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世界因爱转动

  • 拉兹的贤者石
  • 埃罗仙人
  • 3384字
  • 2014-04-07 12:20:22

“你走吧,安徒生,我们之间没有未来的,我希望你能清楚你的身份”一个身着华丽的姑娘正对着一个身着极其朴素的小伙子说着,并将一束鲜艳的花朵扔在了地上,转身离开。

“不,珊蒂斯,你不能这么看中地位,想想吧,或许,除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有如此这般地真心了”身着极其朴素的小伙子伸手拽住前方那位叫做珊蒂斯的女孩儿的衣襟。

“哦~我的上帝,安徒生,你不明白吗?现在不是在学堂里那会儿,我都需要生存的,一只面包都是需要三十五欧普的,而在学堂里你一直崇拜羡慕的人——你的姐姐,现在在帝国军从军也才只挣两千欧普,而你现在又是无业游民,你可以爱我,但,你拿什么来娶我?没有欧普的生活是不会被神明保佑的”。

“可.。可是,我.。。”

“没有什么可是的,这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只不过因为在学生时代还有孩提时代,我和你是很要好的朋友,你如果说我是你的青梅竹马,我也不会介意,所以一直不想伤害你,但是真的很难得,你能一直喜欢我这么久,真心感谢你。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我知道你应该记得我喜欢什么吧?”

“那些帝国军的士兵吗?不,你不会喜欢上了一个穷当兵的吧,他是谁?当兵有什么好的,他们可是随时都会有牺牲的啊”

珊蒂斯似乎有点儿不高兴了,面色涨红略带怒意的说道“牺牲?你懂什么,那叫为国捐躯,那是很光荣的,总比你这个胆小鬼懦夫抢,还有穷?再穷比起某些连面包都买不起的人强,而且雷欧军士长的可比你帅多了”话音儿刚落,便愤愤地离开了。

安徒生捡起地上的鲜花,也转过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其实他心里明白珊蒂斯所说的话,没有金钱做支撑的爱情是支撑不住的,而且他也知道雷欧是谁,因为那也曾是在学堂里比他们大两届的学长,跟他比,确实没有人家帅,没有人家有钱,甚至没有像人家一样勇敢的去参军。安徒生越想下去,便越发的沉闷、忧郁,便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忽的,看见眼前一处酒馆,眼看夕阳即将缓缓下坠,时下又无心进食,安徒生便摸了摸兜里所剩不多的欧普,心中向还在外从军的姐姐忏悔三两声后,便走向了酒馆。

“一杯矮人啤酒”安徒生阴沉着脸坐在酒吧一个角落里,不知是何原因,可能是因为失恋的痛苦,让这个从来不敢踏足酒馆这种恐怖地域的胆小鬼也开始在这种地方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手头上的积蓄马上就要喝光了。

安徒生开始回忆起了以前,其实在耶格镇上,除了镇长家以及为数不多的政府授予爵位的贵族外他们的家里最富有了。管家、女仆也都是正常配置,而他的姐姐也犹如现在的珊蒂斯一样,出落的浑圆饱满,亭亭玉立,可以说透露着一种女王气质的美,性感优雅而不失高贵。但是,他们的父母是做什么的,他并不知道,而且他的父母很少回来,一年里也仅仅只有那么三五次才回来看看他们姐弟俩,可是本来就不多的见面机会也似乎没有了,一群可恨的士兵不分青红皂白的拿走了属于他们家里的财物,并查封家宅,赶走下人,就这样他们姐弟俩变得无家可归,从那时起,他就很懦弱,似乎什么事情都能让让他哭泣,恰恰相反的事,他一直憧憬着的姐姐却意外地很坚强,拉着他四处流浪,由于镇上好心人也很多,也会时不时接济他们俩,三五年后姐姐十六岁,按照规定和其它的同龄女孩子一起在镇上举行了成人礼后便立刻为了能让他自己生活的更好一些便签了征军协议,一直到今天——他十八岁举行成人礼,已经有八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姐姐了,想到这里,安徒生又渐渐地落泪了。

突然,酒馆里乱了起来,似乎是又有人打了起来。几名暴徒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个骂骂咧咧的喊道:“都他妈的给我老实点儿,爷爷我今天不高兴,听说爷爷手下的一个弟兄让这个破店里的人打了,所以,爷爷我今儿对不住各位了,你们几位只能替那位打我兄弟的哥们儿挨揍了,上!!!给我狠狠地打,狠狠地砸”说完,身后陆陆续续的涌出来三五伙人,开始了对酒馆的破坏行动。

无数无辜地人被这群暴徒揍翻在地,就连酒馆的老板也像一只肉皮球一样被铁棍揍得不敢起身。

安徒生害怕极了,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混乱的场景,他甚至不理解这群暴徒的那幼稚的想法和做法,无奈之下为了躲避这群暴徒的袭击,只得遁下身形,缓缓向酒馆吧台方向迂回前进,然后慢慢想办法逃脱出去。

就在安徒生如意算盘打定之后,开始趴在地下用着一种极不习惯的姿势向前匍匍前进,并时不时的注视着那群暴徒的方向以及一举一动。就在聚精会神的盯着暴徒们时,突然身后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安徒生不由得吓了一跳,立刻抱头卧倒,心中祈求着能不能打的轻一点。

可是,过了半响,没有任何动静,安徒生小心翼翼地把头转过来看向身后,一张清静秀丽的小脸映入眼帘,上而顺直的金色长发披肩而下,宛如金色麦浪,若不是脖子处的喉结,安徒生简直就要认为眼前的此人就是一位清秀可爱的美少女了。

只见金发少年趁安徒生刚要说话前,率先用食指堵住了安徒生的嘴,并小声说道:“帮我个忙,我来解决这场烦人的闹剧”。

安徒生立马回绝道“不行,不行,我手无缚鸡之力,更何况与这群疯子般的人物叫板,更没那个勇气。”

金发少年略微一笑,说道:“不,你缺少的不是力量,恰恰就是勇气,不要老想着逃避,我只需要你大吼一声,震慑住他们就行”

安徒生在心里面思忖了半天,心想“或许,珊蒂斯看不上我的原因也是这个吧,算了,豁出去了,反正悄悄地跑也有可能被发现狠狠地揍一顿,不如就相信这个少年一回吧,毕竟也是为了从这个是非之地出去”想完,立刻向少年点头示意同意他的请求。

不多会儿,安徒生倒吸了一口气后,站了起来,对着对面的暴徒首领模样的家伙喊道:“婊子养的,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人是怎么的,有种的话,他妈的和老子单挑”说完,手紧紧握在一块,浑身直冒冷汗,心想,这货要是现在把我卖了,自己趁机跑了的话,我可就要被揍惨了。

只见对方首领听见后,立刻伸手叫住了所有小弟,对着眼前高而瘦弱的少年,哈哈大笑几声后说道:“小麦崽子,敢跟大爷我横?好好好,既然你这么想替这些人挨打,那我就好好的让你舒服个够。”语毕,向安徒生走来,两只铁拳握在一起发出咯咯咔咔的骨头声响。

此时的安徒生就差尿出裤子了,以前在学校里就是经常倍受欺负的对象,所以哪有什么胆量跟这种人叫板,无非是应了陌生人的要求,按计划行事。

只见暴徒首领用力挥出右拳,拳风犀利,直逼安徒生面门袭来,拳未到却顺拳所带来的气流所形成的气旋已经提先到达。安徒生因害怕紧闭双眼,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忽的耳边响起一个微弱的声音说道:“你缺少的勇气就由我来赋予”伴随着声音,安徒生顺势怒目圆睁,原本蓝色的瞳孔绽放出金色光轮,随之身体不受控制的举起左臂与右臂开始结印,一道冲击波也立刻将暴徒首领弹开。

之后,将左臂握在右臂之上,而右掌则拍向地面,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一个同心圆状的内部绘有一枚代表“真理”的所罗门六芒星,在六芒星的正中央又绘有代表万物平等的天平。随即,右手一握从阵中抽出一柄银质长矛,在包括歹徒首领在内的所有人惊讶之际,银矛刺出,宛如一条即将扑向猎物的毒蛇,扎在了暴徒首领的左胸口上,随即樱红的鲜血便一圈一圈向外扩散。

擒贼先擒王,随着暴徒首领的应声倒下,其他的暴徒也全部惊恐地逃跑了,而匆匆赶来的护卫队却将他们堵个正着。

正当治安官带着这些士兵开始处理这里的事端之时,一个身影悄悄地早已离开了这里。安徒生无神的走在街道上,待走到一处街边小巷的阴影处时,一股金光乍现,从安徒生体内走出一个幽灵,渐渐地幽灵周围开始凝聚肉体,金发少年再次出现在了安徒生的面前,而安徒生的眼眸也恢复以往的颜色,并且开始渐渐地有了神智。

“你究竟是什么人?”安徒生似乎性格大变,镇定的看这眼前的这位少年。

“我?暂时你无需知晓,你该知道的时候,便会知晓,只是刚才借用你身体使用的那些招式你想学吗?”金发少年莞尔一笑的说道,如果不注意生理特征,真的就像一位可爱的姑娘一般。

“借用,似乎你的能力意外地开启了我的潜在力量,虽然我知道那是什么力量,但是我能够感觉的到。还有获得一些奇怪而又模糊的记忆,我想我现在有了些勇气,虽然不多,但是足以鼓励我去做事,所以我更需要力量,那些无比强大的力量”安徒生坚定地说着。

随后,金发少年扔向安徒生一张纸条后,便消失了,如少女一般的笑声回荡在小巷。

安徒生迅速打开了纸条:

我是一名流浪者,既然你想获得力量,就跟着我,以后再不断前进的路上,会用到这些毁天灭地的力量。只是,现在,先去参军吧,有了结实的身体和体魄后,我自会找你。(限期一年,如表现出色,或许会缩短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