到一处草丛边嗷嗷直哼,嘴里不停发出威吓声。

田一木走过去仔细一看,原来草丛里有一只小鸟仔,一身稀疏的灰黑色软毛,眼睛半睁半寐,嫩黄的喙,搁在草丛里浑身颤抖。

田一木抬头看了看,周边几棵树上都没有见到鸟窝,也没有发现大鸟。

刚刚下过一场急雨,还刮起大风,这只鸟仔估计是连同鸟窝一起被吹下来的。可是怎么不见大鸟呢?一般情形,鸟仔不见后,亲鸟会急着到处叫着寻找的。

田一木把鸟仔捧在手里,看不出是只什么鸟。

鸟仔身上很冰凉,一看到人的指头伸来,它就睁大眼睛张大嘴巴抖动着身体嗷嗷直叫。

如果不喂食和保暖,估计它熬不过今晚。

田一木坐在地上等了一会,仍没有见到有大鸟过来,于是决定把鸟仔带回山里去养。

这些年在山里,他见过许多小动物,却从来没有过豢养它们的念头。搭建房子、采药和种地等活,让他每天都是忙碌状态,像个不知疲倦的农夫,根本没有功夫和精力去饲养小动物。但这只鸟仔,如果不管它,肯定难以活命,他于心不忍,不过心里拿不准,这一路颠簸过去,小家伙能否挺得住。

田一木在路边扯了一把干草,塞在上衣口袋底部,再把鸟仔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这样能让它在里面既保暖又不会被憋死。

一路上,田一木看到有小肉虫,就捉了来喂那只鸟仔。每次把虫子放到它嘴边,听到他的口哨声,那鸟仔就抖动着身子直叫唤,张开它那超大的嘴一口吞下。

鸟仔的生命力很强,饿了就叫几声,吃饱了就睡,毫无顾忌地把便便拉在口袋里,而且既能吃又能拉。

回到山谷的时候,鸟仔身上的毛长多了不少,它好奇地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

每次田一木把它放在手心上,它就张大嘴来嗷嗷叫着索要吃的,仿佛永远也吃不饱。不过田一木很喜欢鸟仔向他索食的样子,仿佛是小孩子在大人面前不停地喊着“我饿了!我饿了!”。

他用木板给鸟仔做了一个窝,里面垫着柔软的绒草,晚上就放在他的房间里。小家伙很喜欢这个新家,每天晚上都能一觉睡到天亮。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田一木过上了奶爸的日子,也让他体会到了饲养小动物的乐趣。

黑猴总是躺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个新宠受到主人无微不至的关爱。

二十多天后,鸟仔的羽毛差不多长齐了,田一木这才隐隐看出原来是一只八哥,这下让他兴奋了,他听说八哥可以学人说话的,不过他没有见到。

五个多月后,这八哥有了一身漆黑发亮夹着白点的羽毛,它威武健壮,叫声婉转清脆,能飞得越来越远,每次听到田一木的口哨声,它就呼的一声飞了过来,落在他的肩膀或手上。田一木外出采药,它有时会跟着一起,在草地上觅食,或飞上树梢整理它的羽毛。

田一木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煤球”。

再后来,他让煤球自己到后山去找食,吃饱后的煤球每次都会乖乖地回来。

有一点让他哭笑不得,就是煤球不仅特能吃,而且特能拉,有时候是边吃边拉,只见它屁股一抖,一堆湿乎乎的粪便“啪”的一下就出来了,有时还拉在他的肩膀或背上。不过煤球很爱洗澡,一见到水,它就飞了过去,在水边俯下身子拍打着翅膀给自己洗澡。

田一木没有想过要教煤球说话。他原来听人讲过,用剪刀把八哥的舌头剪一点就会学人语了,他可不想那么做。鸟就是鸟,有它自己的叫声,何必非要它跟人学舌呢?更何况是人为摧残的结果。

他喜欢煤球现在的状态,既和他亲近着,也有它自己的自由,哪怕有一天它飞走了,他也不会觉得遗憾,因为他知道动物和人是不一样的——即便有一天煤球自己飞走了,他也会永远记得煤球曾带给他的快乐。所以,他没把煤球关进笼子里,只给它做了一个开放式的窝。

黑猴和煤球也相处的很好。

煤球经常飞到黑猴的背上站着,它们两个都是黑的,让人有融为一体的错觉。煤球有时候睡在黑猴的身边,冬天冷的时候,它干脆睡在黑猴的肚皮上,黑猴对此欣然接受。

白天,煤球大多会和那群鸡仔在一起。几个月来,那群小鸡都长大了,个头比煤球大许多,白的黑的都有,煤球夹在鸡群里都看不到身影,但煤球就是喜欢跟在鸡群后面一起找虫子,鸡群也完全接纳了它的存在。

鸡群里有四只公鸡,还未成年时就知道在小母鸡面前打斗逞强了,有时候它们打得不可开交,这时候黑猴会像个管家一样跑了过去,把打得正酣的小公鸡们给冲散了,末了还冲着那只个头最大的小公鸡吠几声,仿佛在教训它。

那只小公鸡一身火红夹着金色的毛,鸡冠大而挺拔,走起路来一副稳稳当当蔑视一切的样子。它并不惧怕黑猴,对黑猴的警告也不屑一顾,还高昂着头“咯咯”地叫个不停,算是表达了对黑猴的不满和愤慨。

后来它果然成了鸡群的首领,每天带着它的三妻四妾们在房前屋后寻欢作乐,其余那三只公鸡被它治得服服帖帖,只要它在场,谁都不敢调戏母鸡。

田一木给这只威武的公鸡起了个名字,叫“金毛”。

金毛掌控了鸡群的全局,黑猴就再也没去多管闲事了,山谷里便安静了许多。

看着这些小动物们能和谐相处,田一木心里美滋滋的。他原来担心整个山谷会被弄得鸡飞狗跳,看来担心是多余的了,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多养一些小动物。

有一次当着煤球和金毛它们的面,田一木把黑猴狠狠地表扬了一顿:“你呀,黑猴,最近咯表现相当不赖,不仅会看家,还会知道照顾煤球,和金毛它们咯关系也搞得好。煤球晓得不乱拉屎了,金毛它们也晓得不去菜地啄菜吃了,这和你平时咯管束有很大关系。你可是我咯得力助手啊,我不在家咯时候,你要把它们都照看好。”

黑猴歪着脑袋,看着对着它说着话的主人。

它不知道主人在说什么,但它会看脸色,知道主人现在说的应该是好话。按照以往,它肯定会上前去撒个欢的,但如今的它不怎么爱动了,老想睡觉,于是它躺了下去,摇了一下尾巴球子。

不远处站着的金毛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转身带着它的妻妾和保镖们拉风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