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痴人难寻

  • 山海旧词
  • 妖巡
  • 3361字
  • 2020-06-01 09:51:50

东凉城里,最高的望楼上,那个双目似火的人仰头看着昏暗的天空骤然划过一道白色的光,他的目光骤然收紧,紧了紧拳头向白光落下的方向跃去。

无极宫后殿里,皇帝召见了归来的青罗仙师。

青罗站在大殿中央,大殿灯火通明,地上看不到影子。

皇帝端坐正前方,看着微微低着头闭口不言的青罗。

“仙师此行应万民之情,除疯徒,劳苦功高,想要什么赏赐?”

“贫道乃修道之人。陛下说赏赐,是在羞辱贫道吗?”青罗微微低着头,面无表情。

“呵......不要赏赐。朕最烦也最怕你们这种嘴上说什么都不要的人......因为你们这样的人最后往往会要的更多。”

青罗抬起头来冷冷对皇帝说:“贫道此次消灭疯徒只是为了天下万民安危,这是修道者的慈悲。与陛下没有关系,与陛下心中的任何的目的都没有关系。”

“果然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万仙门门主,能与朕这样说话的,整个朝堂找不出几个。”皇帝不紧不慢的说着。

“陛下九五至尊,人当敬畏。贫道告辞。”青罗转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是可惜,这样美的人,恐怕会是个死人了。”姬千朔站在皇宫宫墙上,看到了青罗一个绝美的身影。

除此之外,宫墙外还有另一个景色,只是……美则美矣,就是太凶了……

“侯爷的命真大。”章是寒行走在天来街上,婵约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丞相的金乌护卫在城外相迎,好是热情。想必丞相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婵约平静的问。

章是寒缓缓前行着,不时的轻轻咳嗽几声:“如果没有龙乙非,我恐怕查一辈子也查不出侯爷的底细。”

“丞相大人孤军奋战,真是让人心生怜悯……”章是寒停在一个高高的木桩下,木桩上是一面破旧的蓝色旗帜,而二人身旁就是一个荒废了很久的酒家。

“我们不顺路,但却有共同的目标,所以,我们只能是敌人。”

“与我做敌人,丞相大人可没有胜算。若是,你为我所用,我倒可以帮帮你,毕竟,生死簿又不是只能用一次。”

“我想要的,你帮不了我。”

“呵……”婵约拍拍章是寒的肩膀说,“丞相的身子还能撑到几时啊?你早晚归属阴界,你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属于我。”

章是寒微微低着头,缓步向前走去:“那可不一定……也许我碰巧就不会死了……”

婵约冷冷的看着他的背影:“你已经知晓生死簿的下落……”

“生死簿只属于陛下,侯爷不要妄自揣测了……”他这一句话,把皇帝推入了风口浪尖。章是寒缓缓走在人来人往的天来街,顿感寒凉:你要生死簿不过为了阴界权力,而我,只为了生死,我讨厌把生死交到别人手里……

“看够了吗?”婵约手心飘渺着蓝色烟缕,而在烟缕的另一头,是藏在墙拐角后的青罗。

婵约缓缓绕去拐角,青罗正僵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平阴好心放了你,你不是应该拼尽所能去逃生吗?”婵约冷冷的说。

“我未做错事,为何要逃。”

“对抗阴界,就是错。”

“属于阴界的灵魂已经被释神山主君拿走了。”青罗微微皱着眉道,她高傲的眼神里透着一丝的退让……

“呵……你怕了?”婵约手心生出一团白色的火焰,火焰缓缓如一朵诡异的花开在了青罗的双眸……

“你……”青罗睁大眼睛看着婵约,她还能感觉到灵魂被抽离的痛苦……

“忘了告诉你,不敬阳界,也是错……”

青罗面色惨白倒地,身姿僵硬。

“回去复命吧。”婵约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只见那蓝色破旧旗子上掠过一个黑色人影……

站在宫墙上看了好一会儿戏的姬千朔掠了一眼那个冲进皇宫的黑色影子:“影兵出动了……看来,父皇也不是很相信那个清煦侯啊……可惜那个美人了……”

十方灯塔,微微高于海面的入口,白凤冲了进去……

空荡荡的灯塔,头顶仿佛有没有尽头的黑暗,地上,凌乱不堪,地上都是倒塌的烛台,还有折断的蜡烛……沉重的石子散落在地上,海水随着风时不时会闯进这里,地上时常被冲刷着,开始出现道道弯弯曲曲的沟壑……在这样空荡黑暗的地方,正前方有个九丈高的石像,他威武霸道,垂着眼睛看着时不时冲进来的海水,还有曾经在十方灯塔的人……

小羽循着记忆跑到了石像脚下,那石像脚下有个缺口,她伸手摸向缺口之中,拿出一颗红的发黑的丹药……此时,她脑海里回响着一句话:“这颗厉血珠凝聚了百万人极阴极寒之血,服之可暂且对抗残阳晓月,最多一年。可至此后,残阳晓月将再无彻底解除之法。”

她握紧厉血珠,手竟然开始颤抖起来:不,非大人不能一直这样……

这个时候,龙乙非醒了过来,小羽听到了他淡淡的痛苦之声……他在忍耐,却还是被小羽听到了。

小羽果决的把厉血珠丢去了石洞里,此时,龙乙非却向她扑了过来,小羽迅速转身死死的握住了他的双腕,现在的他,是比不过小羽的力气的……

只听龙乙非痛苦的命令道:“血珠……给我……”

小羽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流出了泪:“不行……非大人会治好这个病。非大人可以服用任何一颗血珠,唯独这一颗不行……”

龙乙非的手冰凉似雪,他在奋力的向那个石洞的方向挣扎……可小羽死死的握住他的手腕,她的眼神十分坚定,仿佛她已经想好了怎样帮他熬过去:“非大人难道忘了,我的血也是至阴至寒的吗……”

龙乙非的眼神骤然变得愤怒:“不行!”

“现在,我们只有在这里是安全的。没有时间再去帮你寻其他人了……先熬过这一次,我们再想办法!”

“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吗!”龙乙非苍白的脸不见一丝血色,美好如他此刻却像个魔鬼……

“我知道……非大人这次犯病比以往都严重……”小羽心疼的哭着说。

“你会死的!”龙乙非像是在训斥她,却有气无力,更像是心疼……

小羽握着他的手腕更紧了,她向里挪了挪,后背堵住了那个石洞……此时海水随风冲了进来,将两人淹没……

冰凉的海水里,小羽的眼泪被冲刷干净,小羽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唇,这点温暖混合在冰凉的海水里,微不足道......龙乙非的心跳沉重,他突然放下了一直挣扎的力气,是他放弃了……

他还是把头低下不过他没有咬向小羽的脖子,而是牵过了她的手,他轻轻的咬向了她的手腕,暖流缓缓的温暖着他冰冷身躯,海水退去,地上的石子被带走,石像下,层层叠叠的烛泪见证了海水涌来退去,却依然如一层层的玉脂,见证着来来去去的人,风,海……那里曾流下太多人的虔诚,即便十方灯塔已暗,这些依然在。

小羽有点冷,可她却是微笑着的。她不怕死,她怕的是,再也不能陪在非大人身边了……

退去了心中的疼,残阳晓月的灼痛也慢慢平息……龙乙非克制自己的欲望,放开了她的手……

他重重的喘了几口气,躺在地上……

小羽仍然死死的用后背堵住那个小石洞,她转头看着躺在身旁的龙乙非,平静的说了一句:“我还活着吗?”

龙乙非只是抓住了她的手握紧,什么也没说。

小羽笑着看着他说:“看来我可以继续陪着非大人了……”她没心没肺的样子,让人安心。

龙乙非沉默了好久,他轻声问小羽:“小羽,你还怕我吗?”

“胆子小,和怕是两码事。非大人有时候确实很凶,但是,我从来没有害怕,因为,我是非大人最亲近的人。”小羽望着高高的塔顶甜甜的笑着,仿佛能为他做点什么,就能让她开心好几天了。

“非大人,这个石像是谁呀?”小羽好奇的问道。

龙乙非缓缓闭上眼睛,灯塔外浪涛声阵阵,他轻轻回答她道:“曾经的一位神……”

“神?神是什么?”在小羽记忆里,没有出现过所谓的神,现在的阴阳界,也没有关于神的只字片语。

“他拥有一切,当怀抱一切时,怀里都是刺……”

“这就是所谓的慈悲吗?”

龙乙非轻轻一叹说:“是吧……”

小羽坐起身来,爬去龙乙非身边认真的说:“那非大人不要做神。”

龙乙非笑笑说:“你以为谁都可以做神吗?”

看到他笑了,小羽心里像开花一样,她伸出两根手指,架在他的嘴角,痴痴的看着。全然不顾龙乙非愿意还是不愿意。

随着阵阵汹涌的海涛,龙乙非想起曾经那个坠入深海的婴儿,她无力的坠落,却恰好被束缚住龙乙非的铁索困住,龙乙非眼前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活着的人,他牵住了婴儿柔软的手,在铁索牢里,以自身残存的阴诡之气养之,她也在用她与生俱来的灵气与他交换着力量,两个人更像是共生.......

“其实,一开始,我只希望有个人能救我出去而已。”龙乙非闭上眼睛淡淡的笑着说。

小羽收回了自己的手,她重新躺在地上,微笑着说:“我不在意任何理由,任何命运,只要是呆在非大人身边,我都不介意。”她是个干净澄澈的人,从不掩藏自己的心里话,“我会一直在的。”她转过头,微笑着看着龙乙非的侧脸,他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她悄悄的牵住了龙乙非的手,他的手很大,有点凉,她在心里记得这种感觉,仿佛这就是潜意识里存在的感觉,她自言自语的又轻轻说了一句:“我会一直在的。”信誓旦旦,却又像欲盖弥彰......

龙乙非一滴泪滑落眼角,静悄悄的,小羽没有发现,也许神像看到了吧......

痴人难寻。痴人难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