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可疑的释神山

  • 山海旧词
  • 妖巡
  • 2163字
  • 2020-06-12 18:54:04

飞流崖,万仙门,瀑布声宛如奔腾之雷混着源源不断的暴雨,在瀑布之下,沉重粗陋的石门后,是万仙门,姬千朔从未见过这样的地方,黑色的枯树上缠绕着铁锁,铁锁吊着烛台,烛台上点着如豆的灯火,旷野千里,宛如晨昏交接般迷蒙,有许多身着白衣执白剑的女子站在枯树下练剑,或画符......

“万仙门怎会是这番景象?”姬千朔不可思议道。

“万仙门本来是世外桃源,碧草如玉,水如轻纱......后来姬千言死了,他带走了所有的美好......”

“大哥十岁离宫,修行在外,仿佛从世间消失一样。”

“万仙门是他的,我也是他的,我以为我们可以守着一方山水,共赴白头......可我错了,他也许从未把万仙门放在心里,连同我也从未在他心里.......自从他把生死簿偷来,他就像变了一个样子,他身上的凶戾之气越来越重,他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杀人......万仙门渐渐的被蒙上一层血色,太阳不会照在这里了,月亮和星星也不会亮起......这里宛如一个寂静的地狱......”

“大哥的生死簿是偷来的?”

“他知晓普通人是无法永生的,即便是借寿也会有个终点,他要永生,连同他的父皇......他有精湛符术,操控灵巫族的一个新人,偷来了生死簿......”

“傀儡符......”姬千朔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青罗惊异道。

“我曾听大司官说过,傀儡符最高境界是把符咒画在人的体内......那个人不死,就可以永远被操控......大哥能把灵巫族视若珍宝的生死簿偷出来,修为定然不浅,他应该早已超脱世外,又为何执着于永生呢?”

青罗疑惑的看着他。

“我看这倒像灵巫族演的一场戏......佯装受害者......”姬千朔疑虑道。

“在这里,太聪明的人,只有两种下场,死或生不如死。”青罗的玄雪剑已出窍,剑锋指着姬千朔的喉咙......

姬千朔并不恐惧,他早就已经猜到了:“你这么美的女人玩起两面三刀还真是有趣......”

“我只相信一个人。但你是他的绊脚石。”

“姬千言都灰飞烟灭了,你脑海里关于他的记忆都模糊了吧......”姬千朔不以为然道。

“住口!”玄雪若皎月,是这地狱里唯一的光,她步步逼近姬千朔,姬千朔只是一味躲避,并不与她正面相抗,他来仿佛还有别的目的......

他一味躲避,激怒了青罗,青罗玄雪骤然落地,地裂,万仙门弟子突然井然有序布罗八方,每一道裂痕的尽头都有一位万仙门弟子坚守,她在布阵......

裂痕里骤然冲出白光,宛如天地逆转,这阵就是月亮......姬千朔身在其中,她布下天罗地网,他只要姬千朔死......姬千朔冷冷一笑,手中枯木化作黑色铁鞭如黑龙游曳阵中,金色光尘猛然激出,玄雪剑阵破,照亮万仙门的光骤然消逝,万仙门陷入更深的黑暗,青罗,连同她的门徒都受了重伤......

“这么急着杀我?”姬千朔冷冷一笑道,这一笑似是挑衅。

青罗抬起头,微笑着看着他:“轩辕氏,群龙无首,暂时掀不起什么风浪。你不是喜欢抢生死簿吗,你就好好握着它,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狱,无光无时,在无尽的阴诡之气中耗尽十阳烈灵吧!”

姬千朔立刻发现上当了,他向出口飞快冲去,却见青罗阴冷一笑,随着那入口一同消失了......姬千朔停住脚步,他走向原本出口的位置,那里变成了透明的,确切的说,是什么都没有。这里变成了黑色旷野,枯木疏林,还有无数眼睛变得血红的万仙门弟子......铁索随风摇晃,击打奏动着这个地狱里特殊的乐曲,如豆的灯火恍惚不灭,宛如一只只等待新鲜尸体的乌鸦......

姬千朔握紧了手中铁鞭,警惕着......

飞流崖,月正当空,青罗刚刚被十阳烈灵震伤的手臂余痛未去,她的手臂颤抖着,无法握紧剑。此时大司官出现在身前:“姬千朔确实在轩辕氏的后人算最有天赋的。他还未完全觉醒的力量,就可轻易对抗万仙门的玄雪剑阵,这可是在江湖上几无败绩的阵法。”

“大司官见谅,不知为何,我被释灵王毁灭灵魂再复活后,修为锐减......否则,我也不必出此下策诱骗他到万仙门地狱中......”青罗低着头满是歉意。

“你是我最忠诚的手下,我怎么会责备你呢?”大司官朝青罗看了一眼,双目不见一丝波澜。

“大司官,我在释神山察觉到一丝异样的阳气......这对于阴界之地是完全不该有的。”青罗微微皱眉道。

“许是有阳界之人闯入呢?”

“不可能,阳界之人的阳气就算只有一个人也可轻易察觉,那气息很微弱.....我猜测,是尸骨,是阴界人的尸骨......”

“阴界人的尸骨......”大司官开始疑虑起来,“释神山上,死一两个阴界人也并不奇怪.....”

“不知大司官还记不记得一味香......阴阳引,埋骨香......”

大司官的眼神骤然凌厉起来:“这味香,是阴界人的禁忌......”

“它之所以是禁忌,是因为它的原料就是阴界人的尸骨......我在阴界感受到的那股微弱的阳气就是埋骨香的残香......”青罗低声说道。

“可唯一会炼制这味香的人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大司官疑惑道。

“如此,释神山才可疑。灵巫族掌阴阳铁律,秩序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可毁灭却是轻而易举......”青罗好言相劝。

“好。你做的很好。”大司官转身离开了飞流崖,青罗终于不再拘束,失去力气倒在地上,月亮很圆,可身边的人早就离开了......其实今日她哄骗姬千朔的话也非全是假话......她很孤独......她不知道时间会不会把姬千言的样子在自己脑海里冲淡,万一她有一天醒来,忘却了他的样子,忘却了他的名字,她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吗......

大海边小丘上,晨昏未明,一条蓝色的灵蛇缓缓绕至他的胳膊上,爬到他的手心,而后化作一缕寒气消失了,龙乙非淡淡一笑,看着空荡荡的大海,残破的蓝色船只被海浪拍打着徘徊在岸边,原本的十方灯塔已碎,还有遥远的魇洲,与远方的黑暗模糊在一起.....龙乙非的笑容消失了,转而是很深的冷漠.....他苍凉一语:“这里本来就属于我,我想回故乡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呢......为什么变了,为什么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