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危险的重逢(一)

  • 山海旧词
  • 妖巡
  • 2963字
  • 2020-06-24 21:27:25

蜿蜒城里,九龙绕山。楼阙高耸堪比仙境,在城外有个可爱的女生在追一只兔子,她笑颜如花,身着粉衣宛如一朵莲花,在皑皑冬日,当真是一道风景......

她追着那只野兔,一副可爱的样子,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扑空中,失去了耐心......

“我玩够了,你该死了......”女孩即刻变了一副样子,变得凶戾无比,若初见她,绝对联想不到,她和凶戾二字有关联......

指尖的红色游丝瞬间朝那兔子刺去,那兔子宛如被大卸八块一般,变成了雪地上的一个红点......很快便被大雪掩盖。

“这么多年了,脾气一点没变,不知收敛......”轩辕怜向女孩走来,女孩见他又一副笑颜如花的样子,她朝轩辕怜扑上去,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一别六百年,哥哥终于回来了!”

“辛苦你独守蜿蜒城了。”

女孩跳下来,挽住他的胳膊说:“辛苦倒是不辛苦,就是无聊的要命。”两人踏上铁索桥,如履平地走入蜿蜒城,石龙蜿蜒为门,山石借势为殿,以骨为灯,以皮为帘......

些许昏暗的宫殿里,女孩兴奋的指着她在人皮上画的花木鸟兽向轩辕怜讨赏道:“哥哥快看!这些都是我和哥哥在天下所见奇景,我都画下来了。”

她期待着轩辕怜的夸赞,可是,轩辕怜只是冷静的坐在殿中椅子上,不言不语。

轩辕和的兴致落了下来,很不开心,如果他不是她的哥哥,也许她早就动手杀人了:“六百年没回来,一回来就愁眉苦脸的。”她耍着脾气坐在了轩辕怜对面。

“我复活重掌阳界,可是妖魔侵入阳界,大杀四方,将无数阴魂送至阴界,现在释神山已毁,花火不知所踪,魂不渡,便会悉数做了那龙乙非的兵......”轩辕怜忧心说。

“原来是哥哥担忧自己大权不保啊。”和不以为然。

“现在已经无人与我争阳界大权,我,不过孤家寡人了......”

“死人不是正对哥哥胃口吗?”和瞥了怜一眼道。

“妖魔蚕食后的尸身,根本没有战斗力......”

“如此啊......那就把妖魔变成哥哥的战斗力咯?”

“什么?”怜惊异与她的狂妄。

“怀岐山雪落城那位魔君圣尊手下可是妖魔万千呢......杀了他,操纵他,整个妖魔界不都是哥哥的了吗?”和盘起胳膊傲慢的说。

“说的轻巧,谈何容易?”怜微微皱眉道。

“交给我吧,等哥哥高枕无忧,就好好的陪我呆在蜿蜒城。”和胸有成竹的站起身来向蜿蜒城外走去,怜拦道:“勿要冲动!回来!”

和转身骄傲一笑:“六百年了,哥哥以为我还和原来一样吗?”她说完便消失了。

怜站在原地,他依旧一身金甲,面具未曾摘......

“妖魔似是送了我一个大礼......”龙乙非站在槐荫坡前,见大火荼毒东凉城......

“好像有人帮王解决一个麻烦......”魇月道。

此时,夜风将黑羽翻飞龙乙非面前,冰流将黑羽击碎......

“他是在赎罪吗,可我不领情。”

魇月转头看着龙乙非道:“王是说神翊?”

“我与他必有一战,他做什么都不可能阻止。”

“神族万年前没落后,便无人再提了......世上遗神过的艰难。”

“那是他们自找的。”龙乙非冷漠的说,“一味埋骨香逆了天下,这是他的报应......”

这是有阵阵凉风吹来,风声如一声声深海的叹息......魇月惊异:“是龙兵!”

“龙兵......”龙乙非疑惑着转过身去,见一水蓝衣袍翩翩公子向自己走来,他眼含泪光,缓缓走近龙乙非,跪地行礼:“卑职来晚了。”

“至云......”龙乙非此时宛如梦境般难以置信......他看着眼前这个淡淡影子,那个与他一起长大的宛如手足的手下......他以为他死了,以命换命,死了......

龙乙非缓缓向至云伸出手去,直到至云将手搭在他的手上,他才猛然相信......至云还活着......

万年......他在愧疚中过了万年......在失去阴界大权之后,他的愧疚在屈辱之上更甚。

“王,久等了......”

“天星已落,阴阳逆转,现在阴界是王的,也是万年之间最强大的时候。”至云站起身来,淡淡笑着对龙乙非说。

“好......好......”龙乙非淡淡笑着,他忽然发现,他压在心里的话没什么可说的了,故人出现,久别重逢,却像昨日刚刚见过......

“现在龙兵可集结,魇妖也在万年之中修养完全,我等有绝对的把握颠覆阳界。”至云说道。

“你从哪来?”龙乙非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他这个问题将至云与魇月的雄心暂时压了下来......

“我,我一直在星雪海养伤......”

“星雪海......灵巫族腹地......灵巫族是神族在人间的眼睛和耳朵......他们竟然容忍你在那里养伤?”魇月问到。

至云美好的眼睛里映着远处投来的火光:“王恕罪,其实......灵巫族在神族灭后,就已经灭了......”

“那现在的灵巫族......”

“通天师在灵巫谷,王,可愿见他?”

龙乙非一时语塞,他微微低着头,目光复杂,手中无向剑紧握,犹豫,挣扎......却在最后,还是松开了手:“带我去吧。”

至云轻道:“是。”

魇月微微皱着眉看了至云一眼,至云明白他的意思,却还是毅然决然的带路了。

小羽在长生门内醒来,身旁只有一个陌生人,长的很凶的陌生人,他躺在小羽身边,仿佛已经睡着了。小羽坐起身来,打量了一眼陌生的环境,目光落在身边这个人身上,她小心翼翼的问:“你是谁?”

“你可是睡了很久,占着我的床榻。”泽闭着眼睛说道。

小羽赶紧从床榻上滑下来,她的目光开始出现一丝丝恐惧......

泽张开眼睛,淡淡的笑着坐起身来看着小羽:“你恐惧?回到这里,你就回家了,为什么会害怕呢......”泽缓缓走向小羽,小羽情急之下祭出白羽刺向泽,泽身前升起一道蜿蜒枯木将所有白羽接下,白羽刺在枯木上,每一片都没有落在地上......突然枯木碎裂,白羽化雪翩然小羽眼前。泽戏谑似的说:“你很美,就是脑子有点不太灵光。不过,那不重要......”

“你是谁?”小羽几乎要哭出来。

泽祭出一道枯木将小羽拉到自己身前,他缓缓蹲下身来,抬头看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她:“我是巫皇。你是灵巫族的孩子。”

“我不是,我是在海里长大的,我是非大人的人!”

“非大人......呵......你的非大人记仇的很,他若知道,你利用龙乙氏的血炼血珠......”

小羽忙挣扎道:“不是的!辰鲸氏一直记得龙乙氏夺花火之恨,是他们复仇杀了龙乙氏!”

泽淡淡一笑说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曾经的释神山帮你的恶行打了掩护......肆桀是替你背黑锅的人......”

“不是的!不是的!”小羽说的越大声就越像是欲盖弥彰......

泽起身,勾起小羽的下巴说道:“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让龙乙非永远不知道这件事。”

“你......你杀了我吧......没有永远,非大人会知道的......”自己一直掩埋的真相被刺裸裸刺破,后果再迟也总有一天会到来,小羽承担不起那个结果......

“杀你太简单了,不过你真的舍得死吗?”泽笑着指了指天上说道,“龙乙非来了,他就在灵巫谷之上......”

小羽的眼睛闪过一丝的期望,她握紧了拳头,期望慢慢被泪光掩盖。

“你何必选一条绝路呢......”泽理了理她额前的乱发,笑着说道,“你曾是辰鲸羽的转生傀儡,你的一切行动都可以推到她身上,幸运的是,辰鲸羽已经死了......她苟活灵巫族中,就是为了报复龙乙氏,这点足够为你开脱......不过,你体内藏着的力量却是挣脱罪名的障碍......”

“我从未隐藏什么。”

“以你的能力确实看不到,不过,我能看见,把你的力量给我,你就可以清白的去见你的非大人了......”泽言语慈悲,仿佛真的会帮她一样。

小羽疑惑的问:“你为何帮我?”

“你忘了吗?”泽将她抱在怀里,右手轻轻落在了她的后颈,“我是巫皇,你是灵巫族人,我该保护你,对你应心怀慈悲......”泽的右手迸现一道蓝色的光,小羽的后颈忽然流出了血,蓝色的光与血交融缓缓融入小羽体内,“很好,就这样......完全信任我......”

小羽后颈伤口缓缓飘飞一枚黑白相间的飞羽,飞羽化作一颗回荡着黑色的气息的晶莹玉珠,顿时整个灵巫谷闪过一道刺眼白光,让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小羽双目空洞......缠绕着她的枯木缓缓退去,她还是僵直的站在原地......

泽冷冷一笑拍拍她的肩膀说道:“龙乙非在岸上等你,去找他吧。”

头顶的长生门开,小羽飞出长生门,不回头。

星雪海,雪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