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往事

  • 山海旧词
  • 妖巡
  • 1970字
  • 2020-06-21 20:18:48

一万一百年前,阴阳未分,海上有魇洲大陆,龙乙狩是魇洲大陆的王,那时候的魇洲很大,它就像一个巨大的轮渡漂浮海上......龙乙狩麾下有龙族,魇妖,与陆地尸魔分庭抗礼。他们掌握着海中的一切......

为了天下灵魂安息,轮回,神降下释厄令给龙乙氏,至此,阴阳界定,掌释厄令者为阴界之王。尸魔不服,他掌尸掌魂多年,不甘将此权交付龙乙氏,所以他对得到释厄令的龙乙氏发动战争,一时间,战火燎原,苍生涂涂,天下众人在尸魔的怂恿下捣毁神像,声称神明无眼......本以为,龙乙氏会安于得到释厄令,退守阴界,让战争就此平息,谁知,龙乙氏竟然主动发起了进攻,利用释厄令虐杀尸魔麾下众人......

神大失所望......故降下暴雨,暴雨如注,雷电撕裂天地,魇洲大陆被天雷击中而沉入大海......

龙乙狩被天雷所伤奄奄一息......

而陆地上,尸魔重创,雨水落地,浸染血液,红色的水流汇入沧海......

暴雨中带着阵阵清香,所有人都失去了力气......

可就在这时候,龙乙氏通天师带领龙兵冲入陆地,屠戮毫无反抗之力的尸魔和鬼兵......

尸魔死,他睁着血红的眼睛望着东方,死不瞑目......

拥有释厄令,便有屠戮灵魂的能力,通天师杀尽了尸魔麾下所有的灵魂,不给自己留下一丁点的后患......可他还是疏忽了......有一双小小的眼睛看见了发生的一切,等待着复仇的时机.....

自此之后,掌握释厄令的龙乙氏成了真正的阴界之王,掌管天下所有的灵魂......

百年后,通天师带领魇妖与龙兵入仙窟,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雕刻着一个个诡异又生动的神像,他们都有绝世容颜,都有一双冷漠的无情的眼睛......通天师在一位神的帮助下,取得埋骨香,燃遍整个仙窟,顿时,龙兵以雷电之势闯入,趁众神虚弱之时夺取神丹,那位帮助通天师的神不知去向......

翊带着众神遁逃,顿时,仙窟浅灰色的神像落下了一层斑驳血红......

而与此同时,魇洲大陆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浩劫......

“你们不是想要阴界吗?那就把魇洲彻底变成阴界!”一个身着铁甲蒙鬼面的人痛恨道,他带领着鬼兵踏入魇洲大陆,百年前的那场大雨让魇洲的力量一直没有恢复,再加上魇妖与龙兵被通天师调走,魇洲空虚,龙乙氏节节退却,最后战斗的只剩下一个人......龙乙非......他的父亲龙乙狩在百年前的被天雷所伤后就一直昏迷不醒......

龙乙非无力反抗,被鬼兵俘获,他们拖着他来到了龙乙氏的宫殿,巍峨如山的宫殿,他们让龙乙非看着宫殿被摧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毫无意识的龙乙狩死在乱剑之下,他看着一众鬼兵,眼神冷漠,他看着一切惨剧,心中抽痛,却依旧冷漠着......一把锋利的剑刺入他的心脏,他被丢入沧海,他一直睁着眼睛看着海面投下来的光,心中痛然:神明已死......

神明遁逃,天星落......

天星落时,天地皆黑,神焱与其兄长翊坠落人间野林,翊已身受重伤,其血落大地,草木疯长,团成一个保护他们的牢笼......

翊黑衣白发,雅容雄度,是众神之神,他遍体鳞伤,落地后,昏迷不醒......

“哥哥......”焱担忧着,他吃力的背起翊,想要逃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忽见天上划过阵阵流火,笼罩二人上空的草木顿时化作一片火海......焱仰头看着,原来那不是火海,那是一个个燃着烈火的龙鳞长矛,它们被海上龙军丢在野林周围,形成一个围猎场......

龙督身着深蓝色铠甲,站在一条蓝色巨龙之上,冷目旁观着这场狩猎......龙兵身着蓝甲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不断将龙鳞长矛抛向野林周围,火熊熊燃起......

烈火映照着焱失落的眉眼,还有他沾染血迹的银发......他抬起头看着龙督至云,他正凌傲的看着一身狼狈的两位神明......

“杀神明,自掌命运!”龙督至云大言不惭道。

“神从未掌握任何人的命运......掌控的命运的是因果......”焱看着至云痛恨道。

至云从巨龙身上飞落,落在焱身前,焱依旧冷漠,不见卑微姿态。

“你是在威胁我吗?”至云冷冷笑着问道。

焱向身后一看,无数神明死在了龙鳞长矛下,此时,有一长矛不偏不倚落在焱的脚下,焱将翊一只手紧紧抓住翊的胳膊,另一只手将长矛拔起,他双目闪过一丝凶戾:“我会记得这个武器。”

“龙鳞长矛,这上面可是有你亲手下的释厄令啊,它可以杀魂,可以让你灰飞烟灭......”至云握住焱手里的长矛狠狠夺了过来,“埋骨香......蚀骨销魂,神明自己闻这味香,滋味如何?”

“你怎知这味香?”焱惊异。

“暴雨之灾,将很多人都淹没,这味香也让许多人失去了力量,任人宰割......神之物自然是威力无穷,我们只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死......”至云长矛突然向焱刺去,焱侧身一躲,长矛刺空,至云并不着急,他飞入巨龙之上,长矛如林向焱与翊刺去,那长矛的力量能摧折一株粗壮古树,焱力量在埋骨香下悉数折损,他背着翊很快便躲不动了......

“哥哥.....对不起......我没能带你逃离......”焱将翊护在身下,长矛如雨刺来,他忍着疼做兄长最后的护盾......血滴落翊的脸上,翊毫无知觉,焱不知道,他早就已经死了......或许他知道,只是永远也不愿意承认罢了.......

仙窟,只有一位小神留守,她低着头跪在仙窟前,身上都是血窟窿,乌鸦盘旋仙窟上空,发出阵阵悲戚,却无一只敢落下......

蓝色巨龙伏在野林将神的尸体丢去一个深谷......也就是后来一直落黑色雪的堕神谷......黑色的雪永远下不满堕神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