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年之约~修行开始!

  • 拉兹的贤者石
  • 埃罗仙人
  • 5731字
  • 2014-04-19 22:48:37

一路上被无数的精灵们围观着,并且对其指指点点,甚至还时不时有瓜果等物飞向安徒生二人,弄得身上狼狈不堪,而自己的手脚却被反绑在身后,且如果稍有动弹,金色的绳子还会越捆越紧,弄得安徒生的手腕活生生被勒出鲜血而来。

相反,金发少年的手却毫发未伤,反之便证明了金发少年似乎并未出现任何想要挣脱的举动,安安静静的跟在女精灵的身后,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二人截然相反的行为举止让女精灵颇为不解,甚至提高警惕,开始提防这个金发少年,似乎觉得他的行为举动更具可疑性和危险性,并缓缓地将一直手放在胸脯之上,等待抽出符咒短刀,而另一只手则拿着刚刚逝去的战友的太刀驱使着二人快速行进。

渐渐地,安徒生也停止了反抗,不光是因为金发少年暗语传耳的一再提醒,还有周围渐渐出现的繁华的建筑,似乎越来越接近所谓的女皇住所,周围的建筑不再是简单的树房,而是有着无数光点环绕的巨型蘑菇状的房子,不仅仅是形似蘑菇,走近一看,原来就是一间被掏空了的巨大蘑菇,而环绕周围的光点,则是蘑菇屋的伞状位置不断飘落的发光孢子,一副美丽的景象实在引人入胜。而此时周围断断续续围过来的人也没有了开始那些精灵们朴素的着装,一个个无不华丽的银色长袍披身,又或是闪光的树叶制作的高贵衣衫。不仅一个个衣服穿得略显高贵,就连气质也仿佛没有了之前那些精灵们的低等,虽然也偶有三两人耳语阵阵,但是不会向他们二人抛扔瓜果,这样的好运气一直到他们被带到了一座巨大建筑物面前。

“啊,好美丽奢华的建筑,我原本以为你们精灵根本不会住在石头建筑内呢,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奢华的地方,简直可以媲美我们帝国国王的宫殿了”安徒生在看到眼前建筑时,不时地发出惊叹,此时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毫无止境的台阶,台阶上布满着青藤和绿苔,仍然充满一副自然气息,顺着台阶看向俩边,则是两个巨大的石雕,所雕之物则是两尊女性精灵,根据金发少年向安徒生所讲,安徒生心想“这便是他们所信仰的月亮女神了吧”,只见女性精灵高贵而优雅,长发披肩,身着薄莎,一只手朝下握着一根顶端刻有月牙形状的法杖,而另一只手则朝向前方拖着被寓意为“月亮”的球体,两只雕像整齐划一,动作一致,似乎要将月光洒向每一处土地。顺着台阶向上不断走去,渐渐地来到一处宽阔之地,正中央砌有一座喷泉,并在喷泉周围植有花草灌木,隔过喷泉,便是巍峨的精灵女皇的宫殿,宫殿简直仿佛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巨大的参天大树与石砖完美的融合的在了一起,无数的精灵们特有的花纹样式印刻在每一枚青砖之上,又有参天大树包裹其中,简直是自然气息的体现的最极致。

似乎,并非需要进到宫殿里面才能见到女皇陛下一般的气势正摆在安徒生他们的面前,无数的身着翡翠之色的铠甲的战士围绕在广场周围,各个身后背有长弓和箭筒,手中紧握和面前逮捕他们的女精灵们一样的符咒短刀,无数不同的魔法光芒在他们手中闪耀,而女皇正在广场中心,威武而立,胯下的黑豹不时地发出低吼,前爪也不停的摩擦着地面,时刻等待着主人的命令,而此时的女皇身着一身银鳞铠甲,手握长弓注视着面前捆绑的二人,面容与之前遇到的精灵女性那种轻灵妩媚不同,带着一种帝王拥有的英武之气,整个气氛瞬时间被炒到了最高点。

“人类,你们的罪行,我早就已经有所耳闻,没有什么可谈的了,根据月亮女神的指引,赐予你们最圣洁的惩罚,拉娜娅,还等什么,作为精灵的最高审判部队‘魅影之纱’的成员,现在我赋予你执行惩罚的权利,开始吧”骑在黑豹背上的精灵女皇银唇略动,严厉的审判之词便脱口而出,此时的安徒生二人正面临生死一线之间的关键时刻。

一路将他们押解至此的女精灵听闻女皇的命令之后,便抽出手中的符文短刀,顿时光芒耀眼四射,面无表情的对着安徒生他们说:“放心吧,人类,惩罚很快就会结束,死于我手是你们的荣耀”语毕,将手中的短刀用力挥下。此时的安徒生并不怕死,自从和身边的金发少年一路走来的这几天,他获得了勇气,他也知道未来前进的方向,可是他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眼下金发少年也未做出任何举动,着实让他很是着急。

眼看短刀就要刺向金发少年之时,只见金发少年不知何时早已解开手腕上的束缚,用同样的招式接下了拉娜娅的短刀,然后大喊道“慢着,光中之光,我们做笔交易如何,等我说完交易事项,你不愿意之时,在杀我们二人也不迟”

安徒生面露惊讶之色,因为他第一次听到金发少年说出“光中之光”这个词。同时,面露惊讶之色的还有对面的女皇,似乎也因为这一句话语表情略微颤动,正当拉娜娅挣脱之后准备再次刺向金发少年之时,女皇手握长弓,一只含有月光之力的月神之箭划空而出,将拉娜娅的武器射掉在地,并对在场的所有人大喊道“都给我住手,不许伤害面前两个人类”。

因为女皇突如其来的命令,拉娜娅和所有在场的月亮守卫都不知所措,可唯独金发少年表情依旧,注视着女皇,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对王者气息的惊吓。女皇说道“没想到居然是你,在我脑子里,能知道精灵女皇的另一个称呼的人类可只有一个,因为他永远都是精灵们的好朋友,永世信任”,当看到女皇说出此话之时,所有人包括安徒生在内虽然不知道此时情况如何,但是心里明白的就是二人,曾经认识。

当女皇欲要呼出金发少年的名字之时,被金发少年用手制止下来,然后说道“光中之光,我的名字现在还不宜脱口而出,因为我身旁还存在个即是我的同伴又算是半个徒弟的人,现在还没有到让他知道我身份之时,倒是我想要说一些关键之事,我可以还给你刚才不小心杀死的那几名你的子民,但是你必须得把抓到你们这里的人类女孩释放出来,不比抹去她的记忆,出去的时候我们会教导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如何?”。

女皇微微一笑,看着安徒生说道“你就是他的徒弟?”,安徒生连忙回答道“半个徒弟,他教会我那神奇的魔法,我帮助他完成一些事情,公平交易”,随即女皇说道“呵呵,那你可要好好地从他身上学习吧,他所知道的东西你一辈子也学不完”,说完又转向金发少年说道“你与我之间还需要谈交易么,你的力量我相信你,至于那个女孩,我们正想让她离开呢,因为她太闹了,我们喜欢清静些。还有这次怎么又换了一身金发人类少年的形象么,下次又会是什么?矮人?巨魔?还是塔林人?”。

金发少年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好了,光中之光,虽然我可以随意所欲转换自己的肉体,但是那也是极度消耗灵魂的,我想这种身体会保持很长的一段时间吧。那既然交易达成,我就让刚才死去的那几人复活好了,趁此时间,赶紧把那个人类女孩带过来,我的同伴兼徒弟可还要赶着前往兵营参军修行呢”。精灵女皇看着金发少年,露出淡淡的笑容,卸去了刚才的震住全场的英武霸气,随手一挥,便下令让两名月亮守卫去将抓来的人类女孩带到此处。

拉娜娅不解的看着金发少年,她觉得似乎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魔法固然神秘强大,但是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能将死人复活,虽然有快速治愈伤口和病患的魔法,可从来没有人说自己能将死人复活。拉娜娅大叫道“戴安娜女皇,你怎么可以随便听信一个人类外族人的谎言,复活死去的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有,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他把他们的同胞带走”而戴安娜女皇并未理会拉娜娅的阻止,仍是目不转睛的注视金发少年,从刚才的如是仇敌的目光,现在却有一缕温和之光。

金发少年摇了摇手腕,说道“小女孩,看好了,你的伙伴我现在还给你”,话语之间便将手快速合成三角形状,眼睛也开始紧闭,嘴中开始振振有辞,不停的念动着咒语,同时广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金色魔法阵,阵中巨大六芒星无比闪耀,印刻在六芒星纹之上的则是一个手持巨剑的六翼天使,这一庞大的魔法阵让在场的人无不惊愕,拉娜娅凭借在“魅影之纱”执行任务的经验,对月亮守卫下令道“保护陛下,不要让他释放魔法”,听完正当月亮守卫准备护驾之时,戴安娜立刻阻止了他们的行动,并让他们看着就好。

正在这边骚乱之时,金色的魔法阵的上方凝聚出一个真正的六翼天使,悬浮在空中注视周围,而此时的金发少年也跪在地上宛如虔诚的信徒一般做着忏悔和祷告,不多长时间,天使两只双手握住长剑用力刺向魔法阵,一声剧烈声响过后,就在刚才大战中牺牲的那几位魅影之纱的成员正躺在地上昏睡着,不时还打着鼻息声,拉娜娅被这神奇的起死回生之术震得惊呆了。

戴安娜在看到自己的子民又回到这个生者的世界后,一下子留下了眼泪。金发少年转过头看向别处,说道“我知道,我念动这个咒语的时候必然会勾起你以前的回忆,但是光中之光你不应该这样,你也知道咒语虽然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但是也是有限制的,无奈大事件之后我经过那末日之战留下的满目疮痍的战场之时,我费尽全力也只能将你救活。精灵们的寿命大都千岁左右,而你重获新生,也就是说你的岁月还长着呢,不要在想那不该想的事情了。”

戴安娜抹去眼泪说道“恩,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牺牲了很多,但是现在和平了,这就足够了,虽然我的子民们早已和以前的样貌有所差别,但是生活依旧和战前那样美好和谐”。金发少年用手挠了挠头发后,对着戴安娜说道“但是,既然提到了这个问题,趁着那个人类女孩儿还没带过来,我们还是谈一谈这个问题吧,让这些月亮守卫退下,这个小女孩儿留下”。

见到金发少年说出此话,目光瞬间变得沉重起来,立刻下令让月亮守卫退下,无奈月亮守卫们虽然还是极度不信任眼前这个人类,但是苦于女王陛下的命令之后退下,留下拉娜娅一人手握修长太刀时刻准备护驾。金发少年看月亮守卫都退了下去后说道“你知道从那件事情过后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对于人类那边来说,极短的寿命和种族内部不停地战争早就忘却曾经为他们留下的石碑,但是我想你不会忘记,血精石早已苏醒,恶魔们已经先于我们一步开始寻找了,我们不能再等了,为此我和我身后的这名人类少年,啊,介绍一下,他叫做安徒生,已经定下约定,在一年之内修炼好体格和一些基本的战斗本领,之后帮他处理一些他的事情后,踏上寻找血精石的旅途,一边寻找一边教他学习魔法,以防最坏的打算,可以用魔法消灭阻拦的恶魔们。”

戴安娜看着他,然后笑了出来,说道“我懂你的意思了,一年内你帮着这个人类修炼,我帮着拉娜娅修炼,一年之后一起踏上寻找血精石的征程,是吗?”。金发少年拍了拍手,说道“不愧是光中之光,一直都是这么聪明,没错,从刚才切磋,小女孩儿的资质不错,就是有些个别小瑕疵,但是很优秀,除了她以外我还希望你能联系到其他人,尽可能寻找的队伍大一些,就更安全一些。”戴安娜回道“能听到你夸奖人,可还真是不容易啊,在你眼里稍微有一点小瑕疵的人那可就是在常人眼里的强者啊。放心吧,其他人我会尽可能的努力让他们在一年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年青一代然后一同寻找到血精石”。

话语间,一声声杀猪般的吵闹声响起,之前离去的那俩名月亮守卫已然回来,一名长相极为出众,颇有贵族打扮的人类女孩儿被强扭的送了过来。安徒生看到那个女孩儿后,说道“爱丽丝·耶伦!!!怎么是你,堂堂耶伦镇长家的的女儿怎么会跑到荒郊野外被绑走”,女孩儿看到安徒生后,也极其惊讶的喊道“安!徒!生!怎么是你~难道这群丑八怪口中一直在他们城市横冲直撞,连斩好几人来救我的人是你?”听完,安徒生满脸黑线,瞬间觉得这群精灵们太会造谣了吧,就算是连斩多人过来救人,那也不是他干的,而是他旁边这位。金发少年看到此场景,便对戴安娜说道“看来他们二人似乎认识,那便好说多了,放心,我这就带他们离开,一年之后见。戴安娜也便同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离开。

看到戴安娜同意的点头后,便抓住不停说话的二人,念动传送咒语,一道光后离开了这里。拉娜娅看到他们离开后对戴安娜女皇说道“陛下,难道你与那个人类认识?还有血精石是什么?一年修行又是何意?”,戴安娜拽了拽手中的缰绳,跳下豹子上的座鞍,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挥手示意拉娜娅跟着她一起走,并对她说道”你过来,这些事情我讲给你听,并且只能你一个人知道。还有,这一年你不用去执行任务了,跟我回到远古森林那边庇护所,并告诉这里的精灵们,拆掉这里的庇护所,移民到其他位置吧,离人类太近了。”语毕,拉娜娅捡起被女皇陛下射掉在地上的符咒短刀又置于胸部中间,跟着女皇的步伐进入了宫殿内。

与此同时,另一处,金发少年靠在树下等待着远处俩人将所有事情经过等一切话语说完。“这么说,你要马上就入伍成为帝国的士兵了吗?”爱丽丝将手背在身后缓缓说道,安徒生看着她说道“恩,没错,不过我不会待太久,就像我刚才和你说的,参军只是为了休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镇上还有着潜伏的危险。你回去之后最后就忘掉在精灵城市发生的事情吧,不然卷入太深,会对你有危险”。爱丽丝紧扣贝齿说道“安徒生你这么一个镇上出了名的胆小鬼现如今都不怕,我还怕么。不过你放心,你不让我卷进来,就不卷进来好了”听到爱丽丝能这么说,安徒生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便要离去,准备赶紧前往兵营报到,可刚要走,便被爱丽丝用双手紧紧抱住无法动弹,爱丽丝将头靠在安徒生的后背上,然后淡淡的说道“安徒生,你终于回来了。变回小时候的那个你了,你所说的那群坏蛋记忆篡改全镇的人,但是小时候的记忆绝对不会被篡改,虽然只是在贵族的舞会上年幼的我和你只有那一面之见,但是当时的你所展现出来的勇敢和果断就和现在的你一模一样。我本来以为自从家族落魄之后,在镇里你会一直这么懦弱下去,没想到曾经那个不认输的你又回来了,虽然没能看到你救我时那英勇的场景,但是我知道,英雄应该被美人奖励”说完将自己的红唇对在了刚要回头欲言的安徒生的嘴唇之上,一下子,安徒生说不出话来,像窒息了一般,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接吻,他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妙,并且觉得他——恋爱了。一记香吻过后,爱丽丝向木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安徒生挥了挥手,边向镇上跑去边开心的说道“那天不小心看到你们俩个,没有接受你,是珊蒂斯的损失,但是我不在乎你能不能为我买的起面包,我只想你一直能在就够了,我等着你成为英雄那一天,就算无法成为英雄,我也会陪着你,耶伦家族的规定,只要吻过的人,就要厮守终生,你永远是我的英雄,这个吻我只会给你”。

最后,不得已打破还木在原地的安徒生那充满爱的气氛的金发少年对他说道“既然英雄救美结束了,美人也到手了,就该走了。真正的修行要开始了,审核不通过,我可是不会教你魔法的。”安徒生同时也坚定地看着金发少年说道“放心,面对苦修,我早已做好准备了,一年之后我会和你踏上寻找那块破石头的旅途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