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翊,不需要人保护

  • 山海旧词
  • 妖巡
  • 2247字
  • 2020-06-22 20:54:32

肆桀回到了堕神谷。

那黑衣白发之人孤坐荒坟之下,手中拿一坛浊酒,浊酒洒落在地,他浑然不觉。脖子上的黑羽风毛时不时的轻触着他雪白的脸,红唇紧闭,似是紧锁着忧愁,欲说还休......

“我回来了。”肆桀坐在他旁边,翊清醒过来,他提起酒坛却发现,酒早就空了。

“怎么,在人间许久,沾染了人间烟火气?”肆桀打趣似的说。

肆桀抬头看着如絮飘落的黑色的雪,这雪已经下了万年了:“人间有奇景,却没有奇迹......”

“你和焱让我在鬼牢杀魂,这就是解决他们痛苦的方式......”

“也是让他们换一种方式存在的方法......”翊说。

肆桀拔出无格剑,淡淡一笑欣赏着:“这把剑,早就不属于我了。”

“只有你才能让这把剑发挥最大的威力。”

肆桀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想让一切推倒重来?”

“如果可以。”

“呵......龙乙非也迫不及待让这个世界重新改写呢。”

翊微微皱眉低下头来......

此时,小羽走了过来,她对翊说:“黑色的雪花落在我手里没有融化,它们好像记忆碎片似的,我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肆桀微微皱眉,他好似知道了什么。

翊抬头看着小羽:“这里藏着很多人的记忆,你很不幸,看到了自己。”

“为什么不幸?”小羽轻锁眉头,疑惑的问。

翊站起身来,他高大的身体缓缓向小羽靠近,小羽见他的眼神很深,回荡着愁绪:“堕神谷下,荒坟万千,在这里看到自己,难道,不是不幸吗?”

小羽有点害怕,不是害怕这荒坟万千,而是害怕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眼睛里仿佛藏着很深的故事,而这个故事是小羽绝对不想知道的。

小羽后退半步,眼神里流露出恐惧:“释神山毁了,非大人怎知到何处找我?”

翊转身,厚重的黑衣上,又落了一层黑雪:“你可以去原地等他。”

肆桀微微惊异,他站起身来对翊说:“现在灵巫族对我们都是必杀之志,而且,你和焱已经不能再经历死亡了......她是我们唯一的胜算。”

“她的心不在这,早晚要走的。就像焱当初执意把龙乙非收入麾下一样,他的心不在这,关不住的。”翊重新倚靠荒坟而坐,小羽只觉得此刻翊很冷漠,他变了副样子,也像变了颗心......之前莫名其妙熟悉的感觉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羽转身踏白羽而飞,离开了堕神谷。

“你真的放她走?”肆桀握紧了剑,只等他一声令下去追,可是翊沉默许久,也没有说出这句话。白羽飘落他手心,他淡淡的说:“这刺羽术还是我教她的。不过......回忆已隔世,而且,在她死在仙窟时,我们的情分就已经两不相欠了。”

“龙乙非是一定会找你报仇的,她在他身边,对我们没有好处。”肆桀劝道。

翊倚着荒坟抬起头来,黑雪落在他雪白的皮肤上,顿时,整个堕神谷的黑雪凝结成一滴墨滴入翊的眉心……他站起身来,踏着黑羽向堕神谷外走去:“你们一定要回到仙窟。”

“那你呢?”

“我已经回不去了。我会留下来,挡住人间风雨,挡住天下对神族的敌意,你们是神,不该被逼的没有选择……回到仙窟,积蓄力量,再来救我出这泥沼……”

肆桀飞身欲追翊而去,却被不知何时出现的焱拉住了胳膊,翊很快消失了,肆桀有些责备的意味:“你为何拦住我?翊的语气不对……”

“他收回了元神,这天下没人是他的对手。”焱看着翊离去的方向说道。

“元神?”

“万年未停的雪,守护着已死神的灵魂……他们有幸活在鬼牢,等你出现,化作无格剑魂……我们没有选择,必须活在阴界,才能让众神灵魂有安身之处……”

“你是说……那黑色的雪,是翊的元神……”

“失去了神骨的神,和死了也没什么分别……”焱转身指尖飞出一片血火花影,花影落在最高的神族坟墓上,顿时,堕神谷燃起血色烈火……

“火能吞噬一切,也能让一切重新开始……随我回仙窟吧。”焱飞出堕神谷,肆桀紧随其后,他急切的问焱:“你当真不管他了吗?”

“翊,不需要人保护。”焱走的决绝......

千眼玉旋珠,肆桀看到了自己的陨落,自己的轮回……

灵巫谷,长生门内,有一个暗门,暗门内,是另一个世界……

白雪纷飞,天空如镜,在一望无垠的雪白之中,有一个身着蓝甲的人,他打坐在地,低着头,仿佛睡着了……

雪没日没夜的下着,那个蓝甲人脸上落了一层寒霜。

泽坐在他旁边,白雪落在肩上发间:“一万年了,神没有死绝,在我沉睡之时,隐藏阴界六百年......我在想,是不是当年,你手软了......”

那蓝甲之人的铠甲骤然破碎,在裂缝里,一个宛如坠海莹玉的男子渐渐清晰,他身着淡蓝色水袍,除了脸,浑身长满了蓝色的鳞片,他有一双很美很美的眼睛,像是鲸心......淡灰色发如水,在白雪之中如绸飘荡......

“一万年,我重生百回,仍然想不明白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们已经得到释厄令,为什么还要杀了尸魔?”

“不是我们要杀尸魔,是尸魔要杀我们。”

“那又为什么将龙兵和魇妖主力全部调走,魇洲只余寥寥几人,是否就是示以虚处招惹祸端......龙乙非是王的孩子,也是新王,他被重伤沉入沧海,为什么你可以装作什么都看见......”

“问因疑而生,疑是因为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你用自己的不死身救了龙乙非,你是龙乙氏的忠臣。”泽淡淡笑着说。

至云转头看向他:“你不也是龙乙氏吗?”

“我,不是。早就不是了。”泽站起身来,转身向出口走去,“你可以离开星雪海了。龙乙非已经自由了......”

星雪海,风吹起积压地上稀松雪被,露出层层叠叠的白骨。

风把泽送了很远,雪掩盖了他的行迹,他是心和雪一样冷的人。

至云站起身来,身化蓝龙离开星雪海。

小羽径直来到了释神山,她踏在乱石之中,白骨之上,心中似有股力量在与周围的气息抗衡,她抬头一看,平云千里,灰白色的气息一层一层笼罩释神山上,小羽只觉浑身软弱无力,不过片刻,便倒在了地上。她心里的力量仿佛冲动着要挣脱枷锁......她痛的蜷缩着,不一会便失去了意识。

此时,一个身着黑衣的人沉重靠近,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得来全不费功夫......”

鬼屠十三扛起小羽回了灵巫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