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有人保护他,那个人比你强一百倍不止

  • 山海旧词
  • 妖巡
  • 4654字
  • 2020-06-19 13:06:27

青罗持生死簿入无极殿,皇帝安然坐在龙椅上,他除了自己一个心腹大患。

灯火辉煌,即使是深夜,只有皇帝一个人。皇宫的华丽,他认为他配得上。

青罗小心翼翼上前,将生死簿双手呈给姬如山。

姬如山看着这个黑色书简,总觉得有几分熟悉,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感受过这种气息......

“天星将落,到时候,陛下便可打开生死簿。”青罗退回大殿恭敬的说。

“现在,打开生死簿还有什么意义啊......该死的都死了......”姬如山顿了顿说道,“你为何忠于我?”

“这是贫道答应故人的一件事,至死方休。”青罗微微低着头说道,她的眼底有很微弱的波澜。

“故人......那故人是谁?”

“那人已死,没必要再提起了。”青罗转身欲离开大殿,此时,大司官却突然出现在青罗面前,她的出现,带来一阵疾风,无极宫门窗突然紧闭......

青罗忙退后一步,恭敬道:“大司官。”

大司官绕过青罗一个闪身出现在姬如山面前,姬如山慵懒的从宝座上站起身,笑着说道:“灵巫族的大司官上次来见我是六百年前了,那时候大司官还不是你。”

“巫皇有令,姬氏姬如山擅自放出魇洲魔将,不尊灵巫号令,特命我来告诉你,退位,而后带回你的项上人头。”大司官冷冷的看着姬如山,半分余地也没有给他留。

“巫皇......叫他自己来。”姬如山嚣张的坐回龙椅。

“临死前,收回你的错觉,你的一切都是巫皇给的,你该醒了。”大司官握紧了手中的黑骨杖抵住了他的喉咙。

姬如山抬起头冷冷一笑看着大司官:“大司官动手吧。”

黑骨杖冲出一到紫色利刃,青罗一个闪身冲了上来死死握住利刃,她对姬如山说了句:“陛下快逃!”

姬如山看了一眼她的颜色,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即刻遁身而逃。

大司官一掌将青罗打倒在地,转身欲追姬如山而去,却被青罗死死的抱住了腿......

大司官怒道:“为何叛我!”

“你认为我忠诚,我从未说过,只对你一个人忠诚!”

大司官将黑骨杖狠狠穿过了她的胸膛,而后一脚将她踢开,追姬如山而去。

青罗能复活的......她在大司官离去后,慢慢清醒过来,只是她的神思疲倦,目光微微呆滞,她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离开了无极宫......

她知道一个地方,是姬千言告诉她的,皇宫里都会设置一个紧急避难之处,在皇宫的西北位置,望楼之下,那里能掩盖所有的气息......

果不其然,姬如山就藏在那里......

空荡的高高的洞穴里,每一个声音都会激起回声......

“陛下......”青罗摇晃着走近姬如山,她握紧了伤了的右掌,捂住穿透胸口的伤口......

姬如山担忧道:“你知道我不会死,又为何替我挡这一刀?”

“陛下手中生死簿,是从灵巫族来的。生死簿里的永生,灵巫族定有办法化解,所以,大司官才胸有成竹的来杀陛下......可陛下的永生是阴阳卷给的......大司官若知道了阳界之主投靠阴界的事实,势必不会放过陛下......”

“可是。巫皇已经决定要我死了,我虽逃了,他依旧不会放过我。”

青罗摇摇头说道:“不,阳界混乱不堪,灵巫族的当务之急是册立新的阳界之主,他们会把主要力量都放在肆桀身上。陛下,暂且是安全的。多年来,灵巫族对阴界一直是对立态度,他们有多想要花火,陛下是知道的,他们明里暗里派了不少人对释神山和十方灯塔监视,现在,只有释神山了......阴界力量比我们想象的弱,若陛下暴露了您与阴界的交易,他们恰好拥有了开战的理由,巫皇已经醒来,他们如此急切册立新主,看来已有完全准备,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对抗灵巫族,并无胜算,他们对您对释神山定然是必杀之志。”

“那若我联合释神山对抗呢?”

“陛下就那么相信释神山吗?他们所有人心里都有自己的计划,合作伙伴都是可以牺牲的......”青罗的目光缓缓黯淡下来,她突然跪在地上,姬如山不解:“你这是干什么?”

青罗恭敬向他行了一礼:“陛下,我的故人要我护着您,可是我太累了,我是个没有希望的人,我没有希望再见到了他了......我每次死而复生,回忆他的样子就会越来越难......我想在我未完全忘记他时死去......”

姬如山微微皱着眉问:“你的故人是......”

“您的长子,姬千言......”

姬如山猛然想起自己那个十岁离家的孩子......

“姬千言名义上离宫修行,实则是陛下献给灵巫族的质子......他的万仙门,就是灵巫族的地狱......那是灵巫族造下的另一个阴界......”青罗黯然道。

姬如山低下头眉头紧皱,他是痛苦的,因为姬千言曾是他最爱的孩子。

“我在万仙门地狱里长大,我知晓地狱里灵巫族都不知道的秘密......就算日后,大司官再见我,她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所以,陛下可舍弃您这副聚危难于一身的皮囊,夺舍于我,再拿着自己的人头去向大司官请赏,她定会饶恕你!如此一来,陛下便可逃离诡局,站在局外。”

“夺舍......不,我不能这么做!”

“陛下,姬千言要我保护您,可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复活里意识越来越模糊了,我总有一天会变成行尸走肉......如此,若帮陛下逃离诡局,此身还算有些价值,也算不负姬千言所托......”太多的理由也只是借口而已,青罗一心求死......一个失去希望的人活着是煎熬......

姬如山权衡许久,犹豫许久,终于黑紫色的气息荡满了暗室,又骤然融进青罗的身体......姬如山的身体倒在了地上......睁着两个黑洞般的眼睛......青罗的努力回忆着关于姬千言的过往,她本该是地狱里的小鬼,是姬千言救了她,她选择和他相依为命,却从未走进他的心......

青罗的头沉重的低下,她仅剩的一缕灵魂离开了身体......很淡的灵魂,在冥尸之息的厚重的掩护下,她的灵魂没被发现,安然的飘向了花火......

婵约拿着魇月给的盒子走入了花火洞府,盒子打开,是一颗蓝色的晶莹的珠子,花火映照下,仿佛是整个大海......

婵约将此珠喂平阴服下。他安顿好平阴,便坐在他旁边,望着花火......此时,有一缕淡淡的魂飘了过来,它虽然很淡,但婵约能感受到它的沉重......他起身走向那缕魂,那缕魂好似想告诉他什么,它如烟如缕缠绕着婵约,而后,缓缓离去......

“哥哥......那是谁......”此时,平阴醒了过来,他支撑着石壁站起身来,面色有些憔悴。

婵约走近他,摇摇头:“那缕灵魂残缺太严重,我无法辨识......”

“哥哥不是有天通之术吗?”

婵约微微低着头思索片刻说道:“我的天通之术被耗尽了......”

“不属于我们的力量总是越用越少......”平阴淡淡一笑说道。

婵约也随之笑起来,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那个丫头......”婵约说完消失于无形,平阴有些疑惑也追随而去。

小羽在龙乙非走后,一只在哭,她倚靠着那个石壁,哭着眼睛都肿了......

婵约缓缓走到她身后,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肩膀,小羽一拳挥来,不偏不倚打在婵约嘴上,婵约疼的捂住嘴,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没有出声......

平阴骤然出现,狠狠捏住小羽的下巴,冷冷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这么大蛮力.....”小羽下巴几乎要被捏碎了,她流着泪不知是想念龙乙非还是痛的,平阴对这张脸还是保存一分慈悲的,他放开了手,冷漠道:“你以为他不会还手,就可以随便动手吗?是龙乙非把你丢在这的,你的拳头应该挥向他!”

“非大人没有丢了我,他会回来接我的!他说了!”小羽哭着,任性着,展现着自己最丑的样子......龙乙非看不到,她也无所谓了......

婵约擦了擦嘴角的血,掌心握紧了一颗被打掉的牙......他缓缓靠近小羽,平静道:“你在此哭闹,是因为你没有把握确信他会回来,对吗?”

小羽擦着眼泪,低着头,不说话。

婵约蹲下身来,抬头看着她,指尖轻轻的划过她红肿的眼睛,替她擦拭泪水,即便他知道,擦不干的:“小羽,龙乙非要去做一件事......”

“危险吗?”小羽没有等婵约说完,便急切问道。

“有人保护他,那个人比你强一百倍不止......”

“那他是嫌我没用了吗?他不会回来了吗?”小羽说着,眼泪流了出来,平阴在一旁看着,重重的叹了口气,他倚靠着石壁,百无聊赖的看着开在身旁的火诛花。

婵约握紧她的肩膀,郑重对小羽说:“你比我了解他,你该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了解他,我跟在他身边,不敢多窥探分毫,他是高高在上的.....”小羽哭着说道。

“小羽,你冷静下来.....”

此时平阴走到婵约身后,冷漠的对小羽说:“他会回来的。他很执着。他去做的事很危险,带着魇月比带着你的胜算大。而且,他让你在这,不是来做客的,是要你研习藏星渡魂经的。赶紧把眼泪擦了,他也许明天回来,也许后天,一年,两年......你需要在他回来之前,学会藏星渡魂经。”

小羽擦净眼泪,看着婵约说道:“我现在就学。”

婵约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平阴,又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对小羽说:“好。”

此时鬼兵从墙壁里渗出来,婵约吩咐道:“带去主君洞府。”

鬼兵搀扶着小羽,化作黑色气息消失了......

婵约走**阴问道:“你让她学藏星渡魂经?”

“让她学着渡魂不好吗?”平阴不敢看婵约的眼睛,他四处闲看着。

“藏星渡魂经是阴界与花火齐名的宝器,她的身份,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我想她会改变的吧。肆桀的说的对,她适合做渡魂师。”平阴看向洞道里盛开的火诛花说道。

“灵巫族开始注意到我们了......”婵约低声道。

“这就更能印证,辰鲸羽还活着的事实。”平阴的严重闪过一丝的悲伤但转瞬被理智冲淡,“让小羽学习藏星渡魂经,来代替真正的她。她喜欢藏在暗处,便永远被替代吧。”平阴语气极尽冷漠,他转身走出了洞道。

婵约心中微微欣慰,但他还担心的是,小羽身上的转生傀儡......她现在是以傀儡的身份活着,万一......被操控......释神山的一切都会悉数呈现在灵巫族面前......

平阴真的很会找麻烦,婵约微微的抱怨道,可是他们兄弟谁比谁好,谁不谁差呢,半斤八两吧。

白骨铸就的床榻,巫皇半躺着,他手里捏着一块碎冰,仔细端详着......

这时,一抹凌厉的紫气骤然出现,化作一个身着黑衣,背着一把暗紫色长剑的人,他戴着鬼面,只露着一只左眼。

“禀告巫皇,龙乙非已经和傀儡分开......他与释神山好似关系密切,而且他已经知道了生死簿是假的事实,不过他好像被某种东西牵制......”

“他去哪了?”泽漫不经心的问道。

“属下跟到了海边,便探不到他的气息了。”

“大司官呢?”

“大司官前去绞杀姬如山,不过,姬如山在青罗的掩护下逃了......大司官应该在回灵巫谷的路上。”

他的名字叫鬼屠十三,亦步亦趋的跟着泽,是他的贴身护卫。

这时有一灵巫族人来报:“禀告巫皇,青罗带着姬如山的人头回来了。”

泽淡淡一笑站起身来:“让她进来。”

青罗身姿曼妙,双手鲜血淋漓,提着那个污秽的人头丢在了泽面前......她笑着靠近巫皇:“大司官虽然看上去雷厉风行,其实手段还是太过于软弱。”青罗停在了泽面前半步远处,她微微抬起头,微微笑着,透着几分骄傲。巫皇泽浅浅笑着,这个女人,如果单纯的话,应该是很美的,只是,她并不单纯,可这一点又让巫皇很好奇,好奇她的目的......

“你想要什么呢?”泽低声问道。

“巫皇想给我什么?”

“入灵巫族的人,能活着就是莫大的恩赐......”泽低声微微冷漠道。

“好啊,那我先谢过巫皇的恩赐。”青罗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鬼屠十三警惕的对巫皇说道:“此人......”

“我知道。但是我更想让她知道,入不入局她决定不了,出不出局,她依旧决定不了。”巫皇看了鬼屠十三一眼,冷冷说了一句:“我们去释神山,看看花火吧。”

此时大司官出现,她看到了地上滚落的姬如山的头颅,惊异不已,巫皇泽走近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的任务有人替你完成了,现在你有新的任务......傀儡离开了龙乙非,你可以去杀他了,六百年前,他未死,现在他必须面对自己的命运,找到他,杀了他。”

大司官犹豫片刻说:“是。”她转身欲离去,巫皇握着她的肩膀说:“别犹豫,否则,会有人替代你的位置,你不想回到原来的位置吧?”

大司官微微低着头说:“是。”

她只能服从。十方灯塔毁了,渡船也在海浪翻滚沉入大海,这不就是她想要的毁灭吗,毁灭后于无声处重生......

巫皇带着鬼屠十三走了,大司官停在原地,低头看着那个污秽的头颅,青罗出现在她身后:“大司官的手太软,巫皇不喜欢手软的人。”

大司官转身看向她,惊异道:“是你......”

“大司官忘了,我是杀不死的,生死簿上,有我的名字......生死簿上的名字,都是巫皇的人......”青罗笑着对大司官说道。

大司官只冷冷看了她一眼,离开了灵巫谷。

青罗环视周围,灵巫族的人无处不在,石壁上有无数双紫色的眼睛盯着谷内的一举一动......

她若无其事的离开了灵巫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