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野人生活开始了

  • 野人的山谷
  • 玉树招风
  • 2725字
  • 2020-11-12 11:02:16

推开挡在洞口的树枝,天已是大亮了。

田一木揉了揉眼睛,站在洞口外四处打量。昨晚睡得出奇的好,竟然连蚊虫都没有,这是他没有想到的,果然是好地方。

后山上的群鸟早就开始忙活了,在林子里飞进飞出,对他这个新来的邻居好像满不在乎。

这是属于田一木野居生活的第一个清晨,他深深地大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活动了一下腿和胳膊,然后扯开嗓子喊道:“黑猴,这里以后就叫‘野人谷’啦,我就是这里咯野人——哈哈!”

他从小潭里掬水洗脸漱口,又喝了几口水,那泉水冰凉透心。他决定去砍竹子做洞门,现在也不饿,得抓紧时间。

他先花了个把钟头捕来几条鱼,清洗好后摆放在阴凉的地方,随即提起斧头,朝西侧那片竹林里走去。

这是一片毛竹林,长得挺拔粗壮,枝繁叶茂。地上铺满了落叶,还发现长有不少山菌,他认得有可以吃的竹荪和像伞一样的红菇,可惜现在采摘回去也没用。

田一木走到一棵竹子前,用斧背敲了敲,没想到打扰了一只竹鼠。只见那只竹鼠从枯叶下钻了出来,撒开腿往前方跑了。

盯着那竹鼠肥嘟嘟的身影,他突然觉得急需要有一口锅了,不能天天烤着东西吃,得煮。

约莫个把钟头,田一木砍了十来根不大不小的竹子。拖回来后,先去掉枝条,再把竹子砍成两米来长一截,然后再从中将其一分为二。又去山里砍来细软的藤子,用细藤把竹板一根根连着缠紧,再横着绑上两根竹板做支撑,一个不太规范的竹门差不多做好了。

本来按木工的标准,是要从竹子中间打孔再穿绳的,但没有工具,只能做这样最原始的了,不过这已让他非常满意。拿到洞口上一摆试,宽度正合适,顶上留有一处空隙,不过没多大影响。

忙完活,已是日中了,一股饿感旋即而至。刚才砍竹时见有熟了的山李,田一木摘了几个,这会拿去洗干净后吃了起来。山李又酸又甜,酸得让牙齿打颤,但还是咬着牙吃完了,接着开始烤起鱼来。

这深山老林里,什么都可以克服,唯独饥饿不可抗拒,再强壮的身体也挡不住饥饿的侵袭,把吃的问题解决了,一切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第二天,田一木准备去周边转转,顺便采摘野果。他别上柴刀,戴上斗笠,掩好洞门,再在竹门底下放两个石头挡着,这才招呼黑猴往西侧走去。

走过一段坡路后,又到了溪流的边上。沿着溪流走,依旧是密密麻麻的树木,但是山势平缓,透过前面的一点空间,看到的还是层层叠叠的高山。

走了个把钟头后,树木变得稀疏起来了,草色青青,草药随处可见。溪流在这里一份为二,一条新的更宽的溪流在右侧极速横穿而过。

田一木顺着右侧这条溪流的下游方向继续往前探寻着,遇到熟了的山果就摘了放在袋里。

这一路上,他发现了不少野山李、毛桃、杨梅、野葡萄和拐枣,还有他小时候最爱吃的山莓,有些野果已成熟,有的还泛着青。袋子已经装满,肚子也吃得有点鼓胀了,可惜黑猴它不吃这些。

这一段溪流两侧没什么树木,乱石较多,那些石头都被水冲刷得圆滑,有的地方有一两米的落差,形成一个又一个小瀑布。

再往前走了个把钟头,看到一侧的坡上长满了野油茶树,青青的油茶果压弯了枝头。田一木知道这种果子,母亲在世的时候经常采摘它来榨油,炒菜可香了。

“这可是好东西啊,这地方我得记着。”他在心里默念道。

他走了近半个钟头才把那片油茶林走完,再往前一看,猛然发现前面是一条有二十来米宽的河,刚才那条溪流在这里和小河汇合了。河对岸紧挨着的山坡既高且陡,比他所在这边的山势险峭了许多,山上杂草丛生,还有些稀疏的小树木。

太阳正中悬,有些闷热,田一木不打算再往前去了,于是转身返回。途中口渴起来,走到一处小瀑布前洗了一下手,一低头,看见水流下面有一个石槽。

他小心地把石槽掰起看了看,发现这石槽是被水流常年冲刷出来的,呈不规则圆形,有四五寸深,沿边有寸把厚,中心部位稍薄,像天然的石盆。他寻思这个石槽应该可以煮东西用,决定扛回去试试。

……

洞外漆黑一片。

填饱肚子后的田一木坐在石头上看着夜空,这是他在山里第一次能这么安静地观望苍穹。

星云密布,微风袅袅,流水声如琴在弹奏,夜虫在四周鸣叫,山谷的夜,静谧得能让人忘记自己的存在。他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一种简单而又无杂念的美好,这正是他所想要的。

那个盛了水被搁在火上烧的石槽现在冒着热气了,田一木还用竹片做了个盖子盖在上面。没过多久,石槽里面的水竟然开了,这让他高兴了起来,以后可以煮东西吃了,解决了个大问题。

这几天的天气持续晴好,早上起来又是一个艳阳天。田一木把衣服洗了,又把被子和铺草拿出来晒着。洗衣服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在高中住校的时候就经常洗,没有肥皂,只能在水里搓揉几下。忙完这些后,就带着黑猴巡山去了。

今天他沿着溪流的上游方向走。山势依旧平缓,沿路的树木高低参差,以杉树和松树居多,还发现了麻栎、酸枣、樟树、银杏等树木,还有油桐树,有的树田一木也叫不出名字来。

穿过树林地带,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包,只有一棵大树挺拔参天。

田一木走到跟前一看,发现这竟然是两棵大麻栎树缠在一起,有二十来米高的样子。

这两棵树从两米多高的地方就亲密无间地紧贴在一起,根深叶茂,葱绿苍翠,小毛球一样的栎果挂满枝头,粗壮的树枝互相交叉缠绕,不分你我,共同撑向天空,几乎覆盖了整个山顶。

田一木不禁啧啧称奇,心里琢磨着这两棵树估计一起生长上百年了,已完全浑然一体。

在古树的斜对面是一面比较陡峭的石坡,坡中有一个洞口,他没敢过去查看,怕里面又会有狼。

他随后又四处晃了晃,发现了几只山兔。他和黑猴都没有追上,只得作罢,看来要想吃兔肉的话,得做工具了。

田一木用衣服包了一堆野山果,返回居所已过日中了。去水里洗了个澡后,捕了几条鱼,砍成块状,撒上盐,生了火,放在那个石锅里煮着,还突发奇想放了几个野山杏和鱼一起炖。

在等鱼煮熟期间,他用柴刀削了几根竹筷子,再用大竹子的根节部做了两个竹碗和一个当勺用的小竹舀筒,算是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餐具了。

山杏炖鱼熟了。乳白色的鱼汤,掺着杏肉的鹅黄,汤里有股山杏的酸甜,和鱼的鲜味完美结合,完全没有腥味。那鱼肉更是嫩滑无比,只轻轻一吸就进入口里,味道超不一般。

躺在石床上,暴晒了一天的被子还热乎乎的,田一木没有睡意。

这两天过来,他在心里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地方,甚至可以说是强烈的喜欢上这里。他决心已定,要留在这里,留在这山里生活,但不是像一斤师父那样过一种苦行僧般的生活,而是一种全新的让自己过得更好的生活——用自己的双手、智慧、还有体魄去把生活打理得更加舒适和惬意,他相信自己能做得到。

这十多来天的见识和磨练,特别是和一斤师父的交往,让他的心智成熟了很多,精神世界也更加丰富起来,一个属于自己的愿景已在心里生根开花,他要去努力实现它。

趁着天气炎热晚上可以在外过夜,田一木打算尽快出山一趟。

既然决定要留在山里,那就需要再添置些东西,为过冬和长远做准备,他内心里,一个宏大的计划已经燃起。主意已定,他明天就要着手做出山的准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