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龙乙非,你还是只信你自己

  • 山海旧词
  • 妖巡
  • 3995字
  • 2020-06-11 18:43:25

无极宫里,北烈侯秦青与青罗立于大殿之上,姬如山心中不安的坐在宝座上。

“陛下,属下曾入释神山,隐隐约约察觉到一抹不属于释神山的气息......”青罗小心翼翼的说。

“你为何说的这样小心?”姬如山不解道。

“释神山的触手和眼睛都非你我所能见......他们的手段远非陛下能想象的。”青罗警醒似的说道。

“陛下,十年前,江湖英雄十八城角逐,十八城成为死城,无猎鬼官前来,八年前,肆桀入灵云大杀四方,直逼皇宫,短短一日,繁华国都,尸山血海,如此惨状,释神山并未有猎鬼官出动......而后肆桀凭空消失,八年来,未有他的消息。而最近,他却出现了......成为了猎鬼官......”秦青说道。

“北烈侯的意思,是阴界有意而为之?”姬如山问道。

“阴界以凶煞阴诡之气养身养息,杀伐屠戮对于他们来说是迅速增强内息的方法,但碍于阴阳铁律,他们只能栖身释神山上,等待着沉重的灵魂奔向花火。而肆桀可谓是阳界最强大的人,此人若归属阴界,会是个不可小觑的战力......卑职将姬千朔带回来时,也看到了肆桀的影子,他好像在找章是寒复仇......”

姬如山微微紧张起来:“复仇......”

“陛下不必紧张,肆桀若敢来找您复仇,贫道有办法替您抓住他。”青罗笑着说道。

“你曾捉弄阴界,他们势必对你有疑心,即便是他来,也势必对你有防备。”姬如山忧虑道。

“我的手段,他们还远远没有见识过,陛下就放心吧,他若敢来,我势必叫他有来无回.....”青罗胸有成竹道。

“你刚刚说,释神山上有不属于它气息......”姬如山问道。

青罗上前半步,目现阴翳之色:“释神山内有一抹阳气......”

“阳气......”秦青惊异道。

“我也很奇怪,那抹阳气很微弱,几乎难以察觉......”

“那是什么东西?”

青罗摇摇头说:“那气息太弱了,贫道无法窥视。不过,这足以证明,释神山有问题......三百年前,辰鲸氏就因灵渊氏无天通之术名位不正而征讨花火,那时,灵巫族正避世修行,不问阴阳诸事,辰鲸氏征讨花火失败......紧接着,海上龙乙氏趁虚而入,将辰鲸氏的十方灯塔攻陷,阴界十方灯塔易主......而最近,释神山灵渊氏再度出手,将辰鲸氏和龙乙氏一网打尽......只留下一个龙乙非,曾经的龙乙氏的王......”

“灵渊氏在逐步吞噬阴界......”姬如山轻声道。

“阴界原有三族,灵渊氏将他们各个击破......令贫道不解的是......灵渊氏为何如此急切......三百年前,辰鲸氏征讨灵渊氏的理由是不是正确的......”

姬如山微微低着头思考着,在场的人,只有他知道六百年前的旧事,也只有他知道,龙乙氏为什么要对抗辰鲸氏......

“陛下,轩辕易带金甲兵从南境归来,不过他并未回国都,而是,去了曾经.....轩辕王的封地......影都......”

“轩辕易叛了我......”姬如山隐忍怒道,“释神山那边怎么说?”

“陛下以龙脉天井之物交换,但......他并未给我答案。”青罗说道。

此时一道金光晃了一下三人的眼睛,姬如山惊异:这种力量......十阳烈灵......

等青罗,秦青睁开眼睛时,姬如山的脖子已经被一柄铁鞭紧紧缠住了,而在皇帝面前站着的是姬千朔,姬千朔手里握着生死簿......他敢堂而皇之的拿着生死簿来,定有准备,青罗,秦青并未轻举妄动。

“生死簿在我手里,你若让出阳界主位,我可以饶你不死。”姬千朔无所畏惧的看着姬如山。

秦青怒斥道:“姬千朔,他是你的父亲!”

青罗则紧紧盯着他手里的生死簿。

姬千朔没有回头,只是冷漠的对姬如山说:“陛下,你把秦青远谴北境,他离开了朝堂太久了,竟然妄图以亲情要挟我......陛下早就变了,而秦青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他淡淡一笑,满含讽刺意味。

秦青握紧了拳头:“你若绝情杀了他,你与他又有什么区别!”

“北烈侯是说,我的德行就因他一人的生死而毁吗......他还没这个资格......北烈侯苦守边关十余载,可还记得,自己守的是什么?生死簿可决定阳界之主,但决定不了你心中忠诚......”

“陛下对卑职有知遇之恩,卑职不会背叛!”北烈侯皱眉俨然道。

姬千朔握紧了铁鞭,在铁鞭的鳞片相接之处,透出殷红的血来......

“秦氏部族早已沦为守卫龙脉天井的奴隶,无数人因此而殒命,你再忠诚,姬如山也不会抹去你们的奴隶烙印,他能有今日疆土,是因为他绝情,而不是因为他就是命定的阳界之主!”

姬如山被铁鞭锁住喉咙,说不出一句话,而一直犹豫的青罗走近姬千朔,姬千朔手生一道金色气息,气息如箭刺向青罗,青罗侧身飞躲两步握紧了姬千朔的铁鞭狠狠一拽,姬如山的头颅滚落在地......

姬千朔先是一怔,疑惑的看着她。

青罗微微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血迹,冷冷的说:“他已经配不上我的坚守了。”

“姬千言曾打开生死簿,用自己的命为姬氏写一笔永恒,可是天下无他,他的自我牺牲毫无意义......”青罗惋惜道。

“他明明知道他对我意味着什么,他还是打开了生死簿......他宁死也不承认姬氏气数已尽的事实......呵......果然帝王之家皆是无情......”青罗言语间透着苍凉。

“帝王秉承天意,不就该......无情吗......”此时地上一道红光盘旋,死去的姬如山重新复活.....

青罗紧锁眉头拉着姬千朔跃去大殿上,警惕的看着姬如山:“看来,释神山主君同意了姬如山的请求。”

“他竟然与阴界做交易......”姬千朔恨道。

“阳界......沦陷了......”青罗拉着姬千朔胳膊飞出了无极宫。

姬如山缓缓走到不动如山的秦青面前:“你怎么不逃?”

“陛下以为臣会逃?”

“呵......”姬如山冷冷一笑低头看着萦绕自己掌心的力量,“我活了,也死了......”

“陛下与释神山交换了什么?”

“阳界的所有......换我一条命......”

“阳界的所有?”秦青有些不明白。

姬如山缓缓走去无极宫外,望一宫繁华道:“阳界之主投靠了阴界,难道不是交换了阳界的所有吗......”

姬如山叹息一声接着说:“我已经不在乎什么阴界,阳界,也不在乎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应该是个怎样的人,总之,我要活着,我绝对不会让本属于我的天下落在轩辕氏手里。”

“轩辕之主早就已经死了......”秦青疑惑道。

“呵......现在的世界,生死早已不是界限,姬千朔为了生死簿回来,轩辕易背离朕而投向他,很显然,他就是为了复活轩辕怜,那个六百年,刺人心神的名字......”

白羽轻轻飞旋在释神山洞道,小羽寻着白羽的踪迹小心翼翼向前走着,都不敢大口呼吸......

忽然有什么东西从小羽眼前飞过,黑洞洞的,小羽没有看清,紧接着,她的白羽被一片黑羽冲落,黑羽无力垂在地上,白羽竟然也飞不起来了,小羽警惕着靠着石壁,缓缓的向前挪着,想找个隐蔽之处。

“你与龙乙非最近都很奇怪。”婵约轻轻说道,弯腰拾起那边黑色的羽毛握在掌心。

小羽一看是婵约心缓缓放了下来:“你吓死我了。释神山本身就够神秘,够可怕的了,能不能不要再装神弄鬼了。”小羽抱怨道,不知为什么,她敢和婵约贫嘴两句,却不敢和平阴开玩笑。

“你去哪?还需要刻意避开鬼兵?”婵约问。

“我不喜欢鬼兵发出的诡异声音,跟噩梦一样。”她举起了墨白双剑的白剑说道,“再说了,剑上有猎鬼咒,我是猎鬼官,出入释神山是自由的。”她理直气壮的狡辩道。

“任性狡辩的功夫倒是刻在灵魂里,一点没变。”婵约眼中流露出无奈。

小羽盘起胳膊冷漠道:“切,我们才见了几面,别和我套近乎啊,我不领情!”她一边说着一边绕过婵约向洞道前方走去,越走越快......

婵约无奈转身,一个闪身冲去她身前。小羽没有来得及收住脚步,一头撞在了他怀里,他胸前覆软银甲,把小羽的鼻尖又撞破了......上次鼻子锉在地上的伤才刚好,这次又是撞的同一个地方......小羽恼怒的推了婵约一下:“你们两兄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喜欢拦着我!你们不喜欢我在这,我就走啊,喜欢我在这就不要拦着我啊!”小羽捂着鼻子本想靠在身后的石壁上,谁知,脚下一空跌坐在地,太丢人了......

婵约轻轻一笑,蹲下身来问她:“你若光明正大,跑什么?”

小羽低着头恼怒道:“我赶时间不行吗?”

“赶时间?赶什么时间,谁在等你?你几乎屏住呼吸依靠白羽探路,这不像是探路,倒是在寻一种微弱的气息......”

“我没有!”小羽抬起头来反驳道。

婵约把白羽交给了小羽,笑着说道:“以你的心计,什么都藏不住。是平阴要你做的吗?”

“我什么都没做,说了,只是赶时间!”小羽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跑去。这次婵约没有拦住她,只是任由她离开。

龙乙非......你还是只信你自己......婵约握紧了手中黑羽,离开了释神山洞道......

“为什么叫我来这种地方?”龙乙非问姬千朔。

丈云山层层枯骨,冰冷如废墟般的岩石,满目颓败。

姬千朔带着他来到一尊黑色的炼炉前,黑色的火焰如蛇舞。

“生死簿就是从这里取出来的,这是什么?”姬千朔问。

“黑色的炼炉......”龙乙非看向那黑色的火,那火焰之影仿佛触手一般窜入他的身体......顿时寒气从他体内升腾而起,他在抵抗这莫名的力量......因他调动气息太过剧烈,残阳晓月发作......

“你怎么了?”姬千朔近前想要去帮他,却被龙乙非抬手制止,他却出随身携带的血珠吞下,残阳晓月之痛稍稍压制......此时,龙乙非脑海里想起一位故人的话......

姬千朔见龙乙非一直盯着黑色炼炉,试探的问道:“你知道它的来历?”

龙乙非缓缓走近黑色炼炉,不敢再看那炉中黑色火焰......

“我有位故人,他曾言,冥昧九重火,玄墨炼重炉......”

“重炉......我曾在灵巫族听其他人说到过,不过,他们口中的重炉是凶器......”

“我故人所言,也是凶器......这个凶器归属于一位神,一位杀神......”

“神......阴阳界至今万年之久,从未有过神。”

“你未见,怎知没有?”

“若有,世间为何还有诸多痛苦?若有,为何邪佞横行,而身负正道者却艰难求生?”

龙乙非叹了口气说道:“如若与世尘对抗,神曾败了呢......”

姬千朔一怔,无言。

两人沉默许久,重炉的火更甚,姬千朔微微无奈道:“如果神曾败了,我们要如何赢?”

“呵......我们?你是你,我是我,我们的目的从来不同。”

“可是,你还需要我。”

寒气从龙乙非指尖盘旋而出,蓝色灵蛇绕上了姬千朔的胸膛,瞬间便消失了,龙乙非转过身不再看他:“你已无巫族灵力,凭什么觉得我还需要你?”

“我虽被逐出灵巫族,但是生死簿在我手上,我还有一丝希望与释神山对抗......你也需要一个人帮你打开龙脉天井......阴界人是无法靠近龙脉天井的,那是至阳所在......”

龙乙非身后一道寒气飘过,灵蛇蜿蜒而行,爬到了姬千朔身上,它们卷入生死簿中......

龙乙非淡淡一笑道:“你怀里的,不是生死簿,不过,重炉也可炼血珠......”一阵寒风来,龙乙非消失了......

姬千朔从怀里拿出那黑色书简,他怎么都不信,这不是生死簿,这是章是寒保存了八年之物,怎会,不是生死簿呢......那它不是生死簿,它究竟是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