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无情剑

  • 山海旧词
  • 妖巡
  • 3310字
  • 2020-06-23 20:55:35

因埋骨香而沉寂的天下,宛如一个乱葬岗,一个活死人的乱葬岗......

翊来到了东凉城外的乱葬岗,他步履沉重靠近那个曾经他关押暗室,随着他的靠近,大地出现道道裂痕,乱葬岗轰然塌陷,两只巨大的石麒麟浮出大地,他们守护着那个陈旧石棺里六百年不曾腐化的尸身......

翊祭出释厄令,释厄令飞于尸身之上,此时,乱葬岗中的尸体僵直站起,他们向释厄令一跃而上,释厄令周围忽然散出黑羽,羽刺入尸身,尸身即刻化作尘埃,翊转身看青罗手握黑骨杖站在他身前,冷漠的看着他。

翊向释厄令看了一眼,释厄令立刻落在了轩辕怜的胸口,青罗急切上千却被一股黑色龙卷风缠住了身子,她的身子顿时被黑羽割出了无数细碎的伤口......

“你以为复活了轩辕怜,天下局势就会改变吗!”青罗大声对翊说。

“那请姬氏主君告知,此时天下是何等局势......”翊不以为然的问。

“你,你能认出我.......”

“我在阴界六百年,还看不出灵不附体吗?”翊淡淡一笑说,“你忌惮轩辕怜,乱了分寸。还有......轩辕怜就是阳界正主,即便有再多人帮你,你也是鸠占鹊巢,得之不正。”

“我在阳界六百年,岂是他想夺走就夺走的!你若让他复活,我大可再杀他一次!”

“你没机会了,因为,你会先死。”风急,黑羽如剑,青罗血肉之躯,根本逃不出这黑色的剑,姬如山的灵魂的逃离乱剑之中,翊一个闪身冲去他身前,还没等翊动手,释厄令便从姬如山背后刺来,释厄令穿过了姬如山的魂魄落入翊的掌心......

姬如山看到了那张可怕的金色面具,那如血一样红的披风,是那个一出现便如太阳般的人......他恨他......

“轩辕怜,为什么,他们都站在你这边,我杀了六百年,都未绞尽你的余党......”

“阴翳之中,人们怀念光明,而我就是光明......”那张黑色如同金羽般的面具,藏着一双幽深的难以窥视的眼睛,翊向轩辕怜冷冷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长生门内,小羽昏睡在石榻上,鬼屠十三站在一旁,泽坐在小羽身边,仔细端详着她:“她已经变了一副样子......”

“大司官已死,这个女孩已经不再是傀儡了......她体内的天隐蛊一旦出现意外,我们......”

“那就不要让天隐蛊出现意外。”

“巫皇想做什么?”鬼屠十三问。

“天隐蛊缠绕内息,隐藏宿主内息的力量......只有与宿主内息相互吸引的力量才会惊动天隐蛊。”泽看着小羽说道。

“所以这是一种怎样的力量......”

“你还记得,三百年前我让你丢弃的那个女婴吗?”泽缓缓伸出手来,轻轻的拂去小羽额头的碎发。

“记得,那是星雪海内出生的孩子......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沉海而死......”

“本来她可以有这样的结局,大司官太贪心了......”泽叹息道。

“大司官?”

“她本想利用傀儡符将此女的力量收为己用,可是这个女孩的意志很强......强到足以对抗傀儡符......”

“如此说来,万仙门的傀儡符败了两次,一个在肆桀身上,一个在这个女孩身上......”鬼屠十三深思道。他抬起头接着问泽道:“那这个女孩,是死,是活?”

泽微微靠近小羽,他的白发垂在小羽的脸上,泽浅浅一笑说:“她身负奇力,与龙乙非和释神山的两位都有纠缠......看来她这身力量的吸引力远远比她这个人要重要......”

“巫皇是想......”

“让她心甘情愿把力量交给我......”

“卑职还有一问,天隐蛊是谁下的?”鬼屠十三严肃问道。

泽直起身来,思虑片刻,摇摇头:“阴阳巫,是神死后凌驾于我头上的法则......这样的封存,确实有点匪夷所思,除非......这样的力量本身就是独立的,它不属于这个女孩,它只是在她体内,等它真正的主人......”

“如此说来,我们不必苦寻那些人斩草除根,他们会自己找上门来......”鬼屠十三阴冷一笑说道。

泽站起身来,解下腰间咒珠递给鬼屠十三,吩咐道:“吩咐灵巫族人,布下天罗地网。”

鬼屠十三笑着应到:“是。”继而转身离去了。

泽转身坐在小羽身侧,淡淡一笑说:“美则美矣,可惜命不好......”

飞流崖上,冰川如剑刺在万仙门地狱之上,冰流绕“巨剑”,飞流崖堆砌一座雪山,释厄令飞旋“雪山”之上,地狱之魂融入其中,落入龙乙非之手......

翊不知何时出现在龙乙非身旁。

“铁腕之行不输当年通天师。”翊冷冷一笑说。

龙乙非像翊伸出手去:“花火。”

“天星已落,天下与地狱有何分别?释厄令出,花火又有何用?”

“花火,渡魂。”

“你看这天下,还需要花火么?”翊冷冷一笑转身欲离去。

“又是埋骨香......”

翊深深呼吸一口,笑着说道:“天下没有变,依旧大川江海,变的是人,是魂是魄......他们不能动了,就会慢慢的被大川江海吞噬,重新再来......”

“万年前,你也是如此想法吗?”龙乙非握紧拳头微微痛恨道。

“是。”翊决然道,他刚刚迈出的脚却被冰流紧紧缠绕,翊周身顿时出现黑羽盘旋,寒冰碎,龙乙非看到了他的力量......妖异无比,他回头冷冷看了龙乙非一眼,而后消失了......

龙乙非握紧了剑,站在飞流崖边,脚下却有一道绛红色兵符......鬼兵符......

翊独自来到东凉城,城中拥挤着,人们朝拜着那个皇宫的本来的主人......他像太阳一样,站在高高宫墙上,理所应当的接受着万民朝拜,这些可怜的人,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翊转身离开了,他不喜欢热闹,不喜欢。

突然一个白色影子冲入人群中,翊察觉到了很重的妖气......他指尖飞出一片黑羽,黑羽影子一样的跟着那个白色影子,翊飞到了高高旗柱上,看着那个白色的影子慌忙遁逃......

忽然他俯身而去,宛如猎鹰将那白色影子紧紧抓住,而后飞出东凉城外。

只见那个小狐妖蜷缩着,被他的黑羽缠绕着。

“你也是妖,为何要抓我?”

“你想吃人?”

“人的灵气最盛,吃他们比吃一些野花野草野鸡野兔好太多了,现在城中人拥挤不堪,这样我分一半,你把我放了。”小狐狸睁着天真的眼睛看着他。

“天星每次落下,妖魔总会洗劫人间,此劫比以往早些......”翊说着小狐狸听不懂的话......

“怎么样,一半还嫌少吗?”小狐狸问。

翊收回黑羽的束缚,笑着对她说:“释神山碎,埋骨香散于天下,你为何没事?”

“埋骨香......我没有听说过这味香。”

翊转念一想,笑笑说:“你太不够义气了,东凉新君立,万民朝贺,你不该自己来,应该把你的兄弟姐妹都叫来。”

小狐狸的耳朵动动说:“我只是进来探探情况的,他们随后就到。”

“情况怎么样?”

“那些人一点警惕都没有......绝对好下手。”

翊笑笑离开了,离开了灯火通明的东凉,他站在高高的树梢,看着妖魔涌入东凉,血腥的屠杀开始了......没有能力反抗妖魔的人们向新君求救,可轩辕怜却慢了半分,知道城中全无活人......翊看在眼里。

金甲兵从皇宫涌出来,以十阳烈灵对抗妖魔,两败俱伤......

轩辕怜却一点都不着急,他的淡然透着一股寒意......他活着,坦然接受着姬千朔的牺牲......

翊心中泛起一阵愧疚,他做错了一件事......

此时,妖魔遁逃,东凉城内死尸缓缓站起身来......

翊闪电般冲向轩辕怜,轩辕怜金枪向翊刺去,顿时,黑色与金色的风暴席卷整个东凉,翊被死尸包围......

黑羽顿时从翊周身散出,刺在了死尸眉心,死尸顿时停在了原地......

“你是妖......那我杀你,光明正大。”轩辕怜以凌傲语气对翊说,他带着面具,仿佛与世间隔着一道透明的界限,可以轻易的为所欲为,而后轻而易举的逃离......

翊一掌将轩辕怜击退,黑羽如箭击破了轩辕怜的面具,而轩辕怜却在面具被击碎的瞬间消失了,连同整个东凉城的尸体......

翊飞入宫墙之上,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九头龙忽然醒来,它摇曳着身姿掘地而已冲入云天又从天而降,翊四面八方都被一个巨大的绛红色龙头拦截着......

“九头龙......”翊自言自语,看着那龙头向自己攻击竟然一动不动......

此时一道红色剑气横贯皇宫,九头落,滚落在地化作一滩滩脓血......

那个持通体红剑的人落在翊面前,他将剑负于身后,他的额头上烙着红色神印,被一刀划了,神印的痕迹仍然看的见。神都是天公造物,美不胜收,初见入心。他身着红衣,黑发如水被一根红色丝绦简束着,他见翊,并未有陌生的感觉......

“神主什么时候手软了?”东扶面容冷漠,语气不近不远......

“仙窟巨兽,守卫人间......它被神杀了,真是讽刺......”

“它还要吞噬神呢,岂不更讽刺?”东扶浅浅一笑,极尽冷傲。

翊飞下宫墙,各色的灯笼被刚刚的风暴捶打在地,有的烛火还在残破的灯笼里亮着,他的黑袍拖在地上,像一道无尽的黑色河水......两边残破的灯火映照着,他孤独的无法回头的影子......

翊张开双臂,血流汇入双掌,渗入他的身体......凶戾之气充盈着他的双眼......

东扶站在高处,看着他,目光透出几分怜悯......

“如疯如魔,自毁神道......为什么......为什么......”

只见一道暗红色的光缠绕在翊的右掌,缓缓化作一把黑色的剑,剑格诡异,一滴血泪在剑格的血目上途径剑脊缓缓流至剑锋上的另一只血目中......

“无情剑......”东扶轻语,“我从未见他将这把剑拿出来......他回到了他原本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