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军训?不,魔法训练开始

  • 拉兹的贤者石
  • 埃罗仙人
  • 4759字
  • 2014-07-04 11:03:09

安徒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当兵是这么的苦,虽然他以前也有所耳闻,但是还是超出了他的心中所想,因为地下精灵城市之旅使得他晚于报道时间足足五天,不仅刚来军营时被军队的长官们训斥了一番,等被派送到宿舍时也是只给他留下了一个拐角处的房间,好处是这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住,坏处就是这里乱糟糟的,破烂不堪,犹如猪栏。甚至等舍监一走,开始有各种各样的新兵的嘲笑讽刺声犹如雨后春笋似得一个个的冒了出来,所以便莫名其妙被冠上了“最后之作”的烂绰号。

由于,折腾整理自己房间的环境,安徒生几乎是彻夜未眠,好不容易收拾妥当,可惜集结号便早早吹响了。太阳都还没有出来,安徒生和其它同一期的训练新兵站在了操练场上,由于天气寒冷在加上身上穿着的厚重铁甲让他极其不适应当前这种环境。

“今天,你们作为帝国未来的守护者,光荣地成为了帝国第365期训练生。但是,你们这群小崽子还是太嫩了,如果没有完全杀死敌人的魄力,那就只有被杀死,所以你们……”台上的军官正在进行例行的发狠训话,目的是为了削弱新兵的锐气自检自己的惰性,双眼上的伤痕和右手那斧子状的义肢让他看起来更加地凶狠。

安徒生本来还是一脸困像,却突然被这一个凶狠之人震得略显恐惧之色,心里颇为不解,明明经历了那么多为何还会有如此的恐惧感,此时,金发少年的声音又传入耳中“你被吓到也算正常,你现在拥有勇气,却没有杀气,像台上的那种人都是经历过战场上那种杀伐决断一念之间的戎马生活的人,所以他们话语中都带一些直逼你生命最深处的恐惧感,这个你现在还不需要拥有,因为人在第一次杀人时是很痛苦的,而杀过人后又会容易迷失在嗜血性中无法自拔”。金发少年的话音刚落,安徒生还是久久定不下心弦,开始思考金发少年突然所说的话,这时旁边一个身材略显粗壮的人但却带着一脸温和的脸庞略微转了过来对他小声说道“没事,不用那么害怕,只是例行的震慑下新兵,挫一下锐气而已,其实鲍勃中尉作为所有新兵教官中是最好的了”。

“喂,那边的小崽子嘀咕什么呢,走出来给我上这里来说说,让大伙也听听”鲍勃指着安徒生那边咆哮着,瞬时吓的安徒生浑身冷汗直冒。

只见不知谁使坏一脚将安徒生给踹了出去,安徒生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狗啃泥摔在了鲍勃中尉的面前,鲍勃眉头紧皱,心想今年这批新兵里怎么有这么笨手笨脚的新兵,考核究竟是如何通过的,莫不会又是哪家富少来混军衔的吧。心里琢磨几分钟后,便又故作严厉的表情对面前的新兵咆哮道“新兵,你连走路都不会么?走路都不会走的人居然还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小声嘀咕?嗯?”几句严厉的问话让安徒生顿时不知所措,心里暗暗感叹道“生命最深处的恐惧感就是这个样子吗?被压得无法还口,甚至无法透气几乎窒息的感觉吗?”随后,立刻站起身形立起军姿一步也不敢动弹。

鲍勃便又接着严厉的说:“新兵,你叫什么名字?”安徒生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安。安徒生。长官,安徒生·格林”。这一刻,让鲍勃陷入了沉思,他似乎觉得在哪听到过这个名字,忽然喃喃道“哦。原来是那个家伙的弟弟啊,果然正如她所说一直崇拜她这个当姐姐的,所以就来从军入伍了吗?既然这样,那就必须更加好好的训练他了,要不然这么毫无杀伐气息的家伙可是很难超越他姐姐啊”

待几分钟后,又清了清嗓子对着安徒生厉声说道“像你这种新兵我可见多了,私底下碎碎叨叨,可是上了台面却屁都不敢放一个,去!那边负重跑所使用的巨石了吗?把它不管是抱起还是背起扛起,总之要带着负重绕跑道跑步50圈,之后再向我报道,还有别的惩罚等着你,今天你不需要和队伍一起参加训练了”。

安徒生转头看向那边放着的一个个被石匠事先切割打磨好的巨石石砖,一下子傻眼了,50圈巨石负重跑对于他这种柔弱之人无疑是一种灾难,首先那重达近约百斤重的石砖是否可以背起来都是问题,而且还要绕硕长的跑道跑50圈,但是迫于军纪和教官的可怖,只好硬起头皮来慢慢走向石砖,而此时便听到身后新兵堆里不时传来的幸灾乐祸的笑声。

已经几乎过了一个半多小时,鲍勃教官那边已经开始带着新兵学习格斗技,而安徒生却还是对着眼前的石砖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论自己怎么使足力气,巨石都是纹丝未动。安徒生顿时一急,大骂道“婊子养的!这么沉,能搬起来就鬼了嘛,法克~”。

这时,空气瞬间凝固了,似乎除了安徒生以外的其他人都停止了行动,金发少年通过这凭空撕裂的空间裂缝来到安徒生面前。顿时,安徒生被吓得目瞪口呆,金发少年挥手安慰道“放心,他们现在看不到我们,我随便弄了个结界,他们只能看见一个作为你的幻象在努力的搬起巨石”。

“随便就能施出个这么厉害的魔法,他究竟有多厉害,恐怕他本体真身也是一个有着几百岁的怪物吧”面对金发少年的话语,安徒生心里更加惊讶。

安徒生渐渐从吃惊的模样恢复过来后对着眼前的金发少年说道“那.。你又过来干什么,不是说我通过了一年的力量考核后才会教授我吗?”

金发少年年发出一阵淡淡的笑意后,说道“但,至少也得让你拥有我教授你知识前的一些基础教程不是?”

安徒生顿时喜出望外,追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金发少年随即将手背在身后,长篇大论般的讲道“首先,我必须纠正的就是你脑内里的一个根深蒂固的观点,不是只有那些有天赋的人才可以学习并施放魔法,事实上每个人都拥有魔力,当然地域不同,叫法也不尽相同,据说在跨越大海后那遥远的东方的一片大陆上还有一群族人将其称为‘修为’,修为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便可驾御仙术羽化飞仙。虽然没有东方诸国的那群人说的那么神乎其神,玄之又玄,但是赋予你很多好处是自然的。而因为提取自身的魔力的方法有很多,所以根据不同文化产生出来的咒术种类以及施法形式也便有很多种……”

正说着,安徒生打断道“而正因为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里面种类繁多的提取方法的任何一种,所以,导致大家都不会魔法,是么?”

金发少年赞同的点点头后便接着说了下去“恩,没错,其实无论是称其魔力还是修为,它的本质是来源于人内部的灵魂的力量,灵魂附着于肉身,不仅使肉体获得生命,同时分布在人体内的各个脉络,这些脉络称之为魂脉,并在其人体大约是肚脐位置处汇聚成一团火焰,我们称其‘火种’,只要火种不灭,那么魂力便会不断涌现出来。由于现在不需要你学什么咒语,你只需要尝试集中精神,感受体内的火种和各脉络内的灵魂之力的流向,然后提取一点点细微的魂力在于掌心,并让其形成拥有吸力的螺旋气旋然后吸起巨石,完成你的罚跑。这样便既可锻炼你对魂力的提取,又可以练习你对它的操控,什么时候你能将魂力自由自在随时随地的操控于你的手中,那才可以真正地称之为‘魔力’”

安徒生略有些心领神会后,开始闭上了眼睛,集中精神寻找体内的那一缕火种。可是,十多分钟过去了,仍未寻找到任何东西,甚至就连充满魂力的脉络都无法感知的到,不由得汗珠一颗一颗从眉头滑落而下,似乎是闭上眼睛之后就只有黑暗一样,什么都放佛找不到,安徒生此刻开始心烦意乱,心中不停回放着乱七八糟的记忆碎片,一时间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只听得一旁的金发少年大喝一声“心中万万不可有杂念,要排除一切烦躁,静下心来才方可感知到魂力在身体内的魂脉间永不停歇的流动着,跳跃着”

随即,安徒生不停地默念道“集中精神,集中精神,集中精神,集中……”。不多分钟,本来心中的那一片黑暗虚无,瞬势变得茅塞顿开,透过略带灰暗的视角感知到一股幽蓝的能量在像血管一样的魂脉里分布流动着。只见金发少年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顺着脉络的流向便能找到火种,然后用意念力催使火种喷出魂力聚于掌心…”金发少年过了三五分钟后看了看混出乍现出猛烈的蓝光的安徒生后又赶紧说道“控制好你对魂力喷出的量的控制,还有不是要你将魂力分散包裹全身而是聚于掌心”

安徒生不停地思考着金发少年对他的教导,又开始锁紧眉头,赶紧压制住火种喷出的那狂暴的魂力,而魂力仿佛不认可它的主人一般,狂暴的在身体里涌动着,四处撞击着周围的肉身,让安徒生疼痛难忍,而此时他却不知道的是,他的身体却发生着惊天的大变化,魂力外放所放出的光芒依旧耀眼,可是让金发少年颇为诧异的是,安徒生的手肘处和手背上竟然显现出一道道形似爬行动物鳞片的纹路,但是顾不得思考安徒生身上发生的异样变化,抖了抖手指,开始一点点压制安徒生外放出来的魂力,协助安徒生学会操纵自身的魂力。

渐渐地,安徒生的意念力的压制似乎开始慢慢的占了上风,魂力也开始稍稍的平和下来,他也慢慢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改造过了一般,全身充满了力量,而体内的魂力也慢慢的随着他的指引流向了掌心开始凝聚成旋转气旋,可是让他有些感到疑问的是,他体内的火种也发生了变化,原本熟悉的蓝色火焰上却缠绕着一种让他不认识的火焰,散发着一种更强的魂力,并发出红色的火焰。但是,他并没有在意这些,觉得可能这就是完全控制住自己的魂力的标志吧,于是睁开双眼,看了看手上的气旋,觉得吸力很是充足,回头便望着金发少年等待认可,而金发少年则心不在焉的应了两声,因为早在安徒生睁眼之前他就已经看到了他手上凝聚出来的气旋,可是他更关注的是之前爆出的纹路却又在安徒生的身上消失了,金发少年似乎对着那个纹路想到了什么,不过觉得一时间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眼下更为重要的是教会他学会魔法,所以便放弃了思考。

“好了,既然可以产生气旋了,那么就尝试着利用气旋吸住巨石开始你的罚跑吧,记住人体在移动的过程中火种输送的魂力是不稳定的,所以要时刻控制好你对魂力操控,并且日后这几天你在兵营的训练我可能会暗中注视你,但是不会出来教你新的东西,这几天你就先好好练习这个吧,当然兵营内的体能训练也不能落下,还有记住的一点是,从火种里提取出来的魂力是不纯的,练习不了咒语,别妄想偷偷的去学咒语,等你什么时候真的自由操控魂力并且可以将其提纯成为魔力储存在体内时,我自会去教你魔法咒语”语毕,金发少年面带一丝愁容的消失了,似乎还在为刚才的现象纠结。

安徒生暗骂了几句金发少年,气愤居然这么半天才学会这操控方法,却既不给与鼓励又不教点儿简单的咒语,甚至还那么啰嗦。但是,冷静下来的安徒生其实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因为短短几天居然能让自己有这么多的变化,太不一般,十分感谢能遇到这么样的一个好老师,随后掌心又凝聚出了气旋,将手掌缓缓贴向巨石,神奇般的刚才还十分沉重的巨石竟被吸附于手抓了起来,紧接着安徒生开始慢慢的微调自己对魂力的掌控,然后开始了罚跑。

而新兵这边包括鲍勃都惊呆了,原本努力了半天连巨石都搬不起来的安徒生,竟然在操场奔跑着,尤其是新兵堆里,更是惊讶的目瞪口呆,本来他们还打算训练过后,休息时间继续嘲讽一下他们这一期新兵的最后之作来以此逗乐消磨时间,可是,现在似乎是他们的脸上被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无法抬起头来。

这边,安徒生跑了约十圈左右时,想起了老师对自己的教导,既然要苦修,那就来一次真正的苦修好了,于是慢慢的减少了气旋的一部分吸力,让自己的身体也承担一部分重量,开始满头大汗的继续奔跑着,并试图这样的环境下,对魂力进行提纯,让它真正的成为可以释放咒语的魔力。

鲍勃也无心训练新兵了,开始慢慢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满头大汗奔跑的少年,又想起这位少年那富有传说的姐姐,随口便下令让新兵今天提前休息,开始独自一旁看着他罚跑,心里又坚定了一个信念,既然他如此刻苦有毅力的话,那我必须得好好的教授于他,让他成为不输于他姐姐的传说与帝国荣耀。

此时这边新兵堆里开始嚷嚷了起来,一位块头极为壮实的壮汉大声吼道“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我就不信他能一开始都搬不动的巨石,现在能跑的跟飞一样,我浩克要像他单挑!!!”说着,便飞速跑向了安徒生,一把抢走安徒生手中的巨石,扔在一边,然后揪起安徒生的衣领对他说道“小子,我要和你单挑”正巧安徒生因为在罚跑时想到了一些小点子,于是将右手悄悄背向身后,手掌上被提纯出的魔力一点点凝聚着。

“好啊,要不这样,如果我赢了,你替我跑完这剩下的圈数,如何”安徒生开始狡黠的笑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