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治病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3173字
  • 2022-07-30 19:25:39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流逝,田一木有条不紊地打理着他在山谷里的生活。

一晃又是五年过去了。

这五年里,他没有出山。山外的世界对他来说渐渐失去了吸引力,他也不想去了解这个世界的变化。来这里已近十年了,他觉得自己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对他来说,快乐就是拥有这样的平静和安宁。

这年的夏天,一斤和尚来到谷里,还带来了十只小鸡仔,这让田一木大喜万分。

一斤和尚还是没太大变化,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露出满满的不敢相信的眼神。

“一木啊,知道你在这里过得不错,但没想到你小子把这里弄得跟庄园一样了。”一斤和尚“啧啧”赞个不停。

田一木憨厚地笑了笑说:“一斤师父,当初是您介绍我来的,当然不能辜负您的一份好意啊——说实在的,真的要谢谢您,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干啥。”

“打算一辈子住这里了?”一斤和尚笑着问道。

田一木说:“我都三十岁了,能安心在这里过一辈子挺好,我每天都很快活,有做不完的事。再说一斤师父您,不也是在山里过一辈子么?!”

“是啊是啊,怎么过都是一辈子子,把这辈子过好就是善行。过去不可记,未来不必劳,唯有现在的喜乐。和我那里一比,你这里简直就是极乐世界啊。你小子不错,有道行。呵呵!”

在田一木的带领下,一斤和尚把房子周边前前后后看了个遍,见到那大片菜地后,更是赞叹得直摇头。时值辣椒、茄子、西红柿、红薯等长得正旺,地上已是葱绿一片。

“你以后要养鸡,这菜地可得小心了,不然要被鸡吃光。呵呵!”一斤和尚笑着说道。

“是啊。一斤师父,您怎么想到给我送鸡仔来?”田一木问道。

“呵呵!怕你闲着没事做啊。这大山里养鸡最好了,鸡可下蛋,蛋又有鸡,和尚我不吃,你可以吃呀,光吃萝卜白菜不行。”

晚饭,田一木把能做出来的菜全都做了出来,除了地里的蔬菜,还有香菇、笋衣、腌菜等,都装在竹碗里。

“一斤师父,实在不好意思,我这里没酒。之前试过做杨梅和桑葚酒,但都特别酸,喝不下去全倒掉了。”田一木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一斤和尚听了呵呵一笑:“那是你不懂酿制之法。果子酿酒要充分发酵的,有的还要加酒曲和糖,等会我慢慢告诉你。”

晚上,田一木让一斤和尚睡床上,他睡地铺,两人一直聊到深夜。

一斤和尚在山里住了三天后,便打算回去了,田一木执意要送他回去。

他给一斤和尚装了香菇、木耳,自己也准备了两大袋上好药材和山货,打算顺便去镇上卖了。那些小鸡仔被他关在山洞里,里面放足了玉米渣和水,够它们吃十天半月。

田一木带着黑猴随同一斤和尚再次离开了山谷。

七天后,他到了师父家。王木匠的身体却有点不太好,面色蜡黄,精神不振,下肢还浮肿。

“师父,您的肝有问题?”田一木一见师父这个样子就问道。

“是咯!早些年肚子边上就有点隐隐疼,也没在意,只是人经常感觉乏力,这两年狠一点了。开春去做了检查,医生说是肝腹水,有年把多时间了......”王木匠有气无力地说道,“木墩成家后搬了出去,我如今基本做不动了,就等死咯。”

田一木的心情沉重起来,他知道肝腹水意味着什么,极有可能是肝癌。师父是他除了一斤师父外最亲近的人了,每次从山里出来,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在师父家里落脚,师父对他也很好,每次来总是热情招待他,如今师父有病,他很想帮得上忙。

田一木说:“师父,该治您还得去治啊。”

“唉!”王木匠叹了口气说:“去县里住过一阵子医院,太贵了,住不起。如今请木工咯人少,都时兴买新式家具,一年也做不了几个钱。山里成片成片咯林子都砍了,街上到处都是车子在拖木材出去,找根好木料都难......再说我也晓得这病,治不好咯。”

田一木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曾经那么火爆刚强的师父,现在变得如此气息奄奄了,想起当年,母亲也是因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人世。

村里人病了一般都不上医院,能拖就拖着,去医院的都是难以医治的病,最后还是医治不了回到家里,慢慢熬着直到死去。

一个念头在田一木的脑海突然闪出,但他又犹豫不决。

迟疑片刻后,看着师父那张毫无精神的脸,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师父......我看过一本药书,有个偏方对您这病可以试一下,但我不太确定,还有点毒性。这个您看......”

他在那本《佛方》里看到过有关治疗肝腹水的方法,书里称肝腹水为“鼓胀”,但多以泄水养气为主,至于有效与否他也不能确定。

王木匠听后却来了精神,连忙说:“一木,你书读得多,有么法子就给我试一下。我问过镇里咯李医生,他说我这病拖不过一两年咯。不管咋样试试,有嘛事我都不怪你。”

田一木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他寻思着完全按照书里的方子不见得有明显功效,他要加别的药试一下。李医生说的不错,师父这病真的拖不过两年,与其这样,还不如大胆一试,容不得他犹豫不决了。

“还缺几味药,我这就去李医生那里把草药卖给他,顺便买药回来。”下定决心后田一木对王木匠说道,“师父,您赶紧叫木墩过来,让他去找白蚁洞,我要白蚁做配方,越多越好。”

在王木匠不解的眼神中,田一木从尼龙袋里分拣出了部分药材,然后扛着其余的草药直奔李氏中医诊所而去。

田一木这次带的都是上等药材,成色极好,光是那两株盘子大小的赤灵芝就够诱人的,那可是他几年来费了好大劲才在山里找到几株。他这次不卖,只和李中医以药换药。

五十来岁的李中医精神矍铄,面色红润,他有点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装束怪异的卖药人。听了田一木的自我介绍后,这才拍着额头说他记起来了。他也没有问原因,一口答应了田一木的要求。

田一木在李中医这里换了大量的溪黄草、仙茅、丹皮、当归等药,还有几片龟壳,好在关键的雷公藤他这次刚好带了过来,不然李中医不见得会换给他。

李中医满脸狐疑地看着田一木,弄不清对方要那么多清热利湿、行血消肿之药有何作用。他问田一木是否也懂中医,田一木不想多解释什么,含含糊糊的“嗯”了一下。

李中医也不便多问,他最后对田一木说:“小田师傅,我可不能要你吃亏。光你这灵芝换我那些药材都差不多了,何况还有其它上等草药。这样吧,我把多的钱补给你。”

田一木连忙摇头摆手说不要。

李中医笑了笑说:“中医之道,童叟无欺,你要是不要,我也不安心。不过我还是那个条件——那就是你以后有好药材,还是卖给我。可以?”

田一木也不好再推脱,就满口答应下来。

回到师父家后,田一木就开始捣弄起来了。

他把自己带来的雷公藤、灵芝等几种药材和买来的药材按比例一起捣碎搅拌,雷公藤有毒性,他不敢放得太多。

田一木将所有捣好的药放进锅里干蒸了半个钟头,再加上井水慢火煎熬一个钟头,最后用纱布将熬制好的药水过滤到一个干净的装粮食用的大泥缸里。

用同样的方法他又熬了两锅,一并倒进了泥缸里。

泥缸里装有半缸的药水,满屋散发着浓浓的草药味。

弄完这些,天早黑了。

王木墩气喘吁吁地提着一个塑料桶回来了,打开盖子一看,桶底装了不少白蚁,可见他这次没少跑腿。

田一木觉得白蚁还是少了点,不过他也没说什么,直接将白蚁全都倒入热气腾腾的泥缸里,然后用厚塑料布将泥缸的口蒙住,再用绳子扎紧。

药里加入白蚁是田一木自己想出的,他原来看到一本书里说白蚁有抗癌疗效,还含有氨基酸,所以他想试一试,至于有没有功效,他心里完全没底。

吃过晚饭后,在师父家院子里的一棵树下,田一木带着木墩挖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将装了药水的泥缸抬进坑里,缸口上盖一块木板,再用土埋好,上面还铺了一层厚厚的稻草。

一切都弄妥后,田一木对王木匠说:“师父,等一个月后,您再叫木墩把缸口打开,每次装一瓶药出来,然后照原样封口埋好。您每天晚上睡前喝一小杯,二两咯量,兑点蜂蜜直接喝下去,半年后只喝一两就行——这缸药差不多可以喝一年,我回山里去给您弄点好药材,明年这个时候再早点过来。”

王木匠“嗯嗯!”了几声,不住的点头。

田一木接着又说道:“还有……师父,这是个土方子,我也不晓得有效没,只能试一下,要是喝三个月后没啥效果,您就别再喝了。”

王木匠摆了摆手说:“一木,我跟你婶和木墩都说了,出了啥事不怪你咯......你伢放下心。”

“师父,您平时要尽量少吃盐,每天吃个鸡蛋,多吃点冬瓜红枣,让婶多熬点鸡汤。”

“好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