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故人仍在,故乡不远

  • 山海旧词
  • 妖巡
  • 3252字
  • 2020-06-14 17:47:39

影都,金甲兵安营扎寨,那保存完好的烈焰般的楼宇等待着它真正的主人。

轩辕易焦急的等待着姬千朔,这都过去五日了,仍不见他的人影,轩辕易的心一直悬着,毕竟,这阳界仍然是姬氏的,他们公然与姬氏反抗,自然是捞不到什么好处的,可姬千朔的十阳烈灵觉醒,对抗姬氏还有几分胜算,若他们那位曾有战神之称的主子的复活,对抗姬氏再容易不过。

正在轩辕易担忧之时,一个更大的麻烦从天而降,他落地,方圆十里荡过一阵浓烈的杀气,飞沙走石仿佛听他号令一般冲过轩辕大军的阵营,穿甲破兵,宛如一道道利箭......

轩辕易一眼认出了这个疯魔之人,他是六百年前,把轩辕氏推入万劫不复的助力之一……

轩辕易握紧长枪向他走近,身后还有力气的将士们摆好防守阵型走在轩辕易身前。

魇月他脑海里只有屠杀的命令,他并不打算与轩辕易交涉,顿时无数黑色气息从地底浮出,化作一个个血目持剑的鬼兵,他们冲入轩辕军阵营,大杀四方……那是一团团虚无,阳界武器无法伤到他们,而他们的剑却是真的……刺破铠甲,血溅四方……眼看,轩辕军都快全军覆没,此时火诛藤如灵蛇窜入混乱之中,绞的一个个鬼兵化作黑色尘埃消失。魇月看到了百步远处支援轩辕军的婵约,他的眼睛里燃起怒火,顿时火诛藤将魇月缠绕迅速拖去婵约身边,一直暗中操纵魇月的青罗怎么也没想到,释灵王会来……青罗冲去婵约身前怒道:“这是阳界的斗争,释灵王犯戒了!”

青罗在侧,魇月更加疯狂,他拼命的挣脱着火诛藤,却被越缠越紧……

此时,北烈侯秦青的军队赶来收拾残局……

婵约冷冷一笑道:“看来姬如山对轩辕氏是志在必得了……”

“你出现,改变不了轩辕覆灭的结果,反而惹得自己触犯阴阳铁律……”青罗狠狠地说。

“二十年了,你对释神山的仇恨丝毫未减啊……”婵约冷漠的说。

“时间抹杀不了一切,你伸出了不该伸出的手!”青罗狠狠说道。

婵约冷冷一笑,看向秦青的军队:“既然这双手已经无法收回,不如一不做二不休……”顿时,火诛藤从秦青军队脚下骤然升起,宛如一把把红色长枪,秦青连同他的军队仿佛落入一个满是刚刺的陷阱……他们躲不掉……血浇灌了火诛藤,花开更艳了……火星浮动在血海……是阴界独有的美景……

“这样的美景,可配得上你这样的美人?”婵约嘲讽似的转身带着魇月消失于无形。

轩辕易带着残余军队紧闭影都城门……

青罗看着那无法渗入地下的血泊,天下起了雪……

青罗恨自己的无能,也恨自己的自负……

无极宫里,皇帝震怒:“派出所有的军队,围剿轩辕氏!”

“陛下!阴界插手其中,你我不知敌情,若贸然进攻,岂不是让将士们白白葬送性命?肉体凡胎与阴诡之力对抗,本来就没有胜算!”青罗劝解道。

“为什么阴界会插手!释神山主君不是已经给朕不死之身了吗!”皇帝几乎疯狂。

“可陛下是用魇月交换的……释神山也只是将您交换的东西带走而已……”青罗小心翼翼。

姬如山握紧了龙椅扶手,指尖都被刻出血来……

“与阴界做交易,我们本来就得不到什么……轩辕氏这次遭受重创必然警惕,他们势必会离开影都另寻他处,好在,姬千朔和生死簿还在我的控制之下,这些是我们仅剩的筹码……”青罗耐心劝解姬如山。姬如山早已失去了帝王的庄严:“无论如何,不能让轩辕氏掌管阳界!”

“魇月是灵巫族交给阳界看守的重犯,陛下因一己私欲将他放出,灵巫族势必问责……陛下该想好对策才是。”青罗提醒道。

姬如山松懈力气,缓缓站起身来,他负过手去,刚刚刻破指尖血已干:“朕已经想好了对策……”他冷漠的眼睛像极了一个无情之人。

青罗离去。

姬如山自叹道:“帝国浩大,竟无一人愿在危急之时助朕一臂之力……呵……你们喜欢苟且偷生,而我喜欢,落井下石……”

无极宫里辗转着一股紫黑色的气息,那气息仿佛被压抑很久……它迫不及待的想要重见天日了……

大司官落在影都血泊之中,看着秦青军队尸首残骸,目光隐忍着恨意,她自言自语着:“我,才是操纵诡局的手,任何想跳出诡局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释神山,魇月被关在那个镶嵌在石壁下的笼子里,离开了青罗的操控,他宛如一个失去了操控的木偶倚安静的靠在笼子里……

龙乙非带着小羽归来,婵约对他说:“今天我带回了你的老朋友。”

龙乙非疑惑的看着婵约:“我没有朋友。”

“他在鬼牢,你会感谢我的。”婵约转身走入释神山。

小羽牵着龙乙非的手说:“非大人,我们去看看吧。”小羽牵着疑惑不已的龙乙非向鬼牢走去。

花火台下,平阴静坐,他仰头看着雷裂蓬勃的花火,心中诸多疑问。

婵约走了进来,坐在了他旁边。

“你都在这坐了好久了。”婵约说道。

“哥哥,花火是什么?”平阴平静的问婵约。

婵约笑笑说:“你都守了它六百年了,从未问过我这个问题。今天这是怎么了?”

“它为什么随天雷而来……它是善,还是恶?为什么,灵巫族这么想要掌控它……”这是阴阳纷争的源头,更是灵巫族不肯收回触手的原因……

婵约退去笑容,望着花火说道:“极善可以温柔渡化灵魂,极恶可以凶戾震慑灵魂……”

“可被花火渡化的灵魂宛如一张白纸,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心甘情愿被渡化,还是被迫无奈被渡化,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害怕……”

“力量本无善恶。”婵约转头看着平阴说道。

“若它不是一种力量呢……我们都是守卫它的狱卒……”平阴看着花火,眼中却没有光……

婵约惊异:“平阴,你在说什么?”

平阴缓缓低下头,忽然一阵晕眩倒在地上,婵约忙抱住他,可他的筋骨也开始被柔软的气息攀附,他使不出力气,同平阴一同昏倒在地……

花火台忽热发出一声声崩裂的声音......

鬼牢里,龙乙非领着小羽一步步走在混沌雾色里,小羽惊异看着四周:“鬼牢怎么起了这么浓的雾?”

“这不是雾,是八方魂兽的气息......”龙乙非周身升起道道寒气,寒气穿梭雾气之中,那些雾气竟然在半空被寒气定格,像一道道冰色极光,如同道道寒冰雕刻的流烟......小羽惊叹,眼前混沌消逝,一切都清晰起来,她看到了石壁下那个呆呆的倚靠铁栏杆的赤甲人,她松开龙乙非的手跑了过去:“这个人原来不在鬼牢,是非大人的朋友吗?”

龙乙非的心仿佛被紧握着,他几乎屏住了呼吸,他缓缓靠近那个背影,熟悉的背影......

小羽见龙乙非的神色复杂,她忙站起身来跑到龙乙非身旁扶着他:“非大人没事吧?”

龙乙非没有说话,他只是握住铁栏杆低头看着那个人......那个恍若失神呆呆的故人......

“魇月......”龙乙非轻轻喊出了他的名字,魇月眼睛轻轻动了一下......他缓缓抬起头来,见到了那个几乎在脑海里消失的样子......

“我......我好像记得你......不,不是你,是一个在我记忆深处的人,他死了......”魇月又低下头去......

龙乙非握紧墨白黑剑,对小羽说了一句:“小羽,躲开这里,越远越好。”

小羽想问为什么,话还未出口,却见龙乙非目光坚定的望着魇月,小羽好似明白了龙乙非的意图。她乖乖的退去十步开外。

龙乙非抽出黑剑一剑将铁栏杆斩断,他把剑锋对准了魇月的眉心......魇月本能似的握紧剑锋,他将剑锋狠狠一推,龙乙非向后掠出三步,魇月缓缓站起身来,他周身顿时出现红色的息流,像是两个绛色龙头,龙头在他周身缠绕着,宛如一道屏障,让敌人望而生畏的屏障......

寒气由地而生,龙乙非催动寒气化作一条冰色巨蟒,巨蟒腾空而起,撞破鬼牢又从天而降向魇月冲去......小羽见到了,龙乙非背后渗出的血......可她没有去阻止,她知道龙乙非在接待老朋友,这是他的方式。

面对战斗,魇月从不避让,见巨蟒如一座冰山压来,魇月忽的唤出一条赤色巨龙向巨蟒奔去......顿时,冰蟒碎,鬼牢冰凌盛放,赤色的气息缠绕在寒气冰凌之间,宛如烈焰白雪......

龙乙非受残阳晓月牵制,败下阵来,他以墨剑支撑,勉强站立,小羽赶忙跑去扶住他,此时,龙乙非吐出一口血来,他沉重的呼吸着,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魇月,他身上骤然浮出一道血色气息,在冰凌落下时消逝......魇月张开双手,见冰凌片片落在他手心,记忆如洪流冲入他的脑海,他猛然跪在地上,隐忍痛苦挣扎着......他双掌撑在地面,几乎将石地抓碎......小羽小心翼翼的扶着龙乙非走近魇月,魇月缓缓抬起头来,血目垂泪,轻唤一句:“王......”

龙乙非淡淡一笑朝他伸出手去,那长满绛色鳞片的手果决的搭在了龙乙非的手上,他站了起来。小羽作为旁观者,竟被这久别重逢之景所感动,热泪盈眶......

他们默默相视,仿佛这一眼便千言万语,这是千年的默契……

“回来就好。”龙乙非不问缘由,故人仍在,故乡不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