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我也是坏人

  • 山海旧词
  • 妖巡
  • 1734字
  • 2020-06-30 18:12:10

仙窟神像前,小羽静坐,满地残石,天是阴色的,可小羽只是闭着眼睛懒得睁开了......

枯木林宛如疯狂的鬼瓜,在风中僵硬的摇摆,穿过这片林子,就是灵巫谷,在前头不远处,有个红衣人在等着翊。

东扶倚靠着黑色枯木淡淡侧目看了翊一眼:“你们兄弟两个都喜欢找麻烦。”

翊看着他,不说话,眼神里透着疑惑。

东扶直起身无奈道:“那个丫头的心伤了......龙乙非知道了龙乙氏灭族的真相。他们不能在如从前一般了。我把她送回了仙窟。”

“小羽对他太依赖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太复杂,割舍不了的。”

“我能感觉到她的痛苦,我路过大海,看到她失去了生存的意志,像一支羽毛被强劲的水流冲的无能为力......”

“她与龙乙非共生十几年,生生剥离,对彼此都是难以愈合的伤害......”

“你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尚,其实,你想拥有她。何不做狂风与狂流对抗?她很轻,轻到只要你愿意,她就可以随风而去……”东扶微微笑着试探性说道。

翊微微低着头叹了口气说:“你来这只是为了等我?”

“顺路而已......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

“什么东西?”

东伏淡淡一笑说道:“不告诉你。你还是只管好自己的事吧。”

东扶踏着一只红色蝴蝶消失了,翊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有多虑,他要去灵巫谷,去要回可以救焱的东西......

焱从仙窟洞里走出来,他停在小羽身前,缓缓坐在她对面。

寒风凛冽一下子就穿透了衣裳。

“你,睡着了?”

“你们都是坏人。”小羽微微低着头闭着眼睛,冷冷的说。

焱忽然沉默......

许久,焱才缓缓开口:“龙乙非的存在比花火耀眼,他能活下来,本身就是奇迹。”

小羽胸口起伏,她狠狠握紧了拳头,许久,她才说出一句:“我的世界变成了黑色的......”

“你的世界本来就是黑色的,黎明虽好,黑夜也总会到来。如果他来了,别拒绝他。”

小羽缓缓睁开眼睛,猛的看到自己身下血淋淋的倒影......这次,她没有急着躲避,而是强迫自己睁着眼睛看清她的样子......

“这个人,你不熟悉吗?”焱抬眼看着小羽,试探的问道。

小羽的体内仿佛有丝线牵引般,她伸出手缓缓伸向了那个倒影......

“傀儡符......”焱抓住小羽的胳膊,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后颈,火光在他掌下蔓延.....可这傀儡符宛如在她体内活了一样......不,这,这不是傀儡符,这是生死簿......符术只是个幌子......

此时,小羽突然挣开焱的手,死死的攥住他的喉咙,她的力气很大,指甲划破了焱的脖子,焱狠狠推开了他,残阳剑出,天地血色......小羽呆呆的看着他,火海瞬间将小羽包围......

她机械的向前走着,一个闪身冲去了焱的身后,她举起了手掌,雷电冲破血色残云,雷电落地化作牢笼,焱身在其中,焱挥动残阳剑,与那闪电重合的是血色的闪电,血色闪电崩裂,血焱之火燃起仙窟......小羽的力量在随着火焰的浓烈而涣散......

“谁在操控你?”焱的残阳剑隔空刺出,抵在小羽的喉咙。只见小羽阴冷的笑起来,那是不属于她的笑容:“你们才是被操控的人......万年前为什么不乖乖的死了啊,为什么......”小羽缓缓向前,她周身起身一道强大的屏障,残阳剑在她的前行中被逼退......焱唤回残阳剑,见她疯魔的样子,只觉得惊异,他低估了天下对神的恨意......一万年了,还陷在不死不休的怨恨里......

焱的记忆在这一刻出现了恍惚:“我的记忆......”小羽突然冲向他,飞身而起在他胸口狠狠打了一拳,心神不稳的焱被狠狠摔落在地......只听耳边清脆一响,焱缓缓转头,见一根银针落在地上,瞬间被血焱之火烧毁......他的眉心缓缓流出一滴血......周围骤然安静了.....他的胸口搏动着类似心跳的声音......

小羽冷冷的靠近他,两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拖向仙窟洞里,此时的焱什么也感受不到,什么也听不见,他只是睁着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眼睛里透着恐惧......

小羽机械的拖着他,穿过仙窟洞,来到那个焱曾坠落一次的悬崖......

小羽阴冷的说:“面对自己吧,真相本身并不可耻。神本就这天下最虚妄的......不要再高高在上了......”

小羽狠狠的踢了一下焱,焱落下悬崖,只在刹那间,焱抓住了小羽的手,他的泪在眼角滚落,在脚下只有冷雾的空洞里,焱祈求似的对她说:“别丢我下去,我害怕......”小羽听的出,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小羽本身的意识在此刻闪过,她没有松手,也没有拉他上来,而是同他一起跳了下去......

她看见了焱眼睛里的绝望.......

“我陪你跳下去......”小羽在别人的操纵里,在别人的绝望里,寻求自己的解脱......

“我也是坏人......”小羽握紧了焱的手......

长生门内,桌案前,鬼屠十三在用一个磨损严重的铁环研出红色的墨,泽执笔蘸墨在黑色的玉简上工工整整的写了一个“翦”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