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故事开始的地方
  • 枫霜阁
  • 枫念念
  • 1617字
  • 2022-04-01 16:13:12

黄昏,断崖。

前面是各大门派高手环伺,虎视眈眈,后面是万丈悬崖,粉身碎骨。

林沐枫的一身白衣已染满鲜红的血,一柄长剑横在胸前,血从剑尖一滴一滴地滑落。

林沐枫一只手把身后的念念更加地搂紧了一点。

“林沐枫,只要你肯束手就擒,或者从这里跳下去,我们就放过那个女娃娃。”少林方丈的话跟少林在江湖的地位一样是举足轻重的。

“此话当真?”林沐枫看着眼前的敌人,丝毫不敢放松。

“当真,只要你死,这件事就算结束了。”少林方丈的慈眉善目似乎是言而有信的一个证明。

“念念,”林沐枫转身把念念紧紧地搂在怀中。

“沐枫,我不怕死。”念念抬起头,一双泪眼坚定不移地望着林沐枫。

“念念,你不能死,你要好好活着,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抚养他长大成人。”林沐枫把念念抱得更紧了一些。自己一死,万事兼休,而念念却要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可是,今日的局面,若要硬拼,念念和自己,还有念念肚子里的孩子都将命丧于此。自己不惧生死,可是念念不能死。

“沐枫,”念念把头埋在林沐枫的胸膛。这胸膛是如此宽厚,如此温暖,如今却要天人永别了吗?“沐枫。”她除了喊他的名字,竟不知还能说些什么才好。

“我走之后,你便到枫霜阁去,把我给你的东西交给阁主枫子昂。他会好好照顾你的。”枫霜阁是江南最大的武林世家之一,与江南花家并称于江湖。

江南的一百匹马中,若有五十匹是花家的,另外五十匹便是枫家的。一个镇上若有两家钱庄,一家是花家的,另一家必定是枫家的。花家与枫家在江南各占半壁江山,江湖人人敬仰的“枫花并举,仁义双行”说的便是江南花家与枫家。

虽然枫家可保念念平安,可是,心中的苦痛却只能念念一个人来承受。

“念念,不要害怕,你看那夕阳,今天虽然落下去了,黑夜虽然漫长,但是,明天一定会准时到来,太阳依然会升起来,黑暗终将退却,光明终将到来。”林沐枫深情地望着念念的眼睛,念念的面容,他要将她深深地刻入自己的心里,黄泉路上他有漫长的时间用来想念。

念念郑重地点头,沐枫教过她要勇敢,要坚强。她抬起头,慢慢吻上林沐枫的唇,这是生命里最后的一个吻,也是生命里最温暖,最痛心的一个吻。

夕阳已在天边,黑暗将要来临。

林沐枫擦掉念念脸上的泪水,像往常一样拍拍念念的肩,“念念不哭。”

念念也如往常一样使劲地吸吸鼻子,忍住满心满肺的痛。

“你们说到要做到,我死之后,放过念念。”

“那是自然,如果有谁要对女施主不利,老衲自然是不答应的。以老衲的修为,想是没有人会为难女施主的。”少林方丈对着林沐枫双手合十。

最后看一眼念念的脸,林沐枫义无反顾的纵身一跃,与夕阳一起落下。

看着林沐枫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的身影,念念只是呆呆地站在悬崖边上,仿佛灵魂已随他而去。

身后的人群开始后退,林沐枫已死,此间之事已了,人们开始要迫不及待地到某个酒馆或青楼去对那些了解的,不了解的人们讲述,他是怎样足智多谋,英勇无双地逼死江湖第一暗杀高手林沐枫的。

“等一下,”后退的人群里突然爆出一个声音,“如果我们今日放过她,谁能保证她不会像林沐枫一样祸害江湖?”

那个声音让念念的心瞬间变冷,那是她的父亲,亲生的父亲。

人们停下来,看着薛念的父亲薛如仇。

“阿弥陀佛,老衲答应过要放过她的。”

“方丈大师,你是答应要放过她,但是,为了江湖太平,我清理家门,您应该不能阻止吧?”

“这……”方丈一时无言以对。清理家门是人家的家事,他再德高望重也不便插手。“我佛有好生之德,万望施主手下留情,留他性命。”

“方丈的面子在下自然是要给的,我只给她一掌,生死由天,就算不死她也无法再危害江湖。”

江湖太平,好生之德,也只有无耻之徒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念念在心里冷哼,你追魂掌的那一掌之下,有几人能再看到明天的太阳?

“你动手吧,一掌之后,你我一刀两断,恩断义绝。”念念站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慢慢地闭上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她希望父亲只是演戏,为了不让别人伤她更重。可是,当那一掌从胸前拍下时,她知道自己想多了。

她被自己亲生的父亲拍倒在地,腥的血涌上来,从口中喷出。

人群潮水般散去,天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