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怕我?

  • 山海旧词
  • 妖巡
  • 4534字
  • 2020-05-26 19:01:49

灵云城外,城墙因多年的风雨剥蚀显的凹凸不平粗糙不堪,肆桀站在城门外,看着整座城变成凶煞乐园。

“天要黑了,来这里的猎鬼人和猎鬼官都回不去了,这里将变成杀场,你不走吗?”是那个看了肆桀一眼的女人,她一身随身黑衣,剑背在身后,虽然只露着两只眼睛,但举手投足一颦一笑皆透着一种高贵。

“为什么你走出来了?”肆桀冷冷的问。

“那你为什么也出来了?你完全有能力救下这座城。”女人追问。

肆桀冷漠的转过身去,不再与她纠缠。

谁知,这个肆桀毫无印象的女人竟然喊出了他的名字......

狂风来,枯草伏地,一切都显得那么无力。

城内的屠杀开始了......

肆桀转过头,看着灵云城的城门缓缓关闭,那些前来猎鬼的猎鬼人与猎鬼官被那些凶煞穿膛而过,他们很痛苦,却仍前赴后继......

肆桀拔出了剑......

剑出如电,破空之势,城门碎,他的剑气让整座城失去了颜色......

在黑雾白电之中,黑色卷轴飞速转动着,那些黑色凶煞挣扎着被卷入黑色卷轴里,在城外的女人惊异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东凉城外的破客栈里,非痛苦的坐在窗前,看到了黑暗中猛然现出的劈天白光,他望着那道光闪过地方,目光凶狠......

东凉城里,还不算太晚,街上还有人来往。小羽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了一个面容姣好花季少女,她绕去她身前干净澄澈笑着说道:“姐姐......”此时,一片白色飞舞滑过那个女孩的眼睛。那个女孩微微笑着跟在小羽后面,亦步亦趋。很快他们就要出城了......这时却追上来一个男人:“月儿!”那个女孩一下子清醒过来,那个男人拉住女孩的手狠狠看了小羽一眼,他未多生事拉着女孩走了。

天色渐晚,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了。

灯盏渐亮,映的石板街上的人影愈加凄凉,屋檐上落下几只寒鸟,屋檐下亮起几盏暖灯。

就在小羽心急之事,从城外来了一辆马车,那马车华贵,前后有带甲士兵护卫,身份定是不寻常。风吹开马车的锦帘,那是个冰清玉洁,不可多得的美人......

纯阴之血......小羽在心里默念着,她握紧了拳头,目光冷冽......

此时,马车突然陷入一片迷雾中......

士兵马上防御起来:“近来都城多怪事,都小心点。”

这时车夫突然大喊:“公主不见了!”

浓雾随着他一声大喊竟然消失了......一切都恢复如常,没有任何的异常,除了车上消失的那位美人。

“快去找!”士兵急切起来。

士兵四散而去,留一人回皇宫禀告皇帝。瞬间大街上空无一人。

车夫惊恐的看了一眼周围,即刻驱马向前驶去。

那个女人已经昏过去了,小羽将她拖回了破旧的客栈。

非痛苦的站起身来,寒流从他手中留下将那个女人拉到了他的身边,他甚至都没有看那个女人一眼,便咬破了她脖子上的血管......

小羽转过身去,她不敢看......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勇气将这个女人劫掠来......

只听“咚”的一声,那个女人落在了地上,小羽转过身去,只见一副枯尸,她本白皙痛莹的肌肤变得凹凸不平,铁青惨红,根本无法辨识她原本的样子,非转过身看着小羽,小羽怔了怔,她看到了他嘴角未净的血,小羽有些恐惧的低下头来......非停在她身前,半蹲下身,他握住小羽的胳膊静静看着她说道:“你做的很好。”

“非大人的病,只能这样治吗?”小羽怯怯的抬起头来问他。

“你怕我?”非似笑非笑的问她。

小羽轻轻的摇摇头,她试探的靠近他,轻轻的吻了一下他嘴角的血,只是轻轻的一触,非微微皱眉,小羽的眼神立刻紧张起来,她抬起手为他擦净了嘴角的血污,此时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非带着小羽飞去破旧客栈的屋顶,放眼望去,从东凉城派出了不少的兵,有一队向旧客栈奔来。

“非大人......”小羽抬起头看着非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病还有别的方法吗?”

“任何的方法都摆脱不了本根。我身上的残阳晓月是阳界的咒印......”

小羽惊异:“阴界的人怎可画出阳界咒印?”

一队兵马已经进入了客栈,他们小心翼翼的靠近那具枯尸,征战之兵见之都恐惧三分,若非那女人身上佩戴的皇族配饰,恐怕无人能认出她就是失踪的公主。

“跟着我,你逃避不了血腥与杀戮。”非低声道。

“我知道。”小羽低声回应道,“我没有害怕,我只是胆子小,我胆子会慢慢变大的,我敢为了非大人做任何事。”小羽微微急切的表白着,风有点凉,小羽的脸蛋滚烫。

非没有看他,小羽偷偷看了他一眼,他的神情被风吹起的几缕银发掩盖,小羽窥视不得。

释神山顶,鬼牢正中,平阴仰头看着那些挣扎的凶恶鬼,若释神山破了,这些凶恶鬼又何去何从呢……它们就是一件又一件的杀人机器……

此时,在铁笼丛中,肆桀轻轻的落了下来,他将那个黑色卷轴交给了平阴。

“我晚了一步……猎鬼官和猎鬼人都死在里面了。”肆桀说道。

平阴接过黑色卷轴,冷冷的说:“无妨,再从这些恶鬼里挑几个便是。”

肆桀听着这句话有些刺耳。

“释灵王有消息了吗?”

肆桀摇摇头。

平阴握着黑色转轴转过身,走出鬼牢,冷冷的丢给肆桀一句:“那就接着找。”

肆桀冷冷看了他一眼,飞出鬼牢。

不想释神山外,有个人站混沌雾色里,好像在等他。

肆桀缓缓向她走近,边有边问道:“你在等我?”

小羽走近肆桀,雾色在她身上烟烟缕缕:“非大人说,谢谢你的两全其美之法。”小羽澄澈的眼睛看着肆桀,肆桀有些难以置信,若非她学舌龙乙非,很难猜想这样干净的眼睛竟然会说出这样阴险的话。

“他还说什么了?”肆桀冷冷的问。

“非大人说,未来的天地间只会有一个主宰。”

肆桀暗暗垂目,转过身低声道:“知道了。”

他身后的小羽突然化作一团白羽消失了。

白色的羽毛翻飞,肆桀走回了释神山,他行动如风,带动着无力的白羽随着气流飞旋落在了他肩上,他只是抬起手来将其拂下肩头,他的目光更冷了……

无极宫,皇帝震怒,对,他只是愤怒,对自己女儿的惨死在他眼中看不到任何的悲伤。

这一刻,在无极宫面见皇帝的,只有章是寒。

“他竟然敢动朕的女儿!”皇帝坐在龙椅上,胸口剧烈起伏,他紧紧握着扶手,恨不得将那个“他”撕碎,千刀万剐。

“陛下是因他动您的人而怒吧?”章是寒小心翼翼的问。

“天下这么多人,任他动谁,朕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朕的东西,哪怕是最低贱的奴才,他都不能碰!”皇帝怒道。

“万幸,只是一个受封的和亲公主。未伤及帝国江山社稷,陛下,息怒吧……”

“火族那边怎么交代?”

章是寒思考片刻说:“火族王室对帝国一直觊觎而不得,对公主的死,他们一定大做文章。不如......陛下拟圣旨,诏火族人前来自己查探公主死因。”

“他们正愁找不到理由侵犯帝国,他们精通异术,诏他们入帝国不是正中其下怀?”

章是寒笑道:“世有异族,火,雪,灵巫,堕神谷。此四族,其中堕神谷早已化作史书残墨,不复存在,灵巫族又一直避世,长居星雪海。只有火族和雪族分别纠缠在帝国南境与北境。他们依靠自己有超凡异术而从不把帝国军队放在眼里,可是陛下知道为什么他们如此嚣张,我们的南北两境依然牢不可破吗?”

“自然是帝国有奇兵神将。”

“奇兵神将自然功不可没,其实,异族在迎战时,就已经输了......”章是寒阴险笑着回答道。

“这又是丞相的手段吗?”皇帝困惑的问。

“陛下只管放心,北烈侯秦青在北,轩辕将军轩辕易在南,帝国无虞。而且,臣可以保证,那火族人入帝国定然掀不起什么波澜。陛下既然知道是谁杀了公主,不如就叫人灭一灭他的威风......”

“丞相若胸有成竹,此事便交托丞相。若有任何差错,朕也不得不让丞相吃点苦头了。”

章是寒恭敬的低下头,跪地行礼:“臣定不负陛下所望。”他把头埋的很低。

“大公主死的凄惨,封锁消息,对外只说是回国省亲途中,旧疾复发,免得城内百姓恐慌。”

“是。”

所谓大公主不过一个随便封的官家女子罢了,在这场权利游戏里,又有谁真正在意她的死活。

东凉城外,旷野之处,天蒙蒙亮,有目露凶光的已死猎鬼人靠近了东凉城。

猎鬼人曾经是让人有安全感的名字。如今这些无异于疯徒的死尸却隐藏在这三个字下,轻而易举的靠近人们。

那些疯徒身着道袍或黑衣,手执残剑,步履沉重而诡异的进入了东凉城,那批入灵云猎鬼的猎鬼人不少,猎鬼官十人,光这十名猎鬼官就是众多凶怨之灵喂养而成的,再加上惨死之人......他们沦为杀器,携带着凶戾怨念入阳间,失去意识失去控制只成为一道为了杀而杀的气息……

这是为什么……站在东凉城外一直观察这些怪异之象的女猎鬼人,她想不通。疯徒已经被一个奇人剿灭一次了,这次,又造出了更多的疯徒,而且她亲眼所见,是那个叫肆桀的人故意要这些人成为凶器的……他本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些成为疯徒的猎鬼官前往不同的地方,他们好像在有条不紊的领导着疯徒们,攻入一座又一座城,只为,杀人……

正在猎鬼人困惑不解时,脖子上的寒冷让她骤然清醒过来,她微微侧目,看到了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男人……太阳快出来了,他站在东方,天空飞过一排鸿雁,入秋了,天要冷了……

猎鬼人的身子动不了了。

“最近阳界不太平。阁下还有闲情逸致来赏日出吗?”猎鬼人尝试着对抗束缚她的这股寒气。

“你不觉得,朝阳和夕阳一样红的像血吗……”龙乙非转过身靠近猎鬼人,他低头轻嗅,她身上有淡淡的凉凉的香气……

就在这时,飞剑如白色流火向龙乙非刺来,龙乙非后退半步掌心生出一道寒气抵住飞剑,剑气穿过他的身体,化作一道疾风将枯草催折。

再看眼前持剑的人,是肆桀。

“她是释神山猎鬼人,你,不能碰。”肆桀举着剑指着龙乙非道。

此时,寒气骤然消逝,那把无格之剑也在察觉不到任何杀意时回了剑鞘。

“我以为,你只是凶器,没想到,你还会保护别人。”龙乙非冷言道。

猎鬼人看了肆桀一眼,松了松筋骨,站在了肆桀身旁。

“阴阳界之所以有时间是因为有变化,时间对于你来说可以忽略,但你忽略了变化,就是你的愚蠢。”肆桀冷漠道。

“你如果喜欢做绊脚石,我也不介意,再多杀一个。”龙乙非的目光渐渐冰冷,肆桀像看着一座冰山,冰山上是蓄势待发的异蛇猛兽……

肆桀毫无察觉,手背上竟然有一个刺入血肉的冰色鳞片……

这就是静若无,气若空,击如电的惊羽暗鳞的力量……我根本无法察觉他是何时动手的……

非缓缓靠近肆桀:“再强大的力量,也得有机会施展才可见其强大,后才可谈胜败。”非握住肆桀拔出一寸的剑,无声冷笑着帮他抵回了剑鞘……

非靠近猎鬼人,猎鬼人的肩上无端出现了一道伤口,非邪笑着,他嗅到了纯阴之血的气味,眼神里透出一丝的痴迷,此时肆桀的胳膊横在了猎鬼人身前,他在警告非,不要再靠近了。

面对肆桀这样强大的帮手,虽然,他们的合作也只是暂时的,但非想要的结果还没有实现,这份脆弱的合作就得继续维持下去。

非故作遗憾的转过身去:“可惜了……”他神出鬼没的,一转眼就没了踪影。

“他是什么人?”猎鬼人问肆桀。

肆桀看着非离去的方向冷冷说道:“一个喜欢做梦的人。”

此时,太阳升起,霞光万丈,光铺入大地,刺入了荒草深处,可以依然照不亮荒草背后阴霾。

“那些疯徒……”

“疯徒只是凶怨的气息操纵的尸体,那不是灵魂,阴界无权。”肆桀透着些许的无奈。

“那我们是不是要追讨更多无故出现的灵魂了?”

“我劝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肆桀冷言奉劝,向前走去。

“那主君那,怎么交代?”

肆桀停住脚步,背对着她说:“你只是猎鬼人,交出那十年寿命你们的任务也就结束了。不必认真。”

猎鬼人心微微颤动,泪泛眼眶:“如果当初,你不那么认真,或许,我们就不会相遇了。”

肆桀的手微微收紧,他转过身看着猎鬼人,他想起了非和自己说的话……难道这个女人就是他所谓的“回报”吗?肆桀心底微微颤动,他提起腰间坠着的竹筒欲饮一口落花酒,却发现酒一滴都没有了……

“明夜,此处,等我。”肆桀好像在被什么东西牵制,他有些匆忙离开了。

猎鬼人站在原地,徒看日出。做了猎鬼人,来往于阴阳之间,早就把日出日落杂糅到一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