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从军
  • 拉兹的贤者石
  • 埃罗仙人
  • 2427字
  • 2014-04-07 22:19:51

一大清早,安徒生便从破烂的木床上起来了,昨日脑内的记忆历历在目。根据脑内那不久前刚获得的模糊记忆,他终于理解他为什么会住在这里,而姐姐又为什么会被生活所迫参军。原来,那时进入他们家曾经豪宅的并不是什么士兵,而是一群恶徒和一名黑袍巫师。

在伊索大陆上,一直流传这样一个传说:曾经大路上生存的种族繁多,而魔法也是常用的资源,但是邪恶的恶魔族妄图一统大陆,结果在后来的几次种族联合的圣战中被击败,战争结束后却引发了神秘的大爆炸,那呼风唤雨的魔法与大部分种族一起消亡殆尽了。所以,现在的泰凯斯帝国也基于这种哄小孩儿的末日传说,将帝国外围建起了高耸的巨墙,不仅为了抵御其他帝国的入侵也为了防止传说中的可怖的恶魔族或除人类以外的其他的高智慧族群出现,并且随着蒸汽工业革命的到来,也随之大力发展科技与军事力量。

但,魔法并不是真正的消亡了,少数一部分有着天赋异禀的人通过修炼成为了令万人尊敬的巫师或称咒术师,虽然不能像传说中的法师那样,嘴唇略微一动,咒语即出,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但是也能借助蕴含特殊力量的法杖以及符咒施放出类似的狂暴力量。当然,巫师也是有等级划分的,分别依次往上为黄袍、绿袍、红袍、黑袍、白袍五阶,不过因为数量稀少,所以即使是一名黄袍巫师也会让一国君主屈膝跪地隆重迎接。

显然,通过略模糊的记忆让安徒生明白,那个实力非凡的黑袍巫师似乎对整个城镇上的所以人的记忆做过手脚,让大家都以为安徒生他们家是被政府因触犯律法查封了。

不过,安徒生不着急对记忆中的那伙人进行调查,即使现在神秘金发少年恢复了他的记忆,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资本到可以和一个呼风唤雨,甚至篡改整个城镇居民记忆的人做对,所以他需要力量,有了强大的力量才可能有机会去调查父母究竟出了什么事,那伙人究竟是谁?

心里面边思考着边向镇地区治安队走去,安徒生觉得眼瞎也只有相信昨日遇见的神秘金发少年,既然他让自己先在军队中历练一番后再教自己一些强大的能力,那便自有他的用意,也就只有借此机会磨练下自己好了。

要想进入正式的帝国军,那就必须在地方的治安队内服役三年左右次啊能晋升为真正的帝国军战士,而安徒生的姐姐因为战功卓著只在治安队待了两年就被调离,现任泰凯斯帝国威廉王子殿下的枪骑兵护卫队队长,不过根据安徒生前俩天收到姐姐的信里所讲,得知姐姐快要被加封爵位成为帝国贵族了,这让他原本对姐姐的爱慕之情又增添了几分。

“安徒生·格林,体检审核通过,去里面报到签协议吧。”一名中年男子脸色面无表情的说道,握着羽毛钢笔的机械右臂显示出了战争的残酷与无情。满心喜悦的安徒生正拿着个人档案准备前往大厅内报到签署协议时,忽然间,心头一紧,看见一白衣少女挽着一名军士的手面朝他的方向走来,似乎少女也注意到了他,便跟那名军士简短的说了几句话后向他走来,随着步伐的不断靠近,安徒生的心脏不断地跳动着。

只见白衣少女摆动着那穿着编有蕾丝花边的丝质长袜的细长美腿,上身也随着走动上下摆动不停,那凹凸不平的曲线让人垂涎不止,煞是诱人,且一步一步向安徒生走去。

女子走到了安徒生的面前,双手交叉看着安徒生,由于姿势的原因所勾勒出的那道长长的“事业线”极具诱惑与风情。安徒生心里更是因为对方这般贴近,显得更加心猿意马。

“对不起,安徒生,让你心里难受了。那个就是雷欧军士,我现在很爱他,对不起。我们..我真的对不起”珊蒂斯那种并未有任何歉意的举动使得她的话显得越发的表里不一。

安徒生本来狂躁不安的心在看到珊蒂斯那样异样的行为举止后,突然变得稳定下来,将自己手上的个人档案缓缓移向身后并皮笑心不笑的对着珊蒂斯慢慢说道:“没有,没有,我哪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恩,他很帅,很适合你哦~”

珊蒂斯笑了一笑后说道:“恩,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最好的朋友”语毕,随后便和雷欧军士一同匆匆离去。

安徒生也转身向大厅内走去,此时,他的心里异常难过,但是,却又哭不出来。随后。他想从小到大就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儿应该到现在此时此刻为止就算是伴随着他的初恋一同“死去”了吧,如果,她心里只是想让自己是她的一个好朋友的话,那就从此往后就当一个好朋友吧,或许时间慢慢远去的时候,某一天,连朋友有可能都不是了吧。

正边想边走着,来到一位老军人面前,苍老的皱纹显示出了岁月的侵蚀,安徒生顿时觉得这位老人一定在年轻的时候是位极其优秀的士兵。只见那位老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在这个表上填写好要志愿参加的兵种后,就可以拿着这个表同档案一起到表中指定的军营休息集合了。”随后递给了了安徒生一张表。

安徒生拿着表,看了几眼后眉头微皱。“这.。。步兵、骑兵.。。”心中不断地喃喃道,忽然觉得兵营里面也居然如此复杂,战争时期居然还需要这么多兵种搭配在一起上前线保卫疆土,不过转念又一想到,姐姐是一名枪骑兵时,顿时决定绝对不能选择枪骑兵,不然在姐姐那闪耀的光环下,可就永远不能出来了。于是,便拿起手中的笔蘸上墨汁后欲在火枪兵那里勾下去,心想“我可没那么多莽撞的力量来使用那些厚重的冷兵器,不如就选择可以使用一些高科技兵器的兵种吧。”

正当要将笔锋划下去时,不知何时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涌上安徒生的眼眸,然后笔锋一转移向了“重步兵”一项勾了下去,待金色光芒从眸子中褪去之时,一股恶作剧般的笑声在安徒生的耳边响起,并戏谑的说道“想从我这里获取力量,不是说过了吗,得自己先修炼好自身的体魄和肉体的力量,所以,从最苦的开始吧”

遂即,安徒生无奈地摇了摇头,把表拿起和档案放在一起,按照表中所写的当地驻扎在此处的重步兵训练营地前去,这一刻他觉得,碰见这样严厉的师父,真正的苦修要开始了自己也不得不好好努力才行啊。行走间已然离市区渐行渐远,快到郊外山里的兵营之时,忽的听得道路旁边的小树林里传来一声女子的求救声,安徒生心想这里荒郊野外,山匪横行,不该有女孩儿存在啊,莫不是有女孩被山匪绑到此处,随即便握了握拳头,心说“既然要苦修,那就从解决山匪开始吧,去兵营报到的时间还充裕,就先过去一探究竟吧”之后,便走向林海,前去解救呼救女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