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黑色翅膀,没了......

  • 山海旧词
  • 妖巡
  • 2719字
  • 2020-07-09 20:12:11

小羽提着灯笼,感觉眼前景致就未变过,一直是黑乎乎的石洞,像催眠一样……

小羽打着哈欠,对身后的翊说:“师父,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小羽听不到回应,转身一看,翊正看着手里的什么东西发呆,小羽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她走近翊踮着脚努力向他手中瞅着:“什么东西啊?”

翊放低手掌,把那个东西给小羽看,小羽捏起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坚硬无比,像个盔甲残片……

“盔甲?”小羽脱口而出。

“我曾去西洲麓寻天残铁,那里天残铁虽只一片,但与之相似的云渡铁却多的惊人……云渡铁用来造盔甲无利器可刺穿……”

“所以呢?难不成这里还有别人,也去过西洲麓?”小羽好奇的问道。

“那并非人人可去的地方……那曾是心魔的领地……”翊的眼神很深,小羽怕极了,感觉是在听恐怖故事,她顿时抱紧了他。

“胆子这么小?我还没说更恐怖的呢……”

小羽抱紧了他,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里竟然带着几分期许……

翊笑了笑接着说:“西洲麓是很美的地方,美的像梦境。有人曾言,三千世界不敌一场美梦。心魔的强大在于,他会用梦或幻轻而易举攻破人的心神……而后在心上留下不可愈合的伤疤,有的人还要用一生去对抗它,有的人却因此疯狂,以忘却来止痛……”

“或梦或幻?轻而易举?”小羽惊异着。

“每个人心里都有黑暗,他会在梦幻里卸下一切戒备,将自己完全裸露在自己面前……其实,心魔控心,其实借众生自己的力量,如此,力量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心魔如此,能统御天下……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曾完完全全统御天下的人。”

小羽握着那片云渡铁疑惑道:“你还是没告诉我,这云渡铁为什么会在这?”

“云渡铁是心魔的兵专属的铁甲……他们来过这……”

“你都说了,心魔曾统御天下,他的兵来过这里并不奇怪。”小羽丢弃了那片云渡铁,洞道里传来清脆回响,突然小羽故作神秘的把灯笼交给翊,伸直双臂,双手捂住了翊的眼睛……

“你说,每个人心里都有黑暗……那你的黑暗之门在哪?可以打开,请我进去吗?”小羽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那扇门里太黑了……你可以进来,做一盏灯……”翊平静的对她说道。

小羽的心突然停了一样,她收回了手,翊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小羽已经转身去,刚刚心跳漏掉的一拍,让她现在大口的呼吸着……

翊提着灯笼照在她身前,关切的问:“怎么了?”

“没事……”小羽继续向前走,突然脚下石头绊了她一下,她一个趔趄要倒地,身前却有黑羽托住了她……

这个时候,石壁突然发出崩裂之声,小羽赶忙跑到翊身边,紧紧抱住了他:“这个洞道我们没有找到出口,它是要塌了吗?”

石块从石壁上剥落,随之而来的是很浓的腐臭血腥气息……

翊周身散出黑羽刺在了石壁缝隙,崩裂停止了,他抱着小羽想前飞去,他把她的脸护在胸口,有意的阻止她看向别处……

这时翊背后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了一拳,他坠落在地,头触在石壁上,小羽抬起头,拿着灯笼照着眼前,她皱着眉担忧道:“没路了……”

翊回过头,看着身后,一个黑色高大的影子……他步履沉重,浑身铁甲,头上戴着几乎密不透风的铁盔……额头上,落着一只血色蝴蝶……

此时,石壁崩裂,无数枯骨拥挤而来,小羽心生畏惧,直往翊的怀里钻,可她还是勇敢的问他:“藏星渡魂经可有用?”

“这些是腐尸或枯骨,没有半分灵魂的气息。”

小羽握紧了拳头,缓缓站起身来,看着眼前恐怖的队伍,还有令人作呕的气味,与之前,在十八城外,一摸一样的气味……

“若不是灵魂,那就再发动天劫咒……”小羽回头看了翊一眼,“师父,我有点害怕,你站在我身后,别走。”

黑羽浮在翊的腿上,他飞身而起,捂住了小羽的眼睛:“我不走。”

只见翊默念着天劫咒,黑色翅膀骤然祭出,将他与小羽包裹,顿时,天雷落,借着刺眼的亮光,翊与小羽飞出天坑……电如帘,雷如山……

“天劫咒可以逃出来,为什么,不早些发动?”小羽在翊的怀里紧紧抱着他问道,此时小羽感觉到掌心划过一股暖流,是血……还未等小羽开口问,翊的翅膀仿佛风化一般褪去,二人直直坠下高空……

小羽抱紧了翊,才发展翊已失去了意识……小羽散出白羽垫于身下缓冲坠落之力,正在这时,有个白色的影子向二人席卷而来,两人顿时消失于无形……只留下一片白羽翩然而落……

那天坑里,骨碎如烟,白羽落于其上,不知被何处散出的气息搅碎,随着白羽碎,血蝶如盛放之花在骨烟中飞舞……

那些碎裂的尸骨下浮出无数的云渡铁碎片,在这如烟似魅的红色气息里拼凑成一个个完整的兵……

在青魇城的凰迎宫后殿里,灯火通明,这里只有小羽和翊两个人,沉重的黑衣被挂在床边,滴着血……小羽故作冷静的跪在床前为还未清醒的翊擦拭着背后的伤口,那伤口仿佛被生生撕裂一般……其实,小羽的眼睛红肿着,手落在那些伤口上,都是抖的……

这时候,翊醒了,他急切的看了小羽一眼,见她平安无事,又沉沉昏睡了……

“需要我帮你吗?”白狐雪姬在门外问道。

“多谢,不必了。”小羽极力冷静着说。

门外安静了……

小羽替翊包扎好伤口,失力的垂下双手,额头的汗水和眼泪一同滚落下来……

在陌生的地方,她是谁都不信的,甚至曾经做过傀儡的她,连自己也不信……

她轻轻靠近翊,轻声哭着说:“是不是因为我……我在非大人身边,给他带去了灾难,在你身边,依旧如此……”

翊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她自我抱怨,他缓缓睁开眼睛,承受着背后一阵阵的刀割般的痛,他伸出手抓住了小羽的手,淡淡笑着说:“你太自负了,你想带来灾难,还远远不够格……”

见他醒了,小羽急忙抹去了泪水,她靠近翊,紧紧握着他的手,拼命的忍住泪水,却还是哭了出来……

她的额头贴着翊的额头:“你……你的翅膀没了……”小羽痛哭着……

翊却不以为然的摸了摸她的小脸:“这样不好吗?我们都没有翅膀,你也不会一直缠着我,要我给你一双翅膀了……”

“我从来不想要你受伤!”小羽哭着说。

翊揉揉她的眼睛说:“好了,别哭了,眼睛肿了,不好看了。答应我一件事。”

“我答应。”

翊笑笑说:“哭傻了?我还没有说什么事。”

小羽抹去眼泪,认真的看着他:“我答应。”

翊双臂支撑着坐起身来,他笑着对小羽说:“这次我骗不了你了,你得背着我。”

小羽坚定的点头。

翊靠近小羽,小羽却果断的凑近他,轻轻在他唇上一吻,很轻。

翊顿时眼眶湿润,他低下头轻轻笑了起来,小羽则羞怯的捂住脸,她从指缝里看着翊,难为情的问道:“笑什么?”

翊伸出来,摸了摸她的头:“我在想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奖励……”

“亲你还有奖励吗?为什么以前没有?”小羽垂下手好奇的问。

翊深思熟虑许久后双眼放光的对小羽说:“我还有一卷咒术,我教你吧。”

小羽惊异的看着他,不可思议的问:“这……这是奖励?那我不要了。”

“我给的,必须要。”翊凑近小羽笑着说。

小羽双手抱头伏在床上:“我不想要……”

翊只是看着她淡淡笑着。

背后伤口不知何时愈合……那对美丽的翅膀在天雷之中被生生撕碎……也是那对翅膀,保两人在天劫咒中,性命无虞。那可是天劫咒啊,谁能完好无损的出来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