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旧

  • 山海旧词
  • 妖巡
  • 3531字
  • 2020-07-09 12:09:08

血蝶在雪落城大殿悠然而舞,地上散落一副人皮卷.....

雪姬回到雪落城,发现雪落城很奇怪,好似被单独分隔在一个时空里,安静的很,诡异的很......

“圣尊!”雪姬跑进雪落城大殿,除了那副人皮卷,半个人影都没有......雪姬拾起那人皮卷,上面画着一座黑色的大山,大山很奇怪,有个人坐在山脚下,直直的望着大山,半分神色没有......突然那画中人突然回头看向雪姬,雪姬一时害怕将画卷丢在了地上,她猛然回头见一金色盔甲的人站在大殿门口......

清早,小羽抖了抖头上的雪,见身边的翊还睡着,她推了推他:“怎么还不醒,不会冻死了吧......”

翊缓缓睁开眼睛说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好的期待吗?”

小羽冲着他撇撇嘴,转身去找树枝去了。

“昨天你睡着的时候,龙乙非来过了。”翊突然对小羽说。

小羽顿时僵在原地:“非大人,说了什么吗?”

“龙乙氏灭族,内有龙乙泽,外有释神山,即便没有你,一样更改不了灭族的命运。”

小羽听之缓缓转过身来,眉开眼笑的样子:“非大人原谅我了?”

“算是吧。”翊双臂支撑着坐起身来,“他叫你好好照顾我,他会来看我们。如果被他发现你对我不好,或者我死了,他可是不会绕了你的。”

小羽叉腰微怒道:“为什么?你们不是仇人吗!”

“以前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翊笑着说道。

小羽冲到他怀里,揪着他的耳朵说:“非大人来了你为什么不叫醒我?你什么居心啊!”

“我的居心一直清明。”翊不在意她的捉弄,只是温柔的看着她。

小羽立刻站起身来,盘着胳膊向远处走:“我给你找两个树枝做拐杖,休想让我背你!”

......

小羽背着翊,他的腿拖在地上,在雪地上拖出两道长长的深深的痕迹......

“你两条腿都没有力气啊......”小羽弯着腰背着这个高大的男人,要不是她力气大,恐怕得被这个男人压死......

“辛苦。”翊在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境界“体恤”着小羽的辛苦。

“要知道这样,我才不要碰那些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小羽微微抱怨道。

“我......缺了筋骨......”翊小声说着。

“我看前面像个村寨,我再找辆马车就是了。”小羽似是大人不计小人的态度,小羽叹了口气说:“要是白凤在就好了......”

“白凤......我怎么忘记了......小羽放我下来......”翊双目炯炯,他定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小羽放下他,只见翊右掌贴地,默默呼唤着什么,此时大地震动,越来越剧烈,只见一高猛巨兽随雷鸣之声而来,它通体玄黑,目如日月,似马似龙,背上黑色的羽毛紧紧贴着身子,四条腿长满了黑色的鳞片,它有两对黑色巨大翅膀......

小羽惊异原地,她问翊:“这......这是什么?”

“玄马。”

“玄马......”小羽好奇的靠近它,抱住它布满黑色鳞片的腿......它低下头来温顺的看着小羽......小羽好似很喜欢它。

“玄马......你有这么好的坐骑为什么不早点请出来,还要我背你好久......”小羽高兴着也不忘埋怨翊两句。

翊的背后忽然长出一双黑色翅膀.......很大,很美......小羽一怔,伸手接住了那个缓缓飞落的黑羽:“你有翅膀......会飞......”小羽骤然握紧那片黑羽怒气冲冲的对翊说:“老顽固你骗我!”

翊一怔,而后淡淡笑着对她说:“你哪只眼睛看我老了?”

小羽看着他,不知不觉流出泪来:“姿容不老,但心已老,否则,怎会字字较真,为难我一个字都没认全的人......”

小羽的握着黑羽的手颤抖着......她缓缓跪倒在地,轻声道:“师父......”

“你不必拜我......”

小羽用衣袖抹去眼泪,站起身来跑到翊的面前抓着他的翅膀,耍起小脾气:“你有翅膀怎么不早说,害我背你这么远,很累啊,你很重知不知道!”

翊的翅膀缓缓将小羽护住,淡淡笑着说:“翅膀虽然可以代替双腿,可我不是,想你了吗......”

小羽的泪顿时止不住了......

玄马收起翅膀卧在雪地里看着两个人叙旧......

记忆真的是很玄的东西,它就像个喜欢翻旧东西的孩子,旧时光那么美,它不舍得丢。

有些人的血不能轻易的流,等花开,等果子熟了,而后献祭,召众人共饮......星雪海里的那个囚徒,那个女人阴冷笑着......

她曾是真正的神,如今也是真正的囚徒......被软禁此处,她必须在指尖长出长长的线,去操纵牢狱之外的诡局......

只能如此......

青天白日的,太阳仿佛被遮盖一样,天上浮过一层黑色的云......

百姓归家紧闭门户,互相议论着:“天变了。妖魔当道。”

“神死了,天变了......”

此时,龙乙非走过空无一人的长街,他口中轻念藏星渡魂经渡魂,同时也在寻其他渡魂者。

人间炼狱为谁而存?

鬼屠十三追着那片乌云拼命的跑,拼命的飞,就像一道疾风,穿林过山,此时焦急的鬼屠十三忽然觉得心脏有一阵异样的跳动......不过他并未在意,继续向前飞奔,手中握紧了阴阳卷......

鬼屠十三很快便没了踪影,一枚红色花瓣缓缓而落,而后骤然散作红尘,化作神焱,他带着奇怪的银色面具遮住整张脸,陌生的看着这个世间。

此时,肆桀闯入他的视线,神焱飞落肆桀身前,亮出了神谕。那一刻,肆桀的心跌入谷底。

肆桀极不情愿的接过神谕:“新神可有人选?”

“天隐蛊已种下,谁争抢谁就是新神。”

“争抢?只是争抢?不必得到吗?”

“神祖有言,在世间的神,只给个名头就好。天隐蛊毕竟只有一颗,要把它留给最重要的人......”

“争抢天隐蛊的人只是想要神的名头,不一定服从于神祖。”肆桀轻皱眉头握着神谕说道。

“神祖不需要他们服从,就是要他们站在自以为的高点俯视众生,然后自以为能操纵天地规则......”

“为什么?”

“如果你每天面对的是赤裸裸的真相,你还会想活下去吗......”神焱淡淡一笑说道,“现在我会和你,一起完成神谕,然后......”

“没有然后!我会完成神谕,但我不会跟你走!”肆桀毅然决然的说。他抬头看了看黑色前行的方向,飞身追去。

神焱没有犹豫,跟上了他。

“云上而行,我曾感受过!我第一次飞是肆桀带着我。”小羽伏在玄马背上,几乎是喊出来的,而后被风灌的直咳嗽,她把头深深底下,高空的风跟刀子一样......此时玄马突然散作黑羽消失,翊把她抱在怀里,宽厚的臂膀护住了她的头。

“师父......”

“嗯?”

“你可以教我长出翅膀吗?”

“你没有翅骨,怎么长翅膀?”

“你给我安一副不就好了?”

“你是人,又不是机械,怎能说安就安的?”

“你不想和我比翼双飞吗?”她向翊投出假的不能再假的妩媚目光。

翊笑笑,抱紧她的胸口,小羽面向大地,眼睛被风吹的睁不开了,翊附在小羽耳边喊道:“你不知道比翼鸟是用一对翅膀的吗!”

小羽回头看着他笑着大声说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背着你吧!”

小羽本欲作翅膀展开的双臂向后伸去,她抓紧了翊的衣裳。

其实风把两个人的声音摧折的所剩无几了。

翊带着她滑翔天际,天地之间,全部都淡了,在这一刻。

翊抱着她,头搭在她的肩膀,这一刻,他感觉到小羽体内有一股力量瞬间的涣散:看来,有人来代替你了......所以,你不会离开了......

雪落城中,白狐祭出双刃准备迎击轩辕怜,轩辕怜却没有开战的意思:“我不是来打架的。吾妹之物散落在此,我要取回。”

白狐雪姬握紧了手中银白色匕首,警惕道:“什么东西?”

轩辕怜伸手指向雪姬身后的人皮卷。

“这个东西出现在雪落城大殿,在问过主君之前,我不能给你。”

“我拿回自己的东西,何时轮到别人作主了?”轩辕怜冰冷的面具,冰冷的语气,步步向雪姬靠近。

此时,一团黑羽骤然出现在轩辕怜面前,轩辕怜瞬间被击退至殿外......

小羽背着翊出现在雪姬身前......小羽脚一软摔倒在地,翊完完整整的压在小羽身上......只见小羽吃力的对翊说:“起来啊......你太重了......”

翊一个翻身结束对小羽的“压迫”,他淡淡一笑,黑羽聚集在他双腿,翊站了起来,只是,腿还是不能动......

这大概是雪姬见过的最霸气也最可笑的出场方式吧......

小羽站起身来,抬头看着大殿外那个着金甲,戴着面具的怪人。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分清是敌是友。

翊隔空拾起人皮卷,轻声自言自语:“万花界......”

小羽回头看着翊说:“什么?”

翊没有回答,人皮卷里,他看到了沉重的黑色大山下,有一抹红色的影子,而后把人皮卷递给雪姬:“让雪落城众妖魔撤离,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

白狐雪姬看了他一眼坚定的说:“好。”

小羽挠了挠头,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她抬头指着轩辕怜问翊:“我们的敌人是他吗?”

翊摇摇头,没有说话,飘去了轩辕怜身前。

小羽好奇的走过去,他们好像认识似的,说的什么,小羽也没有听清。

等到小羽走到翊身边时,翊却放轩辕怜走了.......小羽更是看不明白了:“那人来的气势汹汹的,你为何放他走啊?”

“气势汹汹又不一定是坏人。”翊转过身来对小羽说。

“我......不太明白。”

翊抓住她的肩膀说:“你不记得,焱怎么对你了吗?”

“不记得。”小羽背过手去,眼神清澈。

“好吧,我也没有办法跟你解释了。好坏不分,善恶无界,从来如是。有心的生灵必遭此困,也必会从中解脱。”

“师父是神,尽然说些让我听不懂的话。”

“我不是神了,但我教你的东西不是恶的......你记得我叫你背的经书吗?”

“记得。挨了好多打呢。”小羽微微责备的说。

翊轻轻捏捏她的小脸,交给她一片黑羽:“你就站在这,把那经书背一遍,必须要背下来。”

“那万一.......”

“没有万一。”翊严肃的眼神让小羽的心紧紧缩着,她点点头说:“好。”

此时雪落城上的天黑了。一道白色的闪电落了下来......

小羽搂住翊的胳膊说:“又要有战争吗?”

翊满目愁绪看向大殿外,没有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