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功告成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2836字
  • 2022-07-30 19:25:27

第二年入冬的时候,田一木的木房子终于搭建好了。

房子有三米来高,空间有四十来平米。门口是一排木质走廊,进门是一个厅,东侧是一间卧室,厅后面是间储藏室。

所有墙体和地板都是直接用削了皮的树木并排而成的,地板上还铺了一层木板,镶嵌得密不透风,呈天然木质色,光滑而有质感。

走廊上有一个木格窗户,卧室里也有一个。门口有木台阶,这是模仿村里老屋前的石板阶。

大门做得很结实,门外有木搭子可以关锁,门后有木闩可以闩住,即便有猛兽也冲不进来。

房顶上是一层木板,木板上面又铺着破开两半的竹子。将竹子正反相扣固定好,再钉在木板上,防雨没有任何问题。

建这个房子最耗工夫的是要锯开很多木板,手臂拉锯都拉肿了,最后锯子也弄坏了一把,还好有一把备用的。

对这所属于自己的木房子,田一木相当满意。

整个房子铁钉用得不多,以榫卯为主,和他最初的想法基本吻合。他现在非常感激母亲当年要他去学木匠,简直有先见之明,不然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这个大工程的。他的木工技术虽然不很精湛,但在这一年的实践中,手艺已提高不少。

房子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进,他打算日后慢慢再修整得更精致点,起码今年的冬天,他可以住在新家了。

在这个空旷的山谷里,有了一所自己的房子,也就是有了自己的家了,这是人生极重要的事。

黑猴似乎也为主人了不起的成就而兴奋,它摇着尾巴在新家里乱窜,仿佛在找寻属于自己的房间。也许是最后失望了,出来后恣意地在门口的台阶上撒了泡尿。

房子了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摆设。田一木计划下一步要做床、桌子和椅子等各种物件。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喜欢做木工活了,简直有点上了瘾,满山的木材也许是其中的诱因。

他把洞里所有吃的用的全部家当都搬到木房里来了。将厚厚的干草铺在卧间里,再把被子铺在上面。住进新房子的第一个晚上,他兴奋得难以入睡。黑猴也是如此,在他面前转悠个不停。

去年种下的土豆在今年初夏成熟了,虽然不多,个头也不大,但够他吃一阵子。今年他把土豆规模扩大了,明年的收成肯定翻倍。

红薯也在秋季有了收成,石洞是存放红薯的最佳地点,保暖,不易烂,明年也要扩大面积。以土豆和红薯做主食,可以不用那么频繁费力地去摸鱼抓兔了。

玉米是最好种的,埋在松软的土里几乎不用管,出芽快,一不留神就有半人高了。只是那玉米地经常有鸟来光顾,被鸟吃了不少,那段时间黑猴的主要任务就是每天在玉米地里赶鸟。

在这一年里,他尝试种了几样蔬菜:茄子、辣椒、萝卜、白菜,没有多大精力去打理,种得不是很好。

山谷里的土壤肥沃,石洞附近顶上有一股细流自上而下。他将竹子剖成两半掏空,连接在一起直接把水引到菜地上,免去了浇水之苦。木房已建好,明年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种菜了。

要安下心来,要平和,要用心打理这片属于自己的山谷,过一种不一样的人生。这,就是田一木想要做到的。

今年的冬天又下雪了,和去年一样的厚。

田一木的房子在大雪积压下稳如泰山,密封性也极好,木质墙体没有感觉到有寒风侵入,只是窗户是空的,时有寒风夹着雪花飞入。他赶做了两块木板,索性将两个木窗暂时给堵上了。

房子由于木材还未干透,其实没有住山洞里暖和,但他还是坚持睡在房子里,那个山洞就当他的库房了。

就在这个雪夜里,那匹狼又来了。它无声无息地来到田一木的房前,然后发出一声嚎叫。

第三次见到这匹狼,田一木已经不再紧张。现在他对狼来这里的目的很清楚了,再说它也根本进不了房里来。他好像是知道那狼会在某个雪夜里过来(也许是一种期待),拿开封窗户的木板,他将准备好了的肉扔了出去。

狼叼着肉,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雪地上留下了一串足印。

木房建好后,田一木在山里生活变得清闲了许多。

第三年里,天气晴好的时候,他会带上黑猴在山谷周围转悠,采摘野果、山菌、蜂蜜以及他所知道的药材。

按照书里的说法,他尝试着对药材进行加工处理,或去皮,或蒸煮,或晒干、或碾碎。有一次他感冒了,还发烧,他试着将葛根、车前子和夏菇草等一起放在锅里熬水喝,三日后,感冒好了大半,这让他有点小得意。

大半年里,田一木储存了不少野山果、山菌和中药材,都存放在山洞里。有的药材还很名贵,比如灵芝,是他在后山无意中发现的。他还就地取材,利用现成的竹子,做了一把躺椅、碗、口杯、锅铲、痒痒挠等用具。

有个地方让田一木一直想去探究一番,就是那两棵合抱麻栎树对面的那个山洞。第一次见到那个山洞时,他不敢过去,后来一直也没有机会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他打算去那里看看,于是拿着柴刀带着黑猴朝后山方向走去。

约莫两个多钟头后,他爬到了山洞口。

这洞也是石质结构,比他原先所住那个洞要大很多,里面黑咕隆咚的望不到底。他朝洞里扔了几块石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他打开已经不那么亮的手电筒,壮着胆子和黑猴一起走进洞里。

洞里极潮湿,四周石壁上都有水渗出。越往里走发现这个山洞越来越大,而且一路都呈下坡。约莫走了半个小时后,洞顶已有十来米高了,手电光勉强可以照到。

再往前走,地面形成差不多有三米高落差的陡壁,不过洞壁边上有石头可以踩着下去。

田一木让黑猴在上面等着,他打着电筒,扶着洞壁小心翼翼地踏着湿滑的石头往下走去。

到了壁底后,四周打量一看,除了看不到洞顶外,和前面见到的没有什么差异,只有水滴打在身上。再往前摸索着走了十来分钟,又是一道差不多高的陡壁。

田一木又往下走了一层,这层一样潮湿,有一股闷热感,除了水滴声没有任何其它的动静。

见到这个山洞的走势一层层往下,不知道哪里是尽头,田一木不再感兴趣了,于是打算返回。这时感觉口干舌燥,想找点水喝。

陡壁底部有个水坑,水有点浑浊,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捧起水就喝了一口——这水竟然是咸的,便一口吐了出来。

在返回的路上,田一木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洞里那个水坑的水是咸的,能不能试着煮出盐来呢?两小瓶菜油早吃完了,盐也只剩下一点点,不可能每年都出山去买,要是油盐问题不解决,那就真有点食之无味了。

第二天,他背了几个自制的大竹筒子,再次去了那个山洞。

他将几个竹筒灌满咸水后背了回来,将水倒进锅里慢慢地煎熬。

许久,水烧干了,锅底布了一层薄薄的黄白色物质。他尝了一下,咸中带苦,不过仍然让他大喜过望,这个新发现可以解决盐的不足了。

这年入秋前,田一木新挖出一大片菜地,用去年留下的种子种下了大量萝卜和青菜。这两样蔬菜好打理,山里的土地根本不用施肥就长得很快。

萝卜是最好储存的食物,既可以吃新鲜的,也可以腌制,还能切片晒干。待来年开春,将萝卜干用水浸泡后,同鱼或肉一起慢炖,再放入山菌、辣椒、野山椒等,让人吃起来欲罢不能。

青菜可以做成腌菜,和辣椒、花椒、野果等一起放在坛子里腌制,可以炒着吃,也可以做酸菜鱼,那种香辣味让人食欲大开。不过现在只有一个坛子,腌制不了多少。

一切朝着令人满意的方向发展。

田一木每天都在种菜、巡山、整修他的木房子、做一些小木工活,偶尔会在晚上吹一下笛子,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他甚至感觉自己好像在这个山谷里生活了很久似的,有一股与生俱来的熟悉感,相反,那个山脚下的小村庄,在他心里已经渐行渐远了。

……

提醒:本书里所用之药方并无科学依据,请勿信以为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