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二叔

  • 山海旧词
  • 妖巡
  • 2465字
  • 2020-06-26 20:00:22

星雪海,仿佛时间静止一般,无风无雪......皑皑雪色平铺大地,宛如波涛定格后被白雪覆盖,在这苍茫的白色里,有一抹混着血色的天阴色.....

龙乙非的手脚桎梏,被从地底钻出来的黑色铁索束缚着,残阳晓月在失去小羽时复发,背上两个触目惊心血洞让龙乙非伏在地上,半分没有力气站起来,他的侧脸贴在雪地上,微微睁着眼睛,被雪色映的很美,可他却像失去魂魄死了一样......

龙乙非不明白,为什么命运不肯放过他,他只是想要回属于他的东西......他只是想把他本不该失去的东西,再拿回来......身上的阵阵刺痛一遍一遍警示着龙乙非,他是不是错了,也许他想要的想找的,本就不属于他......所以他才会一次又一次的遭受“天谴”......

“头枕白骨的感觉如何啊......”泽缓缓走来,冰天雪地里,他的眼神更加冷漠。

龙乙非心神被惊醒,他缓缓抬起头,只看到了一双冰冷的铁靴......

龙乙非挣扎着站起身,双臂稍稍用力,血顺着指尖滴落在雪地上,殷红色如此刺心.....他艰难站起身来,手脚的铁索沉重无比,他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半步远的人......龙乙非惊异不已,他的声音几乎颤抖:“二叔......”

“这样的称谓显得我并不孤独......”泽冷冷一笑说道。

铁索太重了,身子虚弱的龙乙非站起不到片刻便被铁索的重量拖着跌坐在地......

“二叔是来救我的?”龙乙非试探性的问,其实他心里是清楚的,若是来救他,又何苦耽搁这么久,又何苦用冷漠的言语与他划清界限......

“算是救吧。对于你来说,脱离痛苦,就算是救命了......”泽低头看着龙乙非道,“知道这是哪吗?”

“星雪海,灵巫族之地......”

“也是我曾经拜师的地方......所有的美好在这里发生......不过现在这里只是一个牢狱。”泽带着几分苦笑。

“那二叔是来杀我的了?”

“我想过杀你,但是花火被焱带走了......所以我决定不杀你了......”泽阴冷的笑着说。

“花火被带走,我留下又有什么意义?”龙乙非抬头看着他问道。

泽掌心缓缓出现释厄令,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释厄令说:“就是这个东西,引天下纷争......神,就是万恶之源......也是万年前的战争之觞,让我一直断断续续的沉睡......”

“万年前......我想问二叔,为何,调走魇洲重兵,令魇洲空虚,让尸魔有机可乘?”这个问题他窝在心里万年了......

“魇洲拿了释厄令就是阴界,阴界的人,怎么能是活人呢......”泽收起释厄令,冷笑着对龙乙非说道。

龙乙非好像已经知道答案了......他突然站起身来却又被铁索生生拽道在地,背后琵琶骨出的两个血洞疼的他浑身无力。

“太聪明的人,在我手里只有两个下场,死,或生不如死。不过你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和你父亲一样,在固执里化作花火吧......”泽轻描淡写一句,却如雷霆之声震耳发溃:“你说什么!”龙乙非挣扎着站起来,血浸透了衣裳......他伸出手去欲抓住泽,可双手是那么无力,泽不紧不慢的后退半步,他不喜欢龙乙非一身的血腥......

泽淡淡的看着龙乙非说道:“哪有什么花火将世,不过是曾经阴界之主的灵魂......他看着一个又一个灵魂轮回,却看不见自己的轮回......”

“花火是父亲的灵魂......”龙乙非失力跪倒在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无力的控诉,无力的反抗,在泽看来,都在证明他所作所为是对的。

泽用微微骄傲的语气对龙乙非说:“只是为了证明你父亲是错的......”

龙乙非眼神里划过绝望:“你凭什么用你的对错标准来评判父亲!”

泽冷冷一笑说:“就是这样自负的语气,我讨厌极了......”

白色的火焰在龙乙非脚下升起,魂火尸气......

“它会淬炼出你的灵魂,不过你不必害怕,很快你就会变成花火,再次随天雷而生......你会带着你的记忆,你痛苦,你阴界之主的身份,渡化一个又一个的灵魂,会有渡魂师围绕着你,而他们听不见你的呼救......”言语低沉狠戾,一点点摧毁龙乙非的心。

此时一阵白色风暴忽然在星雪海升起,魂火被风熄灭,一道杀意极足的剑气向泽刺来,泽飞身一躲,即刻解下腰间咒珠,顿时星雪海升起一道暗紫色的天罗地网,只见无格剑斩断铁索,肆桀将龙乙非背在背上,持剑向泽浩荡而去,此时鬼屠十三突然出现,他的朝夕剑与无格剑相击,顿时雪化风暴散作尘埃,大地上白骨展露无遗......那是灵巫族的尸骨......

肆桀脚下再次合起阵咒,鬼屠十三顿时退出,只见天阴雷电滚滚......是天诛......此时箫声起,大地白骨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利剑,四面八方围刺而来......鬼屠十三与泽阵外冷漠而观......

“谁让你来的?”龙乙非伏在肆桀背上虚弱的问。

“是我自己。”

此时天雷降,肆桀以无格剑格挡,他的手几乎被天雷冲破了皮囊裸露白骨:“天诛......真是看得起我......”

天仿佛塌下来压的肆桀双腿几乎深陷大地,此时龙乙非催动体内寒气,加上星雪海本身就寒气充盈,他骤然将寒气集聚周围,寒冰降,恰好挡住了刺来的白骨剑:“逃吧。”龙乙非有气无力的说道。

此时灵蛇从地底钻出冲入天雷之中承杀身之险,肆桀借此瞬间的空当背着龙乙非遁逃出星雪海......

鬼屠十三见状,穷追不舍......

天诛降下,整个星雪海变成了枯冢......泽走入那个枯冢,拾起了一片通莹冰色鳞片,他凶戾的眼神骤然变得平静:“你有一位好母亲......”他骤然握紧了手掌,冰鳞在他手中化作尘埃,他带着些许不甘,不甘的样子像是恨极了某个人。

肆桀带着龙乙非遁逃,经受天诛两个人根本无法了无痕迹的逃走,在旷野之上,无处藏身,鬼屠十三穷追不舍,速度极快。

此时,鬼屠十三眼前突然重来一阵黑羽,黑羽如刃,借风势滚过了他的身体,顿时,他身上落满了细碎的伤口,深深浅浅......

翊拄无情剑拦在鬼屠十三面前,他的眼睛里透着杀意,竟然让鬼屠十三惧怕几分,可鬼屠十三没有退却的意思,他握紧了朝夕剑想要硬冲过去。

翊的无情剑却催生一道道血印绕在了鬼屠十三脚下:“在向前一步,你会灰飞烟灭。”翊冷漠的警告着。

肆桀见翊来援助,背着龙乙非离开了,龙乙非看到了翊身后有个白色的小小影子,他轻念一句:“小羽......”他用力回头看着,挣扎着,却被肆桀紧紧的拽住了胳膊,他还在奋力向那个小小的影子望着,直到影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你是妖魔,还是神?”鬼屠十三警惕道。

此时翊突然提起无情剑,向鬼屠十三刺去,他的每一剑都让他痛不欲生,每一剑却不要了他的命,只片刻,鬼屠十三已遍体鳞伤毫无反抗的可能。翊手剑对鬼屠十三说道:“我给你一个足够失手的理由,可以对泽交代的理由。”

翊转身,牵着小羽离开了,黑暗的世界,他的黑色的身影看不清是远是近,鬼屠十三突然有一种恐惧......他会不会就是黑暗,无处不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