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那是你的信条,不是我的

  • 山海旧词
  • 妖巡
  • 2120字
  • 2020-06-06 20:31:26

十名渡魂师围绕在花火之下,他们默念着藏星渡魂经,万余灵魂围绕着花火,犹如一个黑色的漩涡......

“积累了十年的怨恨,很浓......”平阴眼望花火自言自语道。

此时小羽举着剑冲去了平阴身后,平阴感受了来者不善的气息,他没有躲,身后一道红光乍现,小羽的剑刺不穿红光,却被红光推了一个大跟头。

平阴转身缓缓走向倒地小羽,小羽的身体突然动不了了,他蹲下身来,用力的用手指蹭了一下她脖子上的伤疤,见小羽还是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他冷冷一笑说:“看来,已经不疼了。”小羽有些奇怪,明明是他杀了小羽,小羽死而复生他怎么一点都不奇怪呢,难道是他看惯了生死,早已麻木了吗......

此时,龙乙非出现在小羽身后,平阴站起身来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管好你的人。”

小羽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了龙乙非身边,怒视着平阴。

“天星将落,阴阳将逆转。”龙乙非淡淡的对平阴说。

断念谷,寸草不生的黑石峡谷,暗红色和黛色的苔藓攀附在石缝中,峡谷吞吐着浓雾,隐藏着谷底的一切。

女人带着肆桀飞落谷边,他还未开口问什么,女人便握住了他的肩,他好像动不了了.....连话都无法说出来。

女人摘下了他的护额,手指轻轻一点,鬼囚二字竟然渐渐消失了.....女人轻轻一推将他推下了断念谷......

肆桀只是困惑不解的看着那个紫色的影子,直到......浓雾彻底遮住他的视线。

女人转过身,见姬千朔早已站在了自己身后,女人缓缓靠近他,目光冷漠。

“大司官。”姬千朔恭敬道。

女人抬手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姬千朔微微低着头,沉默着。

“你想杀他?”女人开口道。

“想过。”

“阳界马上会有一场浩劫,给上一个违背规则的人。身居高位的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以为自己脱离了尘埃。”

“身在泥沼,只能相信眼里的天空。”姬千朔低着头说。

“我不在意你的什么天空,泥沼,我只知道,肆桀有他的宿命。而且他很快就会走入他的宿命里.....任何人都不能阻拦!”女人说完,狠狠的看了姬千朔一眼,化作一道紫光离去了。

姬千朔握紧了手掌,缓缓靠近断念谷边......

深谷之中,只有一个死水谭,像一颗深蓝色的眼睛......

肆桀坠入其中,冰凉潭水如刺缓缓的刺激着他从此开始的记忆......突然肆桀开始挣扎着,他看到了自己......那个满身鲜血的自己......断念谷底,十八城中,雪域战场,灵云城里......那个手持邪剑杀红了眼的暴徒,竟然是他.....

他的脖子上浮现了一道红色的血痕,很疼,他捂着那血痕,想起了曾经钻心的疼......

“千眼玉旋珠......”肆桀仿佛想起了什么......此时有一白衣人跃下深潭,他手持一把黑色枯木长刀狠狠朝肆桀刺去,肆桀拔出了无格剑,剑锋与刀刃相击,死水谭骤然迸出两条巨龙相击而碎,肆桀飞出死水谭落在黑石之上,身旁是一个斑驳的石碑,和一个被风雨侵蚀几乎没有高度的坟墓......

姬千朔持长刀从天而降向他刺来,肆桀一个翻身脚踩刀锋,剑出如电刺向他的喉咙,姬千朔侧身一躲,刀飞速一转,肆桀一个闪身冲去他身后,剑脱离手掌,他御剑刺去姬千朔背后,姬千朔转身横刀格挡,无格剑如同一头疯狂的猛兽,在屠尽千余恶魂后,剑意更加疯狂,姬千朔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在那如雷如电的进攻下,姬千朔败下阵来,他以长刀支撑着身体,肆桀却在一毫之差要了他的命时,将无格剑唤回。

姬千朔怒视肆桀道:“如果终有一天要决斗,那你现在留着我的命还有意义吗!”

“我不喜欢趁人之危,你在未与我交战时,已经受伤了。”

姬千朔冷冷的看着他说:“那你要小心了,那是你的信条,并不是我的......”顿时姬千朔手里的长刀化作黑色铁鞭向肆桀冲去,鞭子这种武器是很难防守的,肆桀出剑格挡只会被铁鞭束缚剑身,可是,姬千朔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肆桀的速度.....肆桀持剑飞身而起,如一道白色闪电从姬千朔头顶落下,铁鞭如同黑色铁龙向肆桀缠绕而去,可在铁鞭将要将肆桀缠绕时,姬千朔的头顶便流出血来......只见肆桀持剑,剑锋立于姬千朔头顶,只要肆桀再用一分力道,姬千朔的头立刻就会碎裂......

这时被称作暴徒的肆桀却一个翻身落在了姬千朔面前,他的眼神倒像一种慈悲一种恩赐:“谢谢你的好心提醒。”

“你不杀我......”

“在我记忆里,没有你的影子,我没必要杀你。”

姬千朔擦去头顶滑落脸上的血迹,冷冷一笑说:“那,现在有了。”

姬千朔看了他一眼身化梨花离去。

黑岩山谷里,白色的梨花就像飘飞的冬雪......

肆桀转身走向那个斑驳石碑,他以剑再次刻上已经模糊的字迹,字快刻完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又将那几个字用力划去了.....

肆桀对着残碑轻声道:“我想起来了,你说无格剑被记住的只是剑,从来不是持剑的人......父亲......”

回忆如同汹涌潮水袭入脑海,他想起了死在自己剑下的父亲,想起了有个女人在擦拭自己剑上的血.......可是那个女人的样子好模糊,他记不起来,怎么也记不起来......

他重重的晃了晃脑袋,极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无意中他踏入脚下水洼,那张苍白的脸上,鬼囚二字退去了......

此时,脖子上的血痕发出阵阵刺痛,他咬牙切齿念出一个人的名字:“章是寒......”

无极阴阳,因果轮回,有些生命本来就没有轮回,阴阳两界都不给他放下仇恨,解脱自己的机会......

姬千朔拖着重伤的身子走入了乱葬岗,他轻车熟路走入那个地牢,踏下牢底的机关,他坠入空旷之地,回声阵阵,火把在他坠下之时忽然亮起......两只巨大的麒麟兽守护着一尊石棺,姬千朔缓缓靠近那尊石棺,那里躺着一个身着沉重金甲,着红袍的男人,他整张脸都被金色的盔甲包裹,姬千朔跪在石棺前,愧疚的说:“阳界之王,只能有一个......您等我,再等等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