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痴人难活

  • 山海旧词
  • 妖巡
  • 4267字
  • 2020-06-02 16:03:17

蓝衣如海,飒飒少年,银腕银靴,身骑黑马,手握长剑,澜生门主岁百生带着他的门徒横穿南郡直抵东凉城......

正当马奔如雷时,一道银光从高处迂回而来,那银光如闪电,马腿断,血迹四溅,众人恐惧逃窜,岁百生一个翻身跃上屋檐,紧接着与他通行的十余人也落在了他身旁,他们包围着一个浑身黑衣之人。

“我奉劝各位,打道回府。”黑衣人嚣张的说。

“你是何人?”岁百生的剑闪过寒光。

“好心提醒你们的人。”

十余人剑出,他们好像并不领情。

“你们是冲着生死簿来的吧?”黑衣人接着说。

“生死簿是其一,报仇是其二。”岁百生说道。

“呵......生死簿不是你等能染指的。报仇......那你们的仇怨也不该在东凉城。”

岁百生听他的语气笑笑说:“你是朝廷的人吧?”

“当年十八城英雄角逐是江湖人士自愿参与的,当年丞相已经言明,生死之赌,赢者生,败者死,你们愿意为了皇家秘宝赴生死之险,十年后却来浩浩荡荡的报仇,岂不是个笑话吗?”

“当年江湖各派派人参与十八城角逐,从未后悔,无格剑是江湖邪剑也是无法战胜的剑......我们豁出性命就是要杀他.......”岁百生的说着目光寒凉,他没有说谎,“而今......肆桀再次出现......皇室不能让他死,我们必须要替天行道......”

“天?早就不存在了。”

“江湖是江湖,朝堂是朝堂。”岁百生目光冷冽道。

“澜生门主小心了,有些话是不该说的。”黑衣人警告道。

“谢谢你的警告。只是,你确定不躲开了吗?”岁百生言语间透着威胁的意味……

此时天上忽然飘落而下几许梨花,紧接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犹如仙人之声:“真是麻烦,废话这么多,不让他们进城,杀掉就好了。”

岁百生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

可是梨花飞舞,整个空间仿佛都被他控制了一样,突然岁百生面前仿佛有一阵白色风暴,风暴来袭,四面八方他无处可躲。

“你知道,万箭穿心吗……”

只见梨花突然井然有序的围绕在澜生门弟子周围,一个个化作白色箭羽刺向了澜生门十余人,岁百生毕生所学剑术还未得以施展,就被这快如闪电的力量击穿了身体……

风暴止,白色的光影聚合成一个翩翩公子,他站在将死的岁百生面前,鲜血从屋檐上如雨滴下……

“就这等喽啰也能突破帝国南郡防线……”

突然一个黑衣人穿过姬千朔和岁百生尸身之间,这个瞬间,她夺走了岁百生及手下的魂魄……

黑衣人如风离去,姬千朔紧随其后追去。

影兵即刻奔去皇宫……

槐荫坡,一夜之间,叶子落光了。

姬千朔拦住了那个黑衣人。黑衣人回头好像在刻意躲着他。

姬千朔一片梨花将她的面纱刺了下来……

“我知道是你。你躲什么?”姬千朔微微皱着眉道。

“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室子孙,而我,如今只是猎鬼人。”

姬千朔上前一步握着她的肩膀道:“为什么做猎鬼人?”

“我想记得一个人,在来世也想遇到他……可我没想到,他还活着……”

“你放弃公主的身份和十年的寿命,就为了那个暴徒?”姬千朔微微怒道。

“他不是暴徒,他是个苦命的人……你们这些权倾天下的人,为什么还要与他们争生死簿呢?”

“生死簿本来就该是皇室的。”

“过去的事,你我未亲眼所见,所谓的该与不该也只是前人的只言片语。生死簿既然可掌阳界人的命运,为什么不去帮助那些苦命的人,而你们都足以掌控自己的命运,又为什么非要争那生死簿呢!”姬欢眼睛红红的,可能姬欢离开了皇宫也从未脚踩尘泥吧……

“我可爱的妹妹……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无法掌控命运的人只能被命运掌控,这就是他们的宿命。我掌控命运,是因为我能。”姬千朔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少年时的温柔。他好冷啊,就像是被冰封的海,海里的一切都被冰封,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她从他眼中再也看不到过去的影子……

“你不再是折梨花叹春饮酒的哥哥了……”姬欢失望的说。

姬千朔放开了她的肩膀,冷冷转身说道:“那时候我才十岁。”

“是啊,十岁以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姬欢微微笑着,看着他冰冷的背影,风拂白衣黑发,时过境迁。

“拿着你猎的魂,回释神山复命吧。”姬千朔,走了。

槐树的叶子很小,随风而起,像是人走后,留下的恋恋不舍的痕迹……

命运不喜欢给人留下痕迹,人是个很可怕的生物,他拥有回忆,他会循着痕迹去反抗,反抗后,遍体鳞伤,然而什么都要不回。这像不像命运的捉弄,它给你希望,又让你亲手把希望破碎......

通往释神山的路上,那座能一览旷野的悬崖,肆桀坐在那里。天开始擦上一层血色夕阳。

姬欢静悄悄的站在他身后。

“看到前方夕阳下那一片黑暗了吗?”肆桀缓缓伸出手指着那片黑暗说。

“那是释神山。”

“那里有花火,而我却没有见过......”

“花火是只有死去的人才会见到的。”姬欢笑笑说道。

“天雷降花火,就是因为,天下是黑色的......”

姬欢看着肆桀的背影,听了这句话,心被狠狠戳了一下......

“肆桀,对不起。”

“为什么和我道歉?”肆桀不明白。

姬欢抬起头望着天空,不让眼泪留下来,继而她轻描淡写的说:“没什么。”

她从悬崖上跃下,像一片轻盈的叶子飞往释神山......

这个人淡淡的,肆桀似有若无的记忆里,好似没有她的位置,可是她记得他。

那个双目如火的男人踏在大海上,如履平地。

他的脚底踩着红色的火,缓缓靠近十方灯塔......天黑了,无月无星。

“非大人,有人靠近。”小羽站在灯塔入口,看着那个一身暗红的火人......

龙乙非将她拉去身后,他走出了灯塔入口,大海随着他的脚步缓缓结冰,包括那个怪人脚下。

“你是来找我的?”龙乙非停在他面前冷冷的问。

“我是来找你报仇的。”怪人抬眼看着龙乙非,双拳已隐隐现出火光......

“火族......我和你们有何仇怨?”

“王的女人,被你杀了......”

龙乙非想起那个小羽带来的那个皇族的女人:“是那位公主?”

怪人一拳雷霆万钧,龙乙非飞身躲开,地上的寒冰出现了裂痕......

冰流瞬间将怪人缠绕包围,冰刺从冰流上刺出,那怪人振臂一挥,冰流被瞬间震碎,龙乙非调动寒气抬手一指,碎裂的冰流变成一片片锋利的鳞片向怪人冲去......层层叠叠冰鳞刺在他身上,顿时他便安静了下来,小羽跃去龙乙非身边,这时,冰鳞开始融化......

只听震天一吼,冰鳞被震碎,那怪人一拳打向海上冰层,冰层骤然开裂,大海开始晃动,海水从冰裂中喷涌而出,火焰如朱雀火羽缠绕着海水向龙乙非冲去,龙乙非调动寒气身前忽得升起一道冰川将火焰抵挡......

“非大人,他的火怎可和水共融?”

“那不是火,那是朱雀的火羽......”龙乙非话音未落,冰川碎,他拉着小羽的手跃去灯塔之上,“他修纯阳之气,与你我体内的气息相克,敌强我弱,胜算不大。”

“那我们可以逃啊!”小羽挣脱开他的手,一片白羽冲向了怪人,怪人只看了那白羽一眼,白羽便化作灰烬,可灰烬并没有死,每一粒灰烬都化作了新的白羽......小羽以最快的速度优势与怪人纠缠着,顿时天上白羽纷纷宛如一场大雪,她在蒙蔽怪人的眼,也在用白羽铺路,给龙乙非制造一个逃走的机会......

龙乙非借力白羽向岸上跃去,手集寒气化作冰流卷住小羽,小羽冲出白羽的包围,顿时,只剩怪人在白羽之中挣扎,他从白羽的缝隙里看到了逃走的两个人,怒火攻心......顿时,白羽化作了一团团火向两人飞掷而去,宛如一场流火落在了大海上......

冰鳞由龙乙非掌中散出,宛如一场冰雨将一团团火击灭,此时,乱魂铃忽然响了一声,世界忽然变作了黑白色,天空阴云聚集在龙乙非头顶,一道黑色闪电从云层倾斜而下向海岸劈去,闪电如帘,不给他任何逃跑的机会......

怪人见此,幸灾乐祸冷冷一笑,他召出一身烈焰宛若火龙追逐着龙乙非,龙乙非的背后开始渗出血来......

“非大人,我们是逃不了吗?”

龙乙非以冰流躲避着火与雷的攻击,他在海上宛如一丝寒气游荡于任何一道力量都会将他摧毁的火雷阵地里......

“对不起,我不该寻那个女人......”

龙乙非没有说话,他抱紧了小羽。

乱魂铃还在响着,海上宛如被黑色闪电吞噬,龙乙非为了躲避雷与火,跃上十方灯塔,却见两股力量夹击而来,他抱着小羽俯身跃下灯塔,只见火龙在黑色闪电里挣扎,两股力量相击,瞬间,天地白,继而火与雷相融又缓缓抽离,大海震动,十方灯塔碎,只剩下一那尊十方灯塔的神像,雷火再次在海上闪耀,神像出现裂痕,开始缓缓下沉......只听一阵铁索晃动之音......一切骤然安静,天上的云忽然变成血色......

残阳如血.....是平阴......

那铁索紧紧将龙乙非束缚在神像上,黑色闪电刺穿了他的心脏......小羽紧紧的抱着他,那钻心的疼,她现在才知道......

平阴从玄色的雾中走来,他停在了火族怪人身前,与他说了什么,那怪人竟然听话的走了。

平阴踏上灯塔残碎的石板,他手握残阳剑指着龙乙非,小羽挡在了他身前。

“小羽躲开。”龙乙非暗暗挣扎着铁索......

“不。”小羽目光坚定,她决绝的看着平阴,“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非大人!他犯了什么错!”

“你这正义凛然的样子,想必你的非大人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实话吧?”

“我要听你说!”小羽怒视着平阴。

平阴冷冷一笑,绕过小羽走近龙乙非,小羽忙去阻拦他却被残阳剑横在了喉咙前:“你死了,他最后一层盔甲没了,你确定你要这么早死吗?”

小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推开了他的剑,挡在了龙乙非面前。

平阴无奈拄剑立于二人身前:“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随着这神像沉入大海,永远的呆在大海里,直到你化作一副枯骨。二,我斩断铁索,你跟着我。”

龙乙非冷漠笑笑看了平阴一眼,继而问向小羽道:“小羽,你怎么选?”

“我什么都不选,我选择保护你!”小羽张开双臂,扬着脸看着平阴坚决道。

“你倒是生死由他,可他的所有选择都是因为你吗?”平阴浅浅一笑说道。

“那是非大人的事。我只能控制我自己!我不会让你碰他,只要我还活着!”胆小的他此刻该是最勇敢的吧。

“这么说,给你选择也没答案了?”平阴拔出剑来,目光陡然一冷:“我帮你选。”他提剑一挥,剑锋划过了小羽的喉咙......

龙乙非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动手......此刻他拼命的挣扎着,心中冷的任何疼都感受不到,只有绝望的窒息......顿时,冰霜攀附神像......

平阴冷冷的看着龙乙非红红的眼睛,大海已面目全非:“六百年前,我给过你选择,不是吗......”

龙乙非只是痛苦的看着小羽,他不知说什么,或者说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羽捂着血流如注的喉咙,白凤冲来白羽如暴雪,小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张脸也没有搏来平阴的任何同情,小羽握住铁索,她在调动周身的力量,那是她与另一个人的约定......

大风起,沧海浪涛立,白羽翻飞,白色闪电由小羽掌心而生,顿时,铁索断......

残阳剑如虹穿过白羽浪涛刺在了小羽的背上......

而龙乙非却无能为力,他的力量被残阳晓月和乱魂铃早就消磨的所剩无几了......

他只是眼睛红红的看着龙乙非说:“对不起,非大人。这是我与别人的约定,这是我唯一对你隐瞒的事情......”小羽主动放开了龙乙非的手......

此时一道红色气息席卷龙乙非,他随着云海红色的退去而消失......

小羽跪倒在几乎碎裂的神像前,她握着神像上的铁索,此时,神像轰然沉入大海,小小的身体紧紧的牵着那个铁索......血从她的伤口里如云如雾般飘散着......

“这次......没人来救我了.......”

她随着神像坠入黑漆漆的深海......

突然一道流沙似的力量猛然攻入了小羽的伤口.....

她的身体渐渐变作流沙,一点点随着水流散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