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危险的心软的人

  • 山海旧词
  • 妖巡
  • 4153字
  • 2020-07-08 20:15:30

神焱重归山海境,那个提着灯笼的引渡人在扁舟上等他。

神焱踏上扁舟,引渡人察觉到了焱身上携带着一股不属于他的气息,引渡人微微一笑,难以察觉的微笑……

“你叫什么名字?”焱问。

引渡人握紧了手里的灯笼,微微低着头轻声道:“肆灵。”

“很美的名字。”

“名字是烙印,也是框制,也是幸运……”肆灵的白发垂下几缕,焱忽然看不清他的眼睛……

这时小舟忽然动了一下,肆灵上岸:“走吧。”

焱跟着他,只有跟着他才能穿过独木成林的迷踪幻林,渡鸟的声音明明悦耳,可穿过焱的耳朵,却凄厉无比……

肆灵送到他神殿前,就停住了脚步。

焱一个人踏过闪电,来到神殿中,面对那个高大的铜镜,还没等他站稳,支撑铜镜的巨龙突然向焱冲来,很快,焱侧身一躲,手中残阳剑出,刺伤了那条袭击他的巨龙……而后,一阵惊天动地的崩解之声震的焱几乎五脏俱碎,他失力跪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神殿外,肆灵听到听到那惊天崩裂之声握紧了手里的灯笼……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

神殿的铜镜破碎,但那镜子里人却没有出现……只有一个属于他声音在神殿里回荡……

“你没有学会怎样做一位神。”这是神祖的声音,几乎震裂了焱的胸膛。

“我完成了神谕……”焱抬起头四下看着,却被不知何处飞来的刀刃般的力量划伤了脸,那伤口从焱的嘴角一直到耳边……血流下,焱抬手去擦,同样的力量将他的手钉在了地上……

焱痛苦不已,却仍想寻找那力量的来源……

“还不明白吗?”神祖微微怒着。

焱摇摇头……

只听一声冷漠的轻轻的叹息,有一股足够压的人粉身碎骨的力量缓缓降下……焱的双手死死撑在地上,膝下大地皲裂,尖锐的碎片两他的腿刺破……他仍然在努力的抬起头,寻找着这力量的来源……

突然这压抑的力量突然消失,转而化作一阵风暴侵袭焱身前,焱毫无反抗之力被风暴击出神殿,他胸口被刺了几片铜镜的碎片,还有其他的碎片,被他本能似的,躲开了。

他被铁索束缚着吊在迷踪幻林……

肆灵全然看到了……

神殿的大门突然紧闭,肆灵的心突然收紧……

他提着灯笼靠近焱,他已然神志恍惚,血从铁靴脚尖滴下……

肆灵小心翼翼的帮他拔下铜镜碎片,却在他指尖刚刚触及时,碎片消失了……

肆灵此刻只觉得恐惧……他看着焱的左脸的伤口,血淋淋的,几乎刺透了脸上的皮肉,这会是一个无法消除的疤,像是脸上刺字的囚徒……永恒的耻辱。

焱的胳膊被铁索吊着,双手铁青,肆灵小心翼翼的问他:“你犯了什么错?”

焱摇摇头说:“我完成了神谕……”

肆灵找来几块石头垫在焱的脚下,好让他不这么痛苦:“神祖大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的。你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了。”

焱依旧摇头。

肆灵就坐在他对面,等着他想出自己的错误,即便他知道答案……

焱的目光呆呆的,他看着脚下潮湿的泥土,耳边回荡着渡鸟的叫声……他依旧低声自言自语着:“我完成了神谕……”

白衣人被泽的万花界空间神力送到了真正地狱……

都是死人,没有人违抗他的命令……没有释厄令,没有鬼兵符,面对死尸,面对万年难渡的恶魂,他凭借所谓阴界之主的虚名就想平息一切吗?

暗沉的大地,灰色的天空,铁索如蛛网在高处交织,红色的破旧纱帘在死尸与恶魂搅动的气息里飘动……

没有释厄令,没有鬼兵符,他也只是个普通人,即便他能使出惊羽暗鳞这等静息绝杀,可在地狱中,却也如井中捞月而已……

泽就是要他知道,他的自负是因为有人给他自负的条件,而并非他本身拥有的……龙乙氏迂腐的规则也该就此终结了。

龙乙泽带着至云来到了海边,大海一览无遗,早就看不出万年前魇洲辉煌的痕迹,也看不出,六百年前,曾创下藏星渡魂经而轰动阴阳界的十方灯塔……

“毁来毁去,我们无容身之处了。”至云苦笑着说。

“头顶天,脚踩地,小至方寸,大至天地,何处不能容身?不过自己禁锢自己,成全了别人罢了。”泽望着曾经魇洲的方向,眼里透着恨意,不是对别人,是对曾经的自己。

“巫皇果真是重生啊……”至云笑着说。

“我不会杀你,但你必须把天隐蛊给我。”

“这个东西,我也没打算要。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以强硬,立下新的规矩。”龙乙泽目光灼灼,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像个君王。

小丘之后,有一片白色的衣摆忽然收了起来。

至云向小丘瞥了一眼,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至云的右眼不知何时被蓝色鳞片封住了,他全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反而这样,他才能看的更清晰……

神瑜,曾经山海境中神祖身边最美的神。

现在失去了神丹的她只能徘徊在星雪海,做个囚徒......围困她的还是她的万花界神力,真是讽刺......

“我曾经说过,你非池中之物。你就算甘心做花魂,也有人拼了性命将你唤回。”神瑜与龙乙泽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

墙外的龙乙泽目光坚定:“师父明白,我只是想要一个资格。”

瑜眼神闪躲,顾左右而言他:“非,如何了?”

“他很好,什么都不知道。他曾面对最残酷的命运,现在把仇恨搁置,去云游四海,渡魂,想来颇有神明的风范。”

“渡魂......他怎会渡魂,谁教他的?”瑜很惊异,也很恐惧......

“对于他来说,这样,不好吗?”

“不,阻止他。”瑜急切的说。

“为什么?”

“你知道他的是谁的孩子......古往今来,渡魂师皆疯魔......更何况他的身份......一旦他的力量的觉醒,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看着瑜急切的样子,龙乙泽知道,瑜已经完全信任了他,否则不会情急之下说出两人之间所谓的秘密......

“那,我该怎么做?”龙乙泽说道。

瑜抬眼看着龙乙泽,严肃的说:“把天隐蛊交给他,让他做神!”

龙乙泽的目光陡然失去神色:“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吗?”

瑜沉默着。

龙乙泽犹豫几分对瑜说道:“可是师父,天隐蛊我也需要。”

“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开战的理由。灵巫族的地位随着释神山的崩塌而一落千丈,妖魔崛起。你需要一场战争重新树立威信,我可以给你一个战争......”

“师父身在囚笼,怎能帮我?”龙乙泽疑惑道。

“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这就是种下种子的那个人存在的意义......”瑜的眼中带着神族天生的无情......

“这便是师父安于此处原因吧,您的大树在生长,乘凉的人......”龙乙泽问。

“你只管去做。”瑜打断了他的话。

“我是否也是师父种下的一颗种子?”

“在这个世界,别做聪明人。”瑜似是警告。

龙乙泽沉默许久,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瑜转过身,看着不再下雪的星雪海,脚下白骨遍地。

曾经生存在星雪海的灵巫族,是神的眼睛和耳朵,直属山海境......

所以......神瑜以山海境的名义刺瞎了这眼睛,割下了这耳朵。

龙乙泽回到了空荡荡的长生门,地上的血迹已经变黑了,还有那半根黑骨杖。这里,只剩下他脚步声的回音了......

龙乙泽拾起地上的黑骨杖,他坐在地上,把黑骨杖用顽石打磨,淡淡笑着......

“树是死的,师父。我不是树的种子,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龙乙氏的人......”

“焱已成神。”至云飞落长生门。

正在打磨黑骨杖的龙乙泽停住了手,他沉默片刻说道“他不是早就是神了吗?”

至云蹲下身看着那段黑骨说:“看来,那两兄弟不仅仅骗了我们一次。”

“假死脱身,冒充灵渊氏,逐步吞并花火......而今又夺了上代天隐蛊成神......他们若不是神明,为何能在仙窟?难不成山海境那位是瞎子吗?”龙乙泽带着几分怨气。

只见至云笑笑说:“巫皇真是快人快语。”

“你不必提醒我,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知道怎么做是对的。”龙乙泽拂去黑骨上的残灰,飞身离开了长生门。

至云一直在思考龙乙泽手里的黑骨,黑骨已离体太久,沾染了龙乙泽的气息,早已分辨不出来它原本的气息了。万年前猎神之战,龙乙泽虽胜,但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静养万年才勉强如初。自从他从仙窟回来就一直带着这个黑骨杖,不仅仅是战利品这么简单......

龙乙非一路向东,几许疲惫,白雪原野,枯树独矗,龙乙非靠在那枯树下休息。此时魇月来,黑色气息若缓缓的水流铺就白雪之上,龙乙非回头,魇月已经停在他身旁了......

“你来干什么?”龙乙非平静地问。

“来看看,王渡魂的成果。”魇月笑着说。

龙乙非低下头来,微微握紧了拳头:“你是来羞辱我的。”

“阴界的王,亲自渡魂,是那些灵魂的荣耀。”

龙乙非站起身来:“你是来劝我回去的。”

魇月淡淡一笑低头思索片刻,对他说:“你不在,谁有资格做阴界的王?”

“不是一开始,就以释厄令决定吗?现在释厄令没在我手里。我不是。”

“王原来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学会退却,学会放弃了?”

“呵……我现在过的无比轻松,都快忘记自己是谁……这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你逃不掉的,放弃了一切就能安宁了吗?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混乱的开始……”

龙乙非收起疑惑,转而平静的对魇月说:“我只想去东方,用九龙双魇枪来换一个解脱。”

魇月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以一个长者的姿态.......

“那不是一个平等的承诺,你的母亲还活着,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龙乙非握紧长枪,心颤抖着,他输了,任何一个牵绊都能把他唤回,他根本没有那么坚强。

龙乙非卸去力气坐在地上,静默着。魇月就站在身旁,一动不动,斜阳余晖给白色大底擦上一层炽热,这个世界多美,是因为活着才争夺的吧……是因为立场才争夺的吧……

龙乙非沉默好久站起身来向沧海的方向走,他没有说话,步履沉重。

魇月跟在他身后,好心地说:“我帮你拿着长枪吧……”

龙乙非停下脚步,卸下长枪交给他,龙乙非的眼神很冷,渡魂许久,他竟然能看穿别人的心......可是魇月的心上有铠甲......

魇月有一丝转纵即逝的犹豫,他接过长枪,静默跟在龙乙非身后……

龙乙非继续向前,两个人走在雪地里,安静的只有雪地里咯吱咯吱的脚步声,踩的人心烦意乱。

“为什么?”龙乙非突然问出一句。

“王,何意?”

“刚刚,那转纵即逝的杀意……”

魇月平静道:“刚刚有只小妖,与天地浑然一色,王没有察觉……”

“仅仅是小妖?你为何突然来找我?”龙乙非的语气带着深深的质疑。

魇月突然停住了脚步:“王在怀疑我?”

“那你告诉我,不怀疑你的理由。”龙乙非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魇月,“如此殷勤叫我回那个已经消失的魇洲……连已去的母亲都请出来,赌我最后一份牵挂……是不是那里早已布好天罗地网?”

魇月郑重的看着龙乙非说:“神瑜确实还活着!她在星雪海!她被困在那里!”

“我也曾在星雪海,为何,我未见她!”

“她失去神丹……龙乙泽发动天诛,她若出现,必死无疑!”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之前,巫皇把守星雪海,你我无法靠近。现在,他死了……”

龙乙非惊异,魇月眼神真挚,他没有说谎……

“巫皇死了……为何而死……”

“堕神翊夺走了天隐蛊,毁了生死簿,杀了他……现在灵巫谷空虚,神瑜在星雪海等你救她出来……故人在,故地便在。”

龙乙非收起了对魇月所有的怀疑,他转身向灵巫谷飞去……

他本以为,他的过去碎魇洲破碎……没想到,他的母亲还活着……

他就是一个心软的人啊,有一点希望就会奋不顾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