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告诉我,小羽,你是谁的傀儡?

  • 山海旧词
  • 妖巡
  • 3051字
  • 2020-06-07 19:06:21

黑色卷轴浮在平阴面前,黑色铁轴或快或慢的转动着,突然有一个铁轴停了下来......

平阴握住那黑色卷轴,皱紧了眉头。此时婵约出现在他面前,他从平阴手里拿过那卷轴,轻声道:“你把他刻进了阴阳卷?”

“可他还是脱离了掌控......”

“呵......他脱离不了掌控,他的心会疼.....”

“我曾在一个灵魂的记忆里,看到过有个人把生死簿交给了肆桀,那个人.....很像......辰鲸羽......”

“我明白了。”

“哥哥要做什么?”平阴微微担忧道。

“真的辰鲸羽虽死,但假的在。她不偏不倚用这个名字......我去帮你......问清楚。”

婵约转身消失于无形,平阴控制住自己想要拦住哥哥的手......

是时候给自己一个结果了,忘情药催人心神......平阴低头苦笑自言自语道:“若再没个结果,我就真的快......把你忘了......”

小羽带着龙乙非来到了释神山顶,月亮很圆,穿过层层迷雾,还能照在身上。

小羽牵着龙乙非的手坐在地上,火诛花盛放,炽热之色与冷月光混合在一起......

“释神山洞道崎岖,变幻莫测,你是如何走出来的?”

小羽张开手心,手心飞出一片白羽,小羽朝着它轻轻吹了一口气,小羽翻转轻飞:“越是轻的东西对气息的感知越敏感,洞道变化再轻,也没有羽毛轻,让羽毛在前方带路,就能提前知道洞道的变化的方向。”

龙乙非笑着看着她说:“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聪明了?”

“我聪明吗?”小羽羞怯的捂住了脸,龙乙非轻轻一叹将他揽在怀里:“小羽.....”

“非大人请讲。”

“我们交换一个秘密好不好?”

小羽默默的低下头来,摇摇头:“不好。”

“为什么?”

小羽知道他想知道的秘密是什么。小羽低着头说:“我以为我能救了非大人,我以为那时是我对非大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不愿意让非大人觉得我没用......没想到,非大人还是落在了平阴手里。”

“你不必自责,是我自己没用。”

“不是的!非大人很强,非大人遭人牵制只是因为残阳晓月!”小羽认真的看着龙乙非,仿佛在极力安慰着他。

“所以......小羽与我交换一个秘密好不好?”

小羽顿时低下头去,摇摇头:“秘密不就是从心里开始,再在心里紧紧锁着的东西吗,它哪都不能去,它要是跑出来了,就不是秘密了。”

龙乙非轻轻叹一生,抱紧她:“好,那我们就不说这些了。”

“不管我们之前是谁,我只想现在,以后,就这样,陪着非大人。”

“你是有多怕失去,才会如此急于表白。”婵约缓缓走到小羽身后,龙乙非微微皱眉站起身来:“释灵王喜欢偷听别人讲话?”

“她如此欲盖弥彰,我想听不到,都难。”

小羽站起身来,冷漠的看着婵约道:“强盗......”

“强盗?呵......我们谁比谁干净吗......”

龙乙非站在小羽身前,冷漠的看着婵约道:“你说的对,我们都不干净。混沌之中来,从一开始,就不干净。所以,我不介意以任何的身份和你斗,你的爪牙也好,阴界人也好,花火的......主人也好......”

婵约冷冷一笑说道:“你连梦都没得做。”

“我从来不做梦。”龙乙非冰冷的眼神里夹杂着威胁。

小羽站在龙乙非身后,看到了他背上缓缓渗出了血......

小羽刚要说什么,非拦住了她。

他隔空握起墨白双剑在婵约面前:“我可以不在意身份,甚至,不在意是否活着,去违背那阴阳法则,帮助阳界的人对抗你。生死簿与花火一样能让灵魂轮回。而你,却无法放弃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为何,你站在这里,而我也站在这里。”

婵约冷冷一笑回应道:“你认为入释神山麾下是屈辱,是放弃自己的身份吗?很快,你就会知道,留你在释神山,是我与平阴的慈悲。”

“慈悲二字,不适合你。”龙乙非的眼神几乎能把他千刀万剐......

“如果,你真的知道我们的过去,你会为你现在的言语忏悔......”

“我现在唯一悔的,是没有在六百年前,拼尽全力......”

“你还有机会,你也很幸运,能活着,看清因果,看清对错。”婵约轻傲看着龙乙非,仿佛看着一个张牙舞爪的孩子。他抬手将墨白双剑轻轻一推,“你记得,六百年前,我手下留情,以后,便不会再杀你了。”

“可我不一定。”

“无所谓。”婵约的眼中退去冰冷与凶戾,龙乙非只觉得奇怪。

小羽作为旁观者,此刻,她退去了对婵约与平阴的敌意......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婵约低下头看着小羽,向她伸出了手,小羽看着他,想从他眼里读解到什么,可是,这次,她从他眼里什么都看不到......

“你干什么?”龙乙非挡在了小羽面前,小羽却抓住了龙乙非的手说:“非大人,我想相信他一次。”

婵约牵住小羽的手腕,离开了山顶,小羽笑着向龙乙非挥挥手要他安心,龙乙非看着二人消失于眼前,心中的不安也缓缓淡了下来......他,真的值得信吗?

大司官身落深谷,那是飘飞着黑色雪花的深谷,深谷下,是一座座被黑色雪花掩盖的坟墓,没有碑。深谷里很静很境,静的能听到雪花之间相互触碰的声音,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大司官落在最高的那座坟上,透过黑色的雪看到悬崖峭壁上被凿出许多的人脸浮雕,七情六欲皆在其上,那些脸在盯着大司官,仿佛钻进了她的心里,将她的心魔唤醒,那些可怕的,丑陋的脸仿佛都变成大司官的样子。

大司官心慌乱起来,她起身飞出了堕神谷......

婵约带着小羽来到了藏药宝阁,氤氲的药香让人浑身舒畅,小羽一来到这个地方,便轻松起来。她自觉的坐在小桌前,托着下巴看着婵约问:“想问什么,问吧。”

婵约并未急于问她问题,而是隔空取出一瓶药握在手里,他走到小羽面前,轻轻说了一句:“抬头。”

小羽看了他一眼,把胳膊放下,抬起头来,婵约轻轻的为她脖子上的伤口上药,药香淡淡的,像是一双很轻很软的手......小羽确实没想到,他竟然会不紧不慢的为自己上药,无事献殷勤......小羽疑惑的看着他。只见他缓缓坐在小羽对面,认真的看着她问:“辰鲸羽这个名字谁给你起的?”

小羽微微皱着眉毫不犹豫的说:“在我记忆里,这个名字仿佛与生俱来一样......”

“与生俱来?你是何时在辰鲸氏的渡船上的?”

“我也不清楚......辰鲸氏渡船好像并不在意多我一个少我一个的......可能有几年了吧。”

“你离开过大海吗?”

小羽摇摇头。

婵约的眼神忽然深不可测,小羽有点紧张......

“我查探龙乙非体内的气息,他体内被残阳晓月催噬的痛苦缓解了很多,而他才刚刚上岸......而且,我想不明白......龙乙非在十方灯塔铁索牢里,那个地方阵咒结界严密,更时不时有海中巨兽出没,你是如何接近他的?”

“那个铁索牢对我根本没用......”小羽低着头摆弄着手指。

“为什么?”

小羽低着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婵约笑笑说道:“你不说,不妨我来猜猜。对阵咒无视的部族,只有灵巫族......能缓解残阳晓月的,目前,只有血珠......我在阳界八年,阳界一直在用疯徒勾魂,我虽未找到阳界究竟在何处练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有一部分定然是给龙乙非的......”

“不是!那群家伙不守信用!非大人救了他们的皇帝,他们给的血珠少之又少,什么作用都没有......”小羽这时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婵约冷冷一笑说道:“果然,一说到关于龙乙非的利害,你总是不理智。”

小羽瞥了婵约一眼低头沉默起来。

“我和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害他。”

“切,那先把残阳晓月解了吧。”

“这个恐怕我没办法帮你,只能你自己帮自己......辰鲸,羽......”婵约的眼神很深。

“我不姓辰鲸......”小羽抬眼冷漠的看着他。

“我知道。辰鲸氏的人,怎么能忍心残害同族......又如何在十几年没有离开大海的情况下,给龙乙非充足的血珠呢......”

“闭嘴!”小羽站起身来,紧锁眉头怒视婵约。

婵约只是笑笑,摸摸她的脑袋,她像一头小兽一样躲开了,婵约走到她身旁,握着她的肩膀深深的问:“告诉我,小羽......你是谁的傀儡......”不好,他右眼散出幽幽的蓝色光尘,他在试图窥探小羽的内心......

小羽立刻闭上眼睛推开了他,她飞快的向藏药宝阁外跑去,忽然她发现无论自己用多大的力气也只是挣扎在原点,婵约一个闪身出现在小羽身后,他握住小羽的肩膀说:“小羽.....告诉我......”

小羽拼命挣扎着,可最后,她黑色的眼睛还是变成了淡淡的蓝色,只听小羽痛苦的轻声说:“我......不是傀儡......”

婵约看见了她的心,他的眼神变得惊异而幽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