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地狱里的人

  • 山海旧词
  • 妖巡
  • 4195字
  • 2020-06-15 13:31:15

万仙门地狱,阴气萦绕不亚于释神山和曾经的十方灯塔,万仙门极有可能就是阳界越权的证据。这个地方看不出时间变化,不断向姬千朔进攻的万仙门弟子宛如一个个上了弦的机械,不知疲惫,她们以丈长白绸为臂持剑舞动,在地狱中,再美的舞姿也盖不过剑锋的寒光......姬千朔在这充满杀意与折磨的舞蹈里挣扎着......十阳烈灵穿梭于朵朵盛放的“白色花朵”之间,寻一个出口......

他见到了一个人......他以为再也不会遇到的殊途之人......

她舞动白绸,跳着那都属于皇宫的轻迷舞步,她垂着眼睛,沉醉着......

姬千朔靠近她,她的脚步骤然疾快,白绸挟裹的长剑骤然闪过一道红色符咒,她抬起眼睛,目光无神的看着姬千朔,而后,唤回长剑向他刺去,姬千朔挥动铁鞭,将长剑击落,一个闪身冲到她身后,手中铁鞭金光涣散,变做一株古老的梨花树,她就在梨花荫下,金光淡淡,她有了影子......

她的眼睛微微颤动,梨花飘落掌心......

她转身朝着梨花树端正行了一礼:“儿臣不孝,拜别父皇......”

“你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只为了一个死人?”姬千朔站在树旁,心痛的问。

“他没死,他回来过了,皇室欠他的,总得有人还......”她缓缓站起身来,挥动白绸,曼舞婆娑,泪眼朦胧:“你们都说他是暴徒,可我相信他也会如舞步般柔情似水......”

“姬欢!”姬千朔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好让她赶快清醒,可此时,姬欢的眼睛忽然变得血红,她停下了脚步,剑归手掌,低沉的说:“姬欢只是一个肉体的名字,我没有名字,我不必有任何限制......”姬欢转身持剑直指姬千朔,顿时,万仙门弟子宛如暴雪压顶而来,梨花树化作手中长刀向“暴雪”狠狠挥去......

人不人,鬼不鬼......这就是地狱吗......

金色的一道斩息宛如冲破混沌的一道烈阳,铁索剧烈晃动,“暴雪”也在金光迸现时闭上了眼睛......

姬千朔几乎用尽了力气......他手持长刀失力跪倒在地,那些万仙门弟子,都闭上眼睛散落大地各处,宛如暴雨之后飘零的梨花......

姬千朔看着她们,她们和她们手里的剑没有区别......生而为人,却困锁地狱,不,她们现在已经不是人了,而是这地狱里的鬼,等待着来来往往的猎物,把猎物杀死,然后变成和她们一样的人......

姬千朔重重咳嗽几声,力量的亏空让他对地狱有一丝的恐惧.....这时被他打倒的姬欢,艰难的向他爬来,这是姬欢最后一丝属于她自己的意识......

姬千朔走向她,跪在她身旁,姬欢抓住他的衣襟艰难的说:“哥哥刚刚用尽力气反抗,这地狱里的力量会趁虚而入侵入你体内,你会变成和我们一样的鬼......在这里的魂都曾拼命反抗,但......都输了......”

“只要你想走,我会带你出去。”姬千朔握紧了姬欢的手。

“哥哥那一道斩息,至阳至烈......”姬欢的身体开始化作尘埃,白色的尘埃,“......我以为我有来世可期,我愿意忍受今生万般苦难......可我没想到......”

“我带你离开!”姬千朔抱紧姬欢,却发现,双臂轻若无物......

“哥哥离开这.......”姬欢将用最后的力气挖出了自己的眼睛,“鬼眼才能看见地狱之门......”

姬欢化作尘埃,无处可见,那双眼睛宛如红色的珠玉落在姬千朔手心,而后化作红尘入姬千朔的双眼......顿时一道宛如吞噬万物的兽首出现在他眼前,闭目的万仙门弟子重新清醒,她们飞入兽首之上,自行摆出玄雪剑阵......

原来,她们每一次攻击都是因为我靠近了出口......在这里每一个想逃出的人都曾被如此对待吧,当希望被一次次摧毁,当肉体与灵魂不断遭受着重创,人会自动放弃放弃希望,选择不那么痛的活着......

姬千朔的力量在刚刚对抗时,已经用尽,这次,她们若全力发动玄雪剑阵,姬千朔定是没有胜算的,可出口就在眼前......顿时,他想起了断尾而逃的蜥蜴......他从怀里取出生死簿,对万仙门弟子说道:“你们更在意的是这个吧?”

只见万仙门弟子不为所动......姬千朔轻轻向前半步,玄雪剑阵即将启动,“原来,你们不仅在生死簿,还很在意我......”姬千朔持黑刀向前冲去,玄雪剑阵启,道道白色利刃宛如无眼流箭向姬千朔刺去,在姬千朔看来,玄雪剑阵的威力不输天诛,地裂,大地触目惊心的伤口表明着刚刚剑阵的威力,她们确实击中了目标,但是剑阵下的并非姬千朔,他早已金蝉脱壳,趁万仙门弟子不备冲出了兽首出口......飞流崖下,瀑布竟然结了冰,那奔腾之势忽然定格,姬千朔此刻狼狈的样子,见之,只觉得像个巨石压在心头......

“你是第一个从地狱里逃出来的人,可是,你身上来自地狱的气息永远也抹不掉了......你比任何人都在意会是怎样的人,你毕竟是姬氏,在姬氏与轩辕氏的争夺里,你是随时可以被牺牲的......”青罗立于寒冰之上,凌视着此刻狼狈的姬千朔。

“你和我说这么多废话,看来,你不想让我死。”

“你利用生死簿金蝉脱壳,你还有回轩辕氏的必要吗?陛下说了,若你改过自信,重新效忠陛下,他可以对你既往不咎......”青罗说道。

“既往不咎?我何错之有?”姬千朔以黑色长刀支撑,飞身离开飞流崖......谁知崖上,还有个大麻烦在等着他......是大司官......

姬千朔宛如看见一个陌生人,绕过她继续向前。

大司官微微皱着眉拦住他道:“站住!”

姬千朔并未止步,光照在他身上,有点凉,他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自顾自向前走着,大司官一个闪身冲到他面前,狠狠一掌,将他打倒在地,那一掌几乎让他胸口皮开肉绽......

姬千朔拄着枯木站起身来,他冷漠的看着大司官说:“我已非灵巫族人,没必要听你的命令。”

“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知道,很清楚,但与大司官无关。”

大司官狠狠的说:“我说过,肆桀是阳界之主,这是灵巫族制定的规则,是你们不得不遵从的规则......”

“灵巫族制定规则,却不在规则里,你怎么知道,你们所制定的规则恰好就是阴阳界最期望的呢?”

“阴阳界生灵多如蝼蚁,他们只需要服从!”大司官的眼睛里透着冰冷。

“灵巫族是怕蝼蚁失去控制,侵蚀了你们所铸就的高墙吧?”姬千朔冷冷的说。

“我们就是规则......”大司官抽出黑骨杖指着姬千朔说道:“我再警告你一次,阳界之主是肆桀,不是姬氏,更不是轩辕氏!”

“肆桀......呵......肆桀若服从,不必等你在此警告我.......”姬千朔嘲讽道。

大司官怒,她挥动黑骨杖,姬千朔立刻置身一道巫咒之中:“灰飞烟灭吧,像那个染指了生死簿的人一样......”

眼看巫咒既成,在此危急之时,一片白羽骤然向大司官的黑骨杖刺来,黑骨杖微微移位,巫咒瞬间破碎,小羽立于白凤之上从天而降,白凤俯冲而下将姬千朔救走.......

大司官见飞远的小羽,目光骤然凌厉,她冷冷一笑说:“既然来了,就没那么容易走......”

紫色气息掘地而起,化作一只紫色羽毛的九尾凤凰,向白凤追逐而去......

小羽回头,羽出如箭尽量阻止着九尾凤凰的跟随,她急切的盯着身后,此时姬千朔说道:“大司官不是你能轻易甩掉的,随便找个隐蔽的地方降落吧。”

“为什么?”小羽不明白。

“九尾凤凰是大司官灵力所化,即使破碎也会重新聚合,它能一直跟着我们。我们只能找个无关紧要的地方降落。”

小羽仔细一想:“你说的对,我们若直接回去,会暴露你的位置,也会暴露非大人的位置。可我不知晓其他的地方......”

“现在大司官是阴阳界的障碍,唯有让她自顾不暇,才能为阴阳界争取一丝喘息的自由。”

“去哪?”小羽微微急切着......

“灵巫谷。”

“可我不认识......”小羽微微皱着眉道。

“我认识......不过你得帮我个忙。”姬千朔说道。小羽见身后九尾凤凰穷追不舍,急切道:“快说!”

姬千朔看了她果决道:“你拖住大司官。”

“好!”小羽没有问原因,这是龙乙非叫她来救的人。

小羽低头对白凤说了什么,而后果决的跳了下去,她踩着白羽向九尾凤凰冲去,随之而来的大司官召回九尾凤凰,她冲向小羽,如闪电一般出现在小羽身前,小羽恐惧的看着她,而大司官的手紧紧攥住了小羽的喉咙,两人一同坠下半空,小羽沉重落地,被摔得浑身刺痛......

大司官落在小羽面前,狠狠的踩住来她的胸口,小羽挣扎着,使劲将她的脚推开,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

“就你也想反噬主人!”大司官怒视小羽道。

小羽只是恐惧的看着她,什么话也不说。

大司官抬起脚放开了小羽,小羽只是重重的咳嗽了几声,血从嘴角流出来......大司官握起黑骨杖,黑骨杖胡作黑色长箫,箫音瑟瑟,宛如风穿长林,落叶窸窣,也许怨鬼磨齿,听之心惧......小羽被那声音操控着站起身来,她痛苦着,筋骨被肆意揉捏,她痛的流泪,仍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你以为我已经忘记你了?”大司官问。

小羽只是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不说话。

大司官走近她,小羽向后退,却发现身体仿佛被死死钉住一样,无法动弹。

“我叫你做的事,为什么不做?”大司官压抑着愤怒。

小羽缓缓抬起头来,平静的看着大司官:“你没有什么损失,你已经是阴阳界的规则了......”

大司官扬手狠狠抽了小羽一巴掌:“你不该有自己的思想,你只是一个傀儡......”

小羽低下头又开始沉默着。

大司官攥紧她的喉咙,抬起她的脑袋,狠狠的说:“你想死吗?”

小羽抬眼满目失望的看着她:“想,很想。但是你,不会杀我......我厌恶我的命运,和你连你一起......”

大司官狠狠将她推倒在地,小羽摔的很疼,她低着头再次站起身来,即便,她浑身的刺痛让她全身都在颤抖......

“大司官身份特殊,何苦伤害一个孩子......”婵约的出现让大司官始料未及......

“释灵王不好好守着花火,还有闲心跟着一个孩子?”大司官冷漠道。

婵约摸摸小羽的头笑着说道:“能让大司官百忙之中留意的人想必没那么简单。”

大司官冷冷一笑道:“呵......辰鲸羽在释灵王的身边,会如三百年前那般凄惨吗?”

“阴界的人深知因果。大司官既然手掌阴阳界规则,想必比我更清楚......”婵约意有所指,大司官攥紧了手掌,美好的眼睛里散出凶光,最后她还是轻轻一笑:“难为释灵王还记得我在阴阳界的位置。”

“当然会记得,大司官站的太高了,宛如日月。”婵约笑笑说道,“日月刺眼,人们会渴望星星。”婵约蹲下身来,看了小羽一眼,小羽会意,趴在了婵约背上,婵约背着她转身离去,雪稀疏的下着,此时,有个灵巫族人出现在大司官面前,他急切的说:“大司官,有人闯入了灵巫谷,冰封了长生门!”

大司官朝着婵约离去的方向冷冷看了一眼,即可赶回灵巫谷。

婵约背着小羽,走的缓慢。

“还疼不疼了?”婵约轻声问道。

小羽趴在他的背上轻轻流泪:“这是我们的秘密,你别告诉非大人,好吗?”

“哪件事?”婵约问。

“你知道的哪一件事都不行......”小羽哭着说。

“好吧。”婵约笑笑回应,他的肩被小羽的泪水浸湿了。

“你真的不会伤害非大人吗?”

“我如果想伤害他,完全可以直接点,杀了他。也不必为他寻回魇月。”

“可为什么要让非大人受那么多折磨......”小羽带着哭腔问道。

婵约叹息一声说道:“很多事并非你看起来的那样。你以为已经承受了莫大的痛苦,其实那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小羽吸了吸鼻子,擦去了眼泪,她没有再问什么。她有点奇怪,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毫无戒备的趴在他的背上,好似是生命气息的牵引,她应该遇到他,并且完全信任他,就好像小羽落入大海不偏不倚被龙乙非拉住了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