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天星落

  • 山海旧词
  • 妖巡
  • 3771字
  • 2020-06-19 20:56:02

释神山,平阴洞府里,小羽鬼使神差的拿起阴阳卷,阴阳卷在她手里竟然缓缓转动起来......平阴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夺走了阴阳卷:“这不是你该碰的东西。”

“不碰就不碰!”小羽低着头假装恼怒道。

平阴坐在桌案前,打开了藏星渡魂经,小羽好奇的问他:“你教我?”

“你有得选?”

“为什么不是婵约?”

平阴抬眼冷冷的看着小羽,小羽只觉得浑身发凉:“好了......开始吧。”

平阴将藏星渡魂经往小羽面前一推:“自己看,不懂问。”

小羽一怔,而后缓缓将藏星渡魂经揽在眼前:这......这都什么鬼画符......这不就是咒术吗?一个成形文字都没有。

此时洞府的大门沉重的打开了,婵约缓缓走来,小羽看着他,宛如看到救星一样,婵约坐在她身边,抬头看着平阴说道:“你从阴阳卷里看到了什么?”

“残缺的力量......阴阳界的人残缺的力量......”

“那力量只归属一个人......”

小羽听不懂他们的话,她举起藏星渡魂经给婵约看:“你确定,这是经书?”

婵约将书简倒了过来:“你拿反了。”

小羽尴尬的收回了手,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的牙......”

“不碍事。”婵约说道。

“哥哥,你说,天星落时,我们会就此终结吗?”平阴有些悲观。

“为什么这么问?”

“我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我们挣扎在别人的视线里......像个小丑......”

婵约微微低着头:“花火还在,释厄令也没有在他手里,他名不正言不顺......”

平阴微微叹息一声道:“哥哥忘了吗,我们现在也名不正言不顺......”

“我们绝望一次了......”婵约黯然道。

平阴指尖飞出一片红色的花瓣,花瓣掠过藏星渡魂经渗入小羽的脑海,小羽顿时很痛苦,书简掉落在地,摔断了绳子......

平阴一个闪身出现在小羽面前,他握住小羽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变成了红色:“小羽,你记得,若释神山出现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守住花火......”

小羽痛苦的问:“你们要去哪?”

“我们哪里也去不了。”婵约缓缓走去小羽身后,他身后一团黑色的羽毛坠落顿时,一对黑色翅膀宛如满天乌云......小羽的眼睛前黑了......

小羽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痛在从自己身上慢慢抽离,身体渐渐属于自己......一道紫色的光从小羽背后溅出,黑色翅膀翅膀骤然消逝,婵约失力跪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一个掌大的傀儡和着血色掉落在地......小羽昏了过去,平阴忙去将婵约扶起:“你疯了吗?”

两人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一股压力,无处遁逃,又像是已经快要长在脸上的面具被人一点点撕开,不安,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这个女孩,可以对抗灵巫族......”婵约冷静的对平阴说道。

“哥哥,你告诉我,你到底去过哪里,是不是见过什么人?”

“平阴,你若真的在乎你我的存亡,在乎那鬼牢的哀怨,就该......就该放下过去......”婵约看着平阴苦劝道。

平阴放开了婵约,他微微低着头,什么也没说,他的眼神些许悲伤,看着倒地的小羽一眼,却无意发现,小羽已经变了一副样子......那张可爱的脸,他曾见过,很久以前......

平阴看向婵约:“怎么可能......”

婵约微微皱着眉,警惕道:“泽,来了......”婵约靠**阴低声说:“将她带去花火洞府。释神山外,我可以应付。”

平阴点点头,抱起小羽离开了。

释神山外,粗壮枯木宛如腾蛇缠绕,有蓝色光尘从蜿蜒枯木中凝结......婵约目光渐冷,看着那个枯木中人影渐渐完整......

他躬身行礼......

泽缓缓靠近,枯木收入掌中,鬼屠十三目光寒冷跟在泽身后。

“我睡了好久,释灵王规矩都忘了吗?”泽冷冷一笑说道。他着深蓝色长袍,铁腰封上缠绕着十八枚刻着符咒的木珠......

婵约低着头轻锁眉心,他跪在了地上......

泽冷冷一笑绕过婵约向释神山内走去,顿时,鬼兵拦截在泽身前,火诛藤缠绕在释神山入口,形成一个火红的网......

泽停住脚步冷漠问婵约道:“这是什么意思?”

婵约缓缓站起身来:“巫皇见谅,释神山里,戾鬼太多,以您的身份不该来阴界的。”

泽转过身看着婵约笑着说:“阴界啊......我这次来就是来告诉释灵王,天下有个地方叫地狱......什么灵魂,什么花火,至此起都归属地狱......”泽抬起手来握住婵约的肩膀说道:“释神山守护花火多年,劳苦功高......若换个人守护花火,我还有些不放心,不如,你与平阴一起去地狱再为我守护花火吧......”

婵约推开泽的手,淡淡一笑说:“花火是天雷给世间的救赎,巫皇将它存放地狱......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

“释神山这种埋骨之地都可存放花火,地狱又有何不可?”巫皇笑着看着婵约。

此时枯木蜿蜒绕住了婵约的双腿......

鬼屠十三拔出被后长剑,挥剑斩断了火诛藤,恰在危急之时,肆桀出现,他从天而降一剑斩断枯木放出婵约,又一个翻身落在释神山入口前。

鬼屠十三眼中带着一丝恐惧......

婵约一个闪身站去肆桀身边。

泽笑着说道:“今日,是不欢迎我吗?”

肆桀冷冷说了一句:“从来没有欢迎过。”

泽笑容渐渐消失,枯木掘地而起脚下而生,缓缓向婵约与肆桀蜿蜒而去,谁知肆桀将无格剑丢去泽脚下:“释神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除非你死了,你的魂可以来这里。”

鬼屠十三持剑冲上前去,剑锋直刺肆桀的眼睛,火诛藤瞬间出击,缠绕暗紫色的朝夕剑上,剑停在离肆桀死亡的咫尺之处......

泽不堪此辱,他冲向婵约,火诛藤向泽缠绕而去,巨大的灵力散着紫色的光压迫着火诛藤,火诛藤竟然被瞬间击碎,泽唤出如腾蛇般的枯木向婵约瞬间刺去,枯木穿过婵约胸口的瞬间,无格剑架在了泽的脖子上,透出了殷红的血......

肆桀还是慢了......那枯木将婵约钉在了石壁上......

泽双目现出杀气,此时却听箫声阵阵,是大司官,只见箫声想起,肆桀的无格剑颤抖起来,婵约指尖飞出一片黑色羽毛向肆桀飞去,却被一颗紫色火蛊烧成灰烬......

刺在婵约胸口的枯木骤然抽出,泽一个闪身靠近婵约握住了婵约的肩膀......婵约无力的站立着,冷冷的看着他:“释灵王再不用出真正的实力,就真的会飘去地狱了......”

婵约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说话,突然肩上一阵剧痛可他额头浸出冷汗,他面色憔悴,缓缓低下头来,可枯木缠住了他的脖子,强迫他抬起了头,泽冷笑着问他:“怎么,我剔骨的手段不生疏吧......”

肆桀奋力的抵抗着那无形的操纵他的丝线,像个疯子......

大司官飞落他身边,摘下了面纱......

“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大司官轻声对肆桀说。

肆桀看着她,灰色的瞳里散发出紫色的寒光......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不是你......不是你......”

大司官抱住他,把头贴在他的胸口,她轻轻的说:“是我......在断念谷里,与你相识相恋,却不得不离你而去......”

肆桀的头痛欲裂,他狠狠推开了大司官:“你撒谎!我不认识你......”肆桀捂住头,几乎痛的无法站立......

“当他灵魂飘来时,我看见他的一生的轨迹,我看见了一个影子......与你很像。那个时候,我很恨他,也嫉妒他.....因为他拥有我拥有不了的人,他与她有着共同的记忆,他可以为了那个记忆去疯狂,为了那个记忆踏入阳界,去寻千眼玉旋珠,只为用那颗千眼玉旋珠察窥诸界,去寻那个他念念不忘的人......我做不到......”不知何时,平阴从释神山内走了出来,他走向了大司官,大司官眼神闪躲着,戴上了面纱......

“肆桀如果知道,你对他万般的好,只是因为他是阳界最强的人,他还会为你如此疯狂吗......”平阴冷冷笑着说。

“你囚禁了他,你才是罪魁祸首!”大司官冷漠的对平阴说。

“戏多演几遍便看腻了,你不必再佯装弱者,因为我......不打算隐藏了......”平阴周身血色火焰盘旋而起,那火焰里杂糅着血色的花瓣......他银发散落,红衣如血,莹白如玉的手指绕着红色的火,红的发黑指尖些许尖锐,让人望而生怖......

“神......焱......”泽不以为然的念出了他的名字......他靠近焱,却被缠绕在他周身的炽热力量割破了衣裳,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破碎的袖口,又抬头看向焱:“隐藏多年,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从现在开始,你的敌人,是天下.......”

肆桀,婵约脚下都升起一道红色的散落着红色花瓣的圆圈,圆圈升起一道刀枪不入的屏障......

焱淡淡一笑,天下失色:“巫皇泽......你记住,你所掌控的天下,是我们给的,我们也能拿回去......”话音刚落,天上降下红色的花瓣雨,花瓣燃着火光,天骤然暗了......

“怎么回事?”大司官有些许惊慌。

“天星落......永夜至......阴阳逆转混沌重生......”泽微微怒道。

“若一切推倒重来,我们还有必胜把握吗?”鬼屠十三担忧的说。

“原来......这才是他们苟活的目的......”泽轻声恨道。

花火洞府,小羽抱着花火入怀,她看着那花火的光亮掩盖了她视线里的一切.....她流下了一滴泪.....那花火在她怀里灼痛了她的胸膛......

此时,释神山突然轰然一响......

粗壮的枯木缠绕整个释神山,柔滑的石壁出现道道裂痕,是触目惊心的伤疤......火诛花败,火诛藤枯,小羽在摇摇晃晃的花火洞府里,抱紧了花火,她的手心握紧了一片黑色的羽毛......

突然,释神山塌了,白雾混着尘埃侵略着侵略者急促的呼吸......

泽站在高高的枯木之上俯瞰整个释神山废墟......白骨满地......花火消失了......

魂兽的背上驮着恶鬼,它们浩浩荡荡奔去东方,宛如大海深处的暗流......

小羽抱着花火骑在一匹魂兽上那花火的光亮虽然小羽极力隐藏,还是被泽看到了......

“我说了,她是个麻烦,早就该杀了她!”泽飞身而去,宛如闪电一般,魂兽,恶鬼,鬼兵都在极力阻拦着泽,为小羽掩护着......

阴诡之气酝酿万年,一朝出,便如通天雷电,靠近不得,泽还是败下阵来......他狼狈落地,双臂被地上石子蹭伤......

灵渊氏早在六百年前就灭族了......堕神焱与翊替代了灵渊氏,一点点的吞噬阴界......泽气愤不已,可此时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泽猛然想起,那释神山满满的白骨......阴界的人的尸骨,埋骨香......翊的绝技......整座释神山成了埋骨香的香炉......足以让整个天下失去战斗力......当真是阴狠......

泽怎么也没有想到,翊会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天下......他渐渐失去失去力气......看着混沌模糊不清的天地,只见,妖风起......

翊是要给天下一个灾难吗......好让他们记住他的神威......呵......泽从未把神放在眼里,这是一个胜利者骄傲,一旦拥有,即使卑贱入泥,也永远不会放下了......

毁灭释神山,就是自我毁灭的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